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中国留学生到了美国后,留学问答

2019-11-05 19:47栏目:教育资讯
TAG:

必威 1

必威 2 加入留学圈 征稿启事

必威 3留学生要走出唐人圈

网上流行的一个词汇叫“中国幽灵”,特指那些来自中国或者东亚的留学[微博]生,他们虽然和其他学生一起住在学生公寓,但是总呆在自己的房间,从不社交(除了他们自己的聚会),甚至不向舍友们介绍自己。

据《欧洲时报》英国版微信公众号“英伦圈”消息,对于刚刚来到英国的留学生,是应该被动的融入新环境,还是主动挤进了当地人圈子?看看英国留学生是怎么聊他们和外国人交流的那些事儿。

留学快讯
美国顶尖文理学院如何申 野鸡大学美国最多

刚到英国的莹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异常尴尬的境地,陷入了一个由中国人组成的小圈子,他们只关注自己从前熟悉、了解的事物,似乎缺少一种开放的胸怀,不愿去和外国人交往,尝试了解西方文化的底蕴。留学生要怎样才能跳出“唐人圈”,融入当地文化呢?

笔者不久前在美国认识一个来自北京的学弟,平时除了上课吃饭,有时会跟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出去玩,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租住的房子里上网玩游戏。他自嘲是个典型的宅男,一年下来也没有认识多少新朋友。到了最近,他开始觉得应该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扩充社交圈子,于是开始经常跟不同的朋友一起出去玩,但仍感觉好像交友圈并没有扩大多少。这种困境是一种普遍现象。

留学生南瓜:中国朋友就是我的“舒适圈”

美国土豪们的母校 5月10日国际高中择校展

初到异国“水土不服”

中国留学生也许不擅长参加老外的聚会,但经常参加自己人的聚会。很多中国留学生到了美国后,第一个打听的就是附近有没有华人圈子,然后找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老乡。在海外,同乡会多如牛毛。留学生经常会参加老乡会,或在租住的公寓里做一顿中国菜吃吃喝喝,或者外出搓一顿。还有很多留学生把国粹—麻将都搬到美国来了,聚会时噼里啪啦打几圈。

很多人来到伦敦结识的第一批朋友是在语言班,南瓜也不例外。由于英国语言班的特殊性,班上几乎没有外国同学。对于南瓜来说,在学校能够接触到的外国人只有老师和学校的工作人员。“感觉那个时候在这边和外国人交流的机会,还没有和国内口语外教交流的时间长”南瓜笑着说。

很多中国学生不喜欢融入非华人的社交圈,主要是觉得与西方学生考虑问题的方式不太一样

这种情况全球蔓延,甚至引起英国大学教育界担心,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的副校长怀特(PaulWhite)举例说,来自中国、印度和英国的学生更愿意和来自本国的学生团体“黏在一起”。他指出在大学校园里取缔“同乡会”将成为“社会融合加速器”。

南瓜的社交圈基本都是中国人,但对于和外国人交朋友这件事南瓜似乎也没有那么上心,聊得来的人就多聊几句,聊不来也不勉强。她的身边有两种人,一种是特别不想和外国人交流,另一种是只想和外国人交流。南瓜自己是一个“中立派”,不排斥和外国人聊天,也没觉得和外国人做朋友的人有多厉害。这样中立的态度看起来很“佛系”,但在背后流露出的却是一种消极的交流态度。

留学问答
留学美国:不同阶段的GPA成绩如何选校?

海外学子初到海外,面对新环境,出于安全感与交际低成本等因素的考虑,这些从小就生活在国内的孩子,会在第一时间内寻找“同是天涯沦落人”。因此,中国留学生往往比较喜欢跟中国人待在一起。

只要你能喝酒、嗓门大、会吹牛

来英国之前,南瓜还是很想结交知己一样的外国朋友,可是到了班上发现,全班80个学生,有68个都是中国人,结交一个外国朋友的成本要比中国朋友高太多,至少你要厚着脸皮的不断地去尝试,被拒绝,再次鼓起勇气去尝试。

在美帝校园打工:哪6种工作最受欢迎?

“初到异国他乡,中国留学生的扎堆现象较常见。”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修读硕士学位的Tiger表示,留学生刚到国外,由于共同的生活习惯和交流方便等原因,更愿意待在中国人的圈子中。“我刚到澳大利亚的时候,这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很陌生,加上语言上的障碍,只能依靠中国学生带着我认识这里,所以,慢慢地,我的生活圈就比较固定在中国人的圈子里。”

如何融入当地社会是海外华人永恒的话题,很多人以为语言是最大的障碍,其实不然。其实所谓“进入外国人圈子”,这“进入”二字便有不同的理解。“酒肉朋友”不分肤色、国界,到处都有,可若是想要交一帮推心置腹的国际友人,则是另一回事。

