我校创行团队成功闯入全国前四强、获得全国一

2019-11-29 09:00栏目:国际学校
TAG:

■记者团 雷雨薇 文露漪

  12月8日,由校团委、大学生社会实践中心、志愿者行动指导中心主办的第九届志愿者文化嘉年华于东操举行。

为环卫工人特制中药凉茶解暑祛乏,用艺术疗法带领自闭症患者走出孤独,让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收获自食其力的成就感……5月27日,“以爱育爱”湖北省首届大学生人道公益创意大赛决赛现场上,一个个极具特色的公益项目走进大众视野,引起强烈的爱心共鸣。

5 月 27 日,在上海举办的第十五届创行世界杯公益挑战赛落下了帷幕。通过激烈的角逐,我校创行团队成功闯入全国前四强、获得全国一等奖,创造了天津商业大学创行团队成立 10 年来最好的成绩。

在4月8日结束的创行世界杯•中国站深圳赛区社会创新大赛中,华中大创行的“落叶创意工艺坊”项目在22支参赛队伍中脱颖而出,获得区域赛二等奖并成功晋级国赛。

必威 1

本次大赛由省红十字会、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和湖北广播电视台共同举办。比赛自3月31日启动以来,通过项目征集、初审、复赛等环节,从162个参赛团队中选拔出15个进入决赛。

在 26 号的开幕赛中,我校创行团队与来自天津科技大学、大连交通大学、南昌大学、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的团队分为一组,并以小组第一的成绩出线,成功晋级半决赛,进入全国十八强。在半决赛中,天商创行与吉林大学、华南农业大学、湖南师范大学同台竞技。团队成员沉着应对、发挥稳定,成功闯入全国前四强。在总决赛中,我校团队与暨南大学、汕头大学、广东药学院等四个大学同台比拼,团队出色的表现赢得了现场评委以及观赛团队的一致好评。

5月12日下午,落叶创意工艺坊的成员在安布咖啡教授叶绘和叶雕的课程。“从华科这片土地上孕育生长出来”的落叶项目承载着华科独特的树文化,同时倾力帮助“星星孩子”自闭症儿童。

  早上8点,当大多数同学还躲在温暖的被子里时,志愿者嘉年华的工作人员早已在现场开始忙碌的准备。除了寒风与落叶,2018年武汉冬天的第一场雪也悄然而至。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崔永元,中国红十字会博爱基金秘书长、中国红基金会幸福天使基金执行主任张旭东,湖北省慈善形象大使、湖北广播电视台电视教育频道总监孙汀娟,腾讯基金会高级经理赵书影,大楚网新闻总监谈海亮等嘉宾评委的光临,无疑为比赛增添了不少人气。距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小时,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创隆报告厅已座无虚席。

今年我校创行团队参赛的项目是“布线行针”。该项目启动于 2012 年,学生团队在调研过程中发现下岗女工收入微薄、缺少社会认同感,于是创办了“布线行针”项目,开发布艺产品,通过商业行为,对下岗女工开展公益帮扶。与一般性公益捐赠项目不同,创行团队利用商学知识为弱势群体搭建可持续性的帮扶项目,开发了 iPad 包、餐垫、杯垫、等一系列布艺产品,进行多渠道市场销售。 他们与以诺自闭症教育机构联合开发了自闭症儿童布艺本,购买自闭症儿童绘画作品版权,交由下岗女工进行制作,由创行团队进行商品化经营,打通了三方资源,实现了团队、以诺自闭症机构、手工作坊的三方交互, 增加了下岗妇女的收入,提高了自闭症儿童的社会关注度,吸引了更多公益力量。

