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取消新生儿自动入籍政策,54%人支持修法杜绝

2019-11-13 20:05栏目:外语留学
TAG:

  最近十几年来,海外生子成了移民的一种重要补充形式。部分向往北美生活而又不能移民的高收入群体,往往选择到美国、加拿大生子,希望孩子18岁以后,能够获得一次选择国籍的权利。尽管这一投资时间漫长、花费昂贵,而且充满变数,但是仍然有不少人趋之若鹜。对于其中布满的荆棘,多数人则考虑不周,甚至完全无视。近日,加拿大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对一位中国妈妈发出的巨额催款账单,再次向海外生子妈妈上了一堂课。

原标题:双非婴没那么可怕!“就是来生娃的”,律师理直气壮回应加拿大海关,顺利放行!

在加拿大出生的双非婴自动获得公民身份的问题,预料将成为今年联邦大选的一个议题。据民意调查机构安格斯列特最新的调查指出,有64%加拿大人认为,父母持旅游签证入境,在加国出生的婴儿,不应该自动拥有公民身份。调查显示,有超过八成受访者认为联邦政府需要修改法例,杜绝「生育旅游」(Birth Tourism)。双非婴儿之中唯一获超过半数民众认同可以自动拥有公民身份,是父母两人皆持有工作签证在加拿大工作。加拿大公民是直到1947年才出现。在二次大战时拒绝一艘满载犹太难民的轮船靠岸的总理金格(Mackenzie King)制订《公民法》,并成为第一位取得公民证的加拿大人。这项沿用至今的法案,对任何在加拿大领土诞生的人给予公民身份。研究发现,虽然只有25%加人清楚了解在加国出生即自动拥有公民身份,但整体而言,有40%受访者相信这是一项好的政策,但也有33%人不认同这政策。35岁以下的男女受访者,均有超过半数支持这政策;但55岁以上的男性只有26%人赞成,反对的比率几乎多一倍,有49%。调查指出,只有26%人熟悉生育旅游。因此,除卑诗省列治文等城市的居民认为,问题非常严重之外,全国只有17%的国民认为问题严重,有38%人觉得相当严重,36%认为不严重,也有8%觉得根本不是问题。54%人支持修法杜绝生育旅游不过,有54%人支持修改《公民法》杜绝生育旅游,有28%认为只需要修订政策就有阻吓作用,也有18%觉得可以维持现状。党派在双非婴的立场旗帜鲜明。77%保守党支持者认为,要对在加国出生自动获得公民身份作出修改,但自由党和新民主党分别只有43%和40%赞成改变。保守党支持者有73%认为,需要修改《公民法》,自由党支持修法为36%,新民主党只有33%赞成修法。新民主党人对这问题的意见最分歧,修法、改变政策和维持现状各有三分一的支持。卑诗82%省民反对双非婴另外,双非婴问题最严重的卑诗省,民众的意见是一面倒。市场研究机构Research Co. 上月底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82%的卑诗省民相信,双非婴获得本国教育、医疗护理及社会服务并不公平。更有66%的人认为,生育旅游令到加拿大国籍降级。公共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Public Policy)依据医院的出院资料,统计来自外国、自付生产费的母亲人数的一份最新报告发现,每年有大约1,500至2,000名双非婴在加国出生,较联邦统计局的估计多出5倍。不过,研究员格里菲斯(Andrew Griffith)表示,统计的外国母亲包括持工作签证和学生签证在加国居住的外国人,但保守估计,生育旅游约佔40%到50%。温哥华沿岸卫生局指出,在2017财政年度,共有469个非居民在列治文诞下474个婴儿。医院开出合共620万元的医疗费用,尚有110万元未缴交。过去4年,有8,493名婴儿在列治文医院诞生,当中1,493名婴儿的母亲是非居民,佔总数17.6%。

