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接孩子,接送孩子上下学日益成为家长的

2019-09-16 16:25栏目:中小学教育
TAG: 必威

图片 1

新华网上海9月1日电(吴振东 邰晶晶)“孩子放学求拼车!”为了解决8岁女儿上下学的接送问题,近日,家住上海南丹路的一位母亲无奈在网上发了这条帖子,没想到应者众多,许多家长(微博)同她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图片 219日下午,南京鼓楼区第一中心小学门口附近马路上满是接孩子的家长[微博]。

东方网10月22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继“中国式过马路”之后,“中国式接孩子”又成网络热门话题。昨天,南京某论坛将这一话题置顶到首页,立即引来众多网友的跟帖热议。而类似的话题,在全国各地的论坛中,也都吸引了众多家长[微博]吐槽。

谁能接送我的孩子安全上下学?

如今,接送孩子上下学日益成为家长的烦心事,瞅准了商机的上海家政机构,相继推出了“接送保姆”服务,可这项服务却面临家长不敢轻尝、保姆不愿从事的窘境,家长们依然在期待一个让人放心的法子。

继“中国式过马路”之后,“中国式接孩子”又成网络热门话题。昨天,南京华侨路茶坊将这一话题置顶到首页,立即引来众多网友的跟帖热议。而类似的话题,在全国各地的论坛中,也都吸引了众多家长吐槽。事实上,每到下午放学时间,全国各地小学门口,便会上演“中国式接孩子”,家长们开着二轮、三轮、四轮等各式交通工具,早早就在翘首以待,人群之众、秩序之嘈杂仿如集贸市场。与之相对照,在国外多数地方的小学门前,几乎不可能看到这样的景象。记者19日街头随机采访,试图探寻这又一中国特色式现象背后的问题。热门话题

现实中,每到放学时间,全国各地小学门口便会上演“中国式接孩子”,家长们开着二轮、三轮、四轮等交通工具,早早就在翘首以待,数量之众、人群之嘈杂仿如集市。与之相对照,在国外多数地方的小学门前,却很少会看到这样的景象。这一中国特色式现象背后的问题值得反思。

  暑假里,许多家长正在忙碌地寻人,他们寻觅的是开学后能够接送小孩上学和放学的合适人选。这些家长因为工作忙碌,只能雇人接送孩子。他们内心很担忧在这段短时托管期间,孩子的安全能否得到保障。

家长最希望孩子平安

贴上“中国式”标签的“接孩子”

核心事件

  近日,在一知名育儿论坛上,“菲力妈”、“闲闲女人”、“咸蛋王”等一些家长正在热议雇人接送小孩的事。家长“大鹏”说,自己和妻子出门早,家里老人身体又不好,只能找人接送孩子。家长“多多妈妈”说,自己和老公是新上海人,父母又在外地,孩子即将上幼儿园,只能雇人接送。

申城白领任忠和家住上海市徐汇区,过去两年中他承担着接送孩子的任务,而今岗位调动增加了他的上班路途,接孩子放学已不可能,又不放心让8岁的儿子独自坐公交。一周来,他已在小区附近的多家家政公司都挂了名,寻找“接送保姆”。

19日,网友“郗宝贝”发帖,类似连日来引发热议的“中国式过马路”,她要批评的主题是“中国式接孩子”。这篇帖子很快被数百位网友点击评论。

贴上“中国式”标签的“接孩子”

  费用  离家2公里每月400-500元

王琳女士即将升入小学的女儿,同样也面临无人接送的问题,她很早就开始联系家政。“希望要一个上海阿姨,有接送小孩经验的,但不可以骑车接送,太不安全。”她说。而家政公司介绍的几位阿姨都没能让她满意,最后她把接送任务交给了小区里一位熟识的保安,每月支付400元报酬。

这篇帖子写道:“‘中国式接孩子’的场景每天都会在不同城市、不同学校的门口上演相同的内容。众多家长无论男女老幼,在孩子放学的时间聚集到学校门口,你拥我挤互不相让,其热闹程度不亚于街头闹市。”“大家都翘首期盼眼巴巴地盯着学校门内的孩子,有时因为学生太多令家长眼花缭乱,还要在队伍中仔细搜寻。此时此刻,还有哪个家长顾得了什么交通规则和礼让三先的风范?因此,发生交通拥堵,甚至交通事故似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昨日,网友“郗宝贝”在某论坛发帖,类似连日来引发热议的“中国式过马路”,她要批评的主题是“中国式接孩子”。这篇帖子很快被置顶到首页,数百位网友评论。

