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市教委在2010年小升初政策出台时,但孩

2019-11-13 00:24栏目:中小学教育
TAG:

  除了所讲的王先生纠结于小升初“占坑班”外,今年这个假期刚到来时,家长柳旭清的手机也没有消停过。

  在位于北京中关村大街的巨人教育大华培训部门口,等待孩子下课的家长们聚在一起交流经验,他们的谈话中,频繁的出现一个词——“占坑班”。所谓占坑班,指的是部分重点初中的培训机构自办或与社会培训机构合办的培训班,在“小升初”的“电脑派位”之前,重点初中会从不同的占坑班中选拔学生,直接录取。据了解,目前清华附中、北大附中、人大附中、北京八中等重点初中都有自己的“占坑班”。因为有重点初中的背景,“占坑班”成为家长最青睐的暑期培训班中。家长陈女士说,教育部门取消“小升初”考试,本意是还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可是却阴差阳错地给“占坑班”添了一把火。

  目前,正值小升初录取“尘埃落定”的阶段。

孩子“小升初”,究竟有几条通路?有机构对去年北京市8个城区“小升初”的入学方式做了调查,给出的答案是“超过10种”,包括计算机派位、对口入学、推荐生、特长生、寄宿学校、民办学校、特色学校、双向选择、共建生、企事业举办学校子弟入学、直升、人工调剂分配等等。

  “女儿开学就要上六年级了,手机里接到的短信都是抢孩子参加‘占坑班’培训班的。”家长柳旭清说。

  录音:比如我想去那个中学,那个中学就有占坑班,你参加我这个班,他考试排名,前五十名就收了。小学好像说是全面发展,可现在孩子为了升学还是局限在那些东西,比以前还累。

  “明明中学就在自己的家门口,但孩子却被派位派到离家6公里外的另一所中学;明明是为了解决职工后代的子弟校,想入学却必须变相交纳择校费。这一切我感觉就是“占坑班”捣的鬼!”日前,一位王姓读者向本报报料,反映海淀区的一所知名附属中学变相开办“占坑班”,记者随即展开调查。

孩子想进重点中学?“花头”更多。进“重点”前,先报名“占坑班”;为保住“占坑班”的位置,就得参加“班外培训”。从孩子三年级进入“占坑班”到六年级面临“小升初”,有的家长四年中的实际花费超过10万元;有些孩子读“占坑班”的费用甚至占到家庭年可支配收入的一半;

  提起“占坑班”,相信很多经历过孩子小升初的家长都明白这个词的含义。所谓“占坑班”的作用其实就是帮助名校选拔那些在几千名学生中能够脱颖而出进入前几十名的“牛孩”。

  目前,北京上海等地的“小升初”取消了统一考试,实行“电脑派位”。然而,由于学校的教育资源不均衡,师资等软硬件差距过大,家长不愿意孩子进一般学校,重点学校也不愿意接收“派位生”,在电脑派位前进行的“占坑班”内部选拔,就成了没有其他门路的家长面临的唯一选择,而“小升初”考试,也完成了从地上转入地下的蜕变。

  家长报料

……

  尽管市教委在2010年小升初政策出台时,提出严厉整治“占坑班”,名校挂钩“占坑班”将面临取消示范校资格,小升初“占坑班”也短暂迎来冬眠期。

  重点学校的“占坑班”门庭若市,而有的家长为了达到“双保险”甚至“多重保险”,给孩子报了多个“占坑班”,争取多个学校的“小升初”考试资格。家长王先生把十六课时三千块钱的“占坑班”称作“金坑”。

  没上“占坑班”  附中不收孩子

整理完北京“小升初”现状的调查研究报告,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微博)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微博)(微博)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沉重。

  但2011年小升初政策什么样,家长心里还是没底,“占坑班”在政策空当期,又改头换面冒了出来,有的换名换了地方,有的“借壳”校外机构。

  录音:上了哪些占坑班?三个,首师大什么的,就是给人交钱,说白了所谓占坑班就是交钱,平时班全满了,就礼拜六礼拜日全排满了,孩子怎么学,说白了,就是花钱在那占坑,人去那儿照一面走人。就为了小升初的时候,你能有个机会,你要是没报占坑班,你想考,报不上,分够都不要你。你要是不报,你就没机会。