“其实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和在国内读本科的时候没有多大的区别,每天上课三点一线,宿舍,学校,图书馆”,南瓜计划练就一口英音的愿望没有实现,反倒是全国各地的方言学了不少。

必威 4在外国人的聚会中,很少有中国留学生的身影。必威 5东英吉利大学传媒专业教授约翰斯顿

在加拿大留学(微博)的小郭对Tiger的观点表示赞同。他认为,毕竟文化背景不一样,跟外国学生很难有深入的交流。已经在加拿大待了一年的小郭坦言,至今还未能完全适应异国的文化和生活,“水土不服”成了他学习以外最需要解决的难题。

在某些国家,University这个词就是“由你玩四年”的意思,当地学生的主要工作是:爬梯(Party)、喝酒、一夜情。业余生活是:上课、考试、写作业。如果你恰巧是个爬梯狂人,那么恭喜你,你应该不存在交不到外国朋友的难题。

如果不是每天专业课上教授一口浓烈的印度口音,南瓜都快要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了。有些时候,南瓜甚至开始怀疑,花了这么多的钱出国读书,自己的决定,对吗?

无论在英国、美国、还是其他国家,中国留学[微博]很多中国留学生到了美国后,留学问答。生似乎都很难融入“当地人的圈子”。

据Tiger介绍,在外国,留学生对身边的环境很陌生,不知道该如何生活和学习,于是,很多人都会选择结识其他中国留学生,这样能更快地拥有归属感,也能有更多共同话题。“中式圈子”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对于中国人来说,“一夜情”这件事的难度的确是要大那么一些,然而爬梯、喝酒这些活动还是很容易加入的。很多人强调语言问题,事实上语言真的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重要,尤其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你能喝酒、嗓门大、会吹牛,在酒精和鼓点堆砌的夜晚,谁真的在乎你究竟说了些什么呢?

南瓜觉得是口语水平限制了她和外国同学的交流,日常的聊天南瓜还可以hold住,可是一旦和外国同学探讨更深层次的话题,却怎么都张不开口,久而久之这种挫败感也让南瓜逐渐失去了主动和外国同学交流的动力。

以英国为例,无论在课堂上、校园里、或大街上,你经常能看到中国留学生成群结队地聚在一起。只愿和中国人交往,这让出国留学失去了很大一部分意义。

“外国学生玩起来比较疯,不像中国的学生比较能互相体谅。”在加拿大圣玛丽大学读大三的琳琳认为,中国学生在一起也有很多好处,出去旅行或组织社团活动会有很多不谋而合的地方,能做出中国特色来。

话说回来,也完全没有必要为了社交改变自己的性格,变身“夜店达人”。一个中国人,会说他们的语言,会远渡重洋去他们的国度生活,甚至煎、炒、烹、炸样样精通,比起那些连自己的首都都没去过的本地学生,无论是学识、阅历、思维能力,不说甩他们半个地球,至少是不输他们的。你只要勇敢地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将自己对每件事的看法表达出来,哪怕是用磕磕绊绊的语言,他们就会表现出愿意与你交流的兴趣。

对于南瓜来说“中国朋友”就是她在伦敦的舒适圈,固定了她生活的边界,她也就不会主动的去和“外界”交流,“圈”也就成为了她留学生活中围困她的孤岛。

针对中国留学生爱“扎堆”的现象,英国东英吉利大学传媒专业教授约翰斯顿认为,原因有内在和外在两方面。

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读硕士研究生的宇鹏从小在美国长大,他发现在学校中的很多中国学生,不愿意参与非华人组织的活动,不喜欢融入非华人的社交圈,主要是觉得与西方学生考虑问题的方式不太一样。他认为,对于在美国读书的中国学生来说,如何学会与异国同学沟通成了最大的挑战之一。

当然,最基本的,自然是遵守对方社会的行为准则,尊重并理解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的生活和思维习惯。

留学生树皮:已经和外国同学们打成一片

从内在原因来说,中国留学生对自身英语能力的不自信导致他们不敢和其他国家的同学交流,所以在课堂上会本能地选择和中国人坐在一起,或一起讨论。

我的笑话老外听不懂

出国门之前就应该明确一点,选择自己真正喜欢的,而不是中国人大[微博]量聚集的专业。尤其是研究生阶段,探讨学业是交到志趣相投的朋友的一个非常好的途径。假设每个人都真正喜欢他们所学的专业,那么专业本身就是“志同道合”的契合点。

树皮在国外已经生活了两年多,加入了各种学生社团,平时的朋友圈大多都也是外国人,在ins上也经常能够看到她晒出参加不同party的动态。

从外在原因来说,课程和专业设置也导致了这种‘扎堆’现象。尤其在受中国人欢迎的专业,如传媒、商科、汽车工程等,80~90%的学生都是中国人,这本身就使得中国留学生很少有机会和其他国家的学生进行交流。

