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博士毕业于牛津大学,教育频道于

2019-11-07 11:45栏目:外语留学
TAG:

图片 1白若汐

视频:剑桥大学资助杰出中国学生最新政策媒体来源:出国频道图片 2主持人孟楠(左)与剑桥大学留学生基金和剑桥大学英联邦留学基金会总裁沙利文先生(中)和第一届的奖学金的获得者刘合林先生(右)谈中国学生全额奖学金项目

图片 3 加入留学圈 征稿启事

图片 4

  白若汐完全没有时间看世界杯。两个月来,她和身边的同学一样,忙着毕业论文答辩、找工作;不同的是,在北大留学的她得适应与英国小镇的乡村生活全然不同的节奏。这里的生活带给她繁忙和压力,但更多的却是惊喜。

从2009年开始,剑桥大学留学生基金联合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剑桥大学外语考试部为剑桥大学杰出的中国博士申请者提供全额奖学金。教育频道于2009年5月20日下午2:00-2:45邀请到剑桥大学留学生基金会总裁沙利文先生(Michael O' Sullivan)第一届奖学金获得者刘合林先生共同作客嘉宾聊天室,向网友介绍剑桥大学资助杰出中国学生的最新政策。

留学快讯
揭中国留学生代考现象 海归回国遇逆文化冲击

图片 5

  她是北大历史上第一位在开学典礼上发言的留学生,获得中国政府奖学金,并成为北大优秀毕业生,找到了一份让人艳羡的工作。

主持人:各位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您光临本次的嘉宾聊天室。我是主持人孟楠。我们知道每年剑桥大学都会在中国招收留学生,迄今为止在剑桥大学就读的中国学生已经超过700名。他们每年会接受剑桥大学基金委员会的资助。从2008年开始,剑桥大学基金委员会他们会为中国杰出博士学位的获得者来提取奖学金。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会提供达到三年的全额奖学金,我们今天非常荣幸地请到了剑桥大学留学生基金和剑桥大学英联邦留学基金会总裁迈克尔·奥·沙利文先生。欢迎您!

航模达人全奖进美名校 职场人忌为留学而留学

18岁进入布里斯托大学学习,以全系第一的成绩毕业;

  白若汐的微博个人简介是“留学北大的英国乡姑”。自从她两年前来北大留学,学会使用微博后,简介就没有换过。她的中文十分流利,也会用一些网络流行语。这个1994年出生、身材高挑的英国女孩,喜欢旅游、拍照,她把自己的中国故事分享给英国朋友们,也在中国延续着充满惊喜的生活。

沙利文:您好。

22岁硕士毕业于剑桥大学;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逸男

主持人:坐在他旁边的是我们第一届的奖学金的获得者刘合林先生。

海外趣闻
美国最重口味长跑节(图) 一家子澳洲玩18个月

23岁以第一作者身份在《Nature》上发表论文;

  图/由受访者提供

我们知道沙利文先生的中文讲的非常好,在正式讲留学生基金的情况之前,请您跟我们的网友介绍一下您跟中国的渊源。

超富豪移民美国更爱旅游签 美国的网速和网费

24岁博士毕业于牛津大学;

  采访定在中午12时整,白若汐还没来得及吃中午饭。7月11日,她从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公共政策专业硕士毕业离校,如今在一家非营利性国际组织实习。

沙利文:我是在英国出生长大,最早到中国来是1982年,那时候是中学刚毕业做英文老师,那时候是分配到湖南去,我是没有选择的。我在湖南呆过两f年,自学汉语。

中国网记者五月底采访了剑桥大学图书馆中文部负责人艾超世(Charles Aylmer),了解到该馆即将在本月公开展出其珍藏版中文古籍资料。

25岁回国工作,被电子科技大学聘为教授;

  这样的生活,是她以前不敢想的,一切源于她15岁时与中文的结缘,让她从英国偏僻小镇走出来,书写了一段独特的中国故事。

我在中国的时间比较长,到现在一共是15年的时间。

剑桥大学图书馆中文部,无论从其藏书范围还是收藏质量上都堪称世界上最好的中文图书馆之一。早在1632年开始纳入第一本中文藏书至今,剑桥大学图书馆收藏中文文献资料的历史已超过360年。

26岁入选国家第十二批“青年千人”计划。

  自学三年中文入读剑桥

主持人:在中国工作是吗?