  向本报报料的读者王先生家住在北京市海淀区的某大学院内,因其父亲早年间曾经是该大学的一名中层干部,所以他们全家的户口也都在该大学院内。

由杨东平牵头、主持,首都教育学者与媒体记者历时数月共同完成的调查报告,完整披露了京城及其他地区“小升初”的种种内幕,以及勾连于“小升初”升学机制之上的巨大利益链条。

  改头换面

  “占坑班”暗度陈仓,成了进入重点学校的旁门左道。为什么这些“占坑班”可以获得提前录取的机会,他们和重点初中之间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北大附中网校是2000年由联想集团和北大附中合办的一所培训机构,是家长们公认的北大附中“占坑班”,网校的刘老师虽然否认了网校和北大附中的直接隶属关系,可她却一针见血的说,要想上北大附中,就得来北大附网校。

  2010年7月20日,王先生与记者坐到了一起,激动地讲述了发生在他儿子身上的一件怪事:“我儿子因为是大学教职工的子弟,所以从小就在大学的附属小学上学,今年毕业。6月3号那天,小学通知让家长去取报名上中学的手续,我就去了。拿完后和其他家长一起到附中给孩子办理入学手续。结果到附中后,其他家长的入学手续学校全收了,只有我儿子的手续学校不收,说招生名单里没有我儿子。”

北京作为首都,汇聚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小升初”竞争自然格外激烈;也正因如此,北京的“小升初”几乎浓缩了全国各地的种种升学途径。

  “借壳”校外机构揽“牛孩”

  录音:要是想上北大附中的时候,是不是就得上咱们这个网校?对,是这样的。和北大附中是一体的吗?不能这样说,各大机构和各大学校都是有联系的。咱们的成绩会被北大附中和北大资源两所学校看到。作为咱们的学员,咱们是全员推荐考试机会。不管孩子学习怎么样,都给您提供这样的机会。它要点招的话,咱们是全孩子全都推荐的,去年我们都压着题了。按照我们的统计,北大附走了40多个孩子,今年北大附中一共招了七八十个孩子。

  尽管市教委在2010年小升初政策出台时,但孩子却被派位派到离家6公里外的另一所中学必威。  据王先生介绍说,学校给出他儿子不能入学的理由是,王先生本人不在该大学里工作,所以他的子女不能算是大学的二代子弟,因此不能受到“子弟中学招收子弟”政策的照顾。

本报记者 王乐

  一位重点中学的老师直言不讳地说:“自打教委规定学校不得开办辅导班时,就开始有了‘占坑班’。”

  如果说北大附中网校对“占坑班”的身份还稍事遮掩,首师大附中师达培训的孙老师则理直气壮了许多,她声称:“只要是首师大附中有自主招生的名额,全都是从我们培训班里面招的。”

  “学校说得仿佛挺有道理,但是我发现在我儿子的同学里,也有家长不在这所大学里工作的,但是也上了附中的招生名单。于是,我就不能不怀疑这里面有鬼了,而这鬼可能就是附中开办的占坑班。”王先生激动地说。

“小升初”渠道:怎一个“乱”字了得

  “现在有很多校外教育机构和学校一起联手办班,目的还是对小学生的成绩进行摸底,但是费用交到了校外办学机构那里,名称也换了,所以教委就监管不到了。”这位曾经多次参加“占坑班”的老师如是说。

  录音:听说是首师附中的占坑班是吗?跟你这么说吧,08年以前就是占坑班,您要不上这个班,您就上不了这个学校,08年以后教委不让办占坑班,但是他这么一说,可学校还是在里面选学生,自主招生比例小了。反正现在是,只要是有自主招生的名额,就全都从培训班里面招。

  疑云丛生

今年北京市出台的“小升初”政策,再次强调“免试、就近入学”原则。然而,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调查显示,京城“小升初”择校渠道多达10余种。最让学生和家长趋之若鹜的,是“占坑班”与“点招”。

  记者还了解到,自从有校外教育机构参与进来后,“占坑班”就有了近似于合法的外衣。

  孙老师说,因为去年北京市教育部门打击校内培训班,他们已经从首师大附中的校园里搬了出来,但是家长可以放心,只是办学地点有了变化,不会影响他们“占坑班”的地位,

  神秘“占坑班”  暗地存在

■所谓“占坑班”,是指公办重点学校自办或与社会机构合办、面向小学生的学科培训机构,从中选拔优秀学生升入本校初中。比如,北京人大附中“华罗庚数学学校”即最早举办、且最有影响力的面向小学生的课外培训机构,后更名为“仁华学校”。

