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

2019-11-06 14:15栏目:教育资讯
TAG:

图片 1

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在网络引发超过10万次点击。文章中,一名在西雅图留学的中国女学生自述,因为好奇,在国外吸食笑气,导致生活及身体机能全面紊乱,最终不得不放弃学业,坐着轮椅回国的经历。

图片 2

对于普通人来说,冰毒、海洛因、大麻似乎距离自己很远,但是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毒品已经化身为各种形式,藏匿在寻常生活中。连安眠药、镇静剂、止咳糖浆,都可以摇身一变成为蚕食人生命的毒物。

“笑气”,化学名称为一氧化二氮,位列危险化学品名录。但这种危险的气体,却以另一种方式,在年轻人间悄然流行,同时,不可逆的伤害如影随形。

在留学生圈子里,有一项“打气球”、“吹气球”的活动特别流行,当然这不是像小朋友一样拿着气球到处玩,而是指吸“笑气”。

各种新型毒品的泛滥,受危害最大的群体是青少年。心智尚未成熟,缺乏判断能力的他们,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就落进了毒品的圈套无法脱身。

昨日,文章主人公,女孩林娜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讲述了自己吸食笑气半年多来的变化。目前,她仍在北京的医院接受治疗,不能独立行走。对她来说,危害不仅存在于身体,更多的打击来自精神。“很可怕。出国读书约10年,我一直都很有克制力,但吸了这个,毅力全被摧毁了。”

图片 3

在中国被列为第三代毒品的“笑气(Laughing Gas)”,正在澳大利亚大肆蔓延,将罪恶的魔爪伸进青少年群体中。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有些“笑气”供应商还提供了30分钟免运费送货上门服务。

讲述

因为笑气不像其他毒品那样难找,玩这种东西的人还挺多。

网上下单买笑气,30分钟货到付款还包邮

第一次吸是出于好奇

去年就有个报道说的是留学生吸笑气的事。

最近,澳大利亚青少年学生圈似乎秘密地刮起了一阵“笑气”风:在考试季期间,一些学生通过吸食笑气来“减压”;而到了毕业季,一些毕业生则通过吸笑气来“找刺激”或是“寻乐子”。

回忆起半年多来吸食“笑气”的经历,女孩林娜重复说道,“很可怕”。林娜自述,因为吸食过量笑气,她一度出现双腿“站不起来”和失禁的情况,为此,她中断留学,提前回国接受治疗。

林娜没喝过酒也没抽过烟,但就是对这种新奇的东西产生了好奇心,于是她去烟店买了盒笑气弹。

澳媒《珀斯周末时报》派了个记者假装学生从网上买笑气,结果让人惊呆了:笑气跟订外卖差不多。

北青报记者此前报道,日常生活中,“笑气”常被用来制作DIY蛋糕裱花、花式咖啡和分子美食。同时,在网上售卖的各类笑气气弹的包装盒上,明确标明它是淡奶油发泡的食品加工助剂,“不可直接食用”。

“第一次吸,我就用光了四五盒,每盒里面有24支。吸完之后,就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

记者先是伪装成一位普通的大学生,用Jane这个化名在网上订购了100个笑气弹,对于大批量的订购,该网站并没有实任何身份信息或者使用意图,一个笑气弹竟然只要1澳元。刚下单还不到半个小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叫她去停车场去拿“货”。

但是,在一些年轻群体中,大家心照不宣,使用笑气来制作“嗨气球”。

这之后,她就彻底沦陷了。

送东西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快递小哥,小哥把订单拿出来后,叫Jane签了字,然后收了费就走。

制作步骤简单,材料易得。吸食后短暂的快感,让不少年轻人为之痴迷,甚至有人将它视为聚会时“调动气氛”的物品。

图片 4

Jane问:“我该给你多少运费?”