为树而生,打造华中大树文化品牌

  即便如此,寒冷的天气依旧无法阻止同学们的热情。10点钟活动正式开始时,依旧有许多同学顶着寒风前来参加志愿者嘉年华活动。

比赛以“创意改善社会,公益温暖民生”为主题,重点关注老人生活、少儿成长、社区及其他服务等四项内容。15个团队通过自我陈述、评委问答、大众审评等比赛环节,一一讲述他们的创意想法和公益故事。首先出场的是华中农业大学的“鄂爱黔,心相连”团队,他们通过对贵州山区孩子进行手工课程培训,制作富有地域文化特色的手工艺品,通过展览、网店等方式爱心义卖,一方面为改善孩子们的学习生活环境筹集社会资金,另一方面保护传承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从 2012 年到 2015 年,布艺产品累计销售总额达 197580 元,下岗女工所运营的集贤里手工作坊通过以上零售业务收入 80832 元。女工人数从最初 3 名,增加至 9 名,创造了 6 个工作岗位,女工平均月收入从 908 元增长到现在的 2330 元。 2015 年,天商创行与以诺自闭症教育机构合作推出第一款手工布艺本进入市场,在 2015 年 3 月义卖中,为以诺带来 4500 元直接收入,通过天津电视台、今晚报、北方网等多家的媒体报道,以诺在活动后收到了来自社会捐助的汇款、投影仪、平板电脑;壹基金表示愿意为其提供 15-16 年运营经费。

被称为“1037号森林”的华中大,每到秋季,纷纷扬扬的落叶便会铺满各条小道。法学院13级的周宓便萌生了把华科的落叶制成工艺品永远保存下来的想法。同时,周宓也想到一直缺少属于自己的文化象征的华科,能不能以落叶工艺品为契机,宣扬华科的树文化,打造华科自己的文化品牌呢?

  会场的西边有一个满是照片的帐篷,那是研究生支教团的帐篷。研支团的支教活动面向已经考上研究生的同学,他们会先去新疆、湖北、云南支教一年,再回来继续读研。今年是研支团成立20周年,对他们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年。“研支团想通过此次展示让更多的学生了解到他们的存在,让大家知道什么是研支团、团队的溯源、它是如何构成的、团队需要做什么以及其中让人难以忘怀的故事。研支团活动负责人2015级电气学院张堃说,希望有更多的有志之士能加入到研支团的队伍中来。

4分钟团队陈述后,崔永元首先发问:“贵州山区的孩子们知道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吗?你们身边的人了解吗?”两句具有启发性的反问,使该团队成员备受启发,豁然明白了团队的未来走向:在帮扶的同时,让更多的人加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行列。

我校学生创行团队成立 10 年以来,以 “ 勇于创新、追求卓越 ” 为团队核心理念,以企业家的行动为社会公益做出贡献,打造了“棚程万里”蔬菜大棚项目、“灯上影韵”皮影文化保护项目、“生态猪养殖”项目等多个具有较大社会影响力的项目,充分体现了商业大学学生的社会责任感与商学素养。

2014年秋季,这个简单的想法就成了落叶项目诞生的初衷,而周宓,也成为了落叶项目的创始人。

  华中大木叶工作室也参与了这次的志愿者嘉年华。大多数人只知道他们是做落叶叶绘、叶雕、叶脉书签的创业团队,却不知道他们同时也是帮助自闭症儿童的志愿者们。他们会鼓励“星星的孩子”画画,并挑选作品处理成落叶叶绘,以此来激励他们走出自己的世界。

与之类似的,武汉大学“来自大山的渴望”儿童手绘画产品义卖项目、武汉理工大学“春蕾助梦志愿服务队”、中南民族大学“携手青奥,助梦未来”项目,也都将帮扶对象指向儿童,从多方面关注孩子的成长,给予他们爱的呵护。针对参赛团队经常使用的义卖形式,赵书影建议,大学生可以考虑做企业公关,这样不仅可以降低成本,并且能够在短时间内取得显著回报。

必威 2

周宓当时只是创行组织中的一名普通成员,但在创行,只要成员有了好的想法和可行方案就可以招募组织有共同兴趣的人一起成立项目。周宓在创行找到了六七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组成了最初的落叶团队。