  当有教育行政机构来检查时,校外的教育机构就会说只是一个小学生的课外辅导班,但是实际上所有给孩子报名的家长都知道这个教育机构背后站得是谁,毕竟站在讲台上讲课的可都是货真价实的重点中学的老师。

  录音:教委不让办了,不让占用学校教室。搬出来有影响吗?他还是学校的培训部,它能有什么影响啊,只是办学地点变了,法人还是一个法人,财务还是一个财务,他有什么变化呀,该怎么着还怎么着,只是地方变了。首师附中还有别的坑班吗?不可能,一个坑班都让人告的焦头烂额的,把我们轰出来了。

  王先生所说的“占坑班”事实上是一个开办在该大学院内的辅导班。王先生说,他起初并不知道这个班的存在。“我是今年4月份才知道有这个班的,家长们都说是‘占坑班’,讲课的都是附中的老师,讲的内容基本上就是初中一年级的内容。”

世间本无“占坑班”。起源于1998年的占坑班,缘于其时“小升初”由统一考试改为“电脑派位”。一些家长不愿让孩子进入薄弱学校就读,而重点学校为争优秀生源也不愿接收“电脑派位生”,进而出现了以奥数培训为主的培训学校,由它们充当替重点中学选拔学生的功能。

  “占坑班”更名换地择商机

  对于家长和孩子们来说,倒不在乎“占坑班”是在重点学校校内、还是挪到校外,是挂公办的牌子、还是挂民办的牌子,只要背后的老板不变,只要孩子能从“占坑班”顺利取得“小升初”的考试机会,就可以了。

  据王先生介绍,想进入该附中的小学毕业生都得参加这个班,以便让附中了解孩子的成绩,最后在录取时能把孩子的名字放进名单里。

目前,京城各大名校都有自己对口的培训学校。所谓“占坑”,即先进入这类学校就读,将来才有可能被“点招”进入对应的名校。

  “好几个名校对应的‘占坑班’都改名字了,还换了地方,隐藏到了写字楼里面。”柳旭清在为孩子物色坑班时,发现了这个新情况,但一打听也证实确实是某名校的“占坑班”,“换汤不换药,师资力量还是那拨人。”

  在北大附中网校设在今典小学的培训班门口,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刚下课的小学生,他们都很清楚,自己上的是北大附中的“占坑班”,他们也很清楚,只有上了“占坑班”,才有可能进入理想的学校。

  “换句话说,这个‘占坑班’就是进入附中的一个入门证,如果不上附中根本就不知道孩子的名字,更不用说被录取了。”王先生激动地说。

北京市重点学校具有“点招”资格的,有北大附中(约60人)、101中学(约60人)、十一学校(约200人)、北京四中(约150人)、三帆中学(约200人)等。全市点招人数约1700人至1800人。以海淀区为例,去年7所名校对应的“占坑班”有106个,按每班50人计,“占坑”人数超过5000人,但最后实际“点招”人数为560人,仅占10%左右——也就是说,约九成孩子在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后,无法进入名校大门。

  多次向小升初“过来人”打探过后,柳旭清也决定把孩子送过去,因为周围人的孩子的确是通过坑班去了名校,她说,事实证明,“占坑班”能上名校这个一点都不假。

  录音:(孩子甲)这是什么培训班?这是占坑班,就是说占着如果成绩可以,就可以上北大附中。(孩子乙)这应该算是占坑班,占坑班就是交了钱,你可以不去上,考试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不交钱不上这个班就不能参加初中的考试。我受了熏陶了,家长一天到晚叨叨这事儿,上初中比上大学还费劲呢。 (记者:陆敏)

  以往学校和家长之间都有一个短信息的平台,不管学校有什么事情都会通过信息直接发送给家长,但是这个“占坑班”的事情他却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推优和特长生是另两种特别的“小升初”方式。推优又称推荐派位,是北京各区县确认的重大入学政策,为品学兼优的学生提供进入优质中学的机会。但由这一选拔机制挑选出来的学生里,优势阶层学生占据一定比例。

  记者也发现,不少“占坑班”对自己的身份并不承认,比如北大附中网校是联想集团和北大附中合办的一所培训机构,是家长们公认的北大附中“占坑班”,但培训的老师否认了网校和北大附中的直接隶属关系,但又一针见血地说,要想上北大附中,就得来北大附网校。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得知有“占坑班”消息的王先生马上拿着1800元的学费找到了“占坑班”,接待他的恰恰是当年他在附中上学时的班主任老师。