作为中文方向的研究人员,艾超世对全馆中文部的所有书目情况了如指掌,如数家珍。他可以侃侃而谈现阶段英国各研究机构对中文研究的进展。但是话里话外,他总会兴奋而自豪的提到,即将展出的中文古籍中将会有关太平天国运动的珍贵资料和甲骨文文献,这些甲骨文文献“可是目前世界上现存的最古老的中文文献资料。”

这份令人惊叹的简历,来自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刘明侦。

  白若汐的英文名是Imogen Page-Jarrett,有爱尔兰原住民的意味。她来自英国东部诺福克郡诺维奇市附近的一个小村庄,离北海很近,风景漂亮,但交通非常不便,“每天只有4趟公交,下午4时最后一班”, 说起家乡,她用流利的中文笑着总结道,“很小很乡下”。

沙利文:最早是做英语老师,后来在英国文化协会。主要是跟教育相关的一些工作,所以最近的工作是在中国欧盟商会做秘书长,去年回剑桥做新的工作。

实际上,让人倍感珍贵的除了这些无法复制的孤本,还有其来之不易、机缘巧合的过程。

图片 6

  2009年,在公立中学读书的她第一次走出欧洲。学校的国际基金与重庆市举办交流活动,成绩优异的她和9名同学一起,开始了她的第一次中国行。

主持人:最近主要的办公地点是在中国还是在英国?

比如,让人们唏嘘不已的太平天国史料,是由1897年到剑桥大学任职的第二位中文系教授H.A。翟理斯有心收藏。当时翟理斯作为英国使臣被派往中国,而1850-1864年间正值中国历史上“太平天国”运动时期。他亲历其中,利用工作之便,有心收集相当一部分记录当时历史的文献。而当时这种文献却在不久之后被清政府悉数毁坏,中国大地再无存留。如今,时光荏苒,唯剑桥图书馆中文部这些被小心安放的孤本,尚记录着当时那岁月的动荡和喧嚣,供后人追忆。

最近,28岁的她再踏新起点

  白若汐来到了重庆七中。当时她看到一些学生在写作业,发现汉字很漂亮很复杂,搞得她很迷茫,“那么复杂的字写那么快?”回到英国后,她决定自学中文,了解中国的文化和历史,她“从没有看过像重庆那么热闹的城市”。

沙利文:我现在的办公地点就是在剑桥。

而作为该馆中文部如今保存完好的800余块中国甲骨文,则来自英国前外交官和汉学家L.C。霍普金斯捐赠。作为独一无二的,连中国都不再拥有此类甲骨文材料的保存地,剑桥图书馆中文部此次将再次成为世界各地人们关注的焦点,毕竟唯有此地,才能得以有幸最近距离地观瞻、研究这些中国古籍。对于这些史料的获取,按艾超世的说法是,全靠图书馆长年积累所获的捐赠所得,因为在1949年以前,中国政府颁布的特殊法律,禁止此类文献走出国门。

被任命为电子科技大学材料与能源学院副院长

  由于英国的公立学校只有法语课,没有中文老师,白若汐只能自己买课本,在家自学。

主持人:本次来北京的主要的意图是?

众所周知,尽管这些古籍资料的稀有和珍贵,艾超世却坚持认为剑桥图书馆中文部看重的并非它们的珍贵,而是它们身上所承载的内容。这些资料将作为今后唯一的凭证,指导未来中国文化学术研究发展方向和可行性。而为了将这种稀有资源内容使用度达到最大化,中文部也通过各种途径来拓展人们获取这些资料的方法,以供这一领域的学者们使用。如果有学者需要进行研究文献装订,那么他们可以被允许接触和分析馆藏的原版古代文本。更为惊喜的是,这些资料已经开始逐渐走上另一种与时俱进的道路:它们大部分或已公之于众,或是正处于数字化的进程之中。

