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家发现,心理学家发现

2019-09-02 09:47栏目:外语留学
TAG: 必威

  原标题:一见钟情到底是啥感觉?科学家:如同糖引发的愉悦感

图片 1

英媒称,研究表明,与一个不会倾听的伴侣生活会导致“早死”,因为这会导致心情压抑。心理学家说,感情支持体系对健康非常重要。

图片 2

  英媒称,心理学家发现,一见钟情是真实存在的,它引发的愉悦感类似于糖引发的欢快感觉。

一见钟情到底是啥感觉?科学家:如同糖引发的愉悦感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2月19日报道,你也许发现和不会倾听的伴侣一起生活让你脾气急躁。但据研究者发现,这可能还会缩短寿命。

玫瑰是美的,不过我们认为,使它更美的,是它包含的香味。——莎士比亚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8月20日报道,千年来,对美的体验是哲学家们为之着迷的课题,但心理学家一直努力对它进行实际测量。从柏拉图到康德,每一位研究过这一主题的哲学家几乎都认为,美是个人的主观感受,要体验美,观察者必须积极研究有关对象。

参考消息网8月22日报道 英媒称,心理学家发现,一见钟情是真实存在的,它引发的愉悦感类似于糖引发的欢快感觉。

一项研究发现,如果伴侣一方不够专心倾听,另一方似乎就要长期努力平复日常压力和情绪。

“美”是自人类诞生以来,亘古不变的话题。似乎所有的事物都逃不开关于“美”的定义:娶妻生子要“美”,江湖职场要“美”,甚至祭奠先祖的时候也要“美”...

  报道称,大部分人认为,这是一种不可言喻的“经验”,它可能持续几分钟、几天、甚至一生。然而,纽约大学心理学家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实际上事情要简单得多。他们发现,一个人只要花一秒钟就能发现美的事物。此外,同过去的认识不同,对美进行量化不是不可能:当一个人看到美的事物,他们会体验到一种强烈的愉悦感。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8月20日报道,千年来,对美的体验是哲学家们为之着迷的课题,但心理学家一直努力对它进行实际测量。从柏拉图到康德,每一位研究过这一主题的哲学家几乎都认为,美是个人的主观感受,要体验美,观察者必须积极研究有关对象。

报道称,压力的积累可能足以让他们提前死亡的可能性增加42%。

心理学家发现,心理学家发现。当然,如果只把对“美”的定义局限于我们所看到的事物,那么就太狭隘了。因为远在中世纪的人们就已经对“美”有了深刻认识,这不仅体现在表象的认知,更源于对内心的追求。

  纽约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斯·佩利对《每日邮报》的记者说:“我们说,享乐主义者应该跳过糖果,直奔美人——吃糖和看美人是一样的。”

报道称,大部分人认为,这是一种不可言喻的“经验”,它可能持续几分钟、几天、甚至一生。然而,纽约大学心理学家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实际上事情要简单得多。他们发现,一个人只要花一秒钟就能发现美的事物。此外,同过去的认识不同,对美进行量化不是不可能:当一个人看到美的事物,他们会体验到一种强烈的愉悦感。

美国心理学工作者协会指出,慢性压力与六大死亡原因有关——即心脏病、癌症、肺病、意外事故、肝硬化和自杀。

中世纪的思想家们从先贤(例如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观点出发,以新的方式扩展了对“美”概念,为艺术和美的理论做出了最初的贡献。

  佩利和他的博士研究生艾恩·布里尔曼是这项研究的作者,这项新研究20日发表在《当代生物学》半月刊上,它是布里尔曼博士项目的一部分。布里尔曼的博士项目试图理解如何测量“美”,从而更好地理解美如何影响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行为。

图片 3

报道称,爱丁堡大学的一组心理学家调研了约1200名有配偶或和伴侣一起生活的人,他们的年龄在25岁到74岁之间。

本文将从“比例”、“光”以及“象征”三个主题,结合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观点,对中世纪美学进行探究,讨论“何为美”。

  佩利说:“一般认为,美是主观的,并且是科学难以研究的,但它的一些重要性质遵循着简单的规则。”

两只旱獭“牵着手”,相互凝望这彼此。吐旦旦巴 摄

首席研究员萨拉·斯坦顿说:“调查结果表明,如果人们有人可以倾诉——而且认为这个人可以支持自己——那么这可以帮助他们处理日常生活的压力。”