优质学校名额的分配,类似于保送制度。每个小学会分配到几个至几十个名额,学生按成绩“排队”,入围学生被推荐到优质学校。各区推优生标准大同小异,以去年西城区标准为例,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包括两方面:一是参考三好生等荣誉称号,顺序为市区十佳少年、市区红领巾奖章、市三好、三年连续区三好、两年区三好,依此类推;二是看五年级第二学期和六年级第一学期学业水平,全区统一监控成绩总分在540分以上(含)。今年,海淀区“小升初”推优按“打分排队”原则,五年级统测成绩占70分、各类荣誉称号20分、文艺体育特长奖项8分、班干部2分。部分监测成绩获“A”才能计分,各种获奖称号都有明确要求。

  考虑到从去年年底开始,北京市教育部门打击“占坑班”,首师大附中的坑班也从校园里搬了出来,只是办学地点变了,法人、财务都没变。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根据班主任老师的介绍,“占坑班”是2009年秋季就已经开班了,每周周末上课,学习的是奥数,现在恐怕他的孩子跟不上了,所以就劝他不要给孩子报名了。

“小升初”推优一般在一定学区内进行,但部分重点中学不受学区约束,可在全区范围内招收推优学生。有这种“特权”的学校包括人大附中、101中学、清华附中、北大附中、首师大附中、理工大附中、交大附中等。

  记者算账

  恰在此时,北京市教委主任刘利民通过媒体发表讲话,称要杜绝“占坑班”的现象,所有小升初一律都按照免试就近入学的政策严格执行。这一消息等于是给王先生吃了一颗定心丸,使他打消了给孩子报班的念头。

特长生是北京市“小升初”市、区两级教育部门规定的最“名正言顺”的择校渠道。全市“小升初”特长生测试时间统一安排在5月21日、22日两天举行,考生最多可报考2至3所学校,被录取后不能再选择其它入学方式。特长生包括体育特长、艺术特长、科技特长三类。今年,海淀区特长生招生计划共2147人,其中体育特长生567人,科技特长生501人,艺术特长生1079人,占招生总数1.9万人的11%。西城区有31所中学招收677名文艺、科技特长生,24所中学招收239名体育特长生,共计916人,约占招生总数8000人的12%。

  一个“占坑班”能赚多少钱?算算这些“占坑班”一共有多少项开销就一清二楚了。

  但是直到王先生的儿子没有被附中录取,他才感觉到可能就是因为孩子没有上那个神秘的“占坑班”,所以才导致了这一结果的发生。

“在社会结构分化、贫富差距拉大的社会转型过程中,以高级公务员(微博)和管理人员、企业家、高级专业人员、新富人群等为主的优势社会阶层,对获取优质教育资源具有强烈的动机,倾向于运用特权、寻租等超常规的方式享受优质教育机会,将其社会资本、经济资本转化为文化资本。”调研报告指出,这集中表现在了“共建生”与“条子生”等超常规入学方式上。

  一位“占坑班”开办者向记者透露,以普通便宜的“占坑班”为例,他们一学期的收费是1800元,共有学生340人。总共的收入超过61万元。

  实地调查

■“共建生”,是指大型企事业单位与重点学校通过合作,从而满足本部门职工子女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堪为典型的“以权择校”。调研报告披露,共建生隐秘性很强,信息完全不透明。北京海淀区、西城区、东城区和朝阳区等均有“共建生”政策,但招生比例从未对外公布。

  而自从教委开始严肃查处公办学校开办辅导班以来,场地租金就成了“占坑班”的首要支出。由于“占坑班”多在周六或是周日上课,所以他们并不需要长期租赁教室,这种租金一般都会比较便宜,往往都在一万到两万元之间。

  小楼内有所辅导班

■“条子生”即所谓“后门生”,家长通过特殊社会关系,使孩子获得重点学校入学机会,这堪为“小升初”过程中最不公平的方式。北京各区每年都会在几所重点学校给“条子生”预名留额。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调查显示,一些重点学校的“条子生”,占当年招生人数的8%至10%左右。