北青报记者此前调查发现,在国内,线上销售笑气弹、教授制作“嗨气球”的商家,比比皆是。而林娜则告诉北青报记者,在美国西雅图,笑气弹的销售更加普遍,“在留学生群体里很流行”,而售卖的方式也更加直接,“一般烟店都有卖,很多人成箱成箱地买”。

在林娜的公寓附近,一箱笑气卖180美元(人民币约1220元),她一箱一箱地买,一个月就花掉了十几万。

“我们包邮。”小哥说。

和很多人一样,林娜第一次吸食笑气,是出于好奇。“我感觉我认识的留学生里,有一半人吸过笑气。我们管这叫做‘打气球’,当时很多人告诉我,说‘打气球’会让人比较舒服,还说它比抽烟喝酒的危害还要小。”

她每天的状态就是嗨够了就去睡,睡醒了继续吸,成天晕乎乎的。

啥? Jane简直惊呆了:原来买笑气不仅比订个披萨还方便,而且还要便宜地多。甚至卖笑气的人一点都不担心惹来麻烦,竟然光明正大地把送货外包给专业的快递公司了,丝毫不怕快递公司知道自己卖的是什么,简直是嚣张至极!

随后,林娜在自己住的公寓附近,买了四五盒笑气弹、奶油枪和一些气球。“第一次吸,我就用光了四五盒,每盒里面有24支,差不多有100多支。吸完之后,就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这是林娜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感,在此之后,“打气球”变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图片 5

中国留学生亦深受笑气毒害

细节

但没过几天她就有了不良反应,前胸和肚子上长满了小红点,手脚发麻不受控制,连桌上的水杯都拿不起来。

一年前,一名在美国西雅图留学的中国女学生林娜自述: 因为好奇,在国外吸食笑气,导致生活及身体机能全面紊乱,最终不得不放弃学业,坐着轮椅回国。

曾一个月“打气球”花掉十几万

精神状态很差,也会陷入幻觉,成天都在胡思乱想,总觉得自己随时会死去。

和很多人一样,林娜第一次吸食笑气,是出于好奇。“我感觉我认识的留学生里,有一半人吸过笑气。我们管这叫做‘打气球’,当时很多人告诉我,说‘打气球’会让人比较舒服,还说它比抽烟喝酒的危害还要小。”

林娜描述,自己是一个“很不容易放松的人”,在国外求学,自己照顾自己,也让她时时处于比较紧绷的状态。“打气球”似乎给林娜提供了一种解脱的方式,但危险,接踵而至。

图片 6

随后,林娜在自己住的公寓附近,买了四五盒笑气弹、奶油枪和一些球。“第一次吸,我就用光了四五盒,差不多有100多支。吸完之后,就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这是林娜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感,在此之后,“打气球”变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林娜回忆,“打气球”的第一个月,她没有像很多人描述的那样,出现幻觉,她只是感觉,睡觉开始变得有点困难。“心脏不舒服,会一直嘀嘀嘀嘀的,跳得很快的那种感觉。”

几天后,她的身体情况更严重了。

林娜回忆,公寓附近的烟店,一箱笑气弹卖18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20元),“多的时候,一天能花掉七八千元‘打气球’,一个月能花掉十几万,都是一箱一箱地买,一箱576支,打完晕晕乎乎的,然后睡着了,睡醒之后又接着打。”

身体发出的危险信号,林娜没能及时接收到,以至于对“打气球”越陷越深。林娜回忆,公寓附近的烟店,一箱笑气弹卖18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220元),“多的时候,一天能花掉七八千元‘打气球’,一个月能花掉十几万,都是一箱一箱地买,一箱24盒,一盒24支,打完晕晕乎乎的,然后睡着了,睡醒之后又接着打。”

林娜逛街时突然跪在了地上,无论朋友怎么拽都起不来,她因为吸食笑气时间太长,已经没法控制自己的双腿了。

几个月下来,林娜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都产生了变化。“打完气球,脾气会特别暴躁,还很容易饿,迷迷糊糊地点完外卖,等到送到公寓的时候,我又不想吃了,那段时间,我房间里到处都是食物腐烂的味道。”

两三个月时间,因为“打气球”,林娜花掉了几十万元。这些钱,一部分是父母给她的生活费,另一部分,则是她打工挣来的。

林娜说,从此以后她就过上了爬行动物的生活,每天都像动物一样爬着去卫生间,像动物一样爬着给送外卖的开门。

林娜还察觉到,自己的前胸和肚子上,长出了许多红色点点状的小包,双手也因为长时间握着奶油枪,开始脱皮。彼时的林娜,已经失去了自控力。由于一个人住,林娜的变化没有被及时发现。等到好朋友上门来找她,发现她已经严重到出现了失禁情况。

