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们的4个孩子在家上学,在家上学必威

2019-10-19 09:03栏目:中小学教育
TAG: 必威

必威 1驻马店青年梅红伟在山里建了一座农场,职工们的4个孩子在家上学,有专门的老师来带他们。

以“读经班”代替义务教育

必威 2

  【全职妈妈】征文            

  □记者 游晓鹏 文图

暴露出多元教育需求的焦虑

原标题:教育部叫停“在家上学” 未明确说明采取法律手段

中国式“在家上学”路在何方?

  核心提示

日前,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各地要认真排查并严厉查处社会培训机构以“国学班”“读经班”“私塾”等形式替代义务教育的非法办学行为。不能以“国学班”“读经班”“私塾”替代义务教育,这是严格落实《义务教育法》,保障每个适龄孩子必须接受完整的义务教育的举措。但是,治理“国学班”“读经班”“私塾”,还必须分析为何有家长宁愿送孩子去“私塾”,而不进正规的学校。

本报讯 (记者刘洋)“截至2016年2月,中国约有6000人正在实践‘在家上学’,约5万名家长有意尝试这一教育模式。”在2月23日举行的“第二届LIFE 教育创新峰会新闻发布会”上,21世纪教育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江苏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王佳佳发布了上述调查。

第一章 何谓孩子“在家上学”?

 2017年2月26日【央广网】以“在家上学被叫停 海外如何协调在家上学和义务教育”为题报道近日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做好2017年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高度关注接受‘私塾’、‘读经班’等社会培训机构教育的学生,要求不得擅自以在家学习替代国家统一实施的义务教育,这是国家首次明确叫停‘在家上学’和‘私塾’教育。”(在家上学被叫停海外如何协调在家上学和义务教育2017年2月26日 央广网)

 尽管不被教育部认可,“在家上学”的行为正在中国悄然扩张。在一项最新的调查中,2016年正在实践“在家上学”的学生数至少达约6000人,约5万名家长表示有意尝试这一教育模式。 (“在家上学”被叫停全国约5万名家长有意尝试这一教育模式 2017年2月26日中国青年网)

如今,有这样的一个教育群体,当很多家长“千方百计、费尽心思、斥重金”要把孩子送进“好幼儿园、好小学、好中学、好老师”的时候;可是一些父母、尤其是大城市中的家长,却让自己的孩子不在进入学校按部就班的“上学、学习”,而是有的家长亲自“操刀”教育,有的让孩子进入个人办的“私塾、学堂”教育。

 不过,这些孩子的父母认为学校的“教学内容、教学方式、教学效果、评价手段”等多个方面,都不能让孩子真正体会到学习的快乐和有效地吸收到有用的知识,于是他们亲自担当起“老师”的角色,或是亲戚朋友们把孩子集中放在一起,几位家长相互协作,其中有些已初具微型学校规模。

 他们的这样的教育可行吗?

 这是什教育? 这是孩子“在家上学”的教育吗?

 何谓在家上学?

  学龄儿童在家上学,无疑是与现行义务教育法相抵触的,但种种风险,却没能阻止越来越多家长的尝试。记者调查发现,在家上学形式多样,五花八门,主导者有家长,也有投资者,有仍在坚持者,也有黯然退出者。有学者认为,参考国外做法,应当考虑立法许可与规范。

有舆论指出,这是因为家长“糊涂”,但并不能以“糊涂”遮蔽背后存在的真实问题。真实问题是,学校教育难以满足受教育者的差异化选择,因此,有部分家长希望找一条适合自己孩子的求学路,包括采取在家上学的方式对子女进行教育。对此,我国有必要修订《义务教育法》,对学校教育之外的其他义务教育教学方式加以规范,倡导多元办学。

此前,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4)》显示,2013年实践“在家上学”者的规模约为2000人。据王佳佳计算,自2013年初至2017年初,中国实践“在家上学”的人群规模年均增长约30%。

一、何谓孩子“在家上学”?

 何谓孩子“在家上学”?

我们先看2013年10月07日《南方都市报》报道:周一到周五,在广州白云区同德公园里,一对母女坐在公园一角,小声地朗读,从9点到11点半,每天两个半小时,内容以语文、数学和英语为主,大自然就是她们的天然课堂———这是广州“在家上学”中的一员。

为逃避体制内学校的重复枯燥及激烈的升学压力,广州部分家长选择让孩子“在家上学”,自己教孩子。目前,广州“在家上学联盟”Q Q群已有成员400多名。据南都记者初步统计,目前该群真正实施“在家上学”的孩子家长占十分之一左右,大多数家长还只是在观望。有家长坦言,为避免因竞争过早抹杀孩子纯真天性,只好去摸索一条希望能保护孩子天性的教育之路。(广州家长怕孩子被学校耽误建“在家上学联盟” 2013年10月07日 《南方都市报》)

 何谓孩子“在家上学”?

 “在家上学”,就是父母在家教育自己的孩子,让孩子“在家上学”。 “实际上”,让孩子“在家上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我们在在《居里夫人传记》中就说到,在20世纪初期,居里夫人和当时的不少欧洲科学家,就比较反对“学校教育”的方式;理由是:将孩子关在空气混浊的教室中,不符合科学健康的精神,孩子太缺少运动和新鲜空气;给孩子灌输无用的知识和空洞的理论,更是不能容忍的……因而,这些科学家不让孩子去学校,而是他们自己轮流为孩子授课,并注重引领孩子到大自然中学习和实践。

 实际上,现在的孩子“在家上学”,就是古代的“私塾”。 现在的孩子“在家上学”,可以说是“现代私塾”。 “私塾”,这个在上世纪初已经消失在中国教育体系里的概念,今天又被重提;现代“私塾”正悄然兴起,几乎颠覆了传统的教育模式。

职工们的4个孩子在家上学,在家上学必威。 “私塾”作为我国古代社会一种开设于家庭、宗族或乡村内部的民间幼儿教育机构,是旧时私人所办的学校,以儒家思想为中心,它是私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后私塾便逐渐消失。如今,教育领域将“私塾”再次重提,大多数人认为,私塾教育是一种个性化选择的结果,家长和孩子对学校的教学质量不满意,或因一些个体因素,私塾上学成为一个较优的选择。私塾注定不能成为主流,但能补充体制内教育的不足。

 下面,我们再看我国古代的学塾类型有哪些?

