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成瘾,沉迷网络直播、深陷网络游戏……在

2019-11-16 22:25栏目:教育资讯
TAG:

必威 1

互联网已经成为人们获取资讯、学习知识、互动交往、休闲娱乐的重要平台,与此同时,网民“首次触网年龄”明显提前,青少年沉迷网瘾的现象屡见不鲜。

网络成瘾的孩子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家长和社会习惯从成年人的角度去评判猜度,却很少倾听“网瘾少年”的真实想法。

在全国两会上,加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成为共识。代表委员纷纷建言,让青少年摆脱网瘾,健康上网。

近期,记者采访了近10名有相关情况的青少年,超过一半的孩子表示,所谓的“网瘾”,是他们逃避现实压力的一种方式。

城市、农村各有各的网瘾“重灾区”

早在2005年,就有《部分孩子被家长“逼”进网吧》的报道。该报道援引专家当时的最新调研结果,指出不良的家庭关系模式已经成为青少年“网络成瘾”的重要导火索。在学校和家庭的“双重夹击”下,因承担过重学习压力,寻求心灵解脱的孩子们被“逼”进网吧,借网消愁。

沉迷网络直播、深陷网络游戏……在农村和城市,网瘾各有各的“重灾区”。

从被“逼”进网吧到被“逼”近手机。10多年过去了,通信技术的巨大进步,使人们接触网络更加便捷,也使网络客观上对孩子们的诱惑更多,网络成瘾的孩子也不需走进网吧,一部手机随身,可立即进入“成瘾”状态。今年9月,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指出,有一半的孩子在严重依赖网络的背后,有与父母的关系、学业、注意缺陷障碍、焦虑或抑郁等问题。据统计,全世界范围内青少年过度依赖网络的发病率是6%,我国则稍高,接近10%。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江西贵溪市樟坪畲族乡乡长雷燕琴提交了一份建议,认为中小学生在校过度使用智能手机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学业和身体健康。

夺过手机,啪的一声,手机碎裂,失去手机的小徐,一气之下选择离家出走……

网络成瘾,沉迷网络直播、深陷网络游戏……在农村和城市必威:。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移动终端产品的升级,网瘾正成为一些辨别力、自控力有限的青少年的“成长烦恼”。在广州,记者遇到过寻求社会组织,帮助留守儿童戒掉网瘾的祖父母;也遇到过一户户敲开邻居大门恳求关掉WiFi,尽全力阻止儿子打手游的父亲……

今年春节前,父亲看到正在念高二的小徐拿着手机玩游戏,加上发现他早恋了,气不打一处来,与儿子发生冲突。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眉山市青神中学副校长王晓梅等代表调研发现,孩子们在游戏上的消费也令人吃惊。零花钱并不宽裕的孩子,有的会偷偷省下父母给的早餐钱,有的甚至把生活费全部花在网络游戏上。在他们看来,游戏的段位或者拥有“皮肤”的数量是他们炫耀的“资本”。

小徐与父母的关系也随之碎裂。他选择离家出走,白天打零工,晚上去网吧,偶尔回家。父母找到他,越教育,小徐越反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烦他们,他们说的话我是不会听的”。

2018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中国青少年健康教育核心信息及释义》指出,网络成瘾严重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且对家庭和社会造成危害。

通过长时间的聊天,小徐对记者有了信任,才说起自己的“身世”。他曾经是一名留守儿童,父母在广州打工,他与爷爷奶奶在南昌生活。作为家里的长孙,爷爷对他格外溺爱,退休金的三分之一都花在他身上。

今年两会上,网络沉迷问题得到代表委员的热切关注。全国青联在《关于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提案》中提出,网络游戏给未成年人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不仅体现在沉迷网络游戏、网络成瘾等显性问题上,还包括破坏青少年的专注度与学习能力以及低俗化价值观等深层次问题,给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带来巨大隐患。

直到上小学二年级,父母才回来照顾他。小徐告诉记者,父母突然回家,反而让他不适应。一方面,父母对自己的成长并不了解,根本不知道如何教育子女。另一方面,他们只关心成绩,成绩不好便打骂,粗暴的教育方式让他难以接受。

把脉问诊青少年网瘾

小学和初中,小徐还能妥协,可是到了高中,实在无法认同父母的理念,亲子关系就此破裂了。

人们追问,为何青少年往往容易沉迷网络,欲罢不能?