  第二项支出也就是“占坑班”最大的一笔支出了,这笔支出就是需要支付给讲课老师的讲课费。

  在该大学附小和附中的教学楼中间,有一栋不高的独栋小楼,这里就是所谓的“占坑班”的所在地。

■“电脑派位”,原本是所有“小升初”渠道中,被认为最体现入学公平的一种方式,即通过学区划片、以电脑随机摇号方式分配学位。但是,此次调研报告显示,自1998年北京取消“小升初”考试,采取学生以“电脑派位”就近入学后3年,电脑派位遭受广泛质疑,甚至还连带出现了以下怪象:很多薄弱学校“一开学班里少了一半人”;越是大牌的学校,派位比例越小;处于中间层的普通学校,实际承担了大部分电脑派位的学生。

  对于一名普通的讲课老师,“占坑班”每讲一堂两小时的大课给100到150元的讲课费。一个“占坑班”一般需要6到8名老师来讲课,这项费用的支出也就在几万元左右。

  根据该建筑的管理人员介绍,该楼主要是为了满足大学校内一些学习班、讲座或是一些活动场地需要而设置的,建筑物被隔出很多的教室。谁想用教室,就向管理人员交钱。

去年,东城区两所名校的派位生比例仅为6%,171中学和东直门中学为30%,55中和166中学的比例为50%。今年,往年不收派位生的西城区7所名校(四中、八中、实验中学、三帆中学、13中分校、西城外国语学校和月坛中学)首次招收10%左右的派位生。这7所学校招生规模大致在8个班左右,如按每班40人计算,每所学校约接收派位生32人。

  照此计算,普通的“占坑班”一学期也能有50万元左右的利润。

  关于那个所谓的“占坑班”,管理人员告诉记者,那个“占坑班”年年都办,一般都是在每年秋季各学校开学后就开始办了。来讲课的都是附中的老师,每次开班都是几百个孩子,大多数都是附小的孩子,也有周边几个小学的孩子。

经披露,包括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在内的不少名校,甚至明确拒绝接收电脑派位生。

  而记者了解到,还有的坑班16课时就要收3000元,被家长们称为“金坑”,利润也就更大。

  “讲课的、管理的、维持秩序的,都是附中的老师,您说这个班是谁办的呢?”管理人员如是说。

  “占坑班”,坑苦了多少孩子

  利益双赢

  “占坑班”是指由一些重点中学开办、或者是由一些校外的辅导机构与中学联合开办,面向即将小升初的小学生开办的一种课外辅导班。

在坊间,“占坑班”被细分成了“金坑”、“银坑”、“土坑”和“粪坑”。为扩大被重点中学录取的几率,一个孩子往往同时要占上好几个“坑”。

  “我们和学校

  这些“占坑班”一般都是由重点中学的老师讲课,所讲的内容大多数都是初中一年级的内容。

北京“小升初”政策,直接出产着两种“衍生品”:奥数竞赛与校外培训。名校“占坑班”重视奥数成绩,推优生、特长生对某些竞赛成绩的需求,使这两者与“小升初”的混乱局面形成了互动。

  是双赢合作”

  记者手记

自1998年起,具有官方背景的“迎春杯”数学竞赛就渐次成为进入北京各重点中学的“通行证”。此后,又出现了清华附中“同方杯”、北大附中“资源杯”、“圆明杯”、“成达杯”等杯赛。这些杯赛无一例外地比拼奥数,导致各种奥数补习班应运而生。

  记者辗转联系上了一位开办“占坑班”的校外教育机构负责人,该教育机构在工商局是以教育培训公司的名义注册的,注册的经营项目为中、小学生课外辅导培训。

  占坑班难道

2005年初,“迎春杯”出现4万人报名参赛的爆棚场面,北京市教委曾叫停“迎春杯”及其他科目的竞赛和培训。可杯赛市场背后蕴涵的巨大商机和利益,还是让各类被禁赛事发展得越发红火,连带的培训也如火如荼。

  该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与北京的多所重点中学有着良好的合作,专门负责为这些中学开办“占坑班”。有的中学干脆提供教室,并且由中学老师直接来授课。所收到的讲课费用由培训公司与学校平分。

  也潜伏?