  据网友们介绍,目前受雇接送小孩的主要有:保姆、居委会阿姨、大楼附近看车库或看门的人、邻居、同学家长等。

“现在阿姨都很紧俏,家政机构和阿姨都不愿与我们签合同,万一出了事谁担责?”王琳爱人陈先生说。

“前几天,媒体上热议的‘中国式过马路’对国人的规则意识、文明素养,以及交通现状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与争论。国人这种可以贴上‘中国式’标签的日常行为与生活习惯不在少数,‘中国式接孩子’自然也应该在反思与理性解决之列。”

这篇帖子写道:“"中国式接孩子"的场景每天都会在不同城市、不同学校的门口上演相同的内容。众多家长无论男女老幼,在孩子放学的时间聚集到学校门口,你拥我挤互不相让,其热闹程度不亚于街头闹市。”“大家都翘首期盼眼巴巴地盯着学校门内的孩子,有时因为学生太多令家长眼花缭乱,还要在队伍中仔细搜寻。此时此刻,还有哪个家长顾得了什么交通规则和礼让的风范?因此,发生交通拥堵,甚至交通事故似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接送小孩的费用也被热议,据介绍,如果学校离家2公里,一般费用是400元-500元每月,要坐公交的还要给公交卡。

据了解,“接送保姆”为钟点工形式,服务价格多在每小时15至25元之间,由于家政人员近些年来供不应求,流动性强,从事接送服务多为临时性质,鲜有合同约束。

这篇文章引发网友的热议,网友纷纷对自己身边已经见怪不怪的“中国式接孩子”吐槽。微博网友“在别处”直指这种现象的交通隐患:“在中国大多数学校门口,都会有大量的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汽车毫无秩序地停在学校附近,更有不少小商贩夹杂于人流、车流之中,不仅瘫痪了交通,还给孩子们的安全埋下了隐患。”

“前几天,媒体上热议的"中国式过马路"对国人的规则意识、文明素养,以及交通现状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与争论。国人这种可以贴上"中国式"标签的日常行为与生活习惯不在少数,"中国式接孩子"自然也应该在反思与理性解决之列。”

  担心  找谁都有些不放心

每个请家政的家庭都担心所托非人,更何况是把孩子的安全都寄托在一个不熟识的钟点工身上。可另一方面,保姆们就乐意做这份工作吗?答案并不一致。

网友“钧的爸爸”进一步反思:“送孩子上学,接孩子放学,不管风吹雨打,这已成为很多中国家庭生活的一个模式。可为什么家长都不放心孩子自己上学放学呢?这是一个社会问题,绝对不是家长的问题。”

这篇文章引发网友的热议,网友纷纷对自己身边已经见怪不怪的“中国式接孩子”吐槽。微博网友“在别处”直指这种现象的交通隐患:“在中国大多数学校门口,都会有大量的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汽车毫无秩序地停在学校附近,更有不少小商贩夹杂于人流、车流之中,不仅瘫痪了交通,还给孩子们的安全埋下了隐患。”

  家长最担心的是孩子的安全,大多数家长不敢找不熟悉的保姆接送孩子。一位家长说:“保姆拐卖孩子的新闻一直有,令人担心,报纸上说有个上门自荐的保姆在女主人坐月子期间,把孩子抱走;还听说有的幼儿拐卖团伙培训上百名保姆,安排到上百个家庭,然后设法将婴幼儿拐走……因此,让保姆接送孩子实在不放心。”

家政公司“临渊羡鱼”

随后,记者搜索发现,这篇名为“中国式接孩子:值得社会反思与解决的生活习惯”的帖子在全国各地的地方论坛上均有出现,各地网友对此话题均高度关注。

网友“钧的爸爸”进一步反思:“送孩子上学,接孩子放学,不管风吹雨打,这已成为很多中国家庭生活的一个模式。可为什么家长都不放心孩子自己上学放学呢?这是一个社会问题,绝对不是家长的问题。”

