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开始在口袋里在包里找寻这只口红,还是

2019-11-09 21:58栏目:中小学教育
TAG:

  肖博龙  和平小学校园记者站四三班

        “咦,我的橡皮呢,刚刚还看见呢?去哪了呀?去哪了呀?”

必威:开始在口袋里在包里找寻这只口红,还是小主人的一个朋友帮我捡了起来说。  电影结束,我站起来踩上了一只口红。几年前网上价格炒得飞起的星辰,上面还刻了字。如果我捡到的是一只手机,或者一个钱包,我还可以拜托电影院的工作人员找找它的主人。但是,一只口红,我能做什么呢?

    我是一个橡皮擦我静静的呆在橱窗里,等待着主人把我买走。突然来了一个小女孩,她把我买走了。                                                小主人一开始字写的很好,老师还经常的经常把她的作业当做范本表扬。小主人得到表扬之后,就把铅笔记了一等功。小沈阳是要开始写得越来越长,横也不平,竖也不直了。还不让妈妈说,有一次老师把她的作业拿出来批评了。小主人很惭愧,她打开文具盒说好像比较好橡皮,我相信好吃的,你一定要帮我呀。听到小主人想改正,把字写得很好,我就很乐意帮助您呀。

  我是一块橡皮擦,四四方方、白白胖胖。可是,我最近变得浑身黑乎乎、奇形怪状的。弄成这副模样啊,全都是我家小主人所赐!

        我几乎把整个房间都找过去了,可就是没有。可是我还要写作业呐,没有了橡皮擦怎么写?我只好让妈妈带着我去再买一块橡皮。

    它或许是从某个口袋落下,或许是在翻找包包里的东西时掉出来。这个丢失口红的女孩此时有没有发现她把落到了电影院里?这个夜晚啊,她想我没有必要再去补个妆,挽着男朋友的手走上了闪着霓虹灯的街道。在某个瞬间,她突然有了一种预感,开始在口袋里在包里找寻这只口红。

      小主人三天两头就把我的往地上掉。一呆就是一两节课。最可恨的就是有一次她竟然还把我弄丢了。还是小主人的一个朋友帮我捡了起来说,咦,这是谁的橡皮擦呀?这么好怎么不要了呀?小主人听到后很惭愧,她指着我说,你呀,你怎么到处乱跑呢?你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着急吗?听了这些话,我感觉心里很不舒服。但是等着主人的朋友走了。小主人给我道了谢,顿时我心里舒服多了。

  我一生无时无刻陪伴着小主人,不管起早摸黑。记得有一天,我睡得正香,主人一把抓住我的脸蛋,狠狠地捏住我的鼻子,使我喘不出气来,在纸上擦来蹭去的,弄得我伤痕累累。我忍耐着,因为他是我的小主人。可是,不到一会儿,主人又把我放进卧室里,藏在一个角落。

        可是橡皮擦怎么会消失了呢,难道是它长脚跑了,不可能呀!我一定要把我橡皮擦找到。我找呀找,可半个小时还没有找到。难不成又被狗叼走啦。没有啊,我又没让它进来过。

    男朋友问她你找什么呢?她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半张脸,焦急地告诉男朋友。“口红啊。我的口红不见了。那上面还刻了我的名字。”男朋友说:“不过是一只口红啊,再买一只不就行了?”她仍旧固执地在包里找来找去。“那上面刻了我的名字啊。”

    这几天我从白白胖胖变得又瘦又小。身上特别黑。小主人就想把我丢掉,还是买个大的,这我可不同意啊,小主人,虽然我很小,但是我还能用啊,你看看你又买了个新的就喜新厌旧了,那我怎么办呀?我坚决不同意,小主人再买一块橡皮擦。

  突然,主人大呼小叫起来:“橡皮擦哪里去了?”这一回,我故意躲在主人的脚下。哼!不信你能找到我?主人东找西找,上找下找,终于在自己的脚下找到了我。此时,我的嘴巴又黑又破。可他二话不说,拿着我的屁股在错别字上摸来摸去,弄得我屁股上青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

        到底在哪呢?唉,就算了吧!反正已经有一块新的了。找不到就找不到吧,又不耽误什么。

     我披着“如果是这样”的外套沉浸在为口红编织的故事里。要是现在的我手上握着的是一个塞得满满的钱包,我绝对不会如此热衷于想象主人焦急的心情。我可能会想:“啊,不过是个钱包,等等吧,总会找到的。”原谅我穷人的狭隘。