“我没有网瘾,就是个人的自控力比较差,不愿意面对父母。”小徐解释说。

——“网络原住民”,早早享受网络的便利,又缺乏鉴别能力。

采访中记者发现,这群青少年有两个共同点:其一,孩子被父母认定存在“网瘾”,他们却否认;其二,社会变化很快,孩子迅速长大,可父母的家庭教育理念,却相对停滞。一旦双方关系恶化,孩子选择逃避家庭,最“便捷”的渠道和手段就是沉迷网络。

这一代青少年被称为“网络原住民”,根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最新发布的《中小学生网络游戏的认知、态度、行为研究报告》,网络游戏已经成为中小学生普遍接受的一种娱乐方式。在他们眼中,游戏玩得好,是智商高的体现,反之则会被群体排斥。

必威,曾是留守儿童:只有做主播,才能找得到朋友

——缺少监护把孩子“赶”向网络

精瘦的小熊眼神流露出忧郁,虽然不到14岁,但是他说话腔调像是成人,无所谓中夹带着点江湖气息。他说,父母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几年前自己生日当天,父亲从外地赶回来,一家三口团聚吃完生日蛋糕,父亲就与母亲离婚了。

有代表在农村调研发现,祖辈对一些留守儿童玩游戏无计可施。老人普遍反映,孩子一下子说一些作业需要用手机做,一下子说上网查资料,自己根本分不清,在他看来,孩子就是“打着学习的招牌玩游戏”。

他“在父母的吵架声中度过童年”。小学的课程简单,他的成绩也不错,到了五六年级,就不再理会父母的争吵,拿起手机打游戏,选择与世界隔离。到了初中,他的成绩从班级前几名跌到了倒数,如同对生活的信心,一落千丈。

此外,随着超高人气的电子竞技联赛以及大量网络主播、“网红”的出现,让一些中小学生开始渴望成为职业玩家及游戏主播,沉迷于电子游戏。在广东云浮的一所乡村小学,一名五年级的小学生写下自己的愿望:成为一个游戏主播,“因为主播能玩游戏还能挣钱。”

在父母眼里,他是典型的“网瘾少年”,放学回来后,做完作业,睡一觉,一两点起床玩手机,玩到三四点,再继续睡觉。

——家庭环境中的“不了解”“坏榜样”

耳鸣、眼花、精神萎靡……长期透支健康,身体亮起了红灯,小熊也知道这样做法不妥当,可是为什么这样做?他给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理由——赚钱。

不了解、差关系、缺引导、坏榜样——这是中国青少年协会儿童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波总结的网瘾背后的几个家庭关系关键词。

“做游戏直播赚钱,我想要尽快独立,我并没有网瘾。”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月下来,一般有几百元、多则有1000多元的收入。

“不了解主要指的是父母不了解孩子的上网状况,只有5.6%的14岁少年表示,父母了解他们;差关系指的是沉迷网络状态下的亲子关系,父母控制不了他们,强硬地抢夺手机等网络设备,却让亲子关系雪上加霜;缺引导指的是在幼儿时期,一些孩子没有养成良好的习惯,一些家长甚至用手机带孩子,让孩子自己看动画片,于是孩子在成长为青少年的时候,更容易沉迷网络;坏榜样指的是家长自己也沉迷网络,孩子做作业,家长就在一边玩手机。”张海波说。

其实,小熊父母的经济条件并不差,父亲是公职人员,母亲也有工作,平时跟着奶奶生活,日常开销也无需他操心,为什么他对金钱如此渴望?

——网络游戏企业责任不可推卸

“赚钱是为了借钱给朋友。”小熊说,父母离婚后,学习成绩不好,随时会被父母打骂,在家里他并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找不到知音”。说到这里,他止不住地啜泣,继而大哭。

家庭教育并不是万能的,孩子沉迷网络的“锅”不能只让家长背,游戏企业在监管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些网络游戏在制作阶段就设计了令人成瘾的内容,一些网络平台在入口端就缺少鉴别,在这样无孔不入的状态之下,青少年沉迷网络就更容易了。

“这个社会很现实!自从我学习成绩不好后,学校里的朋友就少了。”他说,尽管他知道用钱买不来朋友,一旦不给钱,新结识的小伙伴就会散去,友情不会长久。但这种暂时拥有朋友的感觉,他也很看重。

防治青少年网瘾 健康上网

与上学相比,游戏主播的角色更加吸引他,有成百上千人听他解说,还有人给他刷礼物,有人关注,有人赞美。虚拟的场景,让他觉得很有安全感,也很温暖。

当今时代是互联网时代,如何引导青少年健康上网,摆脱网瘾侵害?

生活的意义在哪里?对读书并无兴趣,他给自己设计的出路就是从事主播行业。他说:“做主播缓解了我的压力,可以放松聊天,还可以赚钱,满足了。”

全国青联建议加快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进一步有效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安徽代表团多位代表也建议尽快出台《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代表委员们认为,要合理界定“不适宜未成年人接触的不良信息”范围,明确家庭、学校、政府、企业、群团组织、社会力量等各方的保护职责,和《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后拟增设的“网络保护”章节一起,构建我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基本法律框架。建议大力改进网络空间管理,持续加强内容管理。

如果父母态度改善,能否再好好学习?小熊面对此问题,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我不知道能不能回去。”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第十二中学校长李有毅建议加强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教育,教育学生正确对待网络、学会规避风险和预防沉迷。通过各类家庭教育指导,让家长学会与孩子沟通,管理好孩子的手机使用、游戏时长。加强家庭教育,发挥家长监管作用,形成教育合力。