  多数家长都希望找熟人、邻居、同学家长或者是本地钟点工,但是要能掐准时间却并不容易。家长黄女士告诉记者,问遍周围人都没找到合适的:“周围大楼里只有两位本地钟点工,但都已经有了活,自己的亲戚都在外地。还没开学,同学家长也无从认识……”她为此焦急万分。

其实,“接送保姆”并非新鲜事物,但随着近年来城镇居民生活水平的快速提高、来沪工作家庭的持续增长等原因,此类需求日益旺盛。

中国特色

只要上网稍加搜索就会发现,这篇名“中国式接孩子:值得社会反思与解决的生活习惯”的帖子在全国各地的论坛上均有出现,各地网友对此话题均高度关注。

  一位住在杨浦中原地区的家长对有车族也不放心。他说,“有司机自荐,虽然方便,但是却不放心,万一司机不可靠,或者中途出些意外怎么办?”而记者发现,许多家长连有车的人选也找不到,只能找邻居开助动车送孩子,安全隐患更严重。

上海鸿浩家政从事孩子接送服务已有7年。据其负责人介绍,公司选择的“接送保姆”多是有经验、有文化、知根知底的上海阿姨,责任心强,并且可以对孩子功课进行简单辅导,目的是让家长更放心。鸿浩家政此项服务月需1600元到1800元不等,在同行中并不算低。

孩子和家长几乎一对一

现状调查

  ■4大对策,值得学校、社会和主管部门借鉴——

然而,对于在这项服务上刚上路的更多家政中介来说,在需求旺盛的市场面前,只能“临渊羡鱼”。

19日15时许,记者来到南京凤凰花园城小学。其时,学校门口已经聚集了百余位家长,不少家长开着私家车过来接孩子,他们将车停靠在湛江路马路两边。马路两边原本就停靠有一排车辆,这使狭窄的湛江路更显得拥堵。

中国特色孩子和接送的家长几乎一对一

  ●在日本,学生上学或放学“以大带小”,四年级以上的孩子可以率领附近的几个小字辈结伴而行,途中照顾他们的安全。他们可以自发组队,也可以由学校统一组织。大人并非甩手不管,每天有3人担当“学童拥护员”,任务是在上下学时间,站在校外车流量大的路口引导学生安全通过。他们手举写有“学校”的醒目黄色小旗,阻挡过往车辆,让学生有序地通过人行横道。 “学童拥护员”中有家长志愿者,也有学校支付薪水的打工族。

在58同城上,上海小岳家政“接送小孩上学下学”的广告十分醒目。记者在门店看到,来应聘的阿姨并不少,但几乎都不愿从事“接送保姆”。

该校一到二年级是下午两点五十放学,三年级到六年级下午三点放学。于是,当校门打开,有学生开始走出学校时,聚集在学校附近接孩子的家长群开始骚动起来,大家纷纷往校门口走去,睁大眼睛,仔细搜寻着自家的小孩。

下午3时许,南京凤凰花园城小学门口已聚集了百余位家长。不少家长开着私家车过来接孩子,将车停靠在湛江路马路两边。马路两边原本就停靠有一排车辆,这使狭窄的湛江路更显得拥堵。

  ●让下岗工人解决接送问题是个不错的办法。哈尔滨已经成立接送孩子的公司,陕西、河北、江苏、四川都尝试把小学生接送和社区就业服务结合,既帮助下岗工人再就业,又可免除家长的后顾之忧。

安徽来的陈冬梅阿姨没做过专门接送孩子的事,但在雇主想雇佣她时,被她回绝了。“15元钱一小时挣不到什么钱,家长要求多,自己风险也大。”她表示。还有朋友告诉她,曾经在送小孩回家路上,不小心让孩子摔了一跤,结果自己和家政公司都赔了钱,这更坚定了陈冬梅不做这行的决心。

随着不断有更多的家长赶来,和不断走出的学生流汇合,整个校门口更显热闹。徐女士每天都要来接读三年级的儿子,因为儿子还要上一会儿兴趣班,大约四点多才会出校,这让她在人群中显得不那么着急,这位全职在家带小孩的家庭主妇悠闲地坐在电动车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眼前嘈杂的人群。