      我这一生陪伴着一个主人很开心。下辈子我想我最我不要当一个橡皮擦了,我想当一只铅笔,和小主人一起写字练字。

  这些还不算。刚过一会儿,主人吃饱了没事干,拿出他的秘密武器——小刀——给我来个“五马分尸”、“剁成肉酱”。这可把我吓坏了,眼看刀子快割到我的身体了,我只好求佛祖保佑,莫切得太碎了。

        妈妈很早就把我叫了醒来,指着我昨天穿的那些衣服说:“你伸进口袋里摸摸是什么?你怎么把橡皮放在口袋里都不知道呢,你这记性也真差”。我摸了摸口袋,居然还真有一块橡皮擦口袋。

      我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至今为止掉过的钱,公交卡,学生卡不计其数,也正因此我对他人相同的行为抱着的是相当宽容的态度。家里的人每次都会在我说着:“啊,钥匙掉了。”,“啊,公交卡掉了。”时毫不留情地指责我,但是反过来,要是他们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我就会默默跟在身后和他们一起找。我常常为自己拥有如此的同理心而感到骄傲。因此,握着口红的我想到女孩的心情自己都禁不住要流下眼泪来呢。

  哎呀!主人的妈妈进来催他出门上学了。好险!主人终于刀下留情了,感谢上天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所以我怎么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原来我是把它塞到口袋里,忘记拿出来了。我知道真相后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曾经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在小学的时候我们形影不离,大家都知道如果要找到我,只要找到她就可以了。然后在升上六年级的时候,她要去美国了。对于小孩子的我来说,美国是个遥远的概念。在我的概念中,它不会比家到学校的距离遥远,但是也不会比我走到后院的距离要短。

  但,可怜的我,还不知道明天命运会怎样。

     

   我的朋友喜欢收集橡皮擦。她有一个抽屉里排得满满当当的都是橡皮擦。我们要分开的那天,她坐公交到了来我家里玩了一整天。晚上我送她走到车站,她给了我她最喜欢的橡皮擦。我把它放到荷包里。我们的道别普通得跟每一次我们离开学校时说的“再见”并无差别。她想说的话应该是:“不要忘记我。”我想说的话应该是:“请不要走。”,但是十来岁的我们给对方只留下了:“再见。”

分享到:

    在独自回家的路上,我都不觉得悲伤。少年时代的离别多少都有些残忍,因为那个时候还不知晓世界存在着再也不见的残酷。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我不记得我是否曾将橡皮擦从口袋里拿出来,只记得过了几天她从美国打来长途,我们从下午一点说到了五点,挂上电话我就在房间里找她给我的橡皮擦。但是我找不到它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必威,     我问妈妈有没有看见,她说不知道。装橡皮擦的衣服被洗得干干净净地挂在衣柜里,本来放着橡皮擦的口袋空无一物。我冲到洗衣机跟前,扒着洗衣机的外壳往里看,又搬来搬凳伸手在里面摸。

      没有,没有。

      我叫上妈妈和我一起找,结果是无功而返。它确实是遗失了。我把怒火都撒在了妈妈身上,责怪她为什么不在洗衣服之前认真把荷包搜一搜。妈妈直接反问我:“那是你自己的东西,你为什么不自己收好?”我哑口无言。

      从橡皮擦的丢失开始,我和她写过的那些信也突然再也找不到了。那些装满了整整一个文件夹的信,都像蒸发了般,

我再也寻找不到它们的踪迹了。但是我的伤心只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小孩子的世界很容易被其他的东西填满悲伤。也是从那个时候,得已窥见我对物的爱是多么短暂。

     可是直至今日,我都没有跟她提过这些事。

    十几年后的夜晚,我口袋里揣着不知道是谁落下的,刻着名字的口红走在和当时同样的,回家的路上,模拟着女孩懊悔的心情。我路过了一个垃圾桶,我在离它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拿出一张餐巾纸,把口红包在了纸里。

     我把口红扔进了垃圾桶。毕竟,它对我没有用处。是吧?

     我想起来,我的联系人中她的名字很久都没有亮起来过。偶尔的一次,是:“在吗?能点一下下面这个网页吗?”,然后我企鹅告诉我被盗号了。再过了一段时间,我看见书上写的:“无物永在,万物皆流。”我想,真好啊,我终于给自己丢三落四的毛病找了个漂亮的理由。

       都是如此的吧。高价买回来的口红,印着墨水字迹的信纸,分别时送来的橡皮擦。都流走了啊,随着哗啦啦,哗啦啦的时间,最后都要流走的啊。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中小学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必威:开始在口袋里在包里找寻这只口红,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