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辆汽车在示威中被损毁,示威者聚集在凯旋门

2019-11-17 04:31栏目:教育资讯
TAG:

必威 1

摘要: 中新网12月3日消息,据媒体报道,法国民众抗议提高燃油税的示威愈演愈烈,数千名穿着“黄色背心”的示威者日前在首都巴黎市中心游行,有暴徒纵火破坏及抢掠,更在著名地标凯旋门涂鸦,与防暴警察爆发激烈冲突,引发法国自2005年以来最严重的城市骚乱。 ...当地时间12月1日,巴黎再次发生大规模示威活动。示威者聚集在凯旋门,多辆汽车在示威中被损毁。 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中新网12月3日消息,据媒体报道,法国民众抗议提高燃油税的示威愈演愈烈,数千名穿着“黄色背心”的示威者日前在首都巴黎市中心游行,有暴徒纵火破坏及抢掠,更在著名地标凯旋门涂鸦,与防暴警察爆发激烈冲突,引发法国自2005年以来最严重的城市骚乱。警方发射催泪弹及水炮驱散,冲突造成最少133人受伤,包括23名警察,另有412人被捕。全国逾7万人示威据报道,这已经是示威者连续第三个周末上街抗议。当局指出,全国共有7.5万人参与示威,单在巴黎便有5500人。警方早有部署,在香榭丽舍大道实施管制,检查进入人士的身份证明文件和搜查随身物品。示威队伍起初和平游行,但到了尾段接近杜乐丽花园一带,一批混入游行队伍的蒙面青年突然发难,他们手持铁棒企图冲破警方防线,破坏附近商店橱窗及汽车,不少汽车被推翻,部分滋事者更纵火烧车及建筑物,最少一辆警车及两幢建筑物火光熊熊。警方发射水炮及催泪弹驱散暴徒,双方爆发激烈冲突。总统马克龙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径,扬言予以严惩。他强调,没有任何理由容许示威者攻击执法人员、抢掠商铺、纵火、威胁行人及记者安全。政府发言人格里沃表示,当局考虑颁布紧急状态,以防局势恶化,他同时敦促和平示威者重返谈判桌。示威者聚集在凯旋门。巴黎警方向示威者施放催泪瓦斯,试图将示威者驱散。 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凯旋门内雕像被破坏据报道,部分滋事者走到凯旋门,移走保护凯旋门下方一战无名英雄纪念碑的围栏,聚集高唱国歌,有人在凯旋门墙壁涂鸦,喷上“黄色背心将取得胜利”等口号。警察及部分示威者试图保护纪念碑,警察也发射催泪弹驱赶人群。现场照片显示,放置于凯旋门内部、象征法国的玛丽安娜像遭人击碎。在巴黎圣拉扎尔车站,有银行遭示威者破坏,另有保险公司招牌被喷上“马克龙入狱”字句。在著名旅游区马德莱娜,法国巴黎银行分行的自动柜员机被人从墙中拆出,银行外墙亦被喷上“谁散布痛苦就会掀起怒火”。数以千计示威者聚集在凯旋门,凯旋门周边地区笼罩在催泪瓦斯的烟雾中。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马克龙视察遭遇嘘声骚乱持续至入夜,不少汽车仍在焚烧,街上充斥浓烟和催泪气体。当局封锁市中心多个地区及通往凯旋门的所有道路,并以安全理由下令关闭市中心20个地铁站。警方谴责数百名极右及极左分子挑起事端,当局接获近190宗纵火报告,20名警察受伤,消息人士指出,有放在警车内的步枪被抢走,未知是否装有子弹。一名示威者情况危殆,相信他试图扯下金属围栏时,被围栏压下受伤。此前在阿根廷出席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的马克龙回国后,与总理菲利普及内政部长卡斯塔内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事件,并前往凯旋门视察,其间部分围观民众发出嘘声。警方宣称,暴力行动是由极右及极左分子引发,不过卡斯塔内称,大部分被捕人士都是受到激进组织煽动的一般示威者。司法部消息人士透露,继巴黎骚乱后,南部城市纳博讷有示威者闯入高速公路,并焚烧一个收费亭,里昂附近连接法国东南部及东北部的A6高速公路,亦遭示威者堵塞。

多辆汽车在示威中被损毁,示威者聚集在凯旋门。当地时间12月1日,巴黎再次发生大规模示威活动。示威者聚集在凯旋门,多辆汽车在示威中被损毁。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武汉晚报讯(记者高萌)“当时觉得自己可能快死了,就像发生火灾,门却踹不开,要活活呛死的感觉!” 北京时间4日中午,记者紧急连线到经历了图卢兹现场暴乱的23岁中国留学生赵思同,回忆当时的突发状况,正在法国国立应用科学学院留学的他仍心有余悸。

中新网1月23日电 据外媒报道,法国民众抗议提高燃油税的示威愈演愈烈,数千名穿着“黄色背心”的示威者日前在首都巴黎市中心游行,有暴徒纵火破坏及抢掠,更在着名地标凯旋门涂鸦,与防暴警察爆发激烈冲突,引发法国自2005年以来最严重的城市骚乱。警方发射催泪弹及水炮驱散,冲突造成最少133人受伤,包括23名警察,另有412人被捕。