成为该学院最年轻的副院长

  9天的中国行带给她的收获远不止于此。她在重庆遇到了一位好朋友,两人成为笔友,每周发邮件交流生活。这激发了她学习中文的热情。她也开始做兼职,打算“省钱回中国”。

沙利文:有很多方面的业务。我们基金会跟教育部的国家留学基金委员有一个合作项目,所以我跟他们讨论一下,在中国找一些新的合作伙伴。另外就是参加这次项目。

艾超世的一番谈话,或多或少让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研究未来的发展抱有一定积极的期许。然而实际情况是,尽管目前很多英国的大学忽然之间接连开设了中文系,但是除了剑桥、牛津和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以外,很少有学校的中文系能真正提供一个让人严肃钻研中国传统文化的机会。

她的人生一路开挂

  她的中文名字“若汐”也来自这位中国笔友相赠。2012年暑假,她去笔友家住了一个月,并决定报考剑桥大学中文系。“中文系只有十几人,从一二三开始教”,除了语言课,还有文学、历史、政治、社会学等选修课,涉及听、说、读、写、译。

主持人: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向我们的网友介绍剑桥的奖学金我想是我们的荣幸。

这是一个需要担心的问题吗?“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相比过去十年,中国古典文化的研究从未被如此迫切而又强烈的需求过”,艾超世说,所以这个现象也表示,随着越来越多西方国家学习汉语的人数在递增,那么阅读相关古典中文材料的人数也将越来越多。

读博期间,刘明侦所在的团队主攻以卤化物钙钛矿材料为核心的太阳电池器件。

  她最喜欢的是现代汉语,“尤其喜欢说和听,方便交流”。最让她头疼的是古代汉语,“大一就开始学《论语》《孟子》《老子》……”看不懂的滋味让她叫苦不迭。

沙利文:别客气。

这种观点与英国另一位有名的汉学家亚瑟·伟利不谋而合,“如果想要全面深入学习中文,了解中国古典文化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必须的”,亚瑟·伟利曾表示,中文传统文化学习还将对现代汉语的学习带来更深层次的帮助,比如成语,还有在中国古典中出现的文言文。

“一般新材料的研究期只有3-5年,为了抢时间,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做实验,钻在实验室里十几个小时。”刘明侦说,“到2013年4月实验终于成功了。”

  “但到了大四却很享受。”她饶有兴味地说起读过的那些有趣的古代小说,尤其是《山海经》 。

主持人:我们知道剑桥大学是全世界最知名的大学之一,能在剑桥大学享受到奖学金更是很多的同学可遇不可求的。您可以介绍一下奖学金的具体情况吗?

虽身在英国,艾超世也密切关注如今中国学习传统文化的形势。“我们知道现在中国很多家长[微博]都把孩子送到当地的中国传统文化补习班,尽管这些课余补习班价格不菲”。艾超世觉得自己了解这些中国家长的心态,因为这是让中国的孩子们可以阅读大量中国经典著作的机会,比如《论语》。

从研究材料到发表论文,她仅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抢在了本领域的最前端获得研究成果。也因为这篇论文,她成为了在《自然》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论文的最年轻的中国女学者。

  面对五千人做演讲

沙利文:剑桥跟英国大部分的大学比较起来有一个特点,我们提供的奖学金比较多。我们现在在校的海外留学生有3000人多一点,其中有一大半是受到经济支持的,有的是全额奖学金有的是部分的资助。

艾超世和中国这些追捧中国传统文化的家长们一致相信,中国传统文化一定不会消失。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未来剑桥大学短期内不会改变对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的重视程度。艾超世透露,目前为了配合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图书馆中文部还专门开设了一个有学位的新专业,主要研究中国电影发展趋势。

图片 7

  2014年,她作为剑桥大学中文系大三学生来到北大对外汉语学院交换学习一年,这段学习时光让她感觉“要学中文还是得来中国”。2016年9月,她来到了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报到。“学点专业知识,让我中文水平提高更快。”她希望未来的事业跟外交或者公共政策相关,最终选择了政府管理学院。

主持人:他们是什么层次的博士呢?

