署前路的周老师带,虽然东洞庭湖今年的水鸟数

2019-11-17 04:31栏目:中小学教育
TAG:

  刘迅嘉   大同小学校园记者站四丙班

必威 1

在湖面低旋的红嘴鸥,在长空翱翔的小白额雁……出现在烟波浩渺的东洞庭湖上的人间奇景,接连映入观鸟爱好者的眼帘,摄入他们的镜头。 虽然日前结束的2006中国洞庭湖观鸟大赛共记录到190种鸟类,发现12个新鸟种,但一些权威专家仍然为洞庭湖越冬水鸟的生存环境深表担忧。 洞庭湖湿地被业内专家一致认为是中国最典型、最好的湿地。在今年的观鸟大赛上,参赛者们发现了乌雕、黄雀、白眉巫、领角鹄、白腹鹞等12种新鸟,使本届观鸟大赛发现的鸟种超过前两年的156种和149种。有人欢呼:来洞庭湖越冬的水鸟越来越多了! 但湖南省岳阳市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蒋勇认为难以据此下定论。蒋勇指出,今年参加观鸟大赛的有38支队伍,人数、装备水平等为历届之最。加上今年洞庭湖水鸟因为水位大幅下降而在东洞庭湖“扎堆”,因此难免看到的鸟种增多。 在最近举行的“湿地保护与可持续发展论坛”上,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省水利厅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聂芳容等人对洞庭湖“鸟情”就感到担忧。他们指出,东洞庭湖2003年统计的水鸟有13万只,2004年至2005年跌至11万只。国际濒危物种东方白鹳由上世纪90年代的802只下降到前两年的36只,鸿雁由原来的3000多只下降到不足300只。洞庭湖越冬白鹤原有200只左右,今年观鸟大赛上只观测到3只。 另据介绍,2004年、2005年国家林业局、世界自然基金会等组织的两次与长江中下游5省1市的同步调查表明,洞庭湖鸟类减少了,鄱阳湖则增加了8万只,湖北增加了近2万只。 虽然东洞庭湖今年的水鸟数量尚在调查统计之中,但专家认为,环境污染、水位下降导致湿地缩减并劣化,以及有害渔业方式、偷猎等都对洞庭湖鸟类的生存繁衍构成了威胁。

  寒假,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去了洞庭湖观察过冬的候鸟。

1月8日,在爱自然观鸟会的组织下,来自东风西小学、署前路小学、赤岗小学、回民小学、八旗二马路小学、东川路小学等几所学校的二十多位“小鸟友”和家长们,如约来到中山纪念堂,准备去深圳开展一天的亲子观鸟活动。

  东洞庭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水鸟重要的越冬地和繁殖地。那里有一两百种水鸟,像白鹤、白鹳这样珍惜的鸟都能看到。

由于参加活动的人员比较多,我们就把同学们分成三个小组。分别由我带“喜鹊组”,署前路的周老师带“大白鹭组”,八旗二小的杨老师带“红耳鹎组”。

  不知不觉中,我们来到最好观鸟的采桑湖。在开始看鸟之前,我们先来到标本馆,这里展览着许多种过冬候鸟的标本和图片。我仔细观察了很久,努力记下它们的名字和特点,长着反翘嘴的反嘴鹬、头上有大块白斑的小白额雁、嘴和脚都是红色的红嘴鸥、一动不动小名叫“老等”的苍鹭……待会儿见到它们时,我就认得出了。

在相互介绍的环节中,有的同学扭扭捏捏,说不出话,有的同学很小声,吐字不清,有的缩在妈妈身边不说话……而所有的同学,都没有说自己的喜好和特长。

  沿着一条自然形成的石头路,我们来到了观鸟的地方。终于开始了!我迫不及待地举起手中的望远镜,向大海一样的湖面望去。只见一群群红嘴鸥在湖面上玩耍,它们一会儿飞到空中,一会儿冲向水面,就像在给我们做飞行表演。还有一群反嘴鹬,在水边走来走去,反翘的嘴在沙子里挑来挑去,好像寻宝人用铁锹在泥土里仔仔细细寻找宝藏一样。远处的小岛上也有好多的鸟,一片一片的,让我想起了这学期学习的课文《鸟的天堂》。

语言交流,对每个人都很重要,甚至有人还专门开班培训,传授各种“技巧”。我则认为,简短扼要的自我介绍,除了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信息外,最重要的是,在不同人群里准确找到定位。当然啦,这些对于我们的孩子来说,还为时过早。但能在陌生人面前,大方清楚有条理的说话,并能说出自己的喜好,这就是孩子自信的表现!

必威,  在返回岸边的路上,我发现这里的石头也千姿百态,有的像鲸鱼、有的像恐龙的头……有意思极了!

必威 2

  坐在回家的车上,老师问我们:“今天的收获是什么?”我高声回答:“洞庭湖是小鸟和我们共同的家园,我们要保护好洞庭湖、保护好小鸟,欢迎更多的小鸟

出发前查过当天深圳湾的潮汐时间,于是,我们就临时把原定早上笔架山的行程改到下午,赶在潮汐最低位来观察水鸟。

  来做客!”