  各院系也分别展示了自己的招牌志愿者活动。

除了儿童群体,老年人也是公益项目的重要对象。武汉大学“夕阳伴侣”团队组织武汉大学老年大学的“学生”在丹江口建设乡村课堂,发挥余热,将自己的医学知识、种茶技术等传授给当地村民。当团队成员陈述完毕,评委们纷纷表示,同学们的公益尝试,有助于解决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后所引起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将两个本不相关的群体联络在一起,使他们相互受益,这才是聪明大学生的创意。”崔永元评价。他建议,团队还可以借此机会,记录武大教授、丹江口村民的口述历史。

必威 3

“有的人想把落叶做成叶脉书签,有的人想做成一本‘植物志’,把华科各种植物保存下来。我们当时有很多想法,也做了很多的尝试。”落叶项目成立之初,成员们怀揣着热情和各种各样的想法。

必威 4

无独有偶,武汉大学的“小卡片,大作为”项目也是针对老年人群体设计的,通过采集一定区域老年人的信息,制成手环或胸卡,发放入户。此外,还有医学专业的学生走进社区,为居民普及生活常识和疾病知识等。

必威 5

独自到喻家山采集落叶、找老师借实验室……周宓将大二大部分的时间都投入到了落叶项目上,尝试了很多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甚至导致成绩下滑,但她并不后悔。“落叶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看着它从一个简单的想法到一个真正的、让很多人为之努力的项目,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了一样。”

  “在1037号森林生活了这么久,我们却并不了解路旁与教学楼旁的树是什么品种。”为此,化学与化工学院、生命学院社会实践部举行了“以树为名,与植邂逅”的志愿活动。参与有奖问答,便可以知道关于树的知识,还可以收获精美书签、卡贴、明信片、小零食和抽奖券。

武汉纺织大学的关爱自闭症儿童“蓝灯计划”,湖北工业大学的“艾滋徒步行”项目,则将爱的力量集中于两个特殊群体。他们所经历的故事感人至深,“蓝灯计划”成员梁晓朵在讲述团队建立设想的时候,几次忍不住哽咽。他们就是在用爱,践行着一个普通志愿者的使命。

叶脉书签的制作工艺成熟后,落叶项目开始真正发挥它的价值。2015年团队与管理学院联系,成功地售出了350份印有“HUST”的叶脉书签作为管院毕业生的纪念品。在周宓看来,在很久以后,当这一届的管理学院毕业生翻看到这份叶脉书签时,能想起他们在华科度过的四年时光,想起大学里如茵的树木、美丽的树叶,落叶纪念品的价值也就实现了。

  光电信息学院、新闻学院与公管学院社会实践部共同推出了万福林小学支教志愿活动。志愿者每个星期六上午,都会去指导万福林小学的学生做手工,或者在阅读室里带领他们一起读书,讲解中国传统文化,亦或是教授奥数题目锻炼思维。在帐篷内写下自己对小朋友的祝福,并听儿歌识曲,便可以获得小零食和抽奖券。

我校另有两个团队——“清泉计划”和“卫爱而生”,将目光投向中国边远农村学生饮水安全和公厕卫生情况。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对社会问题的透视能力赢得了评委的一致好评。面对评委的提问,“清泉计划”成员邓昕有理有据的分析、逻辑清晰的陈述,更是得到了崔永元、张旭东等评委的高度称赞。

对于今年春招刚进入落叶的外国语学院15级的黄思佳同学来说,落叶项目吸引她的在于它对于华科树文化的宣传,“武大有樱花,但是华科却没有能够让人印象深刻的文化代表,我觉得落叶创立的初衷很有意义。”

