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蔚山摄,甘肃省正宁县榆林子镇发生的幼儿园

2019-11-08 01:28栏目:中小学教育
TAG:

  

一段时间以来,农村校车事故频现,引起全社会对农村校车安全的高度关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指出,有条件的地方要把校车制度建立起来,配备最好的车辆和最好的司机,实施最好的交通管理,为孩子们建起安全“绿色通道”。搭建“绿色通道”,在当下的农村地区,显得尤为紧迫。

日前,甘肃省正宁县榆林子镇发生的幼儿园校车事故再次敲响警钟,校车安全问题再次引发社会关注。

1问 既有产量,又有需求 为什么安全的校车无法普及? 从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现场发回的照片上,涂成橙黄色的“校车”头部已经完全被撞烂变形,各种部件散落在地上,对面比它高出一头的红色卡车则轮廓完好。这张照片,让网友们又找出了先前广为流传的美国校车撞坏悍马的事故图片,唏嘘为什么我们的校车总显得有些脆弱? 事实上,按照去年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委发布,并于当年7月1日开始施行的《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这辆面包车根本不能称为一辆合格的“校车”。 在这部校车标准中,从车内通道到座位间距、坐垫宽度,甚至座位上方的自由空间都有详细规定;并且要求“每辆校车上至少应安装一个照管人员座位,当座位数超过40个时,应至少安装两个照管人员座位”。 然而,符合这种标准的校车国内却并不多见:今年4月,深圳共对全市3540余辆校车进行了全面检查登记,发现不合格的校车接近总数的三分之一。深圳尚且如此,其他经济欠发达的地区结果可想而知,是国内能生产合格校车的厂家太少吗? “每年超过1.8万儿童死于交通事故,约9000万学生需要乘坐安全规范的校车,专业校车需求超过100万辆。然而到去年,校车保有量才刚过1万辆。中国制造的国际标准校车大量出口到海外,然而在中国却极难见到它们的身影。今天,消逝在甘肃幼儿园校车上的20条生命,能成为下决心解决校车安全问题的起点吗?”昨天央视一套节目部主任许文广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 今年5月,花2000万为当地小学生购买79辆“长鼻子”校车的浙江省德清县,曾经引来公众的一片彩声。当地教育局安全科科长张帆告诉本报记者,该县购买的“长鼻子”车,车头向前凸了1.4米左右,发动机设置在车头前方,这样万一发动机着火也不会伤及车身;如果遭遇交通事故,“长鼻子”还可以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我们对校车底盘、车身加固、抗撞击率等方面提出了很多要求,有些安全指标甚至超过了‘美式校车’。”而为德清县生产校车的宇通客车,就曾经参与了前述校车标准的制定。 除了德清,广东顺德、山东青岛也都出现了类似的校车,可惜这些仍然只是零星案例。

图片 1 广西柳州市柳江县,一部平时拉货的面包车成了“校车”,核载8人的车上坐了28个孩子。颜 篁摄

撤点并校,“校车”需求旺盛

校车事故为何屡屡发生?校车实际运营现状如何?谁该为校车安全负责?对校车的刚性需求谁来满足?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2问 事故频发,监管缺位 缺乏规范的校车运营谁来监管? “核载9人的小面包车能装下60多人?”昨天事故突发时,现场传回的简短消息一度让许多人无法相信。然而,当一段“准载6人面包车挤下66个孩子”的旧视频被重新发掘出来的时候,看着狭窄车厢里那一张张懵懂稚嫩的小脸,所有人的心都疼了。 昨晚,庆阳市教育局局长卢化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次校车事故前三天,庆阳市教育局、正宁县教育局在检查中发现,该幼儿园存在校车超载情况,曾勒令幼儿园进行整改。幼儿园却一意孤行,仍超载运送幼儿。这个说法引起了部分网友的不满:“整改无果,你们就不管了?采取措施啊!” 这不是第一辆发生事故的超载“校车”—— 2010年2月26日,江苏如皋一辆7座校车内“塞”进了26个孩子。上车10分钟后,一个4岁女孩因车厢内拥挤呼吸困难,不治身亡。同年12月,湖南省衡南县一辆送小学生上学的三轮摩托车坠河,14名小学生死亡,6人受伤。校车超载,尤其是农村学校的校车超载绝非偶发事件。 昨晚,甘肃省教育厅下发了紧急通知,要求省内各地加强校车管理;去年在衡南县学生特大交通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湖南省教育厅也发出了紧急通知,要求省内各地加强校车管理,确保学生交通安全。有关方面高度重视的态度,也许能让公众稍感安慰,但每次事故发生后的“加强管理”,显然不如日常制度化的依法监管更加“安全”。 “超载”的监管有法可依,但还有一些“校车”事故,普通交规无法保障。 今年8月2日,安徽省安庆市一个3岁女孩在幼儿园校车中滞留长达8个小时后死亡;8月29日,海南省三亚市的一名3岁男童因睡着而未被司机和老师清点到,被遗忘在校车内9个小时后死亡;两周之后,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又有两名幼儿被遗忘在校车内,直至当日下午放学时才被发现,两个孩子已经离开了人世。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四个孩子因同样的原因在校车里身亡——无论对校车的硬件制定多么详尽严格的标准,当车辆投入使用之后,相应的运行守则也必不可少。以在全县范围内推广统一校车的浙江德清为例,司机每次出车前都要检查车辆安全,每个转弯都要特别控制车速,运营公司每个月会组织驾驶员进行安全培训。 普通交规之外,校车安全运行的所需额外要求能否也像校车硬件一样,有所规范、有人监督呢?