如果一切顺利,林娜明年就能拿到毕业证,或是继续深造,或是回国工作,但因为一天花上10多个小时在“打气球”,她不再去学校上课,求学之路也被强制按下了停止键。

图片 7

随后,好友将林娜送去医院,入院两天后,林娜被父母接回国。出首都国际机场时,林娜坐在轮椅上,这和大半年前健健康康的她,判若两人。

几个月下来,林娜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都产生了变化。“打完气球,脾气会特别暴躁,还很容易饿,迷迷糊糊地点完外卖,等到送到公寓的时候,我又不想吃了,那段时间,我房间里到处都是食物腐烂的味道。”

家人强行为林娜戒过笑气,但她已经失去了自控力,不到两个月又开始复吸,这次的后果更加可怕。

而在澳大利亚,一名叫做18岁的Hamish Bidgood的男孩,在黄金海岸毕业狂欢活动中吸食笑气后从酒店11楼阳台坠落身亡。

林娜还察觉到,因为毒素排不出去,自己的前胸和肚子上,长出了许多红色点点状的小包,双手也因为长时间握着奶油枪,开始脱皮。

好友上门找她时,她不吃饭不喝水,连续五天不管不顾地打笑气,已经出现了失禁。

2010年以来澳大利亚已发生两起笑气死亡事件,在2013-2016年间,英国共有18人因笑气死亡。

悔意

“她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5天没吃过饭,没喝过水了,我忘记打了几箱了,也忘记自己当时是什么状态了。”

笑气到底危害有多大:吸多大脑永久损伤

希望警醒同龄人

图片 8

笑气就是一氧化二氮,超市出售的一氧化二氮小罐本来是用来发泡奶油的,但由于吸食后能带来20秒的快感,所以很多人将其当作毒品使用。笑气最大危害在于,吸入笑气会排出氧气。

每天“醉生梦死”的状态,也被同在美国的亲人,如实地反馈给了林娜在国内的父母。不想让父母担心,今年年初开始,林娜“戒”过两个多月。“但是停下来的时候,特别难受”。最终,今年3月份,林娜“复吸”了。

一个自打十几岁就留学西雅图的优秀女生,就这样毁掉了,在林娜回国的时候,因为下半身瘫痪,只能坐着轮椅回家。

虽然包括澳大利亚和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没有对笑气进行严格管制,但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笑气对于青少年的危害,实在是不容小觑。

复吸之后,林娜的吸食量比以前还大,“一箱一箱地打”,随即她开始出现幻觉,甚至觉得有人在追杀她。更严重的是,林娜的双腿时常觉得无力,“站不起来,像瘫痪了一样”,以至于她选择躺在公寓里,陷入“打气球”,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醒来再接着“打气球”的恶循环。

像林娜一样吸笑气的留学生有很多,在欧美等地方,很多年轻人甚至把它当潮流。

Westmead儿童医院的Andrew Dawson医生表示,笑气会导致大脑萎缩,他曾见过吸食笑气的20岁年轻人的大脑萎缩得就像酗酒40年的酒鬼。

彼时的林娜,已经失去了自控力。由于一个人住,林娜的变化没有被及时发现。等到好朋友上门来找她,发现她已经严重到出现了失禁情况。“她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5天没吃过饭,没喝过水了,我忘记打了几箱了,也忘记自己当时是什么状态了。”

三年前,英国的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闭幕式上,就有17万年轻人留下了数不清的笑气瓶子。

澳大利亚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国家药物研究所(National Drug Research Institute)教授奥索普(Steve Allsop)也在电视节目上表示:“笑气存在极大风险,对大脑有持久损害,不应让年轻人轻易买到。”(Chenxu)