留学生大都是独生子女,习惯以自我为中心,在与人交流时不知道如何摆正自己的心态,无形中阻碍了交流

另外,在欧美上学时经常有一些小组作业之类的团队合作项目,而本地的孩子们由于基础教育不扎实,或者前一天晚上喝多了,往往在这个时候表现得不够出色,作为小组或者团队中仅有的中国人,这时候就是发挥咱们中国孩子“学霸”本色,力挽狂澜的好时机。这样一来,你们就会有更多的机会进行学术上的探讨,进而发掘更多共同感兴趣的话题。

就像所有冒险的故事一样,开始永远不是一帆风顺的,树皮也遇到了她在伦敦生活的第一个困难。

而在不少中国留学生看来,与当地人交朋友是件很困难的事。中国学生Karen这样告诉《青年参考》特约记者:“在英国,我们和外国人的生活习惯有差异,起初我也尝试和他们交往,但因为观念和习惯不同,很难再进一步,最后还是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与中国学生相处上。”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中国留学生宁愿在国外天天讲中文,也不情愿“把自己开放给当地文化”?

比起参加各种社交活动,打工更容易交到朋友。如果说,读书的时候可以选择与中国同学抱堆一起完成课业,参加活动的时候可以和中国人扎堆聊天,那么打工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要接触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为了完成工作,你不得不和他们交流。工作时,大家都是一起被剥削的苦逼娃,正所谓同甘共苦患难见真情,那么下了班一起喝个酒,顺理成章。

必威,在第一次社团活动时,大家围坐在一起,所有人都以极快的语速用英语交谈,没有人理会她,没有人顾虑她的感受,她就只能坐在一旁看着大家说说笑笑,耐心等待结束的那一刻。“感觉那时的每分每秒都是折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虽然树皮以极轻松地语气来讲述这一切,但是圈哥却能感受到这故事背后的心酸。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困难,还是有一些在英国成功建立自己外国朋友圈的案例。这些成功融入到英国社交圈的中国留学生,就如何避免“扎堆”现象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去了美国不像在国内上大学,独来独往也不成问题,到了这样一个语言不太通的国度,总觉得‘群居’会好很多。”小莹表示,即便自己在美国待了将近一年,但跟外国人沟通起来还是困难重重。“我觉得根源在语言,你很难和一个外国人开玩笑,结果往往是你笑了,对方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在多伦多大学读数学专业的小郭认为,融入当地文化的最大障碍是语言,“不是简单的语法词汇,而是很难真正掌握当地的语言风俗。”

当然,并不是无论打什么工都有利于社交,例如收银台这种一个人闷头干活的工作,就是独来独往的场面,相比之下工厂里或者工地上认识人的机会就多得多。

真正帮树皮打开和外国人交流大门——是Mata,Mata是树皮的同班同学,在seminar上,树皮的观点经常可以和Mata不谋而合,这让树皮对这个英国姑娘产生了一种天然的亲切感。

主动的态度是第一步

在广州某高中负责英语教学的杨老师表示,国内的英语教学主要集中在词汇、语法和阅读的训练上,而忽视了日常口语的表达,同时忽略了对学生人际交流技巧的教育和培养,这不利于留学生适应海外生活。

另外,作为留学生,可以通过朋友之间互相介绍或参加学校社团活动等方法来认识外国朋友。或者,可以在学校的论坛上发帖子,寻找对中国文化或汉语感兴趣的外国朋友来解决这个问题。

久而久之树皮和Mata有了更深的了解,树皮和Mata的话题也逐渐丰富了起来,从功课转移到了生活、旅行,和各自国家的文化。“我们一起相约去找实习,奔波于不同招聘会上的各个展位,她教我如何经营自己的Linkedin,我教她面试的技巧和方法”,慢慢的树皮开始主动的和其他外国同学交流,打成一片。

有些中国留学生反映,有时并不是自己想要去“扎堆”,而是抹不开面子,不好意思拒绝其他中国学生的邀请。

在英国就读金融专业的Ken认为,相对中国人来说,外国人表达方式更直接。“中国人的交流很注意用语用词,但外国人却并不会在乎,想说什么说什么,他们不会因为复杂的人际关系而说话时有所保留。”Ken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在很多留学生都是独生子女,习惯以自我为中心,在与人交流时不知道如何摆正自己的心态,无形中阻碍了交流。

走出固有的圈子,迈出与外国朋友交流的第一步,在文化碰撞过程中,既提高了自己的语言能力,也融入了所在国的文化。

树皮认为,只有不停强迫自己说英语,用英语的思维去思考问题,你才会得到提高;不停地去尝试新事物,跟不同的人聊天,才会拓展你的视野,了解不同的文化。“如果来英国却只跟中国人在一起,那跟在中国有什么区别?”