图片 2  广东梅州市五华县某镇,一辆限载半吨的小货车用铁栅栏在车厢围了一圈,里面居然站了50多名学生。黄蔚山摄

每周日下午3点,家住湖南省永兴县悦来乡侯家村的侯建华就开始吆喝着,约上村子里有孩子在镇上读书的10多户邻居,一起把孩子们送上一辆租来的面包车。

11月18日下午5时许,地处城乡结合部的山西太原市杏花岭区某小学,校门口停放着几辆微型面包车。记者在不远处观察,不到一刻钟,一辆7座的微型面包车硬是挤进了十几个孩子,车门勉强关好后便发动离开了。

3问 民间捐款?公车瘦身? 让孩子们坐上安全的校车要花多少钱? 从昨天到现在,人们从最初的震惊和悲痛,转而开始关注让悲剧不再发生的解决之道。“免费午餐”的发起人邓飞开始筹划“安全校车”活动,希望借助民间公益的力量,为孩子们提供安全的校车;著名草根微博“作业本”则呼吁:从3000亿公车消费中,“扔156亿出来就足够了”,按照他的计算,“中国有19522个镇,如每个镇配两辆40万级别校车,只需要19522800000=156亿。” 那么,眼下运行中的各种“校车”花费几许?让孩子们坐上符合安全标准的校车又需要多少钱? 今年2月,“新闻观点”曾经对北京的一些运营中的校车进行了调查。北京一家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校车部经理告诉记者,一辆承载13个孩子的“校车”每月收入是5330元,每个孩子每月缴纳410元。而公司的成本则包括:聘请一名跟车老师,八九百元;1公里1元左右的油钱、司机的工资、车辆维修保养等,“一辆车一个月的利润特别有限。” 而由政府参与的校车计划,学生和学校的负担都减轻了不少。在朝阳区试点校车之前,陈经伦中学坐校车的学生每个月每人收费370元,2010年下半年油价上涨,运营公司无法承受,又从370元调整到了400元;“朝阳校车”试点之后,每个学生每天只收10块钱,一个月合220块钱,费用减了一半。 至于仅购车就投入2000万元的浙江德清,全县乘车学生每人每次乘车只需支付1元钱,其中贫困学生免费。其专车专用的模式,每年的运营成本大约500万元,县财政每年要为校车补贴超过200万。 张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无论从经济成本还是从社会成本考量,这笔钱都是“划算”的:“我们这边现在经济条件比较好,万一出现了学生意外死亡就算是单纯的交通事故,赔偿就不会少于30万,而且这种事情给老百姓带来的损失是没办法用钱衡量的。所以,即使抛开社会效益,现在一年投入这一两百万,从整个社会的经济成本来说,我们觉得也是值得的。况且,这是一个让老百姓安心的民生工作。” 一次性投入2000万,每年再补贴200多万——这个数字是“新闻观点”在采访中了解到的政府部门校车支出最多的案例。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10年德清的教育经费支出为5.5亿元,是该县GDP的2.34%,而2012年全国的平均目标是4%。 “想想那些柔弱单薄的小身子拥挤在方寸之间,花骨朵儿瞬间凋零。”——昨晚,得知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发生的校车事故之后,有网友如是写道。 雾气中,一辆大翻斗运煤货车与一辆逆向行驶的幼儿园校车迎面相撞,18名幼儿、一名陪护老师和校车司机丧生,40多个孩子受伤。骇人的伤亡数字背后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超载:在发生事故的那一刻,这辆核定载客9人的车上有64名乘客。 按照去年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委发布的《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这绝非一辆符合安全标准的校车——如果安全标准不因“幼儿”和“小学生”的差别而有所降低的话。 而与此同时,还有许多类似的“校车”正在缺乏保护和监管的条件下行驶,车上载的是我们的未来,他们每天都在危险之中。

图片 3形形色色的农村“校车” 李宏宇绘

“小孩在镇里的初中寄宿,一个礼拜回家一次。学校里没有专门的车接送,我们就合租了这台面包车。星期五去学校接,星期日再从村口送到学校。”在侯建华的脑海中,没有“校车”的概念,合伙租车是最佳选择了。