随后,好友将林娜送去医院,入院两天后,林娜被父母接回国。出首都国际机场时,林娜坐在轮椅上,这和大半年前健健康康的她,判若两人。

图片 9

专家

这股风气还传到了国内,很多不辨是非的年轻人,觉得“打气球”很好玩,又没啥危害,直接亲身体验。

会导致神志错乱等危害

在三个多月前,南京的两个未成年少女,就去宾馆开房吸笑气。

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专攻药物依赖型、毒品、神经药物研究的专家陆林,曾告诉北青报记者,“笑气”,即一氧化二氮,是一种吸入性麻醉剂,如果用在做食品上,对人体是没有任何危害的,但是一旦用于吸食,对身体就会产生危害,“这种危害好比是煤气中毒,是不可逆的”。他进一步解释,少量吸入笑气,会引起神志错乱、谵妄,但如果长时间暴露于一氧化二氮中,将会导致智力、视听功能障碍,降低肌肉的收缩能力。

当警方到现场的时候,两个人精神都恍惚了,一边一个在床上对坐着,痴痴地傻笑。

这些危害,在林娜身上得到了验证,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她的运动神经受损,“维生素B12也几乎没有了”,直到现在她还坐在轮椅上,不能独立行走。但幸运的是,林娜被送医及时,随后服药、接受治疗至今。现在有人搀扶,林娜已经可以慢慢地走一段路了,比起之前近乎瘫痪的状态,她感到些许安慰。

图片 10

对林娜来说,现在一想起“打气球”的这段经历,悔恨便挥之不去。“很可怕。比起身体,心理上的打击更大。十几岁我就出国读书,在此之前,我觉得自己一直是一个克制力很强的人,但是吸了这个……感觉毅力被摧毁了,一点也没有了。”

还有人觉得笑气便宜、舒服、好玩,就想买来试试。

林娜感觉自己应该做点什么。6月29日,在微信公众号“JK心灵鸡汤”上,她看到了转载的“气球把我身体打垮了”的一文,发现里面的遭遇和自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通过后台,她忐忑地将自己的经历写了下来。6月30日发布后,林娜的自述随即成为10万+的热文。她一时间有些蒙,“我不想引起那么多关注,只是希望更多同龄人看到我的遭遇,以此为鉴,不要再碰这个东西了。”

小吴就是因为笑气才十几块钱一只,才想要买来吸的。

结果现在上瘾了,连大脑反应都比以前迟钝,还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后遗症。

图片 11

图片 12

说起笑气,叔之前也提到过,就是一种叫一氧化二氮的气体,带甜味,有凉丝丝的感觉,而且吸着吸着就会上瘾,网红韩安冉就尝试过好几次。

本来笑气是可以用在正道上的,最开始被用来做小手术的麻醉剂,后来被当做起泡剂,你们女孩子爱吃的奶油蛋糕,就是用它来做造型的。

但要是长期大量的吸食的话,对人的伤害就太大了。

不仅对神经系统有影响,还能造成内窒息,跟一氧化碳中毒、煤气中毒一个道理。

图片 13

虽然笑气不允许非法买卖,但还是有很多人为了利益铤而走险,尤其是在夜店、酒吧这些年轻人聚集的地方。

有记者曾调查过青岛的几家酒吧,虽然没明摆着卖笑气,私底下却卖的很火。

图片 14

一个服务员就说过,与顾客伤残的风险相比,其中的巨大利润才是最重要的。

“就是笑气而已,很便宜,这玩意儿是暴利,气球才多少钱。光是周五周六,卖出去的气球钱就不低于60000块。”

就是因为暴利,从气体厂到酒吧再到消费者,笑气买卖已经成了产业链,社交平台上也能够搜到很多销售笑气的卖家。

图片 15

笑气怎么禁都禁不完,卖家一批又一批地出现,正是因为它能给人带来廉价的快乐。

但想要维持这种快乐,就得继续吸更多的笑气,这样就陷入了恶性循环。

就像知乎网友说的那样:任何帮助人跳过努力,而直接得到快乐的东西,都可以算作毒品。

而靠着这种方式得来的快乐的代价,是像动物一样的爬行、大小便失禁和丧失意识。

坚决抵制笑气的点Zan!

如果喜欢震惊叔的文章,记得加波关注

图片 16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