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世纪末日本接受10万名外国留学生的计划,20多

2019-11-16 22:25栏目:外语留学
TAG:

  在日本生活的外国人正在增加。日本总务省7月11日发布的截至2018年1月1日人口动态调查显示,外国人口同比增加约17.4万人,达到249.7万人,创出新高。尤其是年轻外国人众多,20多岁的外国人达到约74.8万人,占到相同年龄段的日本总人口的5.8%。尤其是在东京,20多岁群体中10人中就有1人是外国人。外国人在日本的各町各村也在增加,作为支撑日本社会的劳动力的存在感正在逐年提高。

据《日本新华侨报》报道,当地时间2018年7月11日,日本总务省发表了今年的《人口动态调查》,指出截至2018年1月底,在日本居住的外国人达到249.7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4万人,刷新外国人在日本居住人数的历史纪录。

必威 1图片源于网络

文章摘编如下:

  据《日本经济新闻》7月12日报道,以东京23区中外国人最多的新宿区为例,该区生活着约4.2万名外国人。工作日下午3点,区政府里到处都是办理迁入等手续的人,等待办理业务的一半以上是年轻外国人,英语和中文等各种语言交织。区政府的职员表示,“这里有好几所日语学校,留学生很多”。

在日本,居住外国人的多少,常常成为“开国”与“锁国”的标志。

  在新宿区,20多岁的日本人比5年前减少了7%,但外国人增加了48%。在JR新宿站附近一家便利店工作的中国女性表示,“要是我不参加倒班,店里根本忙不过来”。

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主持设定了“本世纪末日本接受10万名外国留学生的计划”。其后,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在短暂的执政期间内,又提出“日本接受30万名外国留学生的计划”。这些计划,通常被称为“留学生开国”计划。

  来自亚洲的外国人较多

近年来,日本政府不断修改、完善上个世纪末期推出的“外国人研修生制度”。这项制度不断遭到国际社会的指责,被称为是一项“剥削”外国人单纯劳动力的“制度”。结果,日本政府“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将其改称为“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在签证周期、薪水、工作环境上做了一些调整和要求。媒体因此称其为“外国劳动力开国”制度。

  日生基础研究所的铃木智也指出,“零售业等人手不足的行业要靠外国劳动力才能维系”。目前在全国日本7-11便利店工作的外国人达到约3.5万人,占到职员整体的7%。

如此“开国”与“锁国”之争的关键何在?一句话,关键在于日本的“存国”——也就是日本的存续问题。

  在此次调查中,日本除长崎县外的46个都道府县的外国人都有所增加。日本全国的外国人数已经超过名古屋市人口(约231.9万人)的规模。

众所周知,日本如今已经进入“高龄化”和“少子化”这样的“双化”时代。这个时代最为鲜明的特征,就是人口在逐渐减少,劳动力在逐渐减少,颇有“人面不知何处去”的味道。与此相伴,日本的结婚率与生育率也持续走低,日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推出种种改善政策也不见效,急煞人也。

  在日本全国的市和区中,外国人增加率最高的是北海道夕张市,原因是旅游设施的招聘增加等。运营度假设施的“元大夕张度假村公司”为了加强应对访日游客,增加聘用了外国人。

还好,2018年7月11日,日本总务省发表了今年的《人口动态调查》,指出截至2018年1月底,在日本居住的外国人达到249.7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4万人,刷新外国人在日本居住人数的历史纪录。

  在日本全国的市区町村中,外国人比率最高的是北海道占冠村,星野TOMAMU度假村就位于该村。2017年, 占冠村还开业了备受欧美游客欢迎的“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北海道TOMAMU”。 滑雪指导教练和接待人员等大量招聘外籍员工。