记者开车跟随,很快,这辆微型面包车驶上了307国道,国道上运煤的大货车川流不息,装载着小学生的面包车穿梭于货车车流中,让人十分揪心。

[行动] 安全校车计划 @邓飞:有无中国或外国车辆厂先做一台安全校车出来,我们集资购买。我先认捐一千元。学童回家途中群死群伤事件频发,我们是不是要提前尝试安全校车计划呢? @微博小秘书:甘肃省庆阳市幼儿园接送车与货车相撞造成18名儿童死亡,多人受伤。校车核定载客9人,但实际载客64人!死伤孩子无辜!从现在开始,请大家用#给孩子更安全的校车#发一条微博,关心孩子,关心未来! @段郎说事:车祸的发生原因自然是多方面,但校车质量不堪确属最重要一环。据此,我倡议我国应立即上马专门校车,确保耐撞质量一流,并要求幼儿园、学校必须购买,对财力困难的,可由各级政府补贴。 @潮州交警连心桥:有人说:“我们要尽量对孩子好一些,让他们在小时候尽量快乐。因为长大以后,他们会遇到很多痛苦。”而现在,给那些渴望求知的农村孩子最好的关心,就是为他们开行一趟安全、免费的校车。 @何镇飚:坐校车的往往是农村或边远地区,学生住的分散,公共交通不发达。这些地区,往往也是相对贫困地区。贫困地区教育的问题很多,是不是校车第一位值得商榷。而德清这样的地区,政府每年投入500万在校车公司,要视当地公交情况,决定是否可复制。校车问题,反映的不是校车本身所谓质量,而是对校车的管理以及配套服务。 @连鹏:在加拿大,校车是特权车。在交通法规上,校车不能惹。校车停车时,任何方向车辆必须停,防孩子乱穿马路造成伤害。如没停车,违法;所有车辆要让道校车;校车非常结实,安全系数是家庭车40倍。 @晓丹夜话:不简简单单是校车的问题。这些年教改当中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以前农村中小学设置的点多面广事实上起到了让农村孩子节省精力物力开支就近上学的作用,现在为了节省管理成本很多农村中小学被撤销,孩子们不得不奔波很远去上学。在甘肃的很多山梁沟峁,那些高大的校车根本开不进去。 来源:北京晚报 2011-11-17

  撤点并校,“校车”需求旺盛

近年来,农村人口出生率下降,且农村青壮年外出务工带走了部分孩子,农村适龄儿童减少,许多农村中小学停办了。在甘肃省庆阳市,2001年至2010年小学数量从2479所锐减至1516所,公立幼儿园从199所锐减至55所。在江苏省邳州市,早些年的“村村有小学”变成了如今的“3个村有1所小学”。

各地频现校车超载现象

1问 既有产量,又有需求 为什么安全的校车无法普及? 从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现场发回的照片上,涂成橙黄色的“校车”头部已经完全被撞烂变形,各种部件散落在地上,对面比它高出一头的红色卡车则轮廓完好。这张照片,让网友们又找出了先前广为流传的美国校车撞坏悍马的事故图片,唏嘘为什么我们的校车总显得有些脆弱? 事实上,按照去年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委发布,并于当年7月1日开始施行的《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这辆面包车根本不能称为一辆合格的“校车”。 在这部校车标准中,从车内通道到座位间距、坐垫宽度,甚至座位上方的自由空间都有详细规定;并且要求“每辆校车上至少应安装一个照管人员座位,当座位数超过40个时,应至少安装两个照管人员座位”。 然而,符合这种标准的校车国内却并不多见:今年4月,深圳共对全市3540余辆校车进行了全面检查登记,发现不合格的校车接近总数的三分之一。深圳尚且如此,其他经济欠发达的地区结果可想而知,是国内能生产合格校车的厂家太少吗? “每年超过1.8万儿童死于交通事故,约9000万学生需要乘坐安全规范的校车,专业校车需求超过100万辆。然而到去年,校车保有量才刚过1万辆。中国制造的国际标准校车大量出口到海外,然而在中国却极难见到它们的身影。今天,消逝在甘肃幼儿园校车上的20条生命,能成为下决心解决校车安全问题的起点吗?”昨天央视一套节目部主任许文广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 今年5月,花2000万为当地小学生购买79辆“长鼻子”校车的浙江省德清县,曾经引来公众的一片彩声。当地教育局安全科科长张帆告诉本报记者,该县购买的“长鼻子”车,车头向前凸了1.4米左右,发动机设置在车头前方,这样万一发动机着火也不会伤及车身;如果遭遇交通事故,“长鼻子”还可以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我们对校车底盘、车身加固、抗撞击率等方面提出了很多要求,有些安全指标甚至超过了‘美式校车’。”而为德清县生产校车的宇通客车,就曾经参与了前述校车标准的制定。 除了德清,广东顺德、山东青岛也都出现了类似的校车,可惜这些仍然只是零星案例。

  每周日下午3点,家住湖南省永兴县悦来乡侯家村的侯建华就开始吆喝着,约上村子里有孩子在镇上读书的10多户邻居,一起把孩子们送上一辆租来的面包车。

同时,学校分布也日趋向县城和乡镇集中。吉林省县城学校数量占全部学校数量的比例由撤点并校前的8.3%增至22.6%,乡镇学校由19.2%增至39.2%,而农村学校由74.5%降至38.3%。