图片 1

如实申报,才是正解。

  夏燕的120万加元医疗欠款

加拿大政府的人口政策一直采用的是出生地原则,也就是说,凡是在加拿大境内出生的婴儿,都可以自动拥有加国国籍。

  这位中国妈妈的名字叫夏燕(Yan Xia,译音)。6年前的春天,她来到加拿大卑诗省,准备在列治文医院(Richmond Hospital)生育宝宝。可是,在生产过程中,夏燕出现了严重并发症,母子二人不得不进入重症监护室,接受更为深切的照顾。逗留数月之后,她们母子才获准出院。

图片 2

  加拿大属于福利国家,医疗服务基本上由政府提供。当地公民或永久居民到医院生产,不需要花费一分钱,皆由当地政府财政转移支付。但是,对于夏燕这样的非加拿大居民来说,就必须自掏腰包,而且费用较中国昂贵。夏燕母子出院时,收到了医院31.2595万加元的账单。按照当时的汇率,应该不到160万人民币。

由于加拿大对本国国民有优厚的待遇和各项保障,所以长期以来有很多国家的准妈妈会选择跑到加拿大来生孩子。其中不乏大量的中国妈妈,诸如“大量孕妇涌入温哥华产子,其中多为中国妈妈”的新闻也屡见不鲜。

图片 3加拿大卑诗省列治文医院

但最近,加拿大保守党在哈利法斯的全国大会上,保守党通过了一项政策议案,即取消新生儿自动入籍政策,以解决“双非婴”问题。保守党为何如此看重“双非婴”问题,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现在看来,夏燕及其家人似乎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们当时没有缴纳这笔费用,后来也没有缴纳,一直拖延至今。今年4月,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ancouver Coastal Health)忍无可忍,一直诉状将夏燕告上了法庭,要求她支付120万加元医疗费用和利息。按照每月2%的利息计算,当初31万多加元的医疗费用,经过6年拖欠,已经增加到了117.8万元。卫生局起诉书表示:“被告在违反协约的情况下,没有支付其所欠金额,没有支付其中的任何费用。”不过,卫生局发言人没有提供夏燕案详情。

“双非婴”在华人最多的温哥华现状如何?

  夏燕背后的赴加生子风险

“双非婴”是指出生在加拿大但父母都不是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的婴儿。据加拿大统计局统计,2016年在加拿大出生的非加拿大母亲中只有313名婴儿,其中有383,315名儿童在当年出生。

  在海外生子目的地中,美国加州以得天独厚的客观条件,成为中国人毫无争议的首选。加拿大卑诗省的大温哥华地区,同样因为华人众多、环境优美、可以获得加拿大国籍,而成为中国孕妇海外生子的次要选择。其中,卑诗省的列治文市,由于华人比例超过50%以上,语言交流方便,更是备受中国孕妇青睐。来自中国的孕妇,主要到列治文市医院待产。

图片 4

  根据列治文医院接生记录,2016年该院接纳的非当地居民孕妇中,98%属于中国籍;2017年接纳的384名非当地居民孕妇中,绝大多数来自中国。由于列治文医院额外负担较重,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发言人提醒说,准备前往列治文医院生产的孕妇,最好提前6-8周登记。

但其他数据表明这种现象更为常见。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列治文市的列治文医院是温哥华附近的一个城市,2016

17年间,非住院母亲共记录了383例新生儿,占该医院所有新生儿的17.2%。根据温哥华沿海卫生局向CBC新闻提供的统计数据,去年这一数字上升至469,占所有新生儿的22.2%。当局表示,大多数人都是中国公民。

其实一直以来,加拿大国内取消自动入籍的声音从未停止过。双非婴的争议在于非加拿大公民或居民父母透过母亲入境产子而为子女取得加拿大公民身分,贬低加拿大公民的价值,并对纳税人带来沉重的财政负担,因為双非婴可以入读公立学校以及享有医疗福利,但其父母却不用作出任何贡献。

图片 5

自2012年至2016年,在加通过生育旅行产下的“双非婴”数目逐年递减。由2012年的699例锐减到2016年的313例,“双非婴”在加的比重尚且不足0.1%,双非母婴占据的医疗资源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既然如此,“双非婴”又缘何成为一个千夫所指的社会问题?

醉翁之意不在酒反对者究竟图什么?