让日本总务省难掩喜色的是,这其中20岁到29岁的外国人达到74.8万人,已经占到日本同年龄段人口的5.8%。更具体地说,作为国际繁华大都市的日本东京,如今每10个20岁到29岁的人当中,就有1个是外国人。与此同时,这种倾向在日本地方也呈现增长趋势。他们作为支撑日本社会发展的劳动力,其“存在感”日益刷新。

  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数据显示,在日本工作的外国人截至2017年10月底约为128万人,中国人占整体的3成,来自越南和尼泊尔的人也在激增。

据日本媒体报道,在东京都23区内,新宿区居住的外国人数最多,已经达到4.2万人。每天下午,新宿区政府办公大楼里面交织飞扬着中文、英文等种种外语,拿号排队办手续的一半以上是外国人。新宿区政府职员介绍说,“他们大多是在日语学校学习的外国留学生。”

  日本群马县大泉町的外国人比率达到18%。以前来自南美的人超过8成,但近年来尼泊尔等亚洲出身者正在增加。该町认为,“包括附近的自治体在内,这里制造业企业众多,劳动力短缺严重。企业和外国人的需求似乎彼此匹配”。

有数据表明,新宿区居住的20岁到29岁的日本人,比5年前减少了7%。与此不同的是,新宿区内这个年龄段的外国人增长了48%。尤其是20岁的外国人,在新宿区同年龄的人口中,已经超过了4成以上。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调查,2016年约20万海外临时劳动者流入日本,在成员国中排在第6位。日本政府此前坚持不接收单纯体力劳动者的立场,但实际情况是,以年轻一代为中心,外国人正在以留学生和技能实习生等形式流入。

这次的调查结果显示,除了长崎县以外,日本其他46个都道府县的外国人都呈现增长的趋势。在日本居住的外国人口为249.7万人,已经超过了日本著名中等城市名古屋市的人口总和——该市大约有231.9万人。

  改善外国人待遇成为当务之急

日本厚生劳动省透露,截至2017年10月底,在日本工作的外国人达到128万人,其中中国人占3成左右。如今,来自越南和尼泊尔的劳动者呈现爆增趋向。

  日本政府将继续积极接收具备金融等先进知识的外国人才,另一方面,还计划在事实上向体力劳动者敞开门户。将以建筑、农业和看护等5个行业为对象,到2019年4月设置新的居留资格,力争到2025年接收50万人以上。

必威,日本媒体指出,尽管日本政府嘴上高喊只接受具有金融等高端知识的外国人才,但事实上已经打开了接受外国单纯劳动力的大门。2019年,日本将新设建筑、农业、高龄者护理等5个业种的签证,到2025年预计接受超过50万的外国劳动力。

  目前,可以说外国人的增加缓解了日本的人口锐减,但今后外国人未必选择持续在日本工作。日本与其他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争夺人才的格局逐年加强的可能性很大。要增加来日本的优秀外国人才,推动其在日本工作,需要改善待遇,努力让日本成为“被外国人选中的国家”。

还好,日本政府并没有因为外国劳动力的增加而高兴得忘乎所以。日本政府意识到,世界正在兴起一场“劳动力大战”和“人才大战”,未来其他发达国家和新兴发展中国家都会急需劳动力和人才的。日本不但要让外国人在日本“可以劳动”,还要让他们在日本“愿意劳动”,能够“劳而不走”。这样,日本就需要认真改善外国人劳动者的待遇,打造可以接受外国人劳动者的良好体制,让日本成为外国人劳动者的“被选之国”。

  一方面,面对激增的外国人,也出现了提出治安方面担忧的声音。一位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至关重要的是避免外国人受到孤立,使其能讲日语,不断融入社会”。

  在生活着约2500名外国人的神奈川县爱川町,町内的5所公立中小学设置了日语班级。正致力于向不太会说日语的儿童提供教育支援。《日本经济新闻》认为,面对激增的外国人,完善接收体制对日本而言不可或缺。

 责任编辑:赵润琰-WYX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本世纪末日本接受10万名外国留学生的计划,20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