接送车大多为面包车,往往几十个孩子挤一辆车

2问 事故频发,监管缺位 缺乏规范的校车运营谁来监管? “核载9人的小面包车能装下60多人?”昨天事故突发时,现场传回的简短消息一度让许多人无法相信。然而,当一段“准载6人面包车挤下66个孩子”的旧视频被重新发掘出来的时候,看着狭窄车厢里那一张张懵懂稚嫩的小脸,所有人的心都疼了。 昨晚,庆阳市教育局局长卢化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次校车事故前三天,庆阳市教育局、正宁县教育局在检查中发现,该幼儿园存在校车超载情况,曾勒令幼儿园进行整改。幼儿园却一意孤行,仍超载运送幼儿。这个说法引起了部分网友的不满:“整改无果,你们就不管了?采取措施啊!” 这不是第一辆发生事故的超载“校车”—— 2010年2月26日,江苏如皋一辆7座校车内“塞”进了26个孩子。上车10分钟后,一个4岁女孩因车厢内拥挤呼吸困难,不治身亡。同年12月,湖南省衡南县一辆送小学生上学的三轮摩托车坠河,14名小学生死亡,6人受伤。校车超载,尤其是农村学校的校车超载绝非偶发事件。 昨晚,甘肃省教育厅下发了紧急通知,要求省内各地加强校车管理;去年在衡南县学生特大交通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湖南省教育厅也发出了紧急通知,要求省内各地加强校车管理,确保学生交通安全。有关方面高度重视的态度,也许能让公众稍感安慰,但每次事故发生后的“加强管理”,显然不如日常制度化的依法监管更加“安全”。 “超载”的监管有法可依,但还有一些“校车”事故,普通交规无法保障。 今年8月2日,安徽省安庆市一个3岁女孩在幼儿园校车中滞留长达8个小时后死亡;8月29日,海南省三亚市的一名3岁男童因睡着而未被司机和老师清点到,被遗忘在校车内9个小时后死亡;两周之后,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又有两名幼儿被遗忘在校车内,直至当日下午放学时才被发现,两个孩子已经离开了人世。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四个孩子因同样的原因在校车里身亡——无论对校车的硬件制定多么详尽严格的标准,当车辆投入使用之后,相应的运行守则也必不可少。以在全县范围内推广统一校车的浙江德清为例,司机每次出车前都要检查车辆安全,每个转弯都要特别控制车速,运营公司每个月会组织驾驶员进行安全培训。 普通交规之外,校车安全运行的所需额外要求能否也像校车硬件一样,有所规范、有人监督呢?

  “小孩在镇里的初中寄宿,一个礼拜回家一次。学校里没有专门的车接送,我们就合租了这台面包车。星期五去学校接,星期日再从村口送到学校。”在侯建华的脑海中,没有“校车”的概念,合伙租车是最佳选择了。

“我读五年级了,家离学校有六里路,走路太远了,爸爸妈妈不放心,就要我搭这辆面包车上学、回家。这么大点的车厢,装进了10几个同学,我们就像塞进了罐子里,气都透不过来。”湖南省岳阳县公田镇一位名叫陈希的小学生满脸委屈。

11月17日下午,广州白云交警二队发现一辆负责接送新科幼儿园孩子的校车,额定载员19人,但里面挤了27个人。而另一辆负责接送龙归中心幼儿园孩子的校车相关设置不符合校车标准,其额定载客人数是26人,实际载了43人。

3问 民间捐款?公车瘦身? 让孩子们坐上安全的校车要花多少钱? 从昨天到现在,人们从最初的震惊和悲痛,转而开始关注让悲剧不再发生的解决之道。“免费午餐”的发起人邓飞开始筹划“安全校车”活动,希望借助民间公益的力量,为孩子们提供安全的校车;著名草根微博“作业本”则呼吁:从3000亿公车消费中,“扔156亿出来就足够了”,按照他的计算,“中国有19522个镇,如每个镇配两辆40万级别校车,只需要19522800000=156亿。” 那么,眼下运行中的各种“校车”花费几许?让孩子们坐上符合安全标准的校车又需要多少钱? 今年2月,“新闻观点”曾经对北京的一些运营中的校车进行了调查。北京一家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校车部经理告诉记者,一辆承载13个孩子的“校车”每月收入是5330元,每个孩子每月缴纳410元。而公司的成本则包括:聘请一名跟车老师,八九百元;1公里1元左右的油钱、司机的工资、车辆维修保养等,“一辆车一个月的利润特别有限。” 而由政府参与的校车计划,学生和学校的负担都减轻了不少。在朝阳区试点校车之前,陈经伦中学坐校车的学生每个月每人收费370元,2010年下半年油价上涨,运营公司无法承受,又从370元调整到了400元;“朝阳校车”试点之后,每个学生每天只收10块钱,一个月合220块钱,费用减了一半。 至于仅购车就投入2000万元的浙江德清,全县乘车学生每人每次乘车只需支付1元钱,其中贫困学生免费。其专车专用的模式,每年的运营成本大约500万元,县财政每年要为校车补贴超过200万。 张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无论从经济成本还是从社会成本考量,这笔钱都是“划算”的:“我们这边现在经济条件比较好,万一出现了学生意外死亡就算是单纯的交通事故,赔偿就不会少于30万,而且这种事情给老百姓带来的损失是没办法用钱衡量的。所以,即使抛开社会效益,现在一年投入这一两百万,从整个社会的经济成本来说,我们觉得也是值得的。况且,这是一个让老百姓安心的民生工作。” 一次性投入2000万,每年再补贴200多万——这个数字是“新闻观点”在采访中了解到的政府部门校车支出最多的案例。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10年德清的教育经费支出为5.5亿元,是该县GDP的2.34%,而2012年全国的平均目标是4%。 “想想那些柔弱单薄的小身子拥挤在方寸之间,花骨朵儿瞬间凋零。”——昨晚,得知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发生的校车事故之后,有网友如是写道。 雾气中,一辆大翻斗运煤货车与一辆逆向行驶的幼儿园校车迎面相撞,18名幼儿、一名陪护老师和校车司机丧生,40多个孩子受伤。骇人的伤亡数字背后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超载:在发生事故的那一刻,这辆核定载客9人的车上有64名乘客。 按照去年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委发布的《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这绝非一辆符合安全标准的校车——如果安全标准不因“幼儿”和“小学生”的差别而有所降低的话。 而与此同时,还有许多类似的“校车”正在缺乏保护和监管的条件下行驶,车上载的是我们的未来,他们每天都在危险之中。