图片 4

  他说:“长期以来,哲学家都认为,美的感受是一种特殊的愉悦感。然而,我们对该领域研究的分析显示,美的感觉或许只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快乐感——没有其他特别的东西。”

纽约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斯·佩利对《每日邮报》的记者说:“我们说,享乐主义者应该跳过糖果,直奔美人——吃糖和看美人是一样的。”

报道称,这项研究的参与者自1995年到1996年间开始为期20年的评估,这是美国中年人发展调查的一部分。

提到“美”,我们就不得不提及中世纪最伟大的三位哲学家:圣奥古斯丁,伪狄奥尼修斯和圣托马斯阿奎那。他们都为中世纪的美学理论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布里尔曼说,神经经济学家研究财政决策同大脑发育之间的联系以理解人们的购物习惯,而她想以同样的方式来研究她的课题。

佩利和他的博士研究生艾恩·布里尔曼是这项研究的作者,这项新研究20日发表在《当代生物学》半月刊上,它是布里尔曼博士项目的一部分。布里尔曼的博士项目试图理解如何测量“美”,从而更好地理解美如何影响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行为。

他们被要求对伴侣理解、关心并欣赏他们的程度评分。

图片 5

  报道称,整个项目要花数年才能完成,但要完成研究,布里尔曼和佩利将进行一系列小型研究,以逐步解决他们的研究问题。

佩利说:“一般认为,美是主观的,并且是科学难以研究的,但它的一些重要性质遵循着简单的规则。”

研究人员发现,那些对日常压力处理不好的人们感觉伴侣在过去10年中对他们不再那么关心。

圣托马斯·阿奎那

  上个月,他们公布了他们的部分发现:美需要注意力,为了全面感受一个人或物体的美,我们需要聚焦那个人或物体。如果观看“美丽”事物的研究参与者同时还在从事多项任务,相比不做其他事情的参与者,他们较难以被该事物的美打动。

他说:“长期以来,哲学家都认为,美的感受是一种特殊的愉悦感。然而,我们对该领域研究的分析显示,美的感觉或许只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快乐感——没有其他特别的东西。”

研究人员还发现,那些称自己伴侣变得冷漠的人在接受研究后20年内死亡的风险增加了42%。

而这三位哲学家主要在中世纪采用了两种哲学方法——奥古斯丁和伪狄俄尼修斯受到了柏拉图和新柏拉图主义的影响,而托马斯则主要受到了亚里士多德的影响。1.柏拉图

  布里尔曼和佩利最新的研究子课题是,美究竟是一种难以形容、无法量化的经验,还是基于可测量因素的一种快速命中。为了研究这个课题,他们分析了大约2500年来有关美的文章与研究,这包括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18世纪德国哲学家亚历山大·鲍姆加滕、19世纪剧作家奥斯卡·王尔德、早期心理学家古斯塔夫·费克纳的作品,还有神经系统科学领域的最新研究。

布里尔曼说,神经经济学家研究财政决策同大脑发育之间的联系以理解人们的购物习惯,而她想以同样的方式来研究她的课题。

柏拉图的哲学在中世纪时期,特别是在奥古斯丁和伪狄奥尼修斯的著作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报道称,在人们日常所做的各种选择中,这些美的“规则”很重要,每年,消费者会花大量金钱和时间来获得或加强美。

报道称,整个项目要花数年才能完成,但要完成研究,布里尔曼和佩利将进行一系列小型研究,以逐步解决他们的研究问题。

柏拉图认为,美是一种完美的形式,美的事物参与其中。对于奥古斯丁和伪狄奥尼修斯这样的思想家来说,柏拉图式的形式实际上是上帝头脑中的思想,即世界不过是“神形象的影子”而已。

  报道称,对称美是一种经典的美丽模型,它已经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然而,布里尔曼告诫说:“当心不要把具有这些特征的美过分规则化,普遍规则会忽视我们品味方面的巨大差异。”例如,玛丽莲·梦露的美人痣“对于对称加强美这个普遍规则来说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外”。(编译/朱捷)

上个月,他们公布了他们的部分发现:美需要注意力,为了全面感受一个人或物体的美,我们需要聚焦那个人或物体。如果观看“美丽”事物的研究参与者同时还在从事多项任务,相比不做其他事情的参与者,他们较难以被该事物的美打动。

