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战场,抗美援朝势在必行

2019-09-27 05:53栏目:国际学校
TAG: 必威

眼前这位老人,高大、伟岸,86岁的人看着一点也不像。他从门外缓缓踱步而来,步步有声。与人说话时,声音如洪钟,铿锵有力,锐利的眼神会变得坚定而闪着光亮。  杨俊友老兵,1930年出生在山东,7岁时随家人【新闻中心讯】

2017*年322日,韩国仁川国际机场,中韩双方举行第四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仪式,韩国向中方送还28具志愿军遗骸。**
*

61年前,他曾与同团战友黄继光等英雄在同一个山头并肩作战。

必威 1

  眼前这位老人,高大、伟岸,86岁的人看着一点也不像。他从门外缓缓踱步而来,步步有声。与人说话时,声音如洪钟,铿锵有力,锐利的眼神会变得坚定而闪着光亮。

必威 2

61年前,他在朝鲜战场加入中国共产党。

北风吹起

  杨俊友老兵,1930年出生在山东,7岁时随家人逃荒到阜阳。1948年10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党的一位英勇战士,经历了上海战役、渡江战役、淮海战役和抗美援朝战役。荣获一次“二等功军勋章”,两次“三等功军勋章”。

3*年前的328日,韩方向中方移交第一批在韩中国志愿军遗骸,至今,已经归还了569具遗骸。*

61年前,小学课本里“一个苹果”原型张计发连长领着他在被称为“英雄战场”的朝鲜上甘岭浴血奋战,英勇杀敌。

芦花飞舞漫天霜

功勋章后的激情岁月

小时候,对“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不太理解,为什么支援朝鲜就能保卫自己的国家了呢?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明白,抗美援朝势在必行。60多年来的和平,也证明了当时领导人的判断:“打得一拳去,免得百拳来。”抗美援朝就是新中国的立国之战

值此抗美援朝停战60周年之际,怀着崇敬的心情,记者探访了一位居住在雷波县中田乡,曾在上甘岭浴血奋战,荣立集体一等功、个人三等功的81岁老兵戚成富。1932年4月出生的戚成富,18岁时参军入伍,后转入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45师135团3营7连,于1951年6月赴朝作战。

英雄出征血洒万里疆场

  “抗美援朝,保我们的家卫我们的国,无怨无悔。”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的决死冲锋,至今仍让敌手胆寒。一位参加过长津湖战役的美军陆战一师的军官曾说:“他们穿着单薄的军衣,端着老旧的步枪,冒着严寒和陆战队的猛烈炮火源源而来,其视死如归的精神令陆战队员们肃然起敬。”抗美援朝让世界第一次认识了新中国。

不该被遗忘的老兵记忆

茫茫冰原 高高山岗上

  1950年10月,杨俊友任“九兵团”副指导员,随师从上海到东北哈尔滨的阿城县,全师徒步到鸭绿江边,远赴异国他乡。

中国军队以劣势装备战胜了现代化装备的敌人,打出了国威、军威,从此之后,“在中国海岸边架上两门大炮就能奴役一个民族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我骄傲,我在上甘岭浴血

到处都把他们的故事轻轻传唱

  谈到对朝鲜的印象,杨俊友随口说了句当时的顺口溜:“朝鲜朝鲜,出门爬山。要走大路,一路河边;要走小路,一路山间。”“但也多依靠这些山,我们在山间与敌人打持久战。”老兵的二等功勋章就是在山上获得的。

183108,18万多志愿军的牺牲,换来的是新中国60多年的和平

因一场战争,上甘岭让世人知晓。

满江渔火 都为你点亮

  在著名的上甘岭阻击战中,战士们一直待在山上,夜间行军,白日战斗。住的是士兵用铲子,用手挖的“猫耳洞”,一次只容一人蹲在里面。老兵说:“没事我们就掏洞,炮音一落,敌人上来,就拿起武器战斗。因为武器的落后,本着不浪费一颗子弹的原则,在与敌人相聚二十米处正面交锋。把敌人打得连滚带爬,成功阻退了敌人的一次次冲击。”上甘岭战役的成功,是用战士顽强的意志和拼搏的精神换来的,永载史册。杨俊友在战斗结束后被授予“二等功军勋章”。

