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建国不但是组合结构研究的坚守者,聂建国不

2019-08-29 12:10栏目:国际学校
TAG: 必威

聂建国:抓住机遇做大事业

聂建国院士:抓住机遇做大事业

为土木工程强国梦奋斗卅载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4-12-12 曾明彬 周秀平

必威 1

——记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聂建国院士

来源:劳动午报 2015-5-14 任洁

人物简介

  聂建国,湖南人,结构工程专家。现任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中国钢结构协会副会长。多项成果被《钢结构设计规范》等国家及行业标准采纳。授权发明专利17项,出版教材3部、学术专著2部,发表学术期刊论文100余篇,其中在《Journal of Structural Engineering-ASCE》等结构工程领域国际著名期刊发表论文30余篇。

  4月底的清华园,绿荫掩映楼阁,微风拂过,嫩叶微微在枝头摇动,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红褐色的土木馆坐落于一片法桐和白杨之间,我国著名钢-混凝土组合结构专家聂建国院士已经在这里工作了近30年。

  在学术界的同行眼里,聂建国是一位不断创新的开拓者;在工程界的同行眼里,聂建国是一位满怀责任感的实干家;在学生眼里,聂建国更是一位深受爱戴的良师益友,如同这明妍的春光,带来温暖的春意。

成果用于100多项大工程

  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公共建筑与高层建筑对大跨重载结构产生巨大需求。聂建国在上世纪80年代初已经对钢-混凝土组合结构产生浓厚兴趣,预感到这个结构将来会有大发展,将其作为研究方向,以此作为对传统混凝土结构和钢结构的重要补充,为解决土木工程领域的关键技术难题提供新的选择。

  别看钢-混凝土组合结构是当下土木工程领域的热门项目,全国很多高校都有科研力量,30年前,它在国内偏冷门,没有多少人进行专项研究。而他始终怀抱中国土木工程的强国梦,不懈地开展研究。“他在科研上非常有前瞻性,”聂建国的学生、现在的同事樊健生教授评价。

  聂建国在本领域取得一系列创新性成果,研发了大跨双向组合结构、大跨组合转换结构、系列节点构造技术、综合抗裂系列技术等多项技术发明。他早在1995年就发表了关于组合梁滑移效应的第一篇论文;之后提出的折减刚度法,被多部规范规程采用,成为其学术生涯最具代表性的成果之一。

  他始终倡导工程科技要紧密结合工程实践和国情,科研成果在大型复杂工程中得到广泛应用,对今后类似的工程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据统计,仅北京就有100余座桥梁采用了他的叠合板组合桥面系研究成果,多项成果应用于天津津塔、武汉中心、中国博览会综合体等全国100余项工程,得到学术界和工程界同行的高度评价,他也成为行业最顶尖的专家之一。

  多年以来,他先后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中国钢结构协会首届钢结构杰出人才奖、第九届光华工程科技奖工程奖等多项荣誉。2013年,他带领的研究团队获得土木工程领域第一个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2013年,他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每年只在除夕休息一天

  每天不到8时,聂建国就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里;每天21时,学生离开时还能看见他的办公室亮着灯,无论周末还是节假日都是如此。即使毕业已有10年,聂建国的博士研究生田春雨对这样的场景依然记忆犹新,“只要老师不出差,他的业余时间基本都在工作,每年只在除夕休息一天而已。”

  土木水利学院党委书记石永久教授提到一个细节,“我1992年起和聂建国成为同事,彼此很熟悉。周末,我经常会接到他从办公室里打来的电话,长年累月,很不容易。”

  聂建国喜欢拍摄各种建筑工程的照片,为了得到第一手资料,会爬到高高的脚手架上,或钻到桥底下。他不仅把照片留作档案,揣摩其中结构的独到之处,还做成幻灯片,以便为学生进行形象的讲解。

  2014年底,他和同事、学生一行人去南宁开会。清晨不到6时,别人还沉浸在梦乡,他却背上相机走出宾馆,直奔一座桥梁而去。原来,他坐车时瞥见这座桥梁在设计上有点小问题,就想赶紧拍下来,回去给学生做研究。