各大培训学校与重点中学“占坑班”都将奥数作为主要内容之一,但这个市场提供的“产品质量”究竟如何?其实,很多家长支付了高昂的学费,孩子投入了大量时间,但最终未能“购买”到重点中学的录取通知书。

  “别看现在教委规定了不许学校开办占坑班,但是毕竟教委是管理不了我们这些社会力量办学的教育机构开办辅导班的。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教育市场,对于中学来说更是一个筛选生源和创收的机会,所以我们和那些合作的中学已经处于一种双赢的合作状态了。”该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一方面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开办过任何形式的“占坑班”,并且极力否认自己的学校与“占坑班”有任何联系。

在坊间,“占坑班”又被细分成“金坑”、“银坑”、“土坑”和“粪坑”等不同类型。

  为了给学校摸清生源的学习成绩,他们在开办“占坑班”的时候甚至要先进行考试,然后按照学习成绩给孩子们分班,以备将来重点中学按成绩招生。

  另一方面,“占坑班”就开办在与自己几百米之遥。讲台上讲课的老师都是自己麾下的人马,甚至维持秩序的都是自己学校的保卫干部。

所谓“金坑”,就是与顶尖中学关联性最大的培训班,若不上该培训班就不可能通过“点招”被录取。“银坑”学校的知名度、录取力度次之。“土坑”指的是一般重点学校的培训班,而“粪坑”则是与重点中学升学、录取没什么关系、需要提防的陷阱。“小升初”家长最关心的是“金坑”和“银坑”,为扩大被重点中学录取的几率,往往让孩子同时占上好几个“坑”。

  “坑班”占着   还要报名培训班

  抛开这些不说,附中的副校长居然连“占坑班”开办了多少个班级、按照什么条件分得班都了如指掌。更有意思的是,附中所招收的孩子恰巧都是所谓的“占坑班”按照成绩所分出来的一班和二班的学生……

人大附中的“占坑班”被称为仁华学校,清华附中的“占坑班”是水木龙华培训学校,101中学对应101培训部,北京四中对应四中网校、四中培训部……这些“坑班”与重点学校的联系,从网上公开宣传中一目了然。

  有家长曾给记者做出过计算,一个最低价格的“占坑班”两个学期加上寒暑假费用,每个家长支出大约是3600元,但实际上要付出的代价远远不止这个数字。

  到底办没办“占坑班”?“占坑班”与附中到底什么关系?是不是上了“占坑班”就有希望被附中招收?记者在这里姑且卖个关子,只是感觉这个神秘的“占坑班”就好像去年曾经风靡一时的谍战大戏《潜伏》一样,让人越来越难辨敌我、不辨雌雄了!

“仁华学校每年重新考试,重新排名,综合评价,优胜劣汰,体现较好的竞争机制……每年重新考试分班、优胜劣汰竞争激烈,很多前几班的学生为保住位置,都会在外面再报班,学奥数。”“西城区教育培训学校组织的培训班从三年级起办,跟西城各小学有交流合作,并为实验中学、35中、北京八中、三帆中学这4所中学培训班提供生源,其形式和性质类似于海淀区人大附中办的仁华学校……六年级上课的都是实验中学的老师”。

  “坑班占着,要想成绩好就得去培训机构学习,都还得到学而思、巨人学校上培训班,英语班、奥数班都得去学习。”家长贾彭婷说,这些培训机构的课程明显带有着浓重的商业化色彩,属于正规的培训机构但又不受教育机构的监管。

  附中

除此之外,北大附中对应的北大附小、为明学校,北师大附中对应的老教协(北礼士路一小),北京八中对应的八中培训部,首师大附中对应的师达培训部等,均被家长们喻为“金坑”。

  “‘占坑班’就像跟学而思、巨人商量好了似的,重点中学坑班的考试题目都要请这些机构的老师出题,甚至面试学生。”贾彭婷也感到纳闷,所以上坑班只是形式,到培训机构补课才是正道,而这又要花费大笔的银子,她两年前给孩子报名的英语班,现在都由1000元涨到了4000元,赚家长的钱实在太容易。

  2010年7月28日,记者来到该大学的附属中学,见到了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和招生办负责人。

“占坑班”以课程难度大与培训费用高著称。从孩子三年级进入“占坑班”算起,到六年级面临“小升初”,不少家长四年间的实际花费超过10万元。

  家长声音

  首先,副校长介绍了为什么没有招收王姓小学生入校的原因。

在水木龙华培训学校,奥数班暑期课程进度,第一讲到第十讲的内容涵盖数论、代数式初步、应用题、圆与扇形、计数问题、概率等专题。具体要求学生掌握的内容有认识质数合数、分解质因数及应用、最大公约数与最小公倍数求解方法,以及圆与扇形图形面积、排列组合等等。