Emily就曾面临这样的选择:“一次,外国朋友和中国朋友同时约我出去吃饭。当我向两个人分别表达了这一情况,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吃饭时,外国朋友爽快地答应了,但中国朋友却说改天再约。”

虽然融入当地生活并非易事,但不可否认的是,当留学生的人际交往网络拓展开来,就会有更多的机会与外国人交流,这对留学生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从实用角度讲,国外朋友可以帮我校正英语口语的发音;从文化角度讲,我可以更深入地了解他们的文化习俗;以后要是工作上有机会跟他们打交道,也会方便很多。”琳琳认为,成功的留学者应该是想方设法参加各种社交活动。

有留学生认为,中国学生走出自己的圈子同时也是自我成长的过程,并认为留学生出国后会在心态方面经历三个阶段,包括探索期、迷茫期和平衡期。第一个阶段很新鲜,很兴奋,但之后就进入一个迷茫期,意识到不同的价值观、世界观体系的存在,并与原有的体系发生了冲突,在此过程中,很多留学生将自己局限于中国人的圈子。

树皮觉得一定要勇敢的表达自己的想法,语言能力可以在日常的交流中锻炼,但是一颗想要主动了解他人,真诚对待他人的心才是打开交流大门的钥匙,语言不是最重要的,人才是。

对Emily来说,与外国人交朋友并不难,她身边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朋友。初来英国念本科时,她也为交友这件事情而感到烦恼,因为周围都是外国人。

去YouTube了解新鲜话题

迷茫期是最痛苦的,而走不出自己圈子的中国留学生,就不太能接受西方的观念,从而又导致恶性循环。

“介绍中华文化给外国朋友是一个很好的起点”树皮说,其实有很多外国人对亚洲文化有着很强的好奇心。在很多场合,树皮都会和外国朋友讨论亚洲文化,从日本动漫聊到,中国方言的区别。

2010年,年仅18岁的她第一次只身来到国外,生活中的困难令她不得不向外国同学求助。在与他们的交往过程中,她感觉一切并没当初想象得那么难。

寄宿家庭住宿、参加社工活动,可与当地居民打成一片,借此了解当地生活和文化

需要指出的是,不是所有的留学生都能走出迷茫期,而这将对其造成很不好的影响。成功走出迷茫期并进入平衡期的留学生基本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能很好地协调自己和他者文化中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不要为了融入他们而失去自己,他们不会因为你隐瞒自己的文化而更喜欢你,反而会因为你坚守的文化更喜欢你。保留自己的文化,反而会交到更多的外国朋友”。圈哥认为“和而不同,群而不党”才是融入新群体的正确方式。

她回忆道:“当时周围都是外国人。我有不懂的问题,只能向他们请教。他们都尽心尽力地帮助我,这让我很感动。慢慢地,我们就变成无话不说的朋友。”根据自己的经验,Emily得出结论,主动和外国人交流是融入他们圈子的第一步。

由于文化差异,留学生往往更倾向于依靠“唐人圈”来帮助自己适应国外生活,这似乎无可厚非,但是长期下来,就会“从依靠变为依赖”。琳琳告诉记者,她身边很多中国学生都不愿意接触外国学生,一下课就往中国学生组织的社团跑。

一组数据揭秘“中国幽灵”

每个人来到陌生环境都会感到不安,迷茫,但是千万不要让自己持续沉浸在这种状态中,迅速整理好心情,勇于迈出改变的一步。

英国东英吉利大学传媒专业的约翰斯顿教授也认为,态度是决定中国留学生能否打破“扎堆”局面的关键。“很多中国学生并非不想融入英国社会,而是他们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人感到疏离。”约翰斯顿说。

“黑糖姜茶”刚到英国读书的时候,担心自己语言不通,常常跟中国学生待在一起,但一个学期下来,“我发现,要是觉得语言不通还真不能总和讲中文的混一起,因为会产生依赖。”后来,“黑糖姜茶”尝试参加一些外国学生较多的社团,外国朋友的圈子一下子就拓展开来了,“多认识一些人,慢慢地就能跟他们混熟。”对此,琥珀教育留学顾问表示赞同,成年的学生可以参加由学校提供的社工活动,这些活动可以深入社区,为当地居民服务、与当地居民打成一片,中国留学生可借此机会了解当地人的生活和文化。

“小圈子”现象,不仅出现在中国留学生中,同样也出现在华人群体中,使他们无法更好地融入当地的主流社会。因此,在当地人眼中,海外华人是一个隐蔽的群体。例如,近来网上流行的一个词汇叫“中国幽灵”,特指那些来自中国或者东亚的留学生,他们虽然和其他学生一起住在学生公寓,但是总呆在自己的房间,从不社交(除了他们自己的聚会),甚至不向舍友们介绍自己。