  “有一次,车辆行驶在高速路上,聂教授突然大喊停车!司机吓了一跳,停下后才发现,是他无意中看见窗外一座桥很有特色,就急着要去把细节拍下来。”樊健生说起这位良师益友的小段子不禁笑了,“他真的是发自内心地喜爱这份工作。”

  30余年以来,聂建国对专业的痴心没有一天变过。

爱生如子教学更教做人

  作为一名教师,聂建国始终把培养学生作为自己的第一要务。科研上,他要求学生对每个试验细节都一丝不苟,理论分析要严密准确,写论文要反复修改,文献引用要真实客观;生活上,则对学生十分热心宽容,时常主动和学生谈心聊天,发现学生的困难并热心帮助解决。

  对于人才培养,聂建国有他的独到理解:一方面要重视对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但更重要的是学会“为人”,会“为人”才能更好地“为学”。他的教导内容,细化到如何礼貌待人,圆桌吃饭有哪些礼仪等,谆谆教诲,宛如学生的父辈,让学生倍感亲切。

  学生身体不舒服时,聂建国会打来电话问候,甚至去宿舍看望,鼓励对方安心养病。曾经有一位学生因为身体不适担心影响学业,精神压力很大。聂建国安慰他安心养病,还精心帮学生调整课题进度,学生后来顺利毕业,取得很好的发展。

  2011级博士生周萌回忆,聂老师常对同学们说:要做好学问,首先要做好一个人,他一直身体力行影响着学生。在他的感染下,勤奋刻苦已经成为他所带的团队的最大特点。

  在忙于工作之余,他也很有生活情趣,他喜欢烹饪,“包办”家中的做饭任务,很多同事和学生都尝过他的手艺,赞不绝口。“辣椒炒肉片,应该用肥瘦相间的肉,拿热油爆一下……”周萌一次和聂建国汇报完研究课题后,无意中被老师看到他在微信里发布的做菜照片,结果聂建国兴致勃勃地聊起自制菜谱,推荐他试试。“照方抓药”,周萌果然做出更加美味的菜。

连续4年被选为“良师益友”

  无论取得怎样的成绩,聂建国始终非常谦虚,“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是他的一贯准则。领完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后,他就迫不及待地回到实验室,开始忙碌的研究工作。他还常常回忆起两位恩师——在郑州工学院的硕士生导师孙国良和博士后合作导师沈聚敏,始终没有忘记是恩师当年的指导和引领,才使自己有机会在组合结构领域取得一些成绩,他也要把这种精神传递给更多学生。

  长成来奏三千牍,桃李春风冠集英。“立一等人格,求一等学识,成一等事业”,聂建国多年以来培养了近百名组合结构专业人才,大批学生成为行业骨干。2003年,他获得清华大学首届教书育人奖,后连续4年被研究生推选为清华大学“良师益友”,并作为历年获此称号次数最多的16位导师之一,2013年入选清华“良师益友”名人堂。2014年,他荣获全国模范教师称号。

  受到他的影响,学生朱力去年毕业时,放弃了几家研究院的高薪邀约,选择了和老师一样的道路:进入高校执教,把老师教书育人的激情延续下去,薪火相传。

  聂建国常说,他为自己在我国选择了土木工程作为毕生追求的事业而庆幸,因为他遇上了千载难逢的好机遇。

■通讯员 曾明彬 周秀平

  在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只要和谁聊起聂建国老师,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组合结构”这四个字。30余年来,聂建国为了我国钢-混凝土组合结构的发展,在学术研究、工程实践以及教书育人的道路上孜孜以求,取得了突出成绩。2013年,他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必威,聂建国常说,他为自己在我国选择了土木工程作为毕生追求的事业而庆幸,因为他遇上了千载难逢的好机遇。

  在学术界同行眼里,聂建国是一位不断创新的开拓者;在工程界的同行眼里,聂建国不但是组合结构研究的坚守者,还是一位满怀责任感的实干家;在他的学生眼里,聂建国更是一位深受爱戴的良师益友。

