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底基本消除超大班额,义务教育大班额比例

2019-11-13 20:05栏目:教育资讯
TAG:

2018年底基本消除超大班额,义务教育大班额比例为8.1%。“下一步,为确保如期平稳实现消除大班额工作目标,将进一步强化政府发展义务教育主体责任,加强省级统筹,加大对大班额问题严重的贫困县支持力度,督促县级政府合理规划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优先保障学校建设用地。加快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补齐乡村教育短板,提高乡村教育质量,稳定乡村生源,促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吕玉刚称,由于今年的教育事业统计数据还未出正式结果,教育部对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情况进行了摸排。截至今年10月底,义务教育大班额比例为8.1%;超大班额比例为1.2%。大班额、超大班额数量比2017年分别减少了18.9%和48.7%,为近10年来最大降幅。总体分析,今年能如期实现“2018年底基本消除超大班额”的工作目标,为2020年底基本消除大班额创造了有利条件。

四是加强督导检查。2018年上半年和下半年,教育部组织了两次以消除大班额为重点内容的专项督查,督促大班额比较突出的13个省份加大工作力度。

“今年能如期实现‘2018年底基本消除超大班额’的工作目标,为2020年底基本消除大班额创造了有利条件。”吕玉刚说。

另外,加强督导检查。今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分省组织了两次以消除大班额为重点内容的专项督查,督促大班额比较突出的13个省份加大工作力度。此外,还建立通报约谈制度。向各省(区、市)通报了2017年各地消除大班额工作进展情况,并对工作进展缓慢、工作任务较重的五省一市进行了约谈,督促地方切实落实消除大班额任务。

一是做好源头控制。今年2月,教育部在招生入学工作通知中明确要求,普通中小学起始年级按照不超过国家规定班额标准招生,严格控制存在大班额、大校额学校的招生计划,防止产生新的大班额。合理分流学生,适当稳定农村学校生源。

教育部指出,下一步,一是进一步强化政府发展义务教育主体责任,加强省级统筹,加大对大班额问题严重的贫困县支持力度,督促县级政府合理规划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优先保障学校建设用地。二是出台《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教育质量的意见》,实施义务教育质量提升工程,重点提升乡村教育质量,加快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补齐乡村教育短板,稳定乡村生源。三是制订《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建立消除大班额预警机制,督促中小学校起始年级严格按照国家规定标准班额招生,坚决防止产生新的大班额。四是健全消除大班额监测制度,完善督查、通报、约谈制度,防止大班额反弹,确保如期平稳实现消除大班额工作目标,为加快实现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教育奠定坚实基础。

截至今年10月底,义务教育大班额比例为8.1%,超大班额比例为1.2%。大班额、超大班额数量比2017年分别减少了18.9%和48.7%,为近10年来最大降幅。

他表示,为推进解决“大班额”问题,教育部从源头开始控制。

必威,中新网12月13日电 在今天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透露,教育部对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情况进行了摸排,总体分析,今年能如期实现“2018年底基本消除超大班额”的工作目标,为2020年底基本消除大班额创造了有利条件。

分学段来看,2018年全国小学共有班数275.39万个,大班额比例为6.49%,比2017年下降2.42个百分点,超大班额比例为0.47%,比2017年下降1.62个百分点。全国初中共有班数100.1万个,大班额比例为8.62%,比2017年下降4.98个百分点,超大班额比例为0.59%,比2017年下降2.53个百分点。分区域来看,东、中、西部地区大班额比例分别为4.97%、9.42%、7.16%,分别比2017年下降2.21、3.67和3.51个百分点;超大班额比例分别为0.39%、0.87%、0.23%,分别比2017年下降1.28、2.46、1.93个百分点。分省域来看,2018年全国已有30个省将超大班额比例控制在2%以内,25个省的超大班额比例已经下降到0.5%以内;2018年全国已有14个省大班额比例控制在5%以内,其中北京、天津、浙江、上海已经消除了56人以上大班额。河南、湖南、河北、山东、广西、云南、四川、贵州等消除大班额工作任务较重省份,2018年加大了工作力度,这8个省的超大班额减少数量均在3300个以上,其中河南减少1.4万个,湖南减少1.1万个。

日前,围绕破解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择校热、大班额三个突出问题,教育部举行新闻发布会。

同时,强化重点帮扶。教育部会同财政部、发改委实施了“全面改薄”、教育现代化推进工程项目,重点支持中西部困难地区新建、改扩建义务教育学校,促进地方合理布局学校,增加学位资源供给。