据艾超世介绍,建馆六百余年藏书八百多万册的剑桥大学图书馆拥有中文藏书三十五万种。中文部所藏文献包括商代甲骨、宋元明及清代各类版刻书籍、各种抄本、绘画、拓本以及其他文物,其中颇多珍品。

优秀没有捷径,全靠积累

  但白若汐没想到,刚开学她就迈上了一个“新台阶”,成为北大校史上第一位在开学典礼上发言的留学生。

沙利文:都有。博士生、硕士生、本科生。我们剑桥需要吸引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才能维持我们比较好的教育和研究水平,所以奖学金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剑桥留学生基金会主要是提供奖学金的渠道。我们资金是有三个来源:一个是每年由剑桥大学提供资金,还有自己的资金,我们在全球有70多个合作伙伴。包括在海外以及中国政府也是合作伙伴。在剑桥,剑桥外语考试部也是我们新的合作伙伴。

1632年,白金汉公爵赠送本馆一批书籍,其中有明版《丹溪心法》的零册,为本馆收集第一种中文书,随后又收到一些零散的中文书籍。首批大量的中文书籍系威妥玛爵士所赠,共四千三百零四册。威氏曾在中国居住达四十年之久,其中十年任英国驻北京公使,退休后复任剑桥大学首届汉学教授。他搜集的不仅有许多参考书,还有大量有关清朝廷礼仪、政治、法律、外交等方面的材料,其中不乏善本与孤本书籍,如清初抄本《明实录》、清抄本满文《养正图解》、明刊孤本《异域图志》以及非常稀见的太平天国出版物等。其后又补充了一千三百多册,某些原为巴克斯爵士所有。以上书籍均由威氏的继任翟理斯教授整理编目,成为《剑桥大学图书馆威妥玛文库汉、满文书目录》及续编,先后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

刘明侦的开挂人生,让许多人羡慕不已。但在她刚刚留学的时候,也曾经历过困难和痛苦:

  “当时负责交换项目的老师只是在演讲三天前才找到我。”白若汐说,她当时毫无准备,“很紧张,完全没想到”。

主持人:您的奖学金主要是提供给什么样的学生?甄选的条件是什么样的?

剑桥大学第二位中文系教授H.A。翟理斯则是威妥玛-翟理斯式拼音法创始人之一。由古罗马语言体系衍生而来的威妥玛-翟理斯式拼音法在二十世纪以前一直作为中国普通话的音标体系,直至现代拼音出现。

生活上,她要自行料理衣食住行等生活琐事;

  拟好发言稿,白若汐第一次看到场地。“我感觉很大,我就问到底要来多少人,老师才告诉我——5000人!”白若汐惊呆了,她此前从没有做过演讲,剑桥大学整个中文学院也不过200人。

沙利文:有两种情况,一个是最聪明、最好的博士生。不管他们的经济情况我们提供全额奖学金。为什么?如果我们不提供美国大学可能会提供。所以最优秀的是这样不管他们的经济情况,我们必须提供全额的奖学金。

翟理斯曾毫不吝啬的赞扬,“在我看来,英国剑桥大学图书馆中文部具备了一所完美中文图书馆的全部特征。很多藏书是无法通过市场交易获得,有些藏书就根本不会进行交易。这些藏书由图书馆中文部前主任威妥玛爵士在中国历时四十年,潜心收集、小心呵护,最终被带回剑桥”。对此,翟理斯感慨,“这是一个令人心生敬佩的伟大行为”,尤其他深知这些藏书都是中国十分优秀的著作,甚至有部分书籍在当时发行数量极少,“而这些书籍可以说涵盖了中国文学研究中最具价值的领域”。

学习上,初次面对复杂的实验课程,有着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吃力;