试着去改变一下,加入英国的这个“新群”,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世界。

在他看来,一些中国学生虽和外国学生同住学校宿舍,却总待在自己的房间,并不与外国室友交流沟通,甚至不向室友介绍自己。这种封闭的态度导致了中国留学生单一的社交圈。

琳琳留学不到三年,跟很多外国人成了朋友。在她看来,中国学生要融入外国圈子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外国人很少非常主动地找你玩,但是你要是觉得跟外国朋友投缘,自己主动约他们就好了。”琳琳表示,国外年轻人更开放,只要中国学生愿意,很快就能融入他们的圈子。“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积极参加社交活动,勇敢地与人交流。面对需要处理的问题或一些好的机会,应该学会大胆地表现自己。”琳琳经常会去YouTube等网站了解外国人比较关心的话题,“聊起天来就不怕没话题了”。

根据一项调查显示,就校园里的社会生活而言,80%的调查对象称他们的朋友多为与其拥有类似背景的大陆学生;只有四分之一的调查对象称自己结交当地的学生;同样只有四分之一的调查对象结交来自不同背景的华人留学生,比如来自香港、台湾地区的学生以及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华人学生;相比之下,有38%的受访者结交了来自其他国家的国际学生。

因此,他建议,来英国留学的学生最好主动与外国同学打交道,住在宿舍的学生,友好地向外国室友打个招呼,介绍自己;其他人也可利用课上时间,主动与外国同学交流讨论。

小郭建议,留学生可通过学校的国际交流中心举办的各种活动,认识一些来自其他国家的学生;也可以充分利用课堂时间,与同专业或者同系其他国家的留学生进行交流,从而使自己的人际交往变得多元化。很多国家是允许留学生打工的,留学生在打工期间,可以接触到很多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有利于更好地融入当地文化。寄宿家庭也不失为融入当地的一条捷径。来自广州的小陈,在英国东英吉利大学读学前语言课程期间,主动申请到当地的寄宿家庭住宿。很幸运的是,她被学校随机分配到一家意大利餐厅经理欧文先生家里。欧文先生能烧一手好意大利菜,小陈不仅每天都能尝到美味佳肴,还能透过和欧文一家的交流快速融入当地生活。

在校园外的社会生活方面,64%的受访者称他们在当地的社区有朋友,或者与社区里的居民有接触,其中也包括各种华人社区。有36%的调查对象指出其交友对象是来自大陆、与他们有相同背景的中国移民[微博],26%的调查对象有来自其他种族的朋友(白人或其他种族)。只有18%的调查对象和来自不同背景的当地华人交朋友,比如已经在诺丁汉定居的广东人。

更多关注当地社会文化

分享到:

还有一种情况是中国留学生被“圈子化”。据英国《华闻周刊》报道,一些排名靠前高校的热门院系中,中国留学生“扎堆”的现象尤为普遍。根据英国高等教育数据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2010年,中国内地在英留学生超过60000人,比前一年涨幅达20%。这也达到了历史最高点。当时有预测称,2011年中国留学生人数还将增加。现在,中国已经成为英国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国。

很多中国学生在与外国人交往过程中会发现,不知道要和对方聊什么,或者对方所聊的话题,他们并不熟悉;但和其他中国人却有聊不完的话题,这也造成了中国留学生的“扎堆”现象。

《留学》记者通过调查采访了解到,在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ofGlasgow)的金融与银行(FinancialandBanking)专业中,中国留学生所占比例高达80%至90%;而威斯敏斯特大学[微博](UniversityofWestminster)的国际传媒(GlobalMedia)专业,中国学生超过了50%;就读伦敦艺术大学[微博](UniversityoftheArtsLondon)时尚营销专业(FashionMarketing)的中国学生同样也超过了1/10,是人数最多的外国留学生群体。

当然,这与文化背景不同有直接关系。因此,关注英国本土文化,是中国留学生的必修课之一。来自北京的Grace在这方面有切身体会。她认为,要和外国同学交朋友就必须先了解他们的文化及生活方式。

此外,在国王学院(King’sCollege)读预科的学生中,中国留学生占到了1/5,在安博赛思(EmbassyCES)语言学校的某中级英语教学班中,中国学生也占到了将近50%。

“在很多中国留学生印象中,想融入外国人的社交圈,就必须去参加各种party,喝酒、跳舞。”Grace说,酒吧确实是交朋友的好地方,但并非融入外国圈子的惟一途径。

就读于国王学院预科的声声同学,刚到英国4天,按说应该是忙着适应环境,多多练习英语口语的时候,可她却表示“这几天说的中文比英文还多”。来自成都的政政就读于威斯敏斯特大学,为了尽快适应留学生活,她提早一个多月来学校就读Pre-sessional的课程。可除了课堂上用到英语,下了课说的全是中文。“上课的时候乌泱泱一片全是黑头发的中国人。”