外人会误以为,沉迷网络的青少年心态会比较幼稚。其实不然,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发现其中有一部分孩子,就如小熊一般,心思很重,非常敏感,甚至表现出超过年龄的成熟。归根结底,留守儿童的生活经历,让他们长期缺爱。

全国青联在提案中建议引导和规范企业切实履行社会责任,借助网络技术发展、大数据运用,尽快建立未成年人使用网络游戏的实名验证和身份识别系统,完善家长守护工具,从技术上限制其使用时长和类型,避免因过度购买游戏装备而出现的资金风险,并通过行业协会形成统一标准。

应试教育下的孩子:不知如何处理微妙的情感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大学副校长于欣伟建议在整个游戏行业中推行实名认证制度,将实名认证的责任倒置,由游戏公司利用技术手段保证在规定时间内服务对象不包含未成年玩家。一旦发现游戏公司在规定时间向未成年玩家提供游戏服务,监护人可以向相关部门进行举报,由国家对违规行为进行严格处罚。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彭静建议,强化App分类监管,保障青少年移动网络安全。(记者:肖思思、黄浩苑、胡浩、张海磊、陈聪)

帅气的胡宁宁话不多,喜欢笑。他是西南一所知名高校的大学生。在家长眼中,他拥有典型的“网瘾”症状。他说,大一时开始旷课了,之后听不懂课程,就在宿舍打游戏、看动漫。

在深入交流时,他透露心中隐秘信息——他是同性恋者。遇到的“网瘾问题”,也源于大学期间一次失败的同性交友。

“我在青春期时,就发现自己喜欢同性,当时特别害怕,觉得这样不对,就不断压抑自己。”胡宁宁说,初中学习节奏紧张,也没有多想此事。

到了大学,胡宁宁加入了同性恋者交友群,在里面认识了一名大三的学长,开始交往,后来两人租房同居了,“我经常发小脾气,在一起半年,经常吵架,最后分手了。”

他说起这段感情,之后的一年多时间,他都没有走出来,等待过挽回,也考虑过自杀。没有倾诉的朋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好以打游戏逃避感情的失败。

沉迷游戏、不上课,老师也试图劝说,无果,只得叫来家长。后来,他选择休学一年。

“我与父母的关系特别差,常常发生冲突。”胡宁宁说,白天把自己锁在屋里玩游戏,他最受不了的就是父母的唠叨。

他觉得父母有功利的一面,以前,只要求自己学习成绩好,考上大学,就能改变命运,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不用他碰家务,也不许和成绩差的同学交往,只要他埋头学习,一切就好。

面对功利的溺爱,他也会用优异的成绩来取悦父母。无形之中,他发现自己付出的代价是生活能力低下,感情问题上脆弱得不堪一击。与其说他感情失败,不如说他身上缺乏基本的抗逆力。

在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父母支起了温室呵护他,可换来的却是他对父母的痛恨。

父爱缺失的孩子:好奇异性的追求

15岁的浙江女孩罗晓说:“如果不化妆,活着就没有意义”。她身材高挑,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她5岁时,父母离异,此后就跟着外婆生活,在家人眼里这是个难管教的孩子。

她的最大乐趣在于,化好妆玩直播、录小视频、与朋友互动,还喜欢喝奶茶、逛街、去KTV唱歌,让她受不了的是去学校,觉得太无聊。

有一次,母亲着急了,把她反锁在家里,勒令不许出门。罗晓实在憋不住,从窗户爬下了四楼。“坏女孩”,是别人曾经给她贴上的标签。

社会上不少男孩追求罗晓,她说,“这是幸福的事情”。她选择爱情的标准很简单,喜欢会照顾人的男孩,还必须要长得帅。

13岁那年,罗晓第一次和男孩发生性关系。数了数,交往过的男孩已有20名左右,长则两个月,短则一两天。谈到这里,她的表情并没有显示出任何羞涩。

与母亲的冲突最终爆发了。母亲找了一帮朋友,把罗晓截住,拉着她要离开。罗晓没有同意,母亲哭着求她“别在外面鬼混了”。罗晓坐在车里,情绪也崩溃了,冲着开车的朋友大嚷,“别管她,撞过去!”

罗晓知道母亲不容易。但父母离异后,父亲再婚,根本不管她,母亲忙于生意,见面机会很少,每天给她100元零花钱。她与父母从来没有谈心的机会,感觉不到点滴的温暖。

在内心深处,她对母亲的管教并不认同,比如母亲不让她跷二郎腿,“她自己却做不到”。罗晓也尝试质疑,母亲给他的回答:“大人可以,小孩不允许。”

罗晓却不以为然:“她对我的要求,自己都做不到,凭什么要求我做到?”

沉迷网络的女孩几乎有共同的生活体验——爸爸长期不在身边,缺乏父爱,加上缺少社会支持,他们抱着好奇的心态与男孩接触。她们对爱情的认识模糊不清,模仿成人的方式寻求来自异性的关怀。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络成瘾,沉迷网络直播、深陷网络游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