BC省官方的说法:外国人为了给孩子加拿大国籍而在这个教育水平高、最适宜人类生存的国家生孩子,是完全合法的。官方甚至还给出了针对中国人的生育旅游指南!加拿大联邦政府的规定是外国公民来温哥华生孩子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唯一的要求是他们需要证明自己有足够的资金来支付生孩子所需的医疗服务。带着满满的荷包来就行,就行,就行......

图片 6

换句话说,只要你付得起生孩子的费用,中国妈妈专程跑来生个加拿大宝宝是完全合理合法的!完全不用担心!更无须冒着极大的风险说谎!

突然间,“双非婴”成为关注的焦点,其背后原因令人深思。

卑诗大学社会学教授里马·威尔克斯(Rima Wilkes)说,种族主义也可能是引致针对月子中心抗议活动的一个因素。“中国人已经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但是我们却有一系列歧视性的法律来排斥少数族裔。”威尔克斯说,“这就形成了这样想法:真正‘正宗’的加拿大人是白人,而中国人是新人。”她说,这导致了什么是一个“好移民”的判断——以正确的理由、正确的情况下来到这里。

与此同时,随着加拿大国内房价、物价纷纷上涨,本土白人的经济负担能力越来越差,也正是因为如此,妄自排外现象日趋严重,任何来自华人社群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掀起加拿大社会的轩然大波。由此看来,“双非婴”问题不过是洋人社会众多矛盾症结面前的一个幌子。

图片 7

保守党此次大动干戈,试图以立法的方式废止“落地国籍”政策,进一步打击双非母婴,为竞选造势的意图非常明显。因为,要在法律层面上改变“落地国籍”,其难度堪比登天。对此,加拿大的强邻美国在“双非婴”问题上的态度与做法不失为前车之鉴。

华人应如何看待“双非婴”问题?

然而,很多双非母婴却面临被加拿大社会孤立化、边缘化甚至丑恶化的窘境。专门研究加拿大移民母亲课题的多伦多大学安大略省教育研究所博士生朱女士(Daisy Zhu)表示,出国前往另一个国家出孩子时,母亲有很大的焦虑。绝大多数人不会说当地语言,而是经常感到被排斥在外。“许多加拿大人不想和这些母亲说话,他们只是利用自己的想象力来看待这些只为拿公民身份而来到这里的中国人,”她说,“加拿大人对双非母婴的排斥,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一种对话机制的缺失,他们把中国妈妈都想象成一心想侵占加拿大资源的饿狼。”Daisy说。

对于旅游生育的问题,加西周末记者联系到了上海知名律所的程女士。她不仅是赞成“双非婴”的法律界人士,更是旅游生育本身的践行者:程女士曾于2017年初赴温哥华产下一子,并顺利为儿子申领加拿大国籍。“中国人或是其他国籍人士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出国产子的行为无可厚非,它是父母为下一代创造机会的一种方式,于情于理于法,都能够站得住脚。”程女士告诉加西周末记者。

也正因为有这份底气,程女士丝毫没有向加拿大边境局隐瞒怀孕的事实与旅游生育的意图。不像很多中国妈妈选择在怀孕初期尚能遮掩腹部的情况下来加,程女士一直等到怀孕中后期才飞抵温哥华。一来,她不想太早放弃在上海的律师工作,二来,这也为她省去了一大笔前期开销,包括加拿大高昂的医疗费与月子中心的费用。“只要孕妇提供足额的经济证明,让边境局确信她有能力自费完成在加拿大的生育之旅,边境局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她的入境。”程女士告诉加西周末记者。

在经历了一遭旅游生育之后,程女士也有了相似的想法。所幸的是由于上海律所国际化的工作环境,程女士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与加拿大人的沟通几乎没有什么障碍。“加拿大妈妈最常问的问题是,‘你为什么来加拿大生孩子?’原因太多了,比如为了孩子未来的教育甚至家庭与工作等等。在听了我对两国政策的比较后,她们都表示十分理解,对于外国妈妈的防备心理与敌意也自然而然就化解了。”程女士说。