如果用“我不在乎大国崛起,只在乎小民尊严”的逻辑来分析,永远也理解不了志愿军的行为。

他,曾在上甘岭浴血,却甘愿平淡生活。

亲人盼你回家乡

  在抗美援朝二次战役中,面对敌方的高端化武器,志愿军的武器严重落后。“飞机在上面扫射,我们在下面匍匐前进。爬着爬着,身边的战友就跟不上了。”“一排排的子弹,朝我们射来,从身边扫过,耳边是嗖嗖的声音。”战斗结束后,在飞机的连番扫射下,终不能幸免,老兵的左脚大脚趾已毫无知觉。如今老兵的脚趾已不能弯了,属于“三等残废”,荣获“三等功军勋章”。

如果让那些只顾自己利益的“聪明人”来分析,永远也理解不了志愿军的举动。

回忆起60多年前抗美援朝战争岁月,有些耳背的戚成富显得异常兴奋,脑海里萦绕着枪林弹雨的难忘场面,话语滔滔不绝,思绪又回到了那硝烟弥漫的战场。

岁月悠长 山河已无恙

  在去朝鲜之前的上海战役中,杨俊友还是排长的时候,一次在给战士包扎伤腿时,一个手榴弹扔到了他的面前,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脚一踢,身体向后躺去挡在了战士的身上。手榴弹在他的不远处爆炸,弹皮崩在肩膀上,扎进骨头里。如今,老兵的肩膀依然残留伤痕,在给记者看时,老兵还笑称这是“四两棉花伤”,属于轻伤。“宁愿自己牺牲,不要战友受伤。”在被问到当时的情况时,老兵坚定的说。

一周之后是清明,昨夜有雨淅沥可曾梦回上甘岭

戚成富所在的部队驻守的五圣山,到处弥漫着战争的气息和硝烟的味道,让戚成富身感肩负的重大历史使命。

硝烟散尽是曙光

  一枚枚军勋章摆在我们的面前,有“二等功军勋章”“淮海战役纪念章”“解放华中南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和平万岁”。老兵一直把它们装在一个黑色的口袋中,系紧口袋,叮铃作响,是英雄的赞歌。这是一位战争中的英雄,是送给我们和平的英雄,他说:“随时准备为国家和人民牺牲,保家卫国是军人的职责。”

抗美援朝·上甘岭

“整个山头尽是一排排的坑道,一排排紧紧相连,最深处有20多米,像打地道一样。”戚成富回忆说,敌人有飞机、坦克、大炮,装备精良,志愿军们只能拿着苏式武器与之交战,敌我力量悬殊太大,坑道是抵御敌军猛烈炮火最有效的方式。

今日,第六批10具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家。在远离硝烟的日子里,又一次把惊心动魄的战斗回忆,我们,等着接每一位英烈回家,看山河已无恙……

战争背后的艰苦岁月

1952年10月14日,美军一方向上甘岭发动了一年来规模最大的军事攻势。调集兵力6万余人,大炮300余门,坦克170多辆,出动飞机3000多架次,对约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倾泻炮弹190余万发,炸弹5000余枚。

战火无情,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炮火一波及一波如雨点般砸向志愿军驻地,整个山头顿时尘土飞扬,瞬间变成焦土,山包如刀削般整整刮掉1米多。躲在20多米深的坑道深处,戚成富仍然能感受到巨大的冲击波,内心忍受着一阵阵的震颤,山崩地裂般让人眩晕,心都快被震碎了。

《谁是最可爱的人》

  “树林都被打光了,打的都是碎炮弹皮子。”老兵缓缓忆起抗美援朝战役的战争场面。那时美军鬼子有的是飞机、坦克、装甲车,现代军事武器,物资充足。我军只有一般的迫击炮、火炮,没有汽车,我军用骡马把武器拉到前线,用人力扛到战争点。“我们用步枪、机关枪打美军的飞机。”