  近年来,农村人口出生率下降,且农村青壮年外出务工带走了部分孩子,农村适龄儿童减少,许多农村中小学停办了。在甘肃省庆阳市,2001年至2010年小学数量从2479所锐减至1516所,公立幼儿园从199所锐减至55所。在江苏省邳州市,早些年的“村村有小学”变成了如今的“3个村有1所小学”。

陈希并非孤例,撤点并校让原本在村里读书的孩子开始搭车去乡镇甚至县城上学。据调查,甘肃庆阳市撤点并校前,幼儿园、小学的覆盖半径不超过1.5公里,初中的覆盖半径不超过5公里。如今,幼儿、小学生平均上学距离3.1公里,初中生8.2公里,最远达15公里。平均单程上学所需时间,初中生为70分钟,幼儿、小学生约为40分钟。

而在江西南昌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部分幼儿园也存在着超载接送现象。11月7日下午,南昌市高新区交警大队交警截获了一辆超员比例高达330%以上的“疯狂校车”:车上额定载客人数为12人,可是除了50名幼童,还有一名随队老师和一名司机,总共载了52人。

[行动] 安全校车计划 @邓飞:有无中国或外国车辆厂先做一台安全校车出来,我们集资购买。我先认捐一千元。学童回家途中群死群伤事件频发,我们是不是要提前尝试安全校车计划呢? @微博小秘书:甘肃省庆阳市幼儿园接送车与货车相撞造成18名儿童死亡,多人受伤。校车核定载客9人,但实际载客64人!死伤孩子无辜!从现在开始,请大家用#给孩子更安全的校车#发一条微博,关心孩子,关心未来! @段郎说事:车祸的发生原因自然是多方面,但校车质量不堪确属最重要一环。据此,我倡议我国应立即上马专门校车,确保耐撞质量一流,并要求幼儿园、学校必须购买,对财力困难的,可由各级政府补贴。 @潮州交警连心桥:有人说:“我们要尽量对孩子好一些,让他们在小时候尽量快乐。因为长大以后,他们会遇到很多痛苦。”而现在,给那些渴望求知的农村孩子最好的关心,就是为他们开行一趟安全、免费的校车。 @何镇飚:坐校车的往往是农村或边远地区,学生住的分散,公共交通不发达。这些地区,往往也是相对贫困地区。贫困地区教育的问题很多,是不是校车第一位值得商榷。而德清这样的地区,政府每年投入500万在校车公司,要视当地公交情况,决定是否可复制。校车问题,反映的不是校车本身所谓质量,而是对校车的管理以及配套服务。 @连鹏:在加拿大,校车是特权车。在交通法规上,校车不能惹。校车停车时,任何方向车辆必须停,防孩子乱穿马路造成伤害。如没停车,违法;所有车辆要让道校车;校车非常结实,安全系数是家庭车40倍。 @晓丹夜话:不简简单单是校车的问题。这些年教改当中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以前农村中小学设置的点多面广事实上起到了让农村孩子节省精力物力开支就近上学的作用,现在为了节省管理成本很多农村中小学被撤销,孩子们不得不奔波很远去上学。在甘肃的很多山梁沟峁,那些高大的校车根本开不进去。 来源:北京晚报 2011-11-17

  同时,学校分布也日趋向县城和乡镇集中。吉林省县城学校数量占全部学校数量的比例由撤点并校前的8.3%增至22.6%,乡镇学校由19.2%增至39.2%,而农村学校由74.5%降至38.3%。

于是,“校车”开始在农村地区蔓延。每到上学、放学的高峰期,农村中小学校门口,通常就会看到一群群孩子从租用的面包车或者敞篷三轮车里上下。

记者在南昌市高新区、青山湖等地调查时也发现,接送学生的车辆大多是面包车,一般都超载严重。

  “我读五年级了,家离学校有六里路,走路太远了,爸爸妈妈不放心,就要我搭这辆面包车上学、回家。这么大点的车厢,装进了10几个同学,我们就像塞进了罐子里,气都透不过来。”湖南省岳阳县公田镇一位名叫陈希的小学生满脸委屈。

此外,“校车”也成为民办、私立学校谋利的重要途径。近年来,这类学校开始在农村地区盛行,并且多以盈利为目的。为了抢夺生源,常常推出学生接送服务。可是,由于需接送的学生数量多,又没有政府财力物力支持,于是,非法改装并超载驾驶的校车屡见不鲜。

据了解,从江西的统计情况来看,目前统计在册的中小学生接送车辆共611辆,其中273辆不在教育部门与交警部门监控之下,占总数的44.68%;而幼儿园幼儿接送车辆统计数为3926辆,其中1244辆属“黑校车”,占总数的31.68%。