英国大学的校园生活十分丰富,学校会组织音乐节、电影节、啤酒节和各种艺术展览。Grace经常参与其中,和外国同学一起参加音乐节,去跳蚤市场等。

来自格拉斯哥大学的Alice说,班上的中国同学太多,每次专业课小组讨论时,几乎可以直接用中文交流。甚至有时候,老外还会“受到歧视”,“经常我们在说中文的时候,旁边几个老外听半天听不懂,只能很郁闷地走开”。不仅在学习中,在生活上这种情况更为严重。同样来自威斯敏斯特大学的柯罗表示,尽管预料到学校会有很多中国人,“但没想到几乎整个寝室都是中国人,现在基本都是讲中文了。”

但她最推荐的还是观看英国当地的电视节目。“看电视不仅丰富了课余活动,提高了英语能力,还为和外国同学聊天增加了很多谈资。比如,当其他外国同学提到BBC节目主持人Jeremy Clarkson时,我不再傻傻地不知其所言了。”

海外报道中的“融而不入”

除此之外,一些已融入外国圈子的中国留学生也指出,打工是了解当地社会文化的方法之一。

据英国《英中时报》报道,与英国各种华人弱势群体相比,留学生凭借语言、文化等优势被认为可以更好地与英国主流社会沟通,但种种迹象表明,许多留学生在英国一直呈现“融而不入”的状态。

中国学生Joan在到英国后就通过网上申请进入了当地的星巴克当小时工。“在这里,我不可避免地要和同事、顾客有频繁交流,自然而然地就有机会和他们成为朋友。”

所谓“融而不入”,是指中国留学生虽然和英国当地人之间基本可以相安无事地和平共处,但真正能融入和参与到英国人生活的却为数不多。与其他海外学生相比,中国留学生更爱扎堆,他们选择结识其他中国留学生,这样使他们更快地拥有归属感,也能有更多共同话题。“中式圈子”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虽然“中式圈子”给许多留学生带来了心灵慰藉,但也有可能成为他们学业和社交的“绊脚石”。许多留学生语言多年来毫无长进,从而耽误学业,并束缚了他们融入当地人圈子。

然而Joan强调,并非所有打工机会都对融入外国人生活圈有帮助。比如中餐外卖就没什么机会与外国人接触。当然,这也并非绝对。中国学生Sabrina在打中餐外卖的工时,就和英国送餐司机Colin成为了好友。

虽然各国对留学生的语言要求逐年提高,中国学生的语言问题依然是他们融入当地生活的一大障碍。“中国式圈子”甚至“中国班”现象削弱了留学生和外国人的交流,很多留学生除了在课堂上使用外语,其余时间几乎完全处在中文环境中,导致语言水平难以提高。

自信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英中时报》指出,中国学生的勤奋是有目共睹的,但在受访的一些中国学生看来,学习似乎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看各种书。很多中国学生在图书馆一泡就是一整天。相比之下,英国学生更愿意该学习的时间学习,该放松的时间放松。他们的兴趣显得更广泛,普通的比如电影文艺、娱乐聚会、体育运动等,还有许多中国学生想象不到的领域。他们愿意和舍得花时间让自己沉迷于与学业和工作“无关”的“兴趣”,这样交到朋友、增加谈资的机会大大增加。留学生小张就经常积极参加同学聚会。他说,其实这和中国一样,在一起经常吃饭喝酒能增进联络,互通友情,时间长了,也就形成了固定的朋友圈。中国留学生也有必要在学习和娱乐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好的平衡点。

很多外国学生表示,中国学生不愿和他们交流自己的想法。来自美国的Becky告诉《青年参考》:“有时,我想和中国学生交朋友,但他们看起来并不愿与我多说。”

据美国《侨报》报道,法拉盛街头守望互助队队长朱立创表示,在纽约,很多小留学生都是“90后”,在中国父母的眼中他们是小公主和小皇帝。来到美国后,很多小留学生缺乏独立自主的生活能力,反而被美国当地的各种物质诱惑吸引,迷失方向。

Becky说,她在公用厨房碰到中国室友时,她们似乎当Becky不存在,没有打招呼,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这让Becky感到无所适从。

小留学生孟阳回忆说,在美国这两年多,他还是时时刻刻和中国的朋友保持联系,每天晚上睡觉前和早上起来时,固定的工作是“刷屏”,看看中国朋友的微博和微信,留言评论,有的时候感觉自己还是生活在中国。孟阳还说,自己住的寄宿家庭只是提供每天的食物和住所,很少干涉他做什么,也很少交流。

但在和中国朋友Cassie交往时,Becky似乎没有这方面的烦恼。Cassie有一群很要好的外国朋友。“和外国人交朋友就像和中国人交朋友一样,有时是自己想太多,怕对方不想和自己交流,或是不知如何开口。”