在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只要和谁聊起聂建国老师,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组合结构”这四个字。30余年来,聂建国为了我国钢-混凝土组合结构的发展,在学术研究、工程实践以及教书育人的道路上孜孜以求,取得了突出成绩。2013年,他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不断创新的开拓者

在学术界同行眼里,聂建国是一位不断创新的开拓者;在工程界的同行眼里,聂建国不但是组合结构研究的坚守者,还是一位满怀责任感的实干家;在他的学生眼里,聂建国更是一位深受爱戴的良师益友。

  “当前我国土木工程建设大发展给结构工程,尤其是组合结构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土木工程应当成为我国最有希望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学科之一。”聂建国坚信,中国目前已经是土木工程大国,在不久的将来,只要我国土木工程领域的科技工作者坚持不懈地努力,必将实现老一辈提出的土木工程强国的目标,而组合结构也必将会在实现我国土木工程强国的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当前我国土木工程建设大发展给结构工程,尤其是组合结构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土木工程应当成为我国最有希望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学科之一。”聂建国坚信,中国目前已经是土木工程大国,在不久的将来,只要我国土木工程领域的科技工作者坚持不懈地努力,必将实现老一辈提出的土木工程强国的目标,而组合结构也必将会在实现我国土木工程强国的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面对如此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聂建国带领着他的团队立志做一等的事业。“作研究有两个方向,一种是追踪国际上的热点,另一种是引领国际上的热点,第一种我们要做,但我们更应追求后一种。”他始终坚持“做一流的项目,做有价值的项目,做引领组合结构前沿的项目。”

面对如此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聂建国带领着他的团队立志做一等的事业。“作研究有两个方向,一种是追踪国际上的热点,另一种是引领国际上的热点,第一种我们要做,但我们更应追求后一种。”他始终坚持“做一流的项目,做有价值的项目,做引领组合结构前沿的项目。”

  正是怀着这样的抱负,聂建国在组合结构的新体系和新技术,组合结构的基本性能、设计理论和计算方法以及既有结构新型加固改造技术等方向取得了一系列成果。研发的叠合板组合桥面系、双向组合梁板结构体系、槽型组合梁、抗拔不抗剪连接综合抗裂技术、钢板—混凝土组合加固技术等都是对传统钢—混凝土组合结构的重要发展。

正是怀着这样的抱负,聂建国在组合结构的新体系和新技术,组合结构的基本性能、设计理论和计算方法以及既有结构新型加固改造技术等方向取得了一系列成果。研发的叠合板组合桥面系、双向组合梁板结构体系、槽型组合梁、抗拔不抗剪连接综合抗裂技术、钢板—混凝土组合加固技术等都是对传统钢—混凝土组合结构的重要发展。

  他的代表性成果之一是关于组合梁滑移效应的研究。1995年他发表了关于该问题的第一篇论文,之后就掀起了关于滑移效应研究的热潮,相关论文目前已被他人引用380余次;关于高强不锈钢绞线—高性能砂浆加固技术的研究论文,连续被评为首届和第二届中国百篇最具影响力国内学术论文奖。此外,据结构工程领域国内著名期刊《土木工程学报》统计,该期刊自1954年创刊至2005年,被引用最多的前8篇论文中,有3篇是聂建国教授的论文;据《工程力学》统计,该期刊自创刊至2008年,聂建国的论文综合引用率最高。

他的代表性成果之一是关于组合梁滑移效应的研究。1995年他发表了关于该问题的第一篇论文,之后就掀起了关于滑移效应研究的热潮,相关论文目前已被他人引用380余次;关于高强不锈钢绞线—高性能砂浆加固技术的研究论文,连续被评为首届和第二届中国百篇最具影响力国内学术论文奖。此外,据结构工程领域国内著名期刊《土木工程学报》统计,该期刊自1954年创刊至2005年,被引用最多的前8篇论文中,有3篇是聂建国教授的论文;据《工程力学》统计,该期刊自创刊至2008年,聂建国的论文综合引用率最高。