更多家长则选择电动自行车前来接小孩。30多台电动车将学校与湛江路交叉的小空地挤得满满当当,家长们或坐在车上闲聊,或聚集在校门口向校内观望,嘈杂的情形和热闹的集贸市场没有差别。

  ●部分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地方采用校车接送方式。在美国,老师会领着孩子到当地站台,告诉小学生大巴运行路线和不同的站台显示器,教学生识别不同车次的停靠站,孩子们很快就能掌握乘车技巧。

记者发现,陈阿姨的态度代表了家政人员的普遍心态。

孩子不小了,为什么还要来接?面对记者的提问,徐女士表情有些夸张,她感觉这问得有些莫名奇妙——“你看到有哪个小孩不用接的?”她反问记者,“都是家里的独苗,家长怎么可能放心让他们(孩子)自己回家。”

随着不断有更多的家长赶来,人群和不断走出的学生流汇合,整个校门口更显热闹。徐女士每天都要来接读三年级的儿子,因为儿子还要上一会儿兴趣班,大约4点多才会出校,这让她在人群中显得不那么着急。

  ●志愿者提供服务也能缓解难题。据悉,河南省鹤壁市煤炭系统全国劳模赵振建,把本来要购买家具的钱买了辆机动三轮“雷锋车”,多年来一直用于义务接送38名学生上下学。(晨报记者:朱晓芳新闻背景)

来自绍兴的朱之文做了十五年保姆,照顾孩子有丰富经验,她觉得只要小心谨慎就可以保证孩子的安全,但是,“没有20元一小时怎么行?还不够自己来回折腾的。”

恰如徐女士所说,记者注意到,在学校门口,前来接小孩的家长群和小学生几乎形成一比一的比例,没有人接的学生屈指可数。如此大的人流自然对学校门口的交通造成很大压力。城市的其他地方,路上交通压力最大的时间是上班族们的上下班时间,而对于学校附近的道路而言,它完全由学校上学、放学时间主导。

孩子不小了,为什么还要来接?面对提问,徐女士表情有些夸张,她感觉这问得有些莫其妙“你看到有哪个小孩不用接的?”她反问,“都是家里的独苗,家长怎么可能放心让他们(孩子)自己回家。”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上海小背心家政负责人陈女士向记者抱怨:“阿姨越来越难找”。“工资年年涨,哪里工资高便说走就走,对工作也越来越挑剔。”她说。

外国做法

恰如徐女士所说,在学校门口,前来接小孩的家长群和小学生几乎形成一比一的比例,没有人接的学生屈指可数。如此大的人流量自然对学校门口的交通造成很大压力。城市的其他地方,路上交通压力最大的时间是上班族们的上下班时间,而对于学校附近的道路而言,它完全由学校上学、放学时间主导。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据了解,8月以来,一些家政公司已经接受了不少家长的预订,但现在开学在即,其中的大部分还没有兑现。

日本家长不操心小孩上下学问题

附近一家小店老板说,每天早上7时许、下午3点多是湛江路最热闹的时候,因为接送小孩的车辆较多,加之不断有车辆违停、调头等,这条路上经常就被堵起来了。

“野路子”没能阻止担忧

对于“中国式接孩子”,采访中,不少家长表示,这确实是中国特色,但不必“言必称国外”,美欧校车接送的那一套在中国行不通。不过,也有家长随即指出,不说美欧,我们可以参照从城市形态、交通状况以及人口众多等方面与我国都较为类似的日本,在日本的小学门口,很少见到有家长来接送小孩的,都是小朋友自己上下学。

国外见闻日本学校设专人引导学生回家

在家政机构为找“接送保姆”奔忙之时,沪上大大小小的晚托班、培训班已经承接了不少“任务”。

据媒体报道:在日本,孩子们按区域就近上学。大多数日本小学生每天6点半左右就要起床,出门后和住在附近的同学们会合,然后一起走路上学。对于有家长担心孩子上学路上的安全问题,在日本,学校专门设有“学童拥护员”,他们的任务是在每天上下学时间,站在校外车流量大、交通比较复杂的路口引导学生们安全通过。