  陈希并非孤例,撤点并校让原本在村里读书的孩子开始搭车去乡镇甚至县城上学。据调查,甘肃庆阳市撤点并校前,幼儿园、小学的覆盖半径不超过1.5公里,初中的覆盖半径不超过5公里。如今,幼儿、小学生平均上学距离3.1公里,初中生8.2公里,最远达15公里。平均单程上学所需时间,初中生为70分钟,幼儿、小学生约为40分钟。

“校车”乱象,事故此起彼伏

农村学生对校车需求较大

  于是,“校车”开始在农村地区蔓延。每到上学、放学的高峰期,农村中小学校门口,通常就会看到一群群孩子从租用的面包车或者敞篷三轮车里上下。

2011年11月16日9时,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的一所幼儿园校车与一辆运煤货车迎面相撞,造成19名幼儿、1名司机及1名陪护教师死亡,44人受伤。

“黑校车”和“超载校车”多集中于城乡结合部和农村地区等

  此外,“校车”也成为民办、私立学校谋利的重要途径。近年来,这类学校开始在农村地区盛行,并且多以盈利为目的。为了抢夺生源,常常推出学生接送服务。可是,由于需接送的学生数量多,又没有政府财力物力支持,于是,非法改装并超载驾驶的校车屡见不鲜。

2011年12月12日17时,江苏徐州市丰县首羡镇的一辆校车为躲避前方一辆人力三轮车发生侧翻,掉落路边河沟中,造成15人死亡,8人受伤。

一位教育部门相关人士介绍说,目前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都是“划片招生、就近入学”,城市中学生家庭住址一般距离学校不远,校车需求不大。坐校车的学生中,“流动人口的小孩、农村留守儿童占很大比重”。

  “校车”乱象,事故此起彼伏

孩子们在瞬间失去了生命,来不及想更来不及问:“校车为何如此不安全?”

据了解,“黑校车”、“超载校车”多集中于中西部、农村地区、城市外来人口聚集区、城乡结合部。有学者统计近5年媒体报道的74起校车安全事故数据后发现,在死亡人数中有74%是农村学生;49%的校车事故发生在义务教育阶段,50%在幼儿园。

  2011年11月16日9时,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的一所幼儿园校车与一辆运煤货车迎面相撞,造成19名幼儿、1名司机及1名陪护教师死亡,44人受伤。

2010年7月1日,《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正式实施,标准对小学生校车安全带、安装“汽车黑匣子”、至少应设两个应急出口、双层客车和铰接客车均不得作为校车等都作了详细规定。

记者调查发现,农村学生对校车需求较大的原因,是因为撤乡并镇带来学区及学校布局调整,学区服务覆盖面加大,导致部分学生路途偏远必须乘车,尤其是农村中小学和幼儿园;同时,为争夺生源,部分城乡民办幼儿园主动出车接送学生。

  2011年12月12日17时,江苏徐州市丰县首羡镇的一辆校车为躲避前方一辆人力三轮车发生侧翻,掉落路边河沟中,造成15人死亡,8人受伤。

可是,标准实施以来,这一规定难以着陆。2010年12月27日,湖南衡南县松江镇一辆搭载19名学生的三轮摩托车坠河,造成14名学生死亡。事故发生后,衡南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指出,全县共249所农村学校,到交警大队备案并办理了相关手续的校车仅68辆,这68辆基本上没有学校自购的校车。

那么,为何屡屡出现校车“疯狂超载”?记者从山西校车的调查情况中发现:首先,社会车辆兼营学生接送是为增加收入,若收费高则无竞争力,因此超员超载、薄利多销成其盈利的主要途径。

  孩子们在瞬间失去了生命,来不及想更来不及问:“校车为何如此不安全?”

“学校财力不济,难以满足学生上下学的校车需求。每到周末,我校就有900人需要乘车回家。有的由家长接送,有的乘公交车,有的就不得不搭乘一些破旧、报废的面包车、三轮摩托车和低速货车。”吉林柳河县实验小学校长柳梅说。

其次,这些接送车辆车主、驾驶员存在侥幸心理,认为核定载客人数是成年人,小学生、幼儿体重轻,两个都抵不上一个成年人。

  2010年7月1日,《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正式实施,标准对小学生校车安全带、安装“汽车黑匣子”、至少应设两个应急出口、双层客车和铰接客车均不得作为校车等都作了详细规定。

广东省梅州市,一辆限载半吨的小货车,车厢被围了铁栅栏,原本只能拉3头牛的车上,居然站了50多名学生。

第三,因为学生住家分散、正规营运公交没有向街道、村组延伸,因此这类车辆大多在乡镇内的村级公路上行驶,由于交警、路政稽查人员较少,驾驶员认为车况差一点没关系。

  可是,标准实施以来,这一规定难以着陆。2010年12月27日,湖南衡南县松江镇一辆搭载19名学生的三轮摩托车坠河,造成14名学生死亡。事故发生后,衡南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指出,全县共249所农村学校,到交警大队备案并办理了相关手续的校车仅68辆,这68辆基本上没有学校自购的校车。