志愿军阵地山头被削低两米,高地的土石被炸松1—2米,成了一片焦土,许多坑道被打短了五六米。

“有一战友还没来得及躲进坑道,便被炮弹冲击波活活震死了。”戚成富眼里噙满泪花,久久凝视,仿佛又回到了那段历史中。

作者/魏巍

  在上甘岭阻击战中,我军潜伏在399.8m、419m高的山上,敌军的炮火并排打来,我军战士潜藏在挖好的山洞中,把山的南北两头都打通了。炮火将上甘岭的夜印的通红,火光炙烤着每一位战士的神经。战斗结束后,就是清理战场,掩埋尸体,老兵悲伤的说:“漫山遍野的尸体,有我们的人的,但更多的是敌军的。战士们抬着一副副担架,把战友的尸体抬到后方集中掩埋,他们是志愿军英雄,是最可爱的人。”

4万余名志愿军战士以坑道为依托,凭借顽强的战斗意志,凭借血肉之躯,和敌人殊死搏斗,每一块阵地都被鲜血浸透,战况空前惨烈。

抵御了猛烈炮火的坑道,消耗了敌人无数的弹药,被敌人神奇地称为“无底洞”。

让我还是来说一段故事吧。

  除却战争的残酷,武器的匮乏之外,缺少粮食的供给使志愿军的战斗变得更加艰难。

在战斗中,涌现了一大批视死如归的战斗英雄:有以身体堵塞敌人机枪眼,为冲锋部队打开道路的特等功臣、特级英雄黄继光;有双腿被打断仍坚持指挥战斗,在最后一口气时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滚向敌群,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特等功臣、一级英雄排长孙占元;新战士胡修道,在全班战友伤亡的情况下,一人坚持阵地战斗,英勇机智地击退敌军40余次冲锋,毙伤敌人280余名,守住了阵地;有通信英雄牛宝才,战斗中身受重伤,在生命的最后一息,用自己的身体连接被打断的线路,保证了指挥联络畅通……

用生命在坚守

还是在二次战役[注①]的时候,有一支志愿军的部队向敌后猛插,去切断军隅里敌人的逃路。当他们赶到书堂站时,逃敌也恰恰赶到那里,眼看就要从汽车路上开过去。这支部队的先头连就匆匆占领了汽车路边一个很低的光光的小山岗,阻住敌人。一场壮烈的搏斗就开始了。

  志愿军的食物都是从国内带过去的,一人背一袋炒面、一袋面蛋子、一袋高粱米。面蛋子是手指粗细的,高粱米还是生的。他们到达朝鲜时,正是冬天,朝鲜的冬天比国内要冷的多,那年的冬天却是朝鲜最冷的一次,零下40多度。志愿军的手脚都冻伤流脓,他们准备的是有手套的,但拉枪战斗时,又不得不脱下,而他们一直在战斗中。夜间行军时,老兵这样描述:“一把炒面一把雪。”“枪不离手,随时战斗。”

他们是一群傻子吗?

1952年10月14日清晨,上甘岭经受了惨烈的战争。

必威 3

  老兵回忆:“那时的朝鲜是个破败的国家,朝鲜人民自己都没有吃的,我们把自己带的吃的分一部分给他们。他们的士兵已经很少了,基本上没有战斗力,对抗美军的主力还是在我们。但朝鲜人民可以帮我们带路,教会我们朝鲜语。”

他们都不知道饿吗?

“两个山头的火光犹如白昼,炮声如雷持续了一整夜,到处是志愿军的遗体。”战争的惨烈戚成富仍历历在目,终身难忘。作为第二梯队的他手摸着枪,闭目聆听着炮火的声响,回想着一瞬间便失去的战友,脑海里浮现着家乡雷波的山山水水,心情很淡然:“根本就没想着会活着回来!”

敌人为了逃命,用了三十二架飞机、十多辆坦克发起集团冲锋,向这个连的阵地汹涌卷来。整个山顶的土都被打翻了。汽油弹的火焰把这个阵地烧红了。但是,勇士们在这烟与火的山岗上,高喊着口号,一次又一次把敌人打死在阵地前面。

  武器匮乏,食物短缺,志愿军用他们的智慧和毅力顽强的战斗着,生存着。

他们都不知道渴吗?