以前,我只知道深圳是改革开放的新兴城市,观鸟后才知道,深圳还是候鸟从西伯利亚迁徙至澳大利亚这条线路(东亚候鸟迁徙线路)的重要“中转站”和“加油站”。而深圳湾的大片红树林湿地,每年冬季都吸引超过10~20万只候鸟停留,补充能量,囤积长途旅行所需要的脂肪,这里自然就成为众多爱鸟者的“天堂”。

分享到:

之所以要查潮汐时间,是因为在水位达到海基面约0.5米~1.2米时,退去的潮水将滩涂泥土翻起来,带出很多水生食物,水鸟忙于觅食,也有利于我们的观察。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必威 3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虽然已进入“腊八”时节,但南方的天气依然闷热,阳光还是那样的毒辣。因遇到雾霾天,海面上仿佛披了一层薄薄的白纱,对辨别各种水鸟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几十只反嘴鹬排成长队,在滩涂上低着头,左右晃着脑袋觅食,偶然飞来一两只林鹬,落在反嘴鹬身边,拣它翻出来的遗漏食物。反嘴鹬一边晃脑袋,一边跟随潮水线往深水处走。

必威 4

“琵鹭”!(黑脸琵鹭)大家的注意力随着周老师的声音,转回到近岸边的滩涂上。只见一只黑脸琵鹭撅起屁股,正将头部扎入水中觅食,而一只站在木桩的红嘴鸥,不甘寂寞的也跑入我们视线范围内。

远处水平线附近,数量庞大的鸭子聚集成群,密密麻麻,如黑豆般洒在水面上。它们有的缩着脑袋休息,有的正整理羽毛,有的在相互嬉戏,不时还会冒出展示一段飞行表演。只可惜离岸边太远啦,就算是从单筒望远镜观察,我也仅仅能辨认出其中的凤头潜鸭、斑嘴鸭、针尾鸭、罗纹鸭,感觉应该还有其他的“鸭”子,无奈自己业务不精啊!

两只普通鸬鹚,站在浅滩的招牌广告上,懒懒的斜站着晒太阳,其中一只还“故意”把翅膀高高抬起,把头和脖子覆盖住,整个成“黑炭头”杵在那,或许它正用此方式来“抗议”这种雾霾天气吧。

必威 5

午饭后来到笔架山公园,进门水沟边的树枝上,三四只“迎客”池鹭,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引得刚刚饱饭后准备犯困的孩子们,一阵惊喜狂叫。

由于时值中午时分,加上又是休息日,公园内到此都是游人,鸟声稀少,鸟无影踪。经过上午的暴晒和行走后,孩子们都开始显出了疲态。

作为带队的,我心里其实也挺着急的,一边走,一边抬头张望,期盼着突然出现什么好鸟,能让大家精神振奋的。可惜啊,连“神仙姐姐”都讨厌雾霾天,所以,“奇迹”也就不会发生了。

沿着指引,我们一路找寻“鸟点”月地云居,一处斜坡往上走,五分钟就到达月地云居,其实就是茶客休息喝茶的地方,周边环境不错,还有个小水塘。

必威 6

因为常有拍鸟人来此投食,这里成了个“观鸟点”。我们到达时,大白鹭组已经坐在草坪上,他们说“没有啥好鸟”,我便让孩子们耐心等待。自己则沿着水塘边,打算走去山边看看。

突然,一只褐翅鸦鹃从我左前方5,6米处草丛飞起,噗嗤着翅膀,飞过池塘,“大毛鸡啊……”随着我的话音,它很快就窜入我右手边的树丛里。

我回过头,问跟在后面的孩子“你们看到什么啦”,有的说看到“飞过去的鸟”,有的说看见“大毛鸡”,有的说“没有东西”。

我拿出中午吃剩的馒头,用手掰碎,悄悄的撒在水塘周边的石头上,然后让他们退后,找个地方,安静的等待。

必威 7

果然没多久,在大胆的红耳鹎指引下,鹊鸲、黑领噪鹛、黑脸噪鹛、松鼠都纷纷跑出来“争抢”,孩子们也都乐开了花。

原本计划是在草坪做游戏,分组小结的,由于我当晚还有公务活动,不得不提早半小时总结(有机会下次再玩游戏!)。临时抽查了回民小学赵子燊的记录,发现他这次很认真,笔记本上写满了鸟名,他自己居然能记录30多种鸟,的确让我有点意外,也感到很开心。

一天活动很快就结束啦,作为目前正在广州自然观察协会学习自然导赏的一名学员,通过这次带队,对我既是一次活动,也是对前段时间学习的“考试”,让我看到很多不足。

1.水鸟辨认有待提高,特别是对大杓鹬和白腰杓鹬的区分,对鸭类的实际辨认等。

2.使用了“投食”方式来诱惑鸟儿,这是观鸟中不提倡的。关于这点,我在现场总结时已经提到,在以后带队导赏时要改正!

3.野外听音辨鸟能力还很欠缺,找鸟的“技能”和方法有待提高。

4.对植物和蝴蝶等认知不够,野外导赏时,内容略显单调。

5.导赏时的语言和知识点运用不够,难以对初次观鸟或者接触自然观察的人形成新鲜有趣的印象,不利于活动的推广。

当然啦,说到底还是自身学识和能力的问题,希望在接下来的学习中,自己能跟协会老师学到更多的知识和导赏技巧,也希望能在下次活动中,带给孩子们更多的观鸟乐趣。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中小学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署前路的周老师带,虽然东洞庭湖今年的水鸟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