  上台发言的时候,她的手紧张得一直颤抖,长着大眼睛的她“只好当作面前没有人”。

第二种是非常好的学生非常愿意去剑桥,但是钱不够。这种情况我们是尽量给部分的资助,这样他们才去得起。

剑桥图书馆真正加大中文著作收集工作开始于二战结束后期。相当多数量的中文图书当时是被作来自中国的礼物所赠送。其中有原属骆任廷爵士、阿拉巴德先生、慕阿德教授和哈澜教授等人的书籍。该馆藏有全套《美国国会图书馆摄制北平图书馆善本书胶片》三千种,并有大英图书馆、巴黎法国国立图书馆和北京图书馆分别所藏敦煌中文文书的全套微型胶卷。1952年,金璋先生遗赠本馆甲骨八百余片,为本馆迄今所藏最古老的文物。本馆藏有一套大型类书《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共五千册,原为清皇帝德宗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赠给伦敦中国协会的礼物,该会遂存放于该馆。

文化差异与陌生、孤独感涌上心头。

  对中文和中国的热爱为她赢得了不少掌声。这之后,每当她在食堂吃饭,常常会碰到不认识的人加她的微信,“感觉很多人认识我,很搞笑”,这也是她在英国没有经历过的。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最聪明的学生才可以得到这个资助,剑桥对聪明是怎么样判断的?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呢?

1949年,哈澜教授专程去中国,用英国政府特款购买中文书籍一万余册。随后,英国著名汉学家李约瑟博士收到中国大量馈赠,由其保管而后交付图书馆以丰富其馆藏。

但,“既然下定决心,就不能放弃。既然选择了出国这条路,就要以毅力和恒心坚持走下去。”

  翻译马云和吴仁宝传记

沙利文:对博士生来说,我们还要看他们的研究计划是不是包括有非常创新的能力。因为获得剑桥的博士学位聪明是不够的,还得认真,而且还需要有一个非常创新的研究话题。要不然就不值得发博士学位。

中文藏书中,以有关中国传统文化、历史、文学、艺术方面的书籍数量最多、最具特色、最为精良。近来,更为注意搜集中国近、现代历史、政治等方面的资料。目前,该馆还订有中文期刊约一千种。

就这样,她一步步明确了自己的学习目标,努力朝着自己喜欢的领域继续研究;她一路过关斩将,一直到了博士毕业。

  白若汐很快就感受到了在北大学习的压力。接受全中文上专业课,对她而言“非常非常的难”。她拖长了语气,似乎说出这几个字都很用力。

主持人:说到奖学金的申请,我想刘合林先生更有发言权,我们听说您刚刚获得了剑桥大学提供的博士奖学金,首先恭喜您拿到了奖学金。能不能向我们广大的网友介绍一下,您当初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到奖学金项目的?

剑桥大学图书馆仍不断收到各方的慷慨馈赠或遗赠。如1986年,中国政府赠送该馆四千四百六十八册书籍。又如1988年,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赠送本馆一套《景印离藻堂四库全书荟要》,共五百大册。

她说:“学习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只有踏踏实实地做好现在的每一步,打下良好的基础,才会有实力去突破更多的挑战。”

  每周她要提交读书报告,准备课程展示,刚开始“写一页纸要花半天时间”,她总是写好后找朋友校对。

刘合林:主要是因为我一开始硕士毕业了以后,对做研究比较感兴趣,剑桥大学首先在世界范围内享有很高的声誉,我就信申请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资金支持是很重要的方面,当时他们提供的奖学金的一些项目,当时看到有一个项目,我当时就看,因为奖学金申请起来程序是很简单的,只需要在博士学位的申请材料上再增加另外的一份材料,我当时看了也不用其他的程序,只要提交了材料就可以自动考虑申请,所以我当时就递交了材料。应该说是非常荣幸也非常幸运地获得了奖学金。

实际上,让剑桥图书馆中文部真正成为“中文资料宝藏”是在2009年。当时中国前总理温家宝捐赠二十逾万中文电子书籍,使得剑桥大学中文图书馆一跃成为除中国以外,收藏中文电子书籍量最多的外国图书馆。

图片 8

  上课模式也让她吃不消。“以前在剑桥每节课才一个小时,但是在北大每节课需要连着上三个小时。”她并不是觉得课程难熬易犯困,而是“连续听三个小时中文太累了”。

主持人:沙利文先生,刘合林先生这种情况哪一点打动了基金会的主席呢?