“联合国军的飞机在低空盘旋,坦克霸道地行进,炮弹肆无忌惮轮番攻击着志愿军驻地,阵势相当激烈。”戚成富说,上甘岭是重要的战略要点,是敌我双方的必争之地,在你争我夺中,上甘岭轮流被敌我两方占领,志愿军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抗美援朝的使命。

必威 4

  老兵还像我们提起了黄继光和邱少云,那时的他们都想成为下一个英雄,为战斗而牺牲。老兵对他们也是发自内心的佩服,把保家卫国的使命扛在肩上装进心里。

他们都不怕死吗?

戚成富深刻记得,一位湖南籍排长被炮弹片击中送进坑道医治,当卫生兵解开他的皮带时,“白花花的肠子从肚子上10多厘米长的口子里喷泄出来,整个人被活活疼死了。”戚成富一阵酸楚。

这激战整整持续了八个小时。最后,勇士们的子弹打光了。蜂拥上来的敌人,占领了山头,把他们压到山脚。飞机掷下的汽油弹,把他们的身上烧着了火。这时候,勇士们是仍然不会后退的呀,他们把枪一摔,向敌人扑去,身上帽子上呼呼地冒着火苗,把敌人抱住,让身上的火也把占领阵地的敌人烧死……

离家远去的忆乡岁月

抗美援朝·冰雕连

“埋骨何须桑梓地”,戚成富深知战争的意义,心早已交给了部队。在坑道里,每天只能吃几根咸萝卜和饼干,没有水喝就喝自己的尿液,用精神支撑着与敌战斗。

必威 5

  杨俊友是一名优秀的志愿军战士,是一位优秀的党员,却不是一个优秀的儿子和丈夫。

1950年11月28日,长津湖战斗,志愿军59师177团2营6连奉命固守“死鹰岭”高地,配合第27军阻击南逃之敌。

据史料记载,3.7平方公里的上甘岭地区战役前后历时43天,共发射炮弹230万发,双方伤亡约3万人。志愿军的坚守,意味着联合国军的步伐就此止步,挽救了战争与国家的命运。

据这个营的营长告诉我,战后,这个连的阵地上,枪支完全摔碎了,机枪零件扔得满山都是。烈士们的遗体,保留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有抱住敌人腰的,有抱住敌人头的,有卡住敌人脖子把敌人摁倒在地上的,和敌人倒在一起,烧在一起。

  为了战争的成功率更大,在美军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发动进攻,离开家乡,远赴异国他乡的志愿者战士此次抗美援朝战争是对家人保密的。

到了第二天凌晨,进攻部队却发现,敌人从死鹰岭下顺利南逃,原本应该在死鹰岭阻击敌人的志愿军却一枪未发。愤怒的进攻部队派出一名参谋到死鹰岭查问原因。当这名参谋冲上死鹰岭高地时,他惊呆了:六连的125名官兵全部化为了“冰雕”!他们身着薄薄的夏季军装,持枪俯卧战壕,保持着战斗姿势,却再也迈不出冲锋的脚步……

带伤夺回两个战略阵地

有一个战士,他手里还紧握着一个手榴弹,弹体上沾满脑浆,和他死在一起的美国鬼子,脑浆崩裂,涂了一地。

  从1950年离开家乡,杨俊友老兵为了战争的胜利,在朝鲜一待就是两年,两年来他的消息对家人来说是个谜,音讯全无。离开时,家里有父母亲、哥嫂还有他的未婚妻。战争年代,三月不通书信,家人就会认为已经牺牲了。两年的时间相对于苦苦守候的家人来说,很漫长。“真的不知道当时父母亲人是怎样坚持下去的,我的爱人是如何等我的。”谈起离开的岁月,老兵声音低沉了。

他们都是傻子吗?