另外,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小留学生还要面对同学偶尔发泄的仇外心理。美国《侨报》报道,在波大求学的中国留学生张颖早在上中学时,就来马萨诸塞州一所私立学校学习。她还记得她的室友一开始就公开宣布“讨厌中国人”。这位同学打电话到深夜,根本不顾忌她的行为已经打扰到张颖睡觉。经过一段专门学习英语的时间,张颖度过了“张嘴难”的阶段,最后与这位白人同学大[微博]干一仗后,这位同学才放弃欺负张颖,最后还成为张颖的好朋友。

她认为,中国学生普遍比较害羞,不敢先向对方抛出橄榄枝。实际上,外国人很乐于交友,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英语不好。“语言并不是问题,外国人不在乎这一点。”Cassie以过来人的身份表示,与外国人交流的重点是要自信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张颖表示,学生的个性决定其是否能够适应美国教育。“我只能说,这里一半的中国学生享受这种生活。”据她估计,另一半悲观失望的中国学生只能在毕业后返回中国。“这些学生感到绝望。他们确实需要希望,需要感受到欢迎,需要能够说话的人。”

另一位成功融入外国圈子的中国学生Vicky也有相同看法:“外国朋友并不在意我的英文水平,能表达自己基本的想法就可以了,他们很聪明,可以理解你想说什么。”

留学生与三种“朋友圈”

约翰斯顿教授对此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在小组讨论时,中国学生相对沉默,不自信。对一个问题,他们往往先产生抵触情绪。比如,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探讨这个问题的意义是什么?而不是从思考问题本身出发。”

Bochner提出了为留学生提供社会支持的友情网络的功能模式的观点。他指出,留学生的朋友圈由里向外划为三个圈,分别是本国同胞组成的提供情感支持的单一文化圈,提供职业或学业帮助的东道国学生或工作人员组成的双文化圈,一起休闲和娱乐的周围其他留学生组成的多元文化圈。三种“朋友圈”在留学生适应过程中各自发挥着不同作用。

他认为,中国学生很有“内涵”,只是纠结于要不要表达或如何表达。这与突破圈子需要的精神是相同的,“中国学生要学会更自信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这比如何用华丽的语言去修饰自己的想法更为重要”。

大量的社会心理学研究表明,人们偏好与自己相似的人相处。社会学家认为,个人更可能倾向于和他们认为是与自己有共同特性的人相处和共事。这些共性包括价值观、宗教、群体从属、技能、品质、年龄、语言、职业、社会阶层、国籍、民族、居住地区等等方面。

换句话说,大多数留学生喜欢和自己国家的人交往,对那些和自己不同的人,人们可能会有一种本能的排斥。TriceandElliott发现,在美国的日本留学生和本国人在一起的学习时间占到全部时间的88%,而和本国人在一起的时间占全部社交时间的82%。最早也是援引最多的一项经典研究是Klineberg和Hull's对11个国家的2500名留学生的调查。无论是在日本、法国还是加拿大,留学生们的主要社交圈多是本国人。有57%的留学生说他们最好的朋友是本国人或者是另一个国家的留学生。

所以这种本国人组成的小圈子,在留学生中非常普遍。社会支持常常被认为是个人处理紧张事件的一种潜在资源。如果个人在文化适应过程只与单一文化圈中的人交往,那么他会有一些非常危险的沉闷期,妨碍跨文化适应的进程。一个满腹牢骚的留学生会得到有着同样的消极情绪的同胞的安慰。这种消极情感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终阻碍了留学生的进一步的适应。

即使留学生并没有对东道国产生消极感情,但是与本国朋友过分紧密的联系会阻止语言的发展。因为语言的发展与东道国成员接触的数量密切相关。不与东道国的学生交往,第二语言的获得会比较缓慢,文化适应期也会拖延。

双文化圈的朋友,由东道国中某些发挥特定功能的人组成,例如中国大学中的对外汉语教师、同学、语言交流伙伴、留学生顾问,或者工作人员等。他们提供语言帮助和学业帮助,使留学生达到职业目标或者学术目标,因此起到“工具”作用。

研究者发现,留学生还通过这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一些活动。通过与东道国学生的交往,他们也会学习东道国的社会规范、习俗和价值观。此外,留学生参与校内校外的活动也能促进他们的社会支持网络的发展和交际能力。

多元文化圈,由一起娱乐或者休闲的朋友组成,也就是“平时在一起喝喝啤酒的人”。这个社交圈比较广泛、松散,多由住得较近的其他留学生组成。“都在同一个班上课,有同样的老师,可能面临同样的或相似的问题”。但是因为他们都是短期培训班的同学,流动性较大。所以,难以发展为“同窗友情”。

研究者了解到,单一文化圈中的朋友,来自同胞或同乡,也就是“心里最近的朋友”,为留学生提供情感上的支持和安慰作用。对那些“独在异乡为异客”的留学生来讲,本国同胞是他们获得情感、交流信息以及和本国文化保持联系的源泉。古迪昆斯特的“减少不确定性”理论能够解释他们对这种交往的需求原因。那些来自本国同胞不确定因素较少的人,更能给他们支持,而和那些与他们有着同样压力体会的人分享这些体验,也有助于减缓适应期的压力。