  假期肯定不能玩 

  “小升初招生严格按照海淀区和北京市规定的方法办的。首先,如果他是大学院里的家长,如果是大学教职工的子女,就是二代子女,我们都是无条件收的,不存在什么情况和条件。但是这位王先生并不在大学里工作,所以他的儿子只能算是大学的三代子女,因此我们没有接收。”副校长解释说。

在另一个名校“占坑班”,小学生五年级英语以《新概念第二册》为载体,要求对一般将来时、将来进行时、过去完成时、间接引语、条件句、情态动词must、can、may、动名词、介词等8种语法项目作深入训练,对重点词汇扩充学习……

  “少一课就赶不上”

  在被问到是否像王先生所质疑的那样,就是因为他的儿子没有上过“占坑班”,所以才未被录取时,副校长断然否认了这一说法:“我们学校根本就没有开办过所谓的“占坑班”,关于“占坑班”的说法是无中生有。”

无庸多言,上述涉及的数学和英语学科知识点,已远远超过了小学阶段的课程要求。

  “有一天我光接电话就接了6个,短信十几个,都是暑期培训班的,当然也包括‘占坑班’。”家长柳旭清说,“培训机构把孩子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的,你孩子上几年级啊、在哪里读书、有什么长项和短项啊,全都知道。”

  纵深调查

家长为让孩子上“占坑班”,个个背负沉重的经济负担。

  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参加“占坑班”,柳旭清已决定给孩子多物色几个“坑班”先占着,孩子“小升初”早已成为家里最重要的大事,特别新学期开始,小升初大战就将进入“极度高温期”。

  学校承认老师去讲课

此次调查显示,90%以上“占坑班”学生家长,每年花费在8000元以上。多数“占坑”学生都会选择2至3个“坑”,且“占坑班”费用仅是“小升初”花费中较小的一部分。因为,为保证在“占坑班”顺利晋级,不少学生还要继续参加以高思、学而思、巨人等为首的众多社会培训机构的课程,以及家长的单独“攒班”(根据孩子学习需要,由家长自行聘请教师授课)。每一门课程费用,每学期约2000元至3000元。如果语、数、英都上,每年花费逾3万元。

  “假期肯定不能玩,少一课,就赶不上,人家都上着‘占坑班’呢。”与记者聊天时,柳旭清的焦急情绪早已显露了出来。

  记者进一步追问该副校长,为什么在附中附近有所谓的附中“占坑班”在上课?为什么有家长反映占坑班里确实有附中的老师在讲课?为什么王先生会在所谓的“占坑班”见到当年教他的附中班主任?

在“小升初”评价中,数学所占比重最大,不少家长会让孩子上3至5个数学班(含家长攒班),这样还得增加2万元以上费用。据估算,多数学生的课外培训费用达每年3至5万元,多的高达6至8万元,这还不包括交通费、在外就餐费、家长陪同接送等人力成本。从三年级孩子进入“占坑班”起,到六年级面临“小升初”,一些家长四年间的实际花费超过10万元。而根据2010年度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9073元,按一家三口人计算,一个孩子就读“占坑班”的费用,约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一半。

  “哪个学校不想挑好学生呢,教委不让考试挑,那就通过‘占坑班’挑呗。”家长们对此达成一致认同。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副校长逐一进行了解答。

【相关链接】沪上家长蜂拥民办初中

  “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附中附近有辅导班我是知道的,不过那不是我们学校办的,是校外的培训机构办的。这种情况我们管不了,因为我们只是一个学校,无权干涉一个有执照的培训机构开办辅导班。至于有我们学校老师在那个班里上课,这个我们承认是有,毕竟现在老师的待遇低,他们也需要买房买车,所以我们并没有进行限制,只要不是在周一到周五的时间去讲课就行。”副校长说。

相比北京的“小升初”竞争,上海、广州、南京、成都等城市各有其不同特点。在上海,孩子“小升初”竞争的热门初中,主要集中在民办学校。

  法制晚报社(以下简称FW):为什么给孩子报名“占坑班”?