1952年10月15日晚,戚成富所在的连队接到命令,反击白天被联合国军占领的597。9和537。7高地,夺回失去的阵地。

另有一个战士,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在掩埋烈士们遗体的时候,由于他们两手扣着,把敌人抱得那样紧,分都分不开,以致把有些人的手指都掰断了……这个连虽然伤亡很大,但他们却打死了三百多敌人,更重要的,他们使得我们部队的主力赶上来,聚歼了敌人。

  在异国他乡的日子,杨俊友没有一刻不挂念家中亲人的情况的,但除了想念,他只能投身在战斗中。

他们不知道冷吗?

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采取“羊群”战术猛烈进攻,枪林弹雨没让志愿军们退缩和害怕。背着苏式转盘枪和300发子弹,身揣手雷的戚成富,随部队夜行军对敌军进行了猛烈的回击。

这就是朝鲜战场上一次最壮烈的战斗——松骨峰战斗,或者叫书堂站战斗。

  “我来到朝鲜,就是为了保家卫国的。只有赢了战争,我的家人,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才能拥有幸福的生活。”杨俊友在战场上没有一丝一点的退却,保家卫国是他的选择。


“敌人有好武器,根本就不担心志愿军的"痞火药",连坑道都不挖。”戚成富说,敌军飞机、坦克、卡宾枪、汤姆式冲锋枪的威力让志愿军们兴叹,志愿军便采取夜袭。

必威 6

  “当我背着行囊,带着伤痛回到家时,家人都高兴傻啦,抱着我又哭又笑。”

根据2006年公布的数字,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直接战斗牺牲的人数为183108人,截至目前,这是最权威的数字。

“我举着苏式转盘枪,见到有发出火光的地方就扫射,只想早一点把阵地夺回来。”交战激烈,炮火凶猛,震耳欲聋,子弹擦着耳朵飞过,志愿军们借助火光一步步前进,一片片的倒下,又接着再上。看到战友一个个在自己身边倒下,戚成富根本就没想过会自己会活下来。苏式转盘枪有效射程只有200米,为消灭掉更多的敌人,戚成富顶着敌人密集、猛烈的炮火不顾一切勇猛地冲向敌营。

这个营长向我叙说了以上的情形,他的声音是缓慢的,他的感情是沉重的。他说他在阵地上掩埋烈士的时候,他掉了眼泪。但他接着说:“你不要以为我是为他们而伤心,不,我是为他们而骄傲!我感觉我们的战士太伟大了,太可爱了,我不能不被他们感动得掉下泪来。”

  “当兵就打仗,打仗时我很专注,都想着朝前冲,没顾上自己的生死。看到他们笑的泪,我感觉回来真好。但还有许多的战友永远长眠于异国他乡了,回不到家人的身边。我为他们骄傲自豪。”

原本以为,这只不过是一组冷冰冰的数字,可是,当看到迎回遗骸的那一刻,我为什么会泪如雨下?

16日凌晨5点左右,敌军用几十架飞机进行了“地毯式”轰炸,一枚炮弹落在了自己身边,冲击波将正在冲锋的戚成富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被炮弹皮击中的左肩胛上一阵钻心的痛,但他忍着伤痛不下火线,顽强坚持到战斗结束。至今,戚成富的左肩胛上,一块拇指大小的伤疤仍清晰可见,历经60年,炮弹碎片仍残留在身体内,常年隐隐作痛。

朋友们,当你听到这段英雄事迹的时候,你的感想如何呢?你不觉得我们的战士是可爱的吗?你不觉得我们的祖国有着这样的英雄而值得自豪吗?