  数学学院的“我们身边的陌生人”志愿活动给现场参与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做了一套关于我们身边宿管阿姨,扫地阿姨,保安大叔和食堂大妈的问卷”,正在排队等待抽奖的同学说,“让我明白了原来我对他们是那么的不熟悉,他们帮我们做了那么多,可平时碰见时我连一声问候都没有,等回宿舍后我第一个就去和宿管阿姨打声招呼。”

最终,比赛评选出十大优秀公益项目,每个项目获得奖金资助3至5万元,将利用今年暑期和节假日实施项目。我校参赛团队“夕阳伴侣”、“卫爱而生”和“清泉计划”获此殊荣,我校因此成为本次比赛获奖团队数量最多的学校。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贺方红,武汉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王传中,省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郑军、副巡视员邓红,湖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向培凤,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副总编辑赵洪松、总编助理张先国等现场观赛并出席颁奖仪式。

投身公益,用落叶点亮星星孩子

必威 6

“这不是好人好事,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不要以过高的道德标准看待要求做慈善的人,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崔永元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做公益事业应有的心态,朴实话语向学子传递了坚定信念。

由于将大部分目光放在了怎样开发和完善落叶工艺品上,落叶项目在创立之初并没有找到将项目运用到公益中的方法和形式,没能找到自身的公益价值。而这与创行“用商业的模式做公益”的理念相悖,也让落叶受到许多创行成员的质疑,甚至一度成为落叶项目发展过程中最大的困境。

记者团 孙奥 摄部分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必威 7

同时,由于商业模式的不完善,落叶团队的盈利方式停留在出售落叶制品等较为简单的方面。没有更多更好的落叶制品、没有更加有力的商业模式、没有真正地将落叶用于帮助他人、没有更多的激情……回想起那段迷茫的时光,周宓这样描述:“方向摇摆不定,感觉落叶团队随时有可能就此解散。”

  2018年志愿者嘉年华圆满落幕后,与寒风斗争了一天的工作人员一起举起了“志起于心,愿成于行”的标语,脸上纵有疲倦,但更多的是笑意与满足。

必威 8

在落叶创意工艺坊前任产品经理、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14级吴思晨接手落叶的时候,落叶仍然处于比较困窘的状态,甚至在近一年的时间内,都没有什么起色。虽然吴思晨从江汉学院学园艺的同学那里引入叶雕,让落叶吸引了一些目光,但公益价值和商业模式的问题仍是落叶发展的瓶颈。

必威 9

2015年下学期,落叶项目迎来了一批新的成员,为落叶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也给落叶带来了新的转机。

(摄影:张然 编辑:杨欣欣)

2015年11月 ,落叶项目组开始尝试以叶画为载体帮扶的自闭症儿童,这群由于像遥远漆黑夜空中独自闪烁的星星一样而被称为“星星的孩子”。

“当时武汉市美术馆举办‘用艺术点亮星星孩子’的活动,刚好创行团队的调研小组正在接触自闭症儿童,于是我们就开始尝试将项目中的叶画与自闭症儿童们联系起来。”吴思晨介绍起当初将项目用于帮助星星孩子的原因。

据了解,自闭症儿童在成长过程中面临着三大问题:心理问题、资金问题和未来的生计问题,而叶画恰好可以帮助自闭症儿童学会表达,也能让他们变得更耐心,缓解心理问题。而经过落叶团队包装的叶画产品在微店上销售又能给他们带来经济收益,减轻经济负担。这种良性循环既将落叶项目的商业模式完善起来,又使落叶项目有了真正帮助到的群体。

最初,落叶团队在武汉培智学校进行了教学尝试,在总结了经验后,又在另外两家儿童康复机构开办“叶画制作课堂”。落叶团队的活动受到了康复机构的欢迎,康复机构的老师们也期待着他们能将这个活动长期地举办下去。