留学六年,人生蜕变

  有一门课是《中国政府制度历史》,包含一些古代的文字资料。她记得那时的焦急,“老师讲得很好。有一些话不是我听不懂,而是内容从来没接触过,比如古代中国的政府部门、制度、运营什么的。我不能只靠老师讲的。”她只能赶紧做笔记留作课后研究。

沙利文:剑桥大学有很多不同的奖学金项目。向中国人提供的项目可能在高科技方面的项目更丰富一些。所以前不久我们剑桥大学外语考试部联系了,因为他们也很重视中国,在中国开展了博思考试、剑桥少儿英语考试、雅思考试等等,非常重视中国。我们考虑到这种情况,最好是提供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的全额奖学金,补充已经存在的项目。我们发现了几百名申请的中国学生,看他们的申请计划。刘先生的研究计划非常有意思。

如今,年仅28岁的刘明侦已经成为学院副院长,领先了同龄人一大截。

  论文是让所有研究生“压力山大”的一道坎。但白若汐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很多信息不知道从哪里去获得”。

主持人:刘合林请您介绍一下您的专业背景好吗?

她在英国留学期间,1年拿下剑桥硕士,2年就读完牛津博士,6年的时间就完成了本科、硕士以及博士的全部课程;这背后,除了她自身足够努力外,也与英国大学学制短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要知道,在国内6年的时间仅能达到硕士毕业。

  “在英国,提交论文的要求、形式、答辩时间,一年前已经公布。在北大,提前10天才确定答辩时间。”她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匆忙。她花了5个月时间写好论文,今年3月提交,还要找工作,两头兼顾,“准备过程压力很大。有一些信息,只能频繁找班长和导师去问”。

刘合林:这个比较专业一点。因为城市规划在国内是当做工科的,但在西方是社会人文科学。我是南京大学毕业的,它是以人文地理背景的,与传统的建筑学还不太一样。南京大学主要是注重城市社会学的研究。

她在总结与国外老师相处方式时,也提到:“在英国,老师很重视学生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自主学习能力,对各国学生的包容性很强。”无论你将来是否从事科研工作,读博期间所学到的这些技巧和能力,都能在未来的工作中助你一臂之力。

  白若汐也会挤出时间做些兼职。在剑桥求学期间,有翻译公司通过中文系找到她翻译《精彩吴仁宝》和《马云传记》,她花了半年,几乎每天都在翻译,累计5万字。在北大赶论文的时候,她也在顾问公司实习,白天黑夜忙得团团转。

主持人:您在研究生阶段所经历的学习和剑桥大学所要求的很吻合,您博士阶段的规划他们觉得很有新意和创意,所以把奖学金颁发给了你。

图片 9

  对北京比伦敦还熟悉

刘合林:我想可能是这样。

如今,90后的她通过读博一步步走向了学术的舞台,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施展着拳脚,成为了社会和国家的新兴力量。

  爱玩的性格让白若汐走遍中国,交到很多朋友。她数起在中国走过的地方,“北京、天津、上海、苏州、南京、厦门、香港、澳门、台湾、重庆、成都、敦煌、吐鲁番、西安、云南、山东”,言语间都不带停顿,“如果不去旅游,就浪费了在中国的时间”。

主持人:沙利文先生,这个奖学金是只针对中国学生吗?

  她特别喜欢吃川菜。她回忆过去在英国读书,“去外面吃饭很贵,一个学期才出去吃一次,还只能刷信用卡和用现金。”而在北京,她一个礼拜有两三次在外面吃,可以“骑着小黄车,吃一盘饺子,用支付宝买单”。

沙利文:我们新的项目第一年只给中国学生,如果做得成功的话我们就会考虑扩大到别的国家。尤其是剑桥大学外语考试部所在的一些国家。

  短短几年时间,白若汐已经在中国过了两次春节,“第一次在厦门的一个小渔村朋友家里,节日气氛很浓,每天吃鱼和螃蟹,放鞭炮”。而以往,她每年回家过圣诞节,就待在家里两个礼拜,“平时下雨很多,不能常常到外面逛街,作为年轻人就会比较无聊”。

主持人:我可以知道名额大概是多少吗?