组合结构的坚守者

要做大事业,不仅要有眼光,做一流的项目,更要有坚持不懈的毅力。

  要做大事业,不仅要有眼光,做一流的项目,更要有坚持不懈的毅力。

上世纪80年代初,聂建国刚开始研究钢—混凝土组合结构的时候,中国经济实力还很弱,组合结构应用很少,论文也没人引用。但他看准了组合结构的发展潜力,就坚持在组合结构的研究方向上一直走下去,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都不放弃。正是由于他30余年在组合结构这一领域的积累,才有了如今事业上的高度。

  上世纪80年代初,聂建国刚开始研究钢—混凝土组合结构的时候,中国经济实力还很弱,组合结构应用很少,论文也没人引用。但他看准了组合结构的发展潜力,就坚持在组合结构的研究方向上一直走下去,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都不放弃。正是由于他30余年在组合结构这一领域的积累,才有了如今事业上的高度。

在追求事业的道路上,其实最难做到的就是坚持,尤其像聂建国那样30年来无论周围环境发生怎样的变化,都能始终如一地钟情于组合结构的研究,更是难能可贵。

  在追求事业的道路上,其实最难做到的就是坚持,尤其像聂建国那样30年来无论周围环境发生怎样的变化,都能始终如一地钟情于组合结构的研究,更是难能可贵。

1989年2月,聂建国被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派往前南斯拉夫进修。由于他扎实的科研功底和出色的表现,国外导师主动提出后续资助,让他转攻博士学位。获博士学位后,聂建国于1992年3月回国,在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做沈聚敏先生的博士后。

  1989年2月,聂建国被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派往前南斯拉夫进修。由于他扎实的科研功底和出色的表现,国外导师主动提出后续资助,让他转攻博士学位。获博士学位后,聂建国于1992年3月回国,在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做沈聚敏先生的博士后。

在清华做博士后的日子,也正是聂建国事业刚起步的时候,当时国内组合结构的研究和应用都很少,要想取得每一点点进展其实都很艰难。“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没有合作导师对我研究方向的鼓励和支持,没有一些工程界同行对我最初构想的肯定并提供研究资助,也许我早已退出组合结构的研究领域了。”他回忆说。

  在清华做博士后的日子,也正是聂建国事业刚起步的时候,当时国内组合结构的研究和应用都很少,要想取得每一点点进展其实都很艰难。“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没有合作导师对我研究方向的鼓励和支持,没有一些工程界同行对我最初构想的肯定并提供研究资助,也许我早已退出组合结构的研究领域了。”他回忆说。

聂建国至今仍能清晰地记得他在博士后期间完成的第一个工程咨询项目,这个项目当时对他的意义很大,不仅把他的一些构想很好地在实际工程中实现了,更重要的是给他提供了宝贵的研究经费,使他完成了许多拓展性的基础科学研究。而正是这些早期的研究积累,才有了他后来成功申请到的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以及随后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等。

  聂建国至今仍能清晰地记得他在博士后期间完成的第一个工程咨询项目,这个项目当时对他的意义很大,不仅把他的一些构想很好地在实际工程中实现了,更重要的是给他提供了宝贵的研究经费,使他完成了许多拓展性的基础科学研究。而正是这些早期的研究积累,才有了他后来成功申请到的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以及随后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等。

随着聂建国在行业内的影响不断增大,很多工程界的同行都来邀请他主持工程咨询项目,但此时他却婉言谢绝了许多和组合结构无关的项目,并将它们介绍给更适合的同行,而他仍然坚持只做组合结构。

  随着聂建国在行业内的影响不断增大,很多工程界的同行都来邀请他主持工程咨询项目,但此时他却婉言谢绝了许多和组合结构无关的项目,并将它们介绍给更适合的同行,而他仍然坚持只做组合结构。

当组合结构研究不是热点时,他仍能坚持守候;而当组合结构研究成为热点时,他又能不断发展新的方向。

  当组合结构研究不是热点时,他仍能坚持守候;而当组合结构研究成为热点时,他又能不断发展新的方向。

聂建国研究工作的重要特色之一就是紧密结合工程实践,紧密结合我国基本建设的国情,致力于解决大型复杂土木结构工程中的一些关键难题。他的研究灵感多源于实际工程中的现实问题,通过提炼其中的科学难点和技术瓶颈开展深入研究。