安徽省安庆市,交警发现一辆校车走着S型路线,经查,核载7人的小型客车实载21名学生。司机打开车门时,浓浓的酒味扑面而来。

尽管不少家长早就意识到校车安全的隐患,但迫于无法接送等种种无奈,仍不得不把孩子送上一辆辆拥挤的校车。

  “学校财力不济,难以满足学生上下学的校车需求。每到周末,我校就有900人需要乘车回家。有的由家长接送,有的乘公交车,有的就不得不搭乘一些破旧、报废的面包车、三轮摩托车和低速货车。”吉林柳河县实验小学校长柳梅说。

江苏省如皋市,一辆7座的微型面包车内,塞进了二三十个孩子。一名仅入园两天的4岁女孩吴某,由于车内人多拥挤,最终窒息身亡。

校车经营长期“入不敷出”

  广东省梅州市,一辆限载半吨的小货车,车厢被围了铁栅栏,原本只能拉3头牛的车上,居然站了50多名学生。

超员驾驶、司机酒驾、被遗忘的孩童在车上窒息……缺少驾驶证、行驶证、未经公安部门备案的个体私营车辆在乡村“大行其道”,犹如一个个移动的“炸弹”,随时可能吞噬孩子的生命。

买车养车成本高,校车以校方租赁为主,难以规范

  安徽省安庆市,交警发现一辆校车走着S型路线,经查,核载7人的小型客车实载21名学生。司机打开车门时,浓浓的酒味扑面而来。

监管缺位,困惑“校车”安全

校车安全让人揪心,更让人担心的是,“吃力不讨好”让校车很难规范。

  江苏省如皋市,一辆7座的微型面包车内,塞进了二三十个孩子。一名仅入园两天的4岁女孩吴某,由于车内人多拥挤,最终窒息身亡。

“管不到啊!我们没有执法权,能做的只是教育孩子们注意乘车安全,尽量不搭改造过的车或者破旧车。”湖南省平江县官塘镇中心小学马楷模老师说,“同时,要求家长与学校签订免责协议书,如果在校外乘车出了安全事故,由家长与车主自行协商解决。”话语中,透露着学校的无奈。

“一辆校车几十万,谁来出这个钱?”“即使学校出得起钱,车辆的保养等费用怎么办?”南昌市某幼儿园后勤负责人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一台金杯面包车为例,油钱一年2万元左右,司机工资2—3万元,再加上车辆保险和维修保养费用等,一年下来5—6万元的开销。这笔开销,对于很多学校来说并非小数目。

  超员驾驶、司机酒驾、被遗忘的孩童在车上窒息……缺少驾驶证、行驶证、未经公安部门备案的个体私营车辆(俗称“黑校车”)在乡村“大行其道”,犹如一个个移动的“炸弹”,随时可能吞噬孩子的生命。

“家里两个孩子每天5点半起床,乘私人经营的校车前往15公里外的乡中学上学,每月需交"校车费"320元,这就已经占了家庭收入的2/3。如果乘坐正规校车,费用岂不是更高?”湖南省平江县河东乡杨梅村村民说。一方面是家庭的经济拮据,一方面是孩子的安全,村民的脸上挂满了忧愁与矛盾。

上一页0102下一页单页阅读

  监管缺位,困惑“校车”安全

目前,湖南省平江县的农村交警中队只有2至3个民警,平均管辖4个乡镇。其他地方也差不多。甘肃省庆阳市交警支队实有警力153人,平均每名民警管辖道路73.2公里。其中,正宁县交警大队共有5名民警,无法承担县乡道路全面巡逻管控任务,很难及时查处校车的违法行为。

  “管不到啊!我们没有执法权,能做的只是教育孩子们注意乘车安全,尽量不搭改造过的车或者破旧车。”湖南省平江县官塘镇中心小学马楷模老师说,“同时,要求家长与学校签订免责协议书,如果在校外乘车出了安全事故,由家长与车主自行协商解决。”话语中,透露着学校的无奈。

“公安交管部门警力不足的问题日益突出,在全力确保主要国、省道交通安全的基础上,很难再有力量对乡村公路进行长期有效的监控。”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我们多次开展集中整治,但效果缺乏长期保障。整治时,这些车辆就暂时停运,等交警一走,这些车辆又上路了。”

  “家里两个孩子每天5点半起床,乘私人经营的校车前往15公里外的乡中学上学,每月需交‘校车费’320元,这就已经占了家庭收入的2/3。如果乘坐正规校车,费用岂不是更高?”湖南省平江县河东乡杨梅村村民说。一方面是家庭的经济拮据,一方面是孩子的安全,村民的脸上挂满了忧愁与矛盾。

此外,较为恶劣的路况也是农村地区校车安全事故的重要诱因。虽然吉林省大安市政府统一购买了宽2.32米的校车,但乐胜乡明德中学周边道路路宽不足4米,车辆会车、超车横向间距不足,依旧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在湖南省平江县杨梅村,孩子们在去往河东农村中学的途中,有一段6公里的水泥路仅有3.5米宽,并且大部分临水临崖,路侧缺乏必要的防撞和隔离设施,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目前,湖南省平江县的农村交警中队只有2至3个民警,平均管辖4个乡镇。其他地方也差不多。甘肃省庆阳市交警支队实有警力153人,平均每名民警管辖道路73.2公里。其中,正宁县交警大队共有5名民警,无法承担县乡道路全面巡逻管控任务,很难及时查处校车的违法行为。