  白若汐说:“英国的老人很孤单。而在中国,小孩老人都爱逛商场,阿姨就出来跳舞。”

沙利文:目前在校的中国大陆的学生有700多名,其中有200多是获得奖学金的,包括全额奖学金和部分奖学金的。所以有相当一部分可以得到我们的经济资助的。

  不出去“浪”,她就在北京城内逛。“公交很便宜、很方便”,她喜欢古老的建筑,爱去颐和园、北海公园等,“在北京能去的地方很多”。

主持人:所以比例是很大的。

  过去沉浸于乡村安静的生活,现在白若汐也习惯了挤北京地铁。“我对北京的地铁都很熟悉。”而每次去伦敦,她都会迷路,反而觉得自己是个“外地人”。

沙利文:对。

  最想在中国找个好工作

主持人:您说这个奖学金第一年实行是在中国,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只提供给中国学生呢?

  白若汐说话直接不绕弯。记者问起她在中国最大的收获,总离不开“找一个好工作”。她说:“大学毕业后直接找工作很难。先来北大读研究生,这为找工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沙利文:中国是作为我们剑桥大学的人才来源比较重要的一个地区。现在剑桥有两个地区的留学生最多,一个是中国还有一个是美国。因为我们对美国留学生的吸引力也非常大,尤其是硕士、博士生美国人和中国人差不多。这个我们比较骄傲,我听说他们那边的学校也不错。他们也愿意到我们那边去。

  10年间3次来中国,白若汐看到了太多的变化。“中国新建了很多新的基础设施,高铁很棒,也建了很多高楼。中国的马路很干净,绿化越来越好。”

主持人:可见我们剑桥大学的优势。

  通过努力,她在校期间获得了中国政府奖学金,参观了一些优秀企业。今年上半年,她专心忙毕业论文、找工作、办理签证、找租房。实习后,公共政策专业的她每天早上都会花一个小时看国际新闻,“看央视的《朝闻天下》,浏览国务院和其他部门的官网,了解今天的动态和政府部门最新发布的政策,丰富自己的知识”。

沙利文:但可能发展最快的是中国。但我们并不需要吸引更多人去英国,中国人现在已经很多了,我们现在更重视的是素质。数量不是问题,而我们是要吸引最优秀的人才。

  白若汐对未来还没有想太多,她想先稳定下来,再请假回英国待一两个礼拜陪年事渐高的外公、外婆。

上一页12下一页

  尽管北京仍然有她不适应的地方,但她很快又会回来。“在北京缺乏社区的感觉。在家乡的村庄,大家都互相认识。”北京吸引她的地方总是更多,“中国一直在改变,短期内不打算回英国。”采访完,她打开手机app,为自己叫了份外卖。

图片 10剑桥大学资助杰出中国学生最新政策播放视频

  记者手记:

  爱说“宝宝真是醉了”的英国女孩

  和白若汐聊天很轻松。对中国的生活,她谈起来滔滔不绝。

  她的微信头像是一张阳光的大头照,微信朋友圈和微博她玩得很溜,美图和表情包现在成了白若汐发朋友圈的必备,她不定期地分享在中国的生活,“在英国的朋友喜欢看我的信息”。

  她也接触到了很多新鲜的网络用语,有时候看到,她会“专业病”似的要“研究它的来源和用法”。1994年出生的白若汐喜欢自称“宝宝”,碰到无奈的事情感叹一下“真是醉了”。

  尽管中文的发音已经很好,但猝不及防时,白若汐也会犯一些“好玩”的错误,比如介绍自己是“十六级硕士”(2016级硕士),发文字动态,她还会特别小心,“有时候发的东西写错了字,平常不太联系的人都跑出来评论,吓死宝宝了。”白若汐忍不住哈哈笑了,她说,她很不喜欢这种犯错的感觉。

责任编辑:赵润琰-WYX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24岁博士毕业于牛津大学,教育频道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