  在谈到王先生在“占坑班”里遇见了当年自己的班主任老师时,副校长表示,那是该班主任老师被邀请去进行一些维持秩序的工作,属于老师的个人行为:“有些情况,比如这个班,不是我们做的,但确实(开班的地点)在那个位置(附中附近)上,又有我们的老师(在那里上课和管理),我不能解释,越解释越黑。”

上海从1996年起实行初高中分离、部分原重点中学的初中部改制成为民办初中。按说,这比较接近“公办不择校、择校找民办”的理念,但也在实际操作中遇到棘手难题,主要表现为如何规范民办学校招生、民办学校是否允许考试等。

  乔姓家长:还不是为了让孩子能上个好点的中学。

  刨根问底

据统计,沪上每年“小升初”学生约12万人,知名初中招生人数在3万左右。“小升初”的热门学校集中在大约9所中学。上外附中、上海市北初级中学、上海实验学校、徐汇中学等为一流的公办初级中学;华育中学、兰生复旦中学、张江集团学校、世界外国语学校、西南位育中学为民办学校。

  FW:您真的相信报了“占坑班”孩子就能顺利进入重点中学吗?

  “占坑班”是否为学校筛选生源

上海公办学校主要以电脑派位方式招生,由学校控制的自主招生名额主要来自特长生和小学推优。区县体育、艺术特长生招收数不得大于本年级学生总数的5%。

  乔姓家长:讲课的是重点中学的老师,将来起码老师能在学校招生时给说几句好听的,这也是一个机会啊。

  一面不承认“占坑班”与附中有关,一面又承认讲课的老师和维持秩序的老师确实都来自附中,副校长的回答开始自相矛盾起来。

民办学校不按照电脑派位接受地段生,它的招生途径大致如下:一是与小学合作,由小学直接推荐到相应中学,此类名额较少;二是与社会上的培训机构合作进行培训和面试选拔,即社会上所称的“小五班”,一般情况下录取率保持在10%至20%;三是“自主招生”,大多数生源主要通过全市自主招生完成。

  FW:但是这种机会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啊。

  在接下来的介绍中,副校长为了否认“上了“占坑班”就能进入附中”的说法,向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

据报告调查,目前上海约三成小学生在学奥数,奥数证书依然是进名校最重要的砝码。但由于培训办班渠道繁多,含金量下降,证书不再是升学惟一参考。

  乔姓家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这些家长其实都是这种心态,宁可现在多花钱,也不要将来孩子上不了重点中学而后悔!(本版文/特稿记者 辰光 雷婧 制图/肖霄)

  根据副校长提供的数据,那个所谓的“占坑班”去年一共招收了8个班级、300多个孩子,但是附中今年能够允许择校招收的名额只有50人左右,所以附中最终只能接收“占坑班”一班和二班的孩子。因为那个“占坑班”的分班是根据孩子成绩分的班,一班和二班的孩子成绩都不错。

在上海,“小五班”是近几年出现的应对“小升初”的特殊培训班,通常在小学四年级升入五年级的暑期开办。到次年4月初,名牌初中选拔性考试之前结束。由于它宣称与名牌初中有“暧昧”关系,进而受到家长追捧。在此背景下,“小四班”也红火启动。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对话

虽然教育部在2010年底已发布“禁令”,要求各地3年到5年基本解决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问题,但不少地方中小学的择校费不降反升。收取赞助费在一些城市甚至合法化并“明码标价”。作为一条不能触碰的“高压线”,上海等地严格禁止收费,因而还没有出现大规模公然收费情况。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测试成绩不错的,恰是那所谓‘占坑班’里前两班的孩子”

分享到:

  法制晚报社(以下简称“FW”):您一直在强调,附中与那个所谓的“占坑班”没关系,但是为什么你们会精准地把“占坑班”里一班和二班的孩子都招进学校里呢?

  副校长:是巧合。我们招生一般都是会让家长带着孩子到学校里来,进行一个测试。最终看测试的成绩不错,我们就会收了。而我们测试成绩不错的,恰好都是那个所谓的“占坑班”里一班和二班的孩子。

  FW:那就是说你们对所有招收的孩子都有测试了?

  副校长:不是。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没有测试什么,聊一聊就可以了,聊聊天,跟学生谈一谈,比如随便让他描述一个什么景物,有的孩子能说就是能说,反应快就是反应快,我不能说我们这是百分之百好的方法。

  FW:就是这单纯的聊一聊,就让所谓的“占坑班”的一班和二班的孩子都进入了你们学校招收的名单里,您不感觉这有些太巧合了吗?

  副校长:……对此问题没有进行正面回答。

  就在与副校长见面之前,记者采访到了两位同样属于三代的小升初学生家长,他们的孩子都被招收进了附中。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孩子都上了那个神秘的“占坑班”。

  目前,此事仍然没有一个最终的结果。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本版文/特稿记者 辰光)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中小学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  尽管市教委在2010年小升初政策出台时,但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