而柏拉图对美学最突出的贡献是他提出的“模仿”概念。

布里尔曼和佩利最新的研究子课题是,美究竟是一种难以形容、无法量化的经验,还是基于可测量因素的一种快速命中。为了研究这个课题,他们分析了大约2500年来有关美的文章与研究,这包括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18世纪德国哲学家亚历山大·鲍姆加滕、19世纪剧作家奥斯卡·王尔德、早期心理学家古斯塔夫·费克纳的作品,还有神经系统科学领域的最新研究。

“模仿”源于这样一种思想:即美的事物仅仅是美本身的复制品。

报道称,在人们日常所做的各种选择中,这些美的“规则”很重要,每年,消费者会花大量金钱和时间来获得或加强美。

此外,柏拉图还认为艺术家只能模仿感性的物体,而这些物体本身就是某种形式的模仿品。在他看来,这种模仿是由于对形式缺乏认识,而艺术表现的真正本质只是缺乏相似。

报道称,对称美是一种经典的美丽模型,它已经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然而,布里尔曼告诫说:“当心不要把具有这些特征的美过分规则化,普遍规则会忽视我们品味方面的巨大差异。”例如,玛丽莲·梦露的美人痣“对于对称加强美这个普遍规则来说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外”。

图片 6

后来,柏拉图在其《大希庇阿斯篇》里又提出了三种对美的定义,即“美是有用的”,“美就是有益的”和“美就是视觉和听觉所生的快感”,从而提出了美的“效用”的看法。

但,形而上学的思想本身就是变化的、分阶段的。而且,独立于柏拉图的形而上学之外,他也有许多与美学问题相关的思考,但它们大都以隐喻或暗示的形式出现。2.亚里士多德

虽然受到了柏拉图的影响,但在哲学的大部分领域,亚里士多德的逻辑系统依然主导了中世纪的哲学体系。

通过阿尔伯特大帝和托马斯阿奎那的著作,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获得了比基督教哲学家和神学家更多的尊重。

图片 7

而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的观点主要区别在于,亚里士多德认为物体的形式是由物体内“固有的本质属性或种类属性”构成的;而柏拉图则认为每一事物的形式都存在于一个“超越物质本身的领域”。

当然,二者的服务对象也不同——柏拉图着眼于是否有利于支持奴隶主贵族派的政治统治;而亚里士多德则偏重是否有助于促进城邦公民的德性完善,实现其“共和政治”的社会理想。对于审美,柏拉图把审美快感统统看作“人性中低劣的部分”,认为“逢迎快感”就是“催残理性”。而亚里士多德却把审美快感与“幸福”这种有益于城邦的最大效用,与“至善”这种人生所追求的最终目的联系起来。

图片 8

除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体系,“比例”、“颜色和光线”以及“象征”的艺术创作手法也是影响中世纪美学的重要因素。1.比例

比例对中世纪艺术家来说非常重要,特别是在建筑和音乐中。

中世纪的教堂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从空中俯瞰,很多大教堂都被设计成了十字型,其内部空间和装饰也都等比例地和外部形状做出了平衡,给人一种庄严而平静的美。

图片 9

毕达哥拉斯

此外,“黄金分割”的缔造者,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被认为是第一个研究数字和声音之间关系的人。

他发现某些具有比例的音调更容易讨人喜欢,后来这种看法在中世纪得到了艺术家们的重视,他们创作出了“更为和谐”的曲调。

因为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和谐”源于上帝,所以为使人更接近上帝而设计的音乐必须是和谐的,此时有比例的音乐作品就显得格外重要。

然而各种音乐模式所诱发的心理效应,在中世纪时期也成为了音乐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例如,有些旋律会被认为易导致人们陷入色欲罪恶,而另外一些旋律却被认为更适合年轻人的教育。

提出音乐具有心灵感染力最早的例子,也是拜毕达哥拉斯所赐——据说他曾试图让一个喝醉的年轻人在倾听某种旋律后平静下来。

毕达哥拉斯认为音乐可以影响人类的灵魂;因此,人们能听到的音乐类型必须是对他们有积极影响的类型,这种观点被中世纪的艺术家极力推崇。

当然,“和谐”和“比例”这两个原则不仅只出现在建筑和音乐中,它们还几乎囊括了中世纪全部的艺术品创作:雕像、绘画、文字等等...是中世纪艺术最重要的创作基础。2.光和颜色