对于“中国式接孩子”,不少家长表示,这确实是中国特色,但不必“言必称国外”,美欧校车接送的那一套在中国行不通。

位于长宁区的上海泉禾教育咨询公司开有晚托班,可派专人把放学的孩子接到班上,并有老师辅导作业,直至家长下班来接回孩子。工作人员承诺,孩子的安全绝对可以保证。“学校近的我们会让老师步行去接,稍远点的,我们用私家车去接,保证提前十分钟赶到学校,不让孩子久等。”工作人员同时承诺了孩子的晚餐会注意营养搭配。

除了“学童拥护员”外,保护孩子们交通安全的还有个民间组织“PTA”(家长教师联合会)。这个组织是自发的,纯属尽义务,不领报酬,其成员定期轮流担任安全员,在孩子上学放学的时间去交通要道护送孩子。

不过,也有家长指出,不说美欧,我们可以参照从城市形态、交通状况等方面与我国都较为类似的日本,在日本的小学门口,很少见到有家长来接送小孩的,都是小朋友自己上下学。

长宁区另一晚托班负责人曹某告诉记者,出车一次最多接3名小孩,遇到事故,保证尽赔偿责任。今年来,他们已经招收了15名小学生。

定居日本的中国人唐辛子便曾参加“PTA”,她专门著文记下了自己的感受:“今天早上轮到我去站岗,冬天清晨的街头异常寒冷,但站在值班的路口,看到戴着黄色安全帽的孩子们一队一队地由远至近,叽叽喳喳地走过来,心里却感受到一种祥和与温暖。那些在骄阳下风雨中,将自己的身体拦在道路的中间,挥舞小旗指挥孩子们过马路的妈妈们的背影,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背影。”

一位彭姓家长介绍,她有个亲戚在日本,去年她曾去探亲,看见亲戚家的小妹妹在上小学,因为没什么可帮忙,她自告奋勇表示可以接送小妹妹上下学,没想到亲戚一口回绝:“完全不用,在这边,小朋友都是自己走路上学。”

也有家长表示了对私人晚托班的担忧,“安全依然是问题,另外,他们跟请邻居帮忙没什么差别,却要一千多元一个月,所说的学习辅导,效果很有限。”任忠和说。

值得反思

见惯了“中国式接孩子”,彭女士有些不信,日本的家长不担心孩子放学回家路上的安全问题吗?她于是跑到亲戚家小孩所上的小学门口一看,结果到了放学时间,真没发现一个家长来接小孩,小朋友都是列好队自己走回家。

还有部分家长请小区附近的出租车司机早晚接送孩子,但有司机表示,很难确保按时接送,辛苦了一夜的司机也想在早上补个好觉。

应用时间来纠正

据了解,在日本,孩子们按区域就近上学。大多数日本小学生每天清晨6点半左右就要起床,出门后和住在附近的同学们会合,然后一起走路上学。

“熟人就近来帮忙”依然是当下家长们的首选,但是他们希望,能在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找到问题的妥善应对之策。

的“中国式习惯”

对于有家长担心孩子上学路上的安全问题,在日本,学校专门设有“学童拥护员”,他们的任务是在每天上下学时间,站在校外车流量大、交通比较复杂的路口引导学生们安全通过。

分享到:微博推荐

对于“中国式接孩子”,一项有意思的数据值得相关部门深入研究。记者昨日在南京多所小学、幼儿园观察发现,幼儿园的接送率可以说是100%,而小学尤其是低年级的学生,接送率目测至少在九成以上。一个城市有几十万乃至百万的小学生以及幼儿园小朋友,那么,每天要往返学校两次人流将是数百万计,这对城市的交通压力可想而知。

除了“学童拥护员”外,保护孩子们交通安全的还有个民间组织“PTA”(家长教师联合会)。这个组织是自发的,纯属尽义务,不领报酬,其成员定期轮流担任安全员,在孩子上学放学的时间去交通要道护送孩子。

既然日本的经验证明,小学生可以自己上下学,而为什么我们的家长还是坚持接送呢?在南京清凉门一所幼儿园门口,正在上幼儿园大二班的储彦(音)小朋友告诉了记者答案。他每天都是爷爷接送的,小男孩童声童气地说,他自己一个人可以从幼儿园走回家,但妈妈告诉他,路上有“小偷”,会偷小朋友,把你嘴巴一捂就偷跑了。小男孩一本正经地说着还做出捂嘴巴的动作。