  23岁时,杨俊友和等他两年的未婚妻结婚了。1979年以副团级的身份响应国家动员,转业来到阜阳师范学院,任总务处副处长,后来任学校工会副主席,一直到1990年退休,杨俊友一直居住在阜阳师范学院清河校区。11年来,杨俊友的职位不断变化,可是,所有的亲友甚至他的老伴、儿子,没有沾他这个英雄的一点光。妻子当了一辈子家庭妇女,二儿子现在仍在山东,退休失业,全靠老兵的退休工资支撑。他从未凭借自己的功绩向国家,向学校要求过什么。

必威 7

一晚上的战斗,戚成富所在的135团7连130余人只剩下了24个,3排7班仅剩下了自己在内的3个伤兵。惨重的代价,换来了失去的597.9和537.7两个战略要地。而指挥这场战斗的最高长官,就是赫赫有名的解放军高级将领、上将、国防部长,时任15军军长秦基伟。

必威 8

  当被问到现在觉得幸福吗?老兵连连回答了三个幸福。“咋不幸福,幸福,幸福。战争过去了,我们应该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杨俊友对自己现在的状况很满意,国家对老干部的退休政策很完善,逢年过节时,还会有人来看望他。对于这些,老兵说:“很感谢国家和那些关心我的人,我对国家和人民做的贡献是应该的。”他现在常常给自己的儿子、孙子讲述自己的战争岁月,看到《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时,会深有体会。

当看到白发老兵的敬礼,我为什么会泪水长流?

电影《上甘岭》重现了戚成富所在的七连在上甘岭的战争场面,但“现实的战场比影片激烈10倍!”戚成富说。

激战松骨峰 孙立新画作

  老兵现在身体很硬朗,依然保持着军人的习性,一天早晚两次到操场里转圈,拉单杠,时不时在阅览室里看看报纸,关心一下时事。

只要一声令下,即刻跑步归队。”

战斗结束后,戚成富才被送往战地医院治疗。那次战斗,戚成富所在的7连荣立集体一等功,个人也因英勇顽强,被志愿军司令部授予个人三等功。

亲爱的朋友们,当你坐上早晨第一列电车驰向工厂的时候,当你扛上犁耙走向田野的时候,当你喝完一杯豆浆提着书包走向学校的时候,当你坐到办公桌前开始这一天工作的时候,当你向孩子口里塞着苹果的时候,当你和爱人一起悠闲散步的时候……朋友,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

  在采访结束时,记者看到老兵挺拔的身躯,明亮的眼神,一切都彰显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雄形象。(大学生通讯社 谢晓侠)

如果没有这些“傻子”,谁来保卫你的尊严?

晚年的戚成富领着退休金过着幸福生活,战争的惨烈让他永久铭记,他也时常怀念在朝鲜并肩作战的战友,教导儿孙珍惜今天美好的和平生活。

你也许很惊讶地看我:“这是很平常的呀!”可是,从朝鲜归来的人,会知道你正生活在幸福中。请你们意识到这是一种幸福吧,因为只有你意识到这一点,你才能更深刻了解我们的战士在朝鲜奋不顾身的原因。

清明就要到了,还有多少战士的灵魂飘荡在异国他乡?

动图截自视频《荣誉之战·激战松骨峰》

你们可还记得回家的路?

[注①]:二次战役发生在1950年11月25日至12月下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继"云山战役"之后发起的一次猛烈的围歼战,在朝鲜清川江一带。这次战役我军歼敌三万余人。

……

终有一天,会有人迎接你们返回归故乡。

致敬最可爱的人

今夜,回到抗美援朝的战场——

上甘岭、长津湖、松骨峰……

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

多年过后,在远离硝烟的日子里,

我们一次次凝望惊心动魄的战斗场景,

一次次呼唤英雄的名字。

因为我们深深知道:

先辈的热血至今在我们体内流淌。

必威 9

1950年10月25日,

他们跨过鸭绿江,

一步步向战场走去。

他们知道这一去山高路远,

他们知道这一去枪林弹雨,

他们知道这一去壮士难还,

可依然义无反顾。

必威 10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他们是怎样仅凭怀中

揣着的八个发烫的大字,

就抱定了必胜的信念?

信念,真的可以战胜原子弹?