满怀责任感的实干家

“作为一名从事土木结构工程专业的科技工作者,首先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不能仅仅局限于书本和理论,更要心系社会。”这是聂建国一直坚守的工作准则,也是他多年来从事结构工程研究和应用的感悟。他常说:“土木工程这个行业关系到国计民生,我们责任重大。看看那些桥梁事故、地震中垮塌的生命线工程,还有那些短命的建筑,如果我们能多些责任感与使命感,把工作做得好些、再好些,也许就能避免或减少许多悲剧和遗憾。”

  聂建国研究工作的重要特色之一就是紧密结合工程实践,紧密结合我国基本建设的国情,致力于解决大型复杂土木结构工程中的一些关键难题。他的研究灵感多源于实际工程中的现实问题,通过提炼其中的科学难点和技术瓶颈开展深入研究。

对于每一项工程,聂建国不仅重视设计的先进性和科学性,而且还十分重视施工的可行性。他认为结构工程的成果最终要通过施工这个环节来具体实现,如果无法施工,纵使有再好的构想也只能是纸上谈兵。因此,他的许多成果都是在充分考虑施工可行性的前提下提出的。

  “作为一名从事土木结构工程专业的科技工作者,首先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不能仅仅局限于书本和理论,更要心系社会。”这是聂建国一直坚守的工作准则,也是他多年来从事结构工程研究和应用的感悟。他常说:“土木工程这个行业关系到国计民生,我们责任重大。看看那些桥梁事故、地震中垮塌的生命线工程,还有那些短命的建筑,如果我们能多些责任感与使命感,把工作做得好些、再好些,也许就能避免或减少许多悲剧和遗憾。”

他的多项成果被《钢结构设计规范》《钢—混凝土组合结构设计规范》《公路钢结构桥梁设计规范》等国家或行业标准所采纳,对促进组合结构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对于每一项工程,聂建国不仅重视设计的先进性和科学性,而且还十分重视施工的可行性。他认为结构工程的成果最终要通过施工这个环节来具体实现,如果无法施工,纵使有再好的构想也只能是纸上谈兵。因此,他的许多成果都是在充分考虑施工可行性的前提下提出的。

作为和聂建国接触最多的研究生,最让他们钦佩的还是聂老师的为人。

  他的多项成果被《钢结构设计规范》《钢—混凝土组合结构设计规范》《公路钢结构桥梁设计规范》等国家或行业标准所采纳,对促进组合结构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无论取得什么成绩,聂老师始终非常谦虚,他经常说自己只是赶上了好机遇,在已有的工作基础上做了一些发展而已。

深受爱戴的良师益友

作为一名教师,聂建国始终把培养学生作为自己的第一要务。虽然平时很忙,但他只要不出差,就坚持在办公室工作到晚上11点实验室锁门,周末和节假日也基本如此,他说这样学生就能随时找他交流。

  作为和聂建国接触最多的研究生,最让他们钦佩的还是聂老师的为人。

聂建国雷打不动地每周参加学生们组织的学术沙龙,保证每周都能和他的学生有充分的交流。他常说,他之所以能取得现在的成绩,主要有一批优秀的学生,有一个团结奋进的团队,组合结构的发展终究要靠一代又一代青年人来传承。

  无论取得什么成绩,聂老师始终非常谦虚,他经常说自己只是赶上了好机遇,在已有的工作基础上做了一些发展而已。

《中国科学报》 (2014-12-12 第11版 学人)

  作为一名教师,聂建国始终把培养学生作为自己的第一要务。虽然平时很忙,但他只要不出差,就坚持在办公室工作到晚上11点实验室锁门,周末和节假日也基本如此,他说这样学生就能随时找他交流。

  聂建国雷打不动地每周参加学生们组织的学术沙龙,保证每周都能和他的学生有充分的交流。他常说,他之所以能取得现在的成绩,主要有一批优秀的学生,有一个团结奋进的团队,组合结构的发展终究要靠一代又一代青年人来传承。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聂建国不但是组合结构研究的坚守者,聂建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