吕玉刚表示,下一步,为确保如期平稳实现消除大班额工作目标,将进一步强化政府发展义务教育主体责任,加强省级统筹,加大对大班额问题严重的贫困县支持力度,督促县级政府合理规划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优先保障学校建设用地。加快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补齐乡村教育短板,提高乡村教育质量,稳定乡村生源,促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中新网2月26日电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教育事业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总有班数375.49万个,其中,大班额有26.5万个,占总班数比例为7.06%;超大班额有1.87万个,占总班数比例为0.5%。相比2017年,全国义务教育大班额减少10.3万个、减少了28.0%,超大班额减少6.7万个、减少了78.1%,为近10年来最大降幅,如期实现了“2018年底基本消除超大班额”的工作目标,并为2020年底基本消除大班额创造了有利条件。

2018年全国24个大城市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比例达到98%。

12月13日,在教育部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介绍道,截至今年10月底,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比例为8.1%;超大班额比例为1.2%。大班额、超大班额数量比2017年分别减少了18.9%和48.7%,为近10年来最大降幅。总体分析,今年能如期实现“2018年底基本消除超大班额(控制在2%以内)”的工作目标,为2020年底基本消除大班额创造了有利条件。

二是强化重点帮扶。教育部会同财政部、发改委实施了“全面改薄”、教育现代化推进工程项目,重点支持中西部困难地区新建、改扩建义务教育学校,促进地方合理布局学校,增加学位资源供给。

五是建立通报约谈制度。及时通报各地消除大班额工作进展情况,并对工作进展缓慢、工作任务较重的五省一市进行了约谈,督促地方切实落实消除大班额任务。

第三方评估机构对10个大城市2万名学生和7万名新生家长的调查显示,97.5%的新入学学生对就读学校表示满意,83%的家长认为近两年当地招生入学工作有明显改进,突出感受是入学机会更加公平。

“今年2月,教育部在招生入学工作通知中明确要求,普通中小学起始年级按照不超过国家规定班额标准招生,严格控制存在大班额、大校额学校的招生计划,防止产生新的大班额。合理分流学生,适当稳定农村学校生源。”吕玉刚指出。

吕玉刚透露,按照国务院提出的“全国2018年底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2020年底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的工作目标,对这个目标有一个具体化的要求,就是在2018年超大班额控制在2%以内,到2020年,大班额控制在5%以内。按照这个要求,教育部从实际出发,提出了分省的细化目标,因为各省具体情况不同,指导各省以县为单位制定专项规划,并报教育部备案,多管齐下,综合施策,抓住关键环节,来化解大班额问题。

一是制订专项规划。教育部从实际出发提出了消除大班额的分省细化目标,指导各省以县为单位制定专项规划并报教育部备案,2017年已全部完成。各省的规划明确了消除大班额的时间表、路线图,多管齐下、综合施策,抓住关键环节予以化解

“目前,随迁子女80%进入公办学校就读,另有7.5%享受政府购买民办学校学位服务并全部纳入生均公用经费和两免一补补助范围,两者之和已经接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在公办学校就读比例。盲、聋、培智三类儿童义务教育入学率已达到90%。”吕玉刚告诉记者,教育部依托学籍系统和招生入学平台,禁止学校为违规招收的学生分配学籍,将招生权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同时,严格落实“十项严禁”纪律要求,严禁中小学校自行组织或与社会培训机构联合组织以选拔生源为目的的考试、竞赛,各地已处理相关责任人446人,杜绝“唯奖状”“唯证书”招生行为。

三是加强督导检查。今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分省组织了两次以消除大班额为重点内容的专项督查,督促大班额比较突出的13个省份加大工作力度。四是建立通报约谈制度。向各省通报了2017年各地消除大班额工作进展情况,并对工作进展缓慢、工作任务较重的五省一市进行了约谈,督促地方切实落实消除大班额任务。

。二是做好源头控制。2018年2月,教育部在招生入学工作通知中明确要求,普通中小学起始年级按照不超过国家规定班额标准招生,严格控制存在大班额、大校额学校的招生计划,防止产生新的大班额。合理分流学生,适当稳定农村学校生源。教育部赴部分起始年级存在严重大班额的地方开展了实地督查和指导。

学生负担,相当一部分来自课外学业负担。今年2月以来,为期1年半的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开始推进。据介绍,广东、西藏、广西、浙江、上海、甘肃、安徽、宁夏、河南、福建、江苏、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山西、四川等整改完成率达到95%,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

三是强化重点帮扶。教育部会同财政部、发改委实施了“全面改薄”、教育现代化推进工程项目,重点支持中西部困难地区新建、改扩建义务教育学校,促进地方合理布局学校,增加学位资源供给。