齐抓共管,建设“绿色通道”

  “公安交管部门警力不足的问题日益突出,在全力确保主要国、省道交通安全的基础上,很难再有力量对乡村公路进行长期有效的监控。”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我们多次开展集中整治,但效果缺乏长期保障。整治时,这些车辆就暂时停运,等交警一走,这些车辆又上路了。”

由政府采取每名学生每天补助1元,补贴车主的运营收入,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政府采取“政府统筹、财政补贴、纳入预算、解决运力”的方法,规范管理私人营运的“校车”。

  此外,较为恶劣的路况也是农村地区校车安全事故的重要诱因。虽然吉林省大安市政府统一购买了宽2.32米的校车,但乐胜乡明德中学周边道路路宽不足4米,车辆会车、超车横向间距不足,依旧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在湖南省平江县杨梅村,孩子们在去往河东农村中学的途中,有一段6公里的水泥路仅有3.5米宽,并且大部分临水临崖,路侧缺乏必要的防撞和隔离设施,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当地乡镇政府对辖区符合安全要求的车辆和需要乘车的学生数量进行摸底后,组织教育、交警等部门对这些车辆及其驾驶人员进行资格审查。如果审查通过,就获取“接送学生校车”专用标志、一些税费减免和补贴。

  齐抓共管,建设“绿色通道”

  由政府采取每名学生每天补助1元,补贴车主的运营收入,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政府采取“政府统筹、财政补贴、纳入预算、解决运力”的方法,规范管理私人营运的“校车”。

  当地乡镇政府对辖区符合安全要求的车辆和需要乘车的学生数量进行摸底后,组织教育、交警等部门对这些车辆及其驾驶人员进行资格审查。如果审查通过,就获取“接送学生校车”专用标志、一些税费减免和补贴。

  如今,宣州区“接送学生校车”已经发展到570辆,广受群众欢迎。但是,“校车服务及其安全问题的背后是复杂的社会管理问题,涉及经济发展水平、教育均衡发展、道路交通建设和管理等诸多因素。”清华大学(微博)教授余凌云说,“不同地区,校车的发展策略应该有所不同,政府及有关部门需要有针对性地明确自身定位,履行应尽职责,满足农村地区校车需求的同时,保障孩子们的安全。”

  “校车的发展,源自于撤点并校。”中国政法大学(微博)教授王敬波表示,“为此,应当考虑将学生上下学安全出行作为农村地区撤点并校的前置条件。对不符合条件的,暂缓撤点并校,甚至改为送老师下乡和增加寄宿学校等。对符合条件的,可以考虑发展公共交通。唯有提前规划,合理提供校车服务,才能减少校车安全隐患。”

  “校车服务其实是‘学校后勤保障社会化’的问题,是一个全社会需要共同承担的问题。现阶段,个体经营的中小学生、幼儿接送车辆仍有相当大的数量,一些民办、私立学校因抢夺生源造成了校车虚假繁荣。”北京师范大学(微博)教授袁桂林说,“对此,相关部门应该尽快出台相关安全管理措施,采取收购整编等方法,将这些车辆纳入校车安全管理制度,通过规范化管理,保障学生安全出行。”

  “从长远来说,应明确性质,区分责任。校车服务,是公益性事业,还是企业化发展?不同的回答,就会有不同的校车安全工作机制和不同的安全责任主体。”袁桂林补充道,“政府应该加强制度建设,健全工作机制,明确教育、公安、交通、安监等部门的职责,明确企业、学校乃至家长的义务,加强对校车运营各个环节的安全监管。”

  2011年底,国务院相关部门积极制定《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并且向社会征求意见。有群众反映,安监部门应尽快建立健全校车安全标准;交通部门应加强农村道路建设,抓紧完善农村地区校车线路及周边的交通安全设施。

  校车之痛

  2011年末,接连发生校车事故。“要把校车安全问题真正纳入法制的轨道,这样才能引起人们的重视,并且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总理的督促,将校车安全问题推向了前所未有的位置。

  在这种背景下,《校车安全条例》(草案)经国务院法制办发布,面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国家出台校车立法,当然是“立竿”之举,但仅凭一部法律法规,能否马上起到人们期望的“见影”之效,还有待于实践的检验。

  其实,校车安全问题还折射出一种治理危机。曾几何时,超员驾驶,但依旧“明目张胆”;车辆破旧,但仍然“大行其道”——对于这些早被察觉和发现的问题,为什么就一直没有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反而一任“超载”下去、“破旧”到底,直到酿成不可挽回的悲剧呢?

  校车安全问题在城乡都有发生,但必须承认的是,这样的悲剧更多的是发生在农村地区或偏远贫穷地区。这种局面应该说是城乡差距问题的现实反映。而城乡发展不平衡,是一个我们必须正视的问题,而且这种不平衡不仅仅是经济意义上的。

  孩子的生命安全必须得到最高程度的保障,校车悲剧不能一而再地发生,上述深层次的问题必须被正视并切实地解决。希望全国上下将校车安全当作一件大事来抓,做到防患于未然。为了祖国的花朵,为了下一代,请在校车安全上多做文章,多花心思。希 仁

分享到: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中小学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黄蔚山摄,甘肃省正宁县榆林子镇发生的幼儿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