一位定居日本的中国人唐辛子便曾参加“PTA”,她专门著文记下了自己的感受:“那些在骄阳下风雨中,将自己的身体拦在道路的中间,挥舞小旗指挥孩子们过马路的妈妈们的背影,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背影。”

事实上,记者采访多位家长,家长均表示,之所以要接送孩子,小孩放学路上的安全是他们最担心的,在听闻一些小孩被别人拐走的消息后,这使得家长们对孩子上学放学更是不愿意“放手”。

深层思考

归结起来看,除了孩子上学、放学路上的安全问题外,家长坚持接送还有多项原因,诸如城市交通复杂,不按规矩行驶的车辆很多;路边有些“不良”小店,担心小孩学坏以及孩子还没长大,不能独立回家等等。

应用时间纠正“中国式习惯”

于是,尽管国外让孩子自己上下学看起来很美好,但在现实中,中国的家长还是愿意坚持“中国式接送”,而这种接送又往往和“中国式过马路”掺杂在一起,于是各所小学的门口,每到上学放学时间,嘈杂、拥堵的景象显得更中国。

对于“中国式接孩子”,一项有意思的数据值得相关部门研究。目前,南京幼儿园的接送率是100%,而小学尤其是低年级的学生,接送率目测至少在九成以上。一个城市有几十万乃至百万的小学生及幼儿园小朋友,那么,每天要往返学校两次人流将是数百万计,这对城市的交通压力可想而知。

彭姓家长告诉记者,在当前的大背景下,她不可能真的让自家的小孩独立上下学,“大环境不允许”,但她真心希望“中国式接送”能够有所改变,应该设一个时间表,废除这种“中国式的生活习惯”,想一想,家长不用操心、孩子自个儿安全地上下学那该多好啊!

既然日本的经验证明,小学生可以自己上下学,而为什么我们的家长还是坚持接送呢?一位正在上幼儿园大二班的小朋友说出了一个答案。他妈妈曾告诉他,路上有“小偷”,会偷小朋友。

多位家长表示,之所以要接送孩子,小孩放学路上的安全是他们最担心的,在听闻一些小孩被别人拐走的消息后,家长们对孩子上学放学更是不愿意“放手”。

归结起来看,除了孩子上学、放学路上的安全问题外,家长坚持接送还有多项原因,诸如城市交通复杂,不按规矩行驶的车辆很多;路边有些“不良”小店,担心小孩学坏以及孩子还没长大,还不能独立回家等。

不少家长表示,在当前的大背景下,不可能真的让自家的小孩独立上下学,“大环境不允许”,但他们真心希望“中国式接送”能够有所改变,应该设一个时间表,废除这种“中国式的生活习惯”,想一想,家长不用操心,孩子能自己安全上下学该多好啊!

  微评

寻求中国式解决之道

“中国式过马路”引发的讨论热乎劲还没完全退去,“中国式接孩子”又来抢夺眼球了。在城市各中小学,每到放学时点,都会有众多的家长和密密麻麻的各种车辆聚集。一时间,交通阻塞,家长焦虑,行人徒呼奈何。

究其原因,孩子过远的上下学路程、潜在的交通安全、人身安全风险,都可能造成一个家庭不能承受的痛苦。所以,“中国式接孩子”体现了家长们一种安全诉求。对此,我们更应该考虑现实国情,寻找“中国式解决”之道。

其一,尽可能发挥校车的优势。如果说挨家挨户接送学生难以操作,可以在一些学生住址相对集中的区域设置集合点。更重要的是,全社会要在公路规划、行车权利上形成校车优先、重视学生安全的意识。

其二,家长中间应该倡导规则意识和公共文明。互相礼让、井然有序的接送秩序,不仅体现着个人的文明修养、为孩子们做出表率,更能减轻校门口拥堵,从整体利益的角度节省时间成本。

最后,不妨推广部分学校实行的多校门、错峰放学等办法,减轻拥堵的现象。

的确,“中国式接孩子”已经不是家长送不送、接不接的问题,而是怎么接送、怎么尽可能降低公共成本的问题。这就需要各方面相互配合,妥善解决。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中小学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式接孩子,接送孩子上下学日益成为家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