本文部分图文来源于加西周末,微信id:westcanadaweekly。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加拿大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医疗资源主要针对本国居民。外来孕妇不受排斥,但是需要支付较高的医疗费用。目前,入住列治文医院的顺产押金为7500加元,剖腹产押金为13000加元。如果加上相关费用,比如约见家庭医生和专科医生、血液检查、B超检查,以及产前产后的餐饮住宿和机票,到加拿大顺利生子,恐怕需要30万-50万人民币。

图片 8列治文医院病房

  对于富裕群体来说,30万-50万人民币并非难事,不过是一趟出国旅行的费用而已。但是,如果孕妇在生产过程中出现意外,母子需要进入重症监护室治疗,治疗费用则会直线上升。初生婴儿接受重症监护一两个月,可能就需要花费20万-30万加元,相当于100-150万人民币。夏燕的高额医疗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

  夏燕并不是唯一的个案。2014年,另一位到加拿大生子的中国妈妈,不仅提前两个月早产,还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由于婴儿需要特殊护理服务,实际花费远远超出正常标准,医院最后计算出该孕妇需要支付150万加元。该孕妇来自中国的中等收入家庭,不具备支付能力,最终与卫生局达成协议,暂时每月偿还100加元,以后具备能力再逐步还清。如果按照每月偿还100加元计算,该孕妇需要1250年才能还清债务。

  “欲拒还迎”的加拿大政府

  外国孕妇到加拿大医院生子,经常出现欠费现象。根据温哥华沿岸卫生局资料,2014至2015财政年度,他们仅追回了非居民产子欠费的五成。这意味着,到加拿大医院产子的外国孕妇,存在较多欠费情况,而且卫生局讨要欠费并不顺畅。有些巨额欠费,比如夏燕的120万加元和上述中国孕妇的150万加元,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全部讨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果所欠费用无法讨回,就意味着加拿大政府财政,准确地说是加拿大纳税居民,要为此承受代价。因此,加拿大当地居民对非加拿大居民赴加产子颇有意见,一直希望政府出台相关政策限制“双非婴”。最近,卑诗省居民就在网上发起请愿,呼吁政府严厉打击旅游生子。

图片 9加拿大人反对“双非婴”

  请愿居民Kerry Starchuk表示,外来孕妇滥用加拿大公民法,在不向加拿大缴税的情况下,享受纳税人支持的医疗体系,不仅影响了本地居民医疗质量,而且增加了本地纳税人经济负担。在Kerry Starchuk看来,双非婴父母只有先对加拿大有所贡献,才有资格让他们的子女享受加拿大福利。

  事实上,这并不是加拿大居民首次请愿。十余年前,加拿大当地居民就已经颇有怨言,并对联邦政府形成了较大压力。加拿大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表示,自1993年以来,联邦政府已经3次提出议案,准备修改《公民法》,以便杜绝双非婴,只是由于缺乏事实支撑而没有实现。

  最近几年,媒体一度传闻加拿大海关禁止外国孕妇入境。但是温哥华边境服务局发言人对媒体表示,加拿大法律并没有明文限制孕妇入境,只是如果海关工作人员发现孕妇隐瞒事实,或者认为他们入境后需要额外医疗照顾,增加加拿大医疗负担,则可能会拒绝其入境。这意味着,加拿大海关真正杜绝的,是不具备财力承受能力的外来孕妇,而不是所有的外来孕妇。

  一位加拿大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加拿大本地婴儿出生率偏低,有些医院的接生资源有一定空置,如果外来孕妇能够支付医疗费用,可以弥补医院经费的紧张。而且,整体看来,双非婴占加拿大医院接生人口的比例仍然非常低,为了这些少数双非婴而修改公民法,缺乏说服力。因此,他认为短期之内,除非发生特殊情况,加拿大政府不太可能修改公民法。这意味着,赴加生子在法律上仍然是可行的。

  但是,从夏燕等人的实际遭遇来看,海外产子并非是平坦的通途。如果考虑不周或财力不济,很可能会单上巨额债务。

实习编辑:孙元雪 责任编辑:王颖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即取消新生儿自动入籍政策,54%人支持修法杜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