“光”在中世纪美学中也占有一席之地,从它身上诞生了非常多的“追光者”。

例如中世纪的科学家,罗伯特·格罗塞斯特,就对发现光的本质很感兴趣。

图片 10

罗伯特·格罗塞斯特

格罗塞斯特的著作《论光》中就融合了新柏拉图主义的放射理论和亚里士多德宇宙学的各个方面。

此外,光的效果对中世纪工匠,特别是在建筑艺术创作中也变得极为重要,人们经常将光与色彩理论联系起来,从而让思想家们对美学定义有了新的认识。

图片 11

光作为宗教哲学最强有力的支撑,代表了上帝的信仰。

虽然新柏拉图主义之父普罗提诺不是基督徒,但在他的著作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光代表了上帝”这个概念。他曾清晰地描述过光:“颜色的简单美源于一种主宰物质的模糊性形式,以及一种非物质的光的存在,这就是理性和观念。”

而对于基督徒来说,无形的光就是上帝的信仰,它能给整个世界带来荣耀。光让物体变得更美,特别是它们的颜色,在光的照耀下显得生机勃勃,美轮美奂。

后来哲学家伪狄奥尼修斯(pseudo-dionysius)又跟进了这些想法,它认为光来自善,而光是善的形象。

因此,善也可以被称为“光”,太阳光只是神光的反射和象征。所以对于中世纪的哲学家来说,光是美存在的一个重要条件。

此外,由于光线能照亮色彩,这也引导了中世纪艺术家建构色彩理论。

图片 12

Hugh of Saint Victor

神学家圣维克多的休格(Hugh of Saint Victor)曾写道:“关于事物的颜色,没有长时间的讨论,因为视觉本身已经表明了它能给大自然增添多大的美丽。”

“因为一切事物都带有颜色,所以会有一种颜色产生美的感觉。因此,如果光将颜色照亮,那么会更美。”3.象征

”象征”一词的古希腊文( sumbolou) 原义是指“ 一块书板的两半, 人们各取半块, 作为好客的信物。后来它被用来指那些参与秘密活动的人相互认识的一种标志、秘语和仪式。有关神圣象征意义的论述构成了基督教神学极为重要的内容:以可感形象象征上帝、从可见美中领悟上帝之美善也是中世纪最重要的信仰实践之一。在此意义上,中世纪基督教神学思想, 甚至中世纪人的信仰人生都呈现出强烈的象征性质。

所以说,象征性思维在中世纪是普遍存在的。

根据年鉴派历史学家的研究,中世纪普遍相信某些事物是不可见的、超自然的和非凡的,艺术乃至科学都把奇迹和奇异的事物作为自己的对象,教会对圣徒的追封更是把不可思议的圣迹当作必须具备的条件。

图片 13

圣维克多的休格(Hugh of Saint Victor)说:“所有可见物都有其象征意义,它们是不可见物的符号,是那些处于完善的和通过所有认识也无法把握的,神的本性之中的东西的形象。”

因此,象征是艺术的更高等级的形式,象征意味着从感性出发触摸更伟大的精神事物是可能的。与希腊罗马时代和文艺复兴之后支配着艺术的自然主义和人本主义原则不同,中世纪是被精神原则和超验主义所主导的时代,中世纪的艺术乃至生活本身都是象征的,因此对于理解艺术的象征本质来说,中世纪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一个范本,它产生的完美作品至今仍令我们惊叹不已。

图片 14

相信通过“比例”、“光”以及“象征”三个方面的介绍,我们已经能够对中世纪美学有了一个完整的认识,当然本文只是粗浅的对美学进行了一定的概括和总结,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各位在评论区留言,说出你对美的认识和理解。

文献

1. 塔塔科维奇:《中世纪美学》,褚朔维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第246页。

2.作者:张盾,《张盾 | 论象征:中世纪的艺术和美学》,2012年12月15日。

3.作者:宋旭红,《论中世纪基督教美学的象征主义特征》,第二十一卷第三期,2006年9月。

4.Julian Scott,《Art and Beauty in the Middle Ages》,2017.5.13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学家发现,心理学家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