解析圈层突围的阻碍因素

中西文化差异较大,融入西方社会有一定的困难。外国人相对中国人来说,表达方式更直接。一般来讲,中国人之间的交流很注意用语用词,但外国人一般会畅所欲言,不会因为复杂的人际关系而瞻前顾后,说话时有所保留。所以导致有一部分留学生,除了上课就是“宅”在寓所里上网、玩游戏,与外界接触很少。在这种状态下,可能出现精神抑郁和社交恐惧,甚至造成更严重的心理疾病。

从英语说,中国人喜欢嘲笑日本人英语差,殊不知,在海外留学英语最差的留学生就是我们自己。在海外留学的日本留学生大多英语流利,而且英文基础很扎实。

语言是很多中国留学生向外来文化封闭自己的原因。很多留学生初到国外时,会担心语言表达不正确而把自己憋在宿舍里,每天沉溺于网络,热衷于与国内的朋友联系以消除孤独,从而浪费了跟外界学习语言以及快速提高外语水平的好机会。

1、发音

这不一定是英语词汇量或者语法表达的问题,很多时候是你很会写很会听很会读,但是说不好,或者更常见的发音不行,这个很要命,大家从国内学习英语时习惯了不看音标背单词,好多单词很熟但是发音各种错,导致很简单的单词、句子对方也不知道你在表达什么,这样来往几次大家就有意识避免不必要的语言接触了。

2、口音

说这个口音,其实各个国家的人也都有口音,但是他们基本能互相听懂,我们的口音他们听起来就困难,我觉得可能跟他们之间彼此来往多有关,他们的各类交流项目非常多,很多人从中学可能就有国外交流经历,听得多了也就熟悉了就懂了,教育水平又比我们高,经济社会英文通用程度也高,这都是语言优势的基础。

3、交流成本和回报

欧美之间差异是很大的,但跟中国这个东方文明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中国留学生总是很多,大家即使不大量接触其他圈子也会有自己的小圈子,这样出圈的动力也就不足,反正大家有三五好友了也就不那么迫切去接触不必要的外部世界了。

中国人内部,交流成本低,因为大家有很多共同点,交往门槛就低,跟外国人或者当地人交流门槛很高,但是迈过去了可能就是另一个世界,所以从经济的角度考虑,选择门槛最低的方式也是最低成本的方式。这种恶循环跟语言造成的怪圈是一个道理。

4、业余活动

确实是一个大问题。大家喜欢的活动不一样,一起出去玩也就没有共同话题。而且留学目的国的文化,一般是西方文化,或者说当地文化相对于我们往往是强势的,这样一来,为了融入当地社会或者社交圈子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认知成本,是我们去迁就他们,因为我们是弱势方,所以上了游戏桌需要我们先学习他们的规则,这从某种意义看是一种“不公平的竞赛”,当然了没人强迫你参赛。

有些东西是无法改变的,比如你的肤色和种族、文化基因,但我们不能因此放弃跨文化的接触和交流。比如,适当时候要经常出去走走。走在街道上,看看各色建筑和商店,这也是对所在地文化的一种了解。同时,商店的招牌、菜单等都是方便的学习工具。同样,买东西时,不了解地道说法的时候,可以在别人买的时候在旁边看着,然后对对话进行模仿。了解当地人的说话习惯,从细节处改进,不久,就会有本质上的提高。

只有增加对所在地文化的了解,只有增加自己对语言的自信,才有可能更愿意跟外国人交朋友。当生活渐入正轨时,每个人就应该尝试着走出固有的圈子,多交外国朋友。通过与外国朋友的见面聊天、一起游玩等,也会反过来增加对这个国家的了解和提高口语表达能力。

留学巡视

在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ofGlasgow)的金融与银行(FinancialandBanking)专业中,中国留学生所占比例高达80%至90%;而威斯敏斯特大学(UniversityofWestminster)的国际传媒(GlobalMedia)专业,中国学生超过了50%;就读伦敦艺术大学(UniversityoftheArtsLondon)时尚营销专业(FashionMarketing)的中国学生同样也超过了1/10,是人数最多的外国留学生群体。

拎客

01.海外留学生组织是留学人员进行自我管理、自我帮助、增进联系和友谊的学生组织。

02.在美国大学,中国留学生自己的组织或叫“学生联谊会”,或叫“俱乐部”。

03.法国最大的留学生组织是“全法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成立于1986年底。

04.全英学者学生联谊会是由70多个地方学联组成的,宗旨是维护当地中国学生学者的利益。

(原标题:留学生的朋友圈都是中国老乡?“中国幽灵”突破圈子:一半人能成功)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很多中国留学生到了美国后,留学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