各地健全经费保障机制,完善教师激励政策,丰富课后服务内容,努力解决课后三点半家长接孩子难题,缓解学生下课后去校外培训机构的压力。

消除大班额是保障学生安全、促进身心健康、提高教育质量的必然要求。2016年,国务院印发《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将消除大班额作为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特别是解决“城镇挤”突出矛盾的重要任务。全国教育系统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积极化解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

“按照‘标本兼治、内外联动、堵疏结合、积极稳妥’的总体思路,把加强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既作为一场‘攻坚战’,又作为一部‘连续剧’,加强与市场监管、民政、人社、应急管理等部门的协调,采取了一系列重要举措,综合施策持续推进改革。”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透露,全国统一的集规范、监管、举报、服务于一体的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服务平台已经上线,将陆续面向社会公布校外培训机构黑白名单等信息。

六是积极发挥省级统筹作用,各省在消除大班额方面完善配套政策,加强统筹资源,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创造了很好的经验做法。如山东省从“人”“地”“钱”等方面创新工作机制,为消除大班额创造条件,出台教师临时周转编制专户政策解决教师编制不足问题,出台城镇居住区配套教育设施有关规定、采取以奖代补单列新增中小学用地指标等措施保障学校建设用地,通过加大财政投入、安排政府专项债券等措施解决学校建设资金问题。浙江省与各有关市县签订责任书,建立定期通报销号制,层层压实工作责任,2018已全面消除了义务教育大班额;建立了义务教育公办学校户籍生入学预警机制,防止学生过度集中在热点区域热点学校;小学、初中98%的班级已分别达到45人、50人的标准班额。

清理规范竞赛活动是减轻中小学生参加社会竞赛活动造成的负担。目前,教育部正在进行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的清理认定工作。

(原标题:教育部:2018年如期完成化解义务教育超大班额任务)

为推进综合治理,教育部正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定中小学生综合减负措施,明确各方责任,形成政府、学校、校外培训机构、家庭协同推进减负工作合力。

为确保如期平稳实现消除大班额工作目标,将进一步强化政府发展义务教育主体责任,加强省级统筹,加大对大班额问题严重的贫困县支持力度,督促县级政府合理规划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优先保障学校建设用地。加快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补齐乡村教育短板,提高乡村教育质量,稳定乡村生源,促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吕玉刚表示:清理工作遵循的原则是,第一,资质必须符合条件,主办方必须是在中编办、民政部登记管理的正式机构;第二,导向必须正确,认真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体现素质教育导向,原则上不举办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活动;第三,数量要严格控制,特别是对学科类竞赛数量要大幅压缩;第四,坚持公益性,竞赛一律不得收费,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嫁成本。经过认定之后,清单之外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将一律不得组织进行。

在前几年推进重点大城市免试就近入学基础上,积极稳妥推进所有地市、县免试就近入学政策全覆盖。对热点公办学校实行多校划片、随机派位入学。吕玉刚介绍,教育部广泛采取集团化办学、强校带弱校方式,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将50%以上的优质高中招生指标分配至区域内初中,扩大了薄弱初中和农村初中学生升学机会。

自2014年起,教育部启动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改革,以促进教育公平为导向,强化地方政府和学校招生入学责任,按照“学校划片招生、生源就近入学”的目标,推动各地形成公平完善的就近入学规则。

必威 1

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取得阶段性成果

教育部将消除义务教育大班额作为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特别是解决“城镇挤”突出矛盾的重要任务,按照国务院提出的“全国2018年底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2020年底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的工作目标,从实际出发提出了分省细化目标,指导各省以县为单位制定专项规划并报教育部备案,多管齐下、综合施策,抓住关键环节予以化解。

截至12月12日,全国共摸排40万所校外培训机构,发现存在问题的机构27.3万所,现已整改24.8万所,整改完成率达到90%。

据调查统计,北京、浙江、安徽、广东等13个省市出台了课后服务实施办法;南京、杭州等18个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印发了具体实施意见;北京、天津、济南、青岛、沈阳、长春、武汉等城市已基本实现城区小学课后服务全覆盖;24个大城市(4个直辖市、5个计划单列市、10个副省级省会城市和福州、南昌、郑州、长沙、贵阳)总体上有近七成的小学开展了课后服务。

“提高学校教学质量,让学生在学校能够学足学好,是缓解课外负担重的根本之策。”吕玉刚认为。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2018年底基本消除超大班额,义务教育大班额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