必威 11

战史,不会骗人。

当邱少云趴在被燃烧弹打着的

草丛中,咬着牙把双手插进

三千里江山肥沃的泥土中时——

当黄继光以他的惊天一跃,

扑向喷吐火蛇的敌方枪眼时——

当毛泽东语气平缓地对彭德怀说,

岸英只是志愿军的一名普通战士,

把他和其他牺牲的志愿军同志一样,

葬在朝鲜的土地上时——

这场战争的结局,

就已经不可改变地注定了。

必威 12

抗美援朝为什么"不得不打"——

因为对手借这场战争,

悍然宣布派第七舰队封锁台湾海峡,

阻挠中国完成统一大业,

并一次次把炸弹投到鸭绿江对岸,

让战火烧到中国人的家门口。

是可忍,孰不可忍!

而这一"不得不打",

为此后的新中国打出了少有人

敢与我们兵戎相见的国际环境。

必威 13

抗美援朝为什么是中国军人

留给对手的永久疼痛——

因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以血肉之躯,

生生把狂妄叫嚣

"让大炮的发言代替谈判"的敌人,

打回到了板门店,

最后逼着克拉克将军沮丧地说出了

美国军人最不想说的一句话:

"我是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

停战协议上签字的美国将军。"

必威 14

而比他更沮丧的,

是美国二战名将布莱德雷

对这场战争的美国式评价:

"我们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

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对手,

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很多年后,

美国人回忆起这场战争,说:

是"谜一样的东方精神"

打败了我们!

必威 15

让对手永久疼痛,

让家国永久安宁,

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永久光荣。

牺牲后,

他们大都被就地掩埋在战场上,

唯有墓碑朝着故乡的方向……

必威 16

对于一些人来说,

那是永远不肯释怀的往事,

是心中永远抚不平的伤疤。

他们的战友亲人还在异乡,

他们的记忆也就永远停留在了那里。

必威 17

下面这张照片摄于2014年3月28日,

第一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之日。

当时已经85岁的志愿军老兵曹秀湖,

在寒风中站了5个多小时,

只为再看当年的战友一眼。

待目送战友魂归故土,

他转身默默离去。

必威 18

"昨天的事情我都忘了,

但是60多年前的事情

我忘不了啊。"

提及战友,

抗美援朝老兵李维波

眼含热泪,几度哽咽。

"老战友,现在咱们的国家强大啦,

生活越来越好,

可是生活越好,我越想你们啊!"

必威 19

黄继光牺牲时,

李继德距离他仅50多米。

当他终于来到"黄继光班",

轻轻坐在还属于黄继光的床铺边时,

一把抱起被子,

贴在了自己满是皱纹的脸上,

眼泪夺眶而出。

必威 20

不求富贵荣华,

也不为功名利禄,

只希望"祖国知道我"!

我们没有经历过那样的年代,

但是抗美援朝老兵何宗光这一句话,

足以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必威 21

他已成了年近古稀的"孩子",

父亲康致中牺牲在三八线附近,

被安葬在军事禁区。

几次赴朝鲜半岛,

远眺父亲战斗过和葬身于兹的山峦,

在父亲坟前祭拜成奢望。

第一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归来时,

康明也在,

他告诉父亲:儿来接您"回家"。

必威 22

邓其平也是志愿军烈士后代,

父亲赴朝鲜战场时,

邓其平才2岁多。

当运送烈士遗骸的车队缓缓驶来,

邓其平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必威 23

山河已无恙,

那场不屈的战争须铭记!

那些流了血丢了命,

也没了姓名的英雄更须铭记!

必威 24

从2014年至今,

共有六批599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

烈士的遗骸回到祖国怀抱。

跨过鸭绿江时,

他们是有名有姓的志愿军

60多年后归来,

他们是无名无姓的英雄……

昔日,他们为了祖国,

义无反顾地走上战场;

今朝,祖国张开双臂,

必威,以最高礼遇接他们回家。

必威 25

△2019年4月3日,第六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送达沈阳回归祖国。详情点击该图↑↑

山河已无恙

魂归来兮,英雄回家!

请每一位中国人民志愿军

接受我们最为崇高的敬礼!

内容整编自中国军网、载于《解放军报》的

《让对手永久疼痛的力量》等

点击「阅读原文」

为志愿军烈士遗骸寻找亲属

本期监制/唐怡 主编/王兴栋 编辑/王若璐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英雄战场,抗美援朝势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