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澳大利亚的教育和技能体系面临风险,近日

2019-09-30 12:43栏目:外语留学
TAG: 必威

  原标题:外媒:大幅改革高等教育 澳高校联盟斥责新报告

8月3日电 澳洲网近日编译刊文称,代表全澳39所综合高校的澳洲顶级高校团体——澳洲高校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近日对一份主张大幅改革高等教育的报告发起抨击,其警告称,将高等教育与职业技术与继续教育级别的职业教育整合为同等的拨款系统,将是“严重的错误”。

8月30日电 澳洲网刊文称,澳大利亚工商理事会近日发布了一项教育改革蓝图,呼吁扩大对终身学习的支持,并结束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完全不同的资助体系。但澳大利亚大学联盟表示质疑,双方未能解决在教育改革方面的分歧。

  澳洲网近日编译刊文称,代表全澳39所综合高校的澳洲顶级高校团体——澳洲高校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近日对一份主张大幅改革高等教育的报告发起抨击,其警告称,将高等教育与职业技术与继续教育(TAFE)级别的职业教育整合为同等的拨款系统,将是“严重的错误”。

统一高教与职教拨款?

文章摘编如下:

  统一高教与职教拨款?

报道称,前堪培拉大学副校长帕克(Stephen Parker)近日在一份报告中建议政府,将高等教育与TAFE级别的职业教育纳入相同的拨款系统。这一建议随即引发了诸多高等教育代表人物的不满。

澳教育技能体系面临风险

如今澳大利亚的教育和技能体系面临风险,近日对一份主张大幅改革高等教育的报告发起抨击必威。  报道称,前堪培拉大学副校长帕克(Stephen Parker)近日在一份报告中建议政府,将高等教育与TAFE级别的职业教育纳入相同的拨款系统。这一建议随即引发了诸多高等教育代表人物的不满。

必威,澳洲高校联盟首席执行官杰克逊(Catriona Jackson)指出:“对一个运行良好的系统进行激进的、未经测试的改革,必须非常小心。”

BCA首席执行官韦斯塔科特在发布《未来保障:澳大利亚未来高等教育和技能体系》报告时表示,如今澳大利亚的教育和技能体系面临风险,需要进行重大改革。澳大利亚高等教育和技能体系的失败导致各行业需要大量的外来技术移民,同时他们也比澳大利亚本土人获得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如果再不进行改革,那么澳人的未来将面临严峻挑战。因此,这份蓝图是一份全面的改革计划,从去年发布的最初版本开始,BCA就与包括澳高校在内的相关机构提交意见,并做出修改。

  澳洲高校联盟首席执行官杰克逊(Catriona Jackson)指出:“对一个运行良好的系统进行激进的、未经测试的改革,必须非常小心。”

报告的另一项建议还主张,扩大政府的HELP助学贷款项目,将这一为高校学生提供依据收入情况还款的贷款项目,扩大至职业教育产业。

政府应建立中立资助模式

  报告的另一项建议还主张,扩大政府的HELP助学贷款项目,将这一为高校学生提供依据收入情况还款的贷款项目,扩大至职业教育产业。

澳洲高校联盟担忧这一建议可能会导致职业教育助学贷款(VET FEE-HELP)崩溃现象的重演。

据悉,在新版本中,BCA试图去缓解大学对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之间的区别可能会被抹去的担忧。BCA对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进行了扩展定义。高等教育被认为是“在学术上有更广的范围,包括为了学习的主观能动性、学术探究和研究等方向”。而职业教育则是“为那些没有或几乎没有受过教育的成年人提供基础教育,为那些技能发展受到困扰的澳人提供重要的二次教育机会,以及为劳动力市场提供从低技能到高技能工人的资格。”

  澳洲高校联盟担忧这一建议可能会导致职业教育助学贷款(VET FEE-HELP)崩溃现象的重演。

据报道,曾有一些不法私人学院利用这一贷款项目牟取利益。杰克逊表示,这一项目“创造了价值12亿澳元的灾难”。

与此同时,BCA坚持认为联邦政府必须放弃目前孤立的方式为高等教育提供资金,同时也应该结束目前不利于职业教育的反常激励措施。政府应该建立一个中立的资助模式,将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都纳入其中,并将政府补贴透明化。

  据报道,曾有一些不法私人学院利用这一贷款项目牟取利益。杰克逊表示,这一项目“创造了价值12亿澳元的灾难”。

职业教育产业欢迎新报告

BCA还要求联邦政府承诺至少10年的长期资助,这样补贴就不会像州政府对待职业教育那样被重新用于其他用途,从而导致资金短缺。

  职业教育产业欢迎新报告

然而,并非所有高校代表都像高校联盟那样悲观。拥有7个成员的创新研究高校(Innovative Research Universities)团体首席执行官康纳·金(Conor King)表示,这份报告十分有趣,需要对其中包含的观点予以探索。

UA:报告未解决澳大学担忧

  然而,并非所有高校代表都像高校联盟那样悲观。拥有7个成员的创新研究高校(Innovative Research Universities)团体首席执行官康纳·金(Conor King)表示,这份报告十分有趣,需要对其中包含的观点予以探索。

金指出,尽管自己不支持这份报告,但涉及到整体框架时,这份报告给予了人们可以思考的地方。

但UA表示,修订后的报告没有充分解决澳大学的担忧。UA首席执行官杰克逊表示,BCA还没有为彻底改革澳大利亚教育体系和资助制度建立一个合理的理论基础。BCA的改革计划对澳大利亚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大学和国际教育的繁荣构成了重大风险。她说:“我们需要一个繁荣的高等教育体系,大学和职业教育都在尽其所能地开展各自独特但互补的工作。”

  金指出,尽管自己不支持这份报告,但涉及到整体框架时,这份报告给予了人们可以思考的地方。

此外,职业教育产业却对报告给予了热情回应。澳洲私立教育及培训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卡姆已强烈要求政府尽快接受报告中的建议。

据悉,UA此前指出,一些私立大学至少有10亿澳元的资金被卷入了VET FEE-HELP丑闻,它们不应与职业教育一样,成为同一资助体系的一部分。同时,在从国际教育产业中获得的收入中,大学应占据多数,因其依赖国际学生学费为自己的预算提供资金。

  此外,职业教育产业却对报告给予了热情回应。澳洲私立教育及培训委员会(ACPET)首席执行官卡姆(Rod Camm)已强烈要求政府尽快接受报告中的建议。

  责任编辑:张粉霞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如今澳大利亚的教育和技能体系面临风险,近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