他向记者回忆说,这几天,部分法国民众因为油价上涨引发愤怒,进行大型抗议,他和朋友都以为只是普通的游行,此前图卢兹的民众游行都很有秩序,所以他们就没在意。北京时间2日凌晨5点左右,他刚好下地铁,“我和同学那天准备去图卢兹市中心聚餐。在地铁上,手机收到朋友发来的提醒,让我们千万别在市中心下地铁,因为地面上已经乱作一团:满街催泪弹、被烧毁的车辆、被砸的商店。”

据报道,这已经是示威者连续第三个周末上街抗议。当局指出,全国共有7.5万人参与示威,单在巴黎便有5500人。

赵思同说,“市中心”是当地较大的换乘站,也是状况突发之地。“我们当时想着不上地面,只是去换乘,到另一站下车。结果一下地铁,整个市中心站都被封了!其他线路的地铁根本不在那里停了。当时大概有200人滞留在地铁站里,空间比较封闭,已经开始闻到有轻微的催泪弹气味”。

必威,警方早有部署,在香榭丽舍大道实施管制,检查进入人士的身份证明文件和搜查随身物品。示威队伍起初和平游行,但到了尾段接近杜乐丽花园一带,一批混入游行队伍的蒙面青年突然发难,他们手持铁棒企图冲破警方防线,破坏附近商店橱窗及汽车,不少汽车被推翻,部分滋事者更纵火烧车及建筑物,最少一辆警车及两幢建筑物火光熊熊。

“我们打算从站里走出来,但警察不准我们出去。我们就待在站里,结果不知道谁,往站里扔了催泪弹,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往站口跑。”赵思同说,现场最惨的是小孩和抱小孩的妈妈,“妈妈要抱小孩,没有用手捂住口鼻,小孩也没有意识到要捂住口鼻,满大厅都是撕心裂肺的哭。太突然了,有点像逃难!”

警方发射水炮及催泪弹驱散暴徒,双方爆发激烈冲突。

“警察还是拼命拦着我们说,即使准我们出去,我们也出不去,出口相当于被催泪弹封住了,我们就只能滞留在地铁站里。”赵思同告诉记者,“当时催泪弹烟气已经很浓了,我完全睁不开眼睛,马上用围巾遮住嘴鼻,但还是很难受。大概15分钟吧,两个催泪弹的间隙,警察帮我们开了条道,我和朋友立即相互拉着跑了出去。”

总统马克龙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径,扬言予以严惩。他强调,没有任何理由容许示威者攻击执法人员、抢掠商铺、纵火、威胁行人及记者安全。

“我那天差点被呛死!现在图卢兹的地铁轻轨巴士全部停运,就知道有多可怕了。”接受连线采访时,赵思同不停地感慨自己死里逃生。

政府发言人格里沃表示,当局考虑颁布紧急状态,以防局势恶化,他同时敦促和平示威者重返谈判桌。

示威者聚集在凯旋门。巴黎警方向示威者施放催泪瓦斯,试图将示威者驱散。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据报道,部分滋事者走到凯旋门,移走保护凯旋门下方一战无名英雄纪念碑的围栏,聚集高唱国歌,有人在凯旋门墙壁涂鸦,喷上“黄色背心将取得胜利”等口号。

警察及部分示威者试图保护纪念碑,警察也发射催泪弹驱赶人群。现场照片显示,放置于凯旋门内部、象征法国的玛丽安娜像遭人击碎。

在巴黎圣拉扎尔车站,有银行遭示威者破坏,另有保险公司招牌被喷上“马克龙入狱”字句。在着名旅游区马德莱娜,法国巴黎银行分行的自动柜员机被人从墙中拆出,银行外墙亦被喷上“谁散布痛苦就会掀起怒火”。

骚乱持续至入夜,不少汽车仍在焚烧,街上充斥浓烟和催泪气体。当局封锁市中心多个地区及通往凯旋门的所有道路,并以安全理由下令关闭市中心20个地铁站。

警方谴责数百名极右及极左分子挑起事端,当局接获近190宗纵火报告,20名警察受伤,消息人士指出,有放在警车内的步枪被抢走,未知是否装有子弹。一名示威者情况危殆,相信他试图扯下金属围栏时,被围栏压下受伤。

此前在阿根廷出席二十国集团峰会的马克龙回国后,与总理菲利普及内政部长卡斯塔内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事件,并前往凯旋门视察,其间部分围观民众发出嘘声。

警方宣称,暴力行动是由极右及极左分子引发,不过卡斯塔内称,大部分被捕人士都是受到激进组织煽动的一般示威者。司法部消息人士透露,继巴黎骚乱后,南部城市纳博讷有示威者闯入高速公路,并焚烧一个收费亭,里昂附近连接法国东南部及东北部的A6高速公路,亦遭示威者堵塞。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多辆汽车在示威中被损毁,示威者聚集在凯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