与星星的孩子们接触的时光同样也给落叶团队的成员留下了许多深刻而温暖的记忆。

“之前在禧乐儿童康复中心有个自闭症孩子,他不说话但是他喜欢对着你微笑,他高兴的时候会跳起来甩手,拉着你跟你玩在你旁边跳,这是他表现高兴的方式。”美好和开心是吴思晨与自闭症孩子相处过程中最大的感受。

在少年宫时,曾有一名自闭症儿童的家长告诉吴思晨,自闭症的孩子们对这个世界都缺乏安全感,不喜欢跟其他人交流,除了老师和父母,他们对其他人都难以保持信任。而孩子们却很喜欢跟她们这样大年纪的学生交流,因为她们更能理解、包容孩子们。

在与家长和机构老师沟通中,团队成员也了解到了一些与孩子们有关的故事。落叶创意工艺坊项目经理、新闻学院15级苑嘉轩提到启慧学校的李老师分享的,关于自己和一个患有高敏的脑瘫患儿的故事——由于对许多东西过敏,这个孩子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开始一些老师和志愿者都不喜欢她,甚至有点排斥她。但是这个孩子却特别积极乐观。在李老师的帮助下,她也从一个自卑内向的孩子慢慢变成一个自信开朗的孩子。最让李老师温暖和感动的是,那个孩子每天上学都一定要在门口等李老师一起上楼。

在计算机学院14级的周存鑫眼中,每一个星星孩子都是一个故事。“之前遇到过一个多动症的孩子,太活蹦乱跳了,把他抱回座位很多次。但他还是很听话,能够自己把叶子画好,然后过去帮其他孩子画。有时候你看他的眼睛就会觉得他是很单纯很闪亮的小孩。”

冲进国赛,落叶的公益创业之路

落叶创意工艺坊项目一路走来,有过困难和坎坷。在还未找到公益和商业的结合点的时候,落叶陷入一段阴影浓重的低谷期。在2014年创行中国赛华中、华东区域赛的上,尽管被很多老师看好,但由于缺少商业点和公益点,落叶项目最终与国赛失之交臂。在成功地平衡了公益性和商业性之后,落叶项目今年一路披荆斩棘,成功进入国赛。

“谁能想到一个当初差点被淘汰的的项目,现在竟然能进入国赛!”作为一个见证了落叶兴衰的人,周存鑫认为落叶的变化可以说是天翻地覆的。落叶一开始发展滞后,现在产品从少到多,关注度、影响力都得到了增强,周存鑫将这样的成就一方面归功于叶雕、叶绘的引入,另一方面归功于苑嘉轩等落叶的“新鲜血液”。

为了准备比赛,团队成员进行了大小约10次的调研,既包括考察咖啡店、昙华林等产品销售地,也包括走访一些如培智学校、启慧学校、武汉市青少年宫等与自闭症儿童相关的机构来了解自闭症儿童的真实情况。

通过对销售地、自闭症儿童的情况等的调查分析,落叶团队不断修改和完善项目方案,努力使项目更加实用,真正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务实”是苑嘉轩眼中落叶项目能够取得比赛评委青睐的原因之一,比起通过不断开会来完善方案的“纸上谈兵”式的做法,落叶团队真正地走入了社会、走进了自闭症儿童这一特殊群体,将每个脚步落到实处,才能越走越远。

“参加区域赛的时候确实遇到了很多困难。比赛的时候需要四个人做17分钟的脱稿陈述,但是因为大家意见不统一,陈述稿一改再改,一直到比赛前一天陈述稿都没有定下来,留给陈述人背稿的时间真的很短。”尽管只是创行的成员而非落叶成员,黄思佳出于对落叶项目的喜爱,仍然主动报名并作为陈述人之一与其他落叶成员一起参加了区域赛。

“进入国赛对于落叶项目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今后落叶将会拥有更多的机会。”吴思晨希望落叶项目未来能够建立一套可运行的商业模式,“做公益需要有稳定的经济来源。”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校创行团队成功闯入全国前四强、获得全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