  1

客观而言,根据现在的《义务教育法》,家长是可以在学校给孩子注册学籍,但却以生病等原因,把孩子领回家自己教育,或者送到私塾去学习的。因此,监管部门抓以“国学班”“读经班”替代义务教育,主要抓只有非学历教育培训资质(甚至连培训资质也没有)的培训机构,却开展全日制义务教育的非法办学,但却比较难治理家长把孩子领回家自己教学,一些“私塾”,也是以在家上学联盟的方式存在。

但“在家上学”并未被官方认可。日前,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2017年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要求“不得擅自以在家学习替代国家统一实施的义务教育”,并且“高度关注接受‘私塾’‘读经班’等社会培训机构教育的学生”。这是国家首次明确叫停“在家上学”。

 二、古代的“私塾”类型有哪些?

我国古代的学塾,主要从事启蒙教育,称为“蒙馆”,传统的私塾在教学内容上主要是识字,可以分为三种类型: 第一类是家塾:东家延请塾师来家教授自家或亲属子弟。

 第二类是义塾:富商显贵、地方政府或家族倡议并出资兴办、免费向特定学童开放。

第三类是私塾:塾师在自己家里,或借祠堂庙宇,或租借他人房屋,设馆招收学童就读。 所以,古代的私塾教育,就是老师在家里开的学馆,学的知识单一,几乎是以四书五经等为教材,除了读书、写字外,几乎不学其他知识。

 同时,中国传统私塾是世界文明史上的一朵美丽妍实的奇葩,孔老师创办的的传统私塾,源远流长,迄今仍对亚洲地区、乃至全世界所有华人聚集的处所,有着思想和文化、教育上的重要影响。

 如今的现代“私塾”,是体制外的教育,一般“学生”是“不考试、没有学历”;“先生”也是没教师资格。

那么,这样的现代“私塾”是否可行?如此教育是否承当孩子的教育重任?

  在家上学风生水起

有关调查显示,我国已有几万家庭选择让孩子“在家上学”。而由于缺乏对在家上学的规范,一方面,使以在家上学联盟名义办学的“私塾”存在非法办学的问题,另一方面则可能因在家上学而导致适龄儿童辍学、失学。

“在家上学”是指以家庭为主要教育场所、通常由父母或家庭教师组织开展的教育活动,包括父母自行教授、小规模私塾学堂、微型学校规模等多种形式。

三、现代“私塾”教育是否承当孩子的教育重任?

可以说现代私塾主要是由塾师或特定的组织开设的,就办学的主体来看,则因为创办者目的的不同,所学内容表现出很大的差异,但总的看来,则是以学习国学经典为主,不过比古代私塾中所学内容要宽泛许多。

现代“私塾”主要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家庭式的“私塾”:就是直接的家庭教育,可称之为“在家上学”。

第二类是学校式“私塾”:全日制教育性质,以古老的“私塾”教育完全替代学校教育,包括学前教育、小学教育和初中教育,并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基础设置课程。

 从某个角度可以说,现代私塾的出现是社会进步的表征之一,见证了一种开放、多元、自由而宽容的社会文化形态。不管怎样,私塾的存在等于在长期以来铁板一块的教育体制身上撕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让人得以观察到另一种教育方式的生长过程。或者说,作为一种教育探索,它给人提供了更多教育选择的可能。

对于绝大多数人的成长而言,去学校化既不可能也无必要,但是,如何让“在家上学”成为“在校上学”的有益补充,如何将两者的长处结合起来,恐怕是社会需要早日凝成的一种教育共识。

 孩子“在家上学”一定与时俱进,此乃是时代的呼唤,现代“私塾”需要完成对传统“私塾”的超越,才能担当现代社会的教育功能。

据报道,曾经当过公办小学校长的叶万红,为了自己的孩子在广州搬过四五次家、在幼儿园附近租房住。今年,孩子要上小学了,她却找不到满意的学校。

在几位家长的鼓励下,她办起了六月小学堂。教学内容依据国家课程标准,每天上午是知识类课程,下午是美术、音乐课,所有课程都采用老师和孩子们分享的方式学习。而在云南的大理,苍山学堂也于今年暑期开学。

《在家上学——叛离学校教育》一书的作者、中国青年报记者李新玲认为,有些孩子并非在学校上学不适应、不愉快,而是他们的家长认为学校教育不能达到自己对孩子的要求,不能让孩子成为他们心目中的样子,于是选择“在家上学”。

 我们是否能够走一条的中国特色“在家上学”之路? 现代“私塾”教育是否承当孩子的教育重任? 从目前来情况看,现代“私塾”教育,是不能承当孩子的教育重任,所以,教育部才叫停在家上学教育,那么,如今家长选择孩子“在家上学”教育,中国式“在家上学”,违反义务教育法吗?

  不独是南阳那对家长,近年来,在北京、上海、广东、浙江、江苏、湖北、云南等地存在大量在家上学的例子。在家上学话题,时见报端。    

既要规范办学,保障每个适龄儿童的受教育权,又要满足多元教育需求,合适的办法,就是借鉴美国给在家上学合法地位的做法,把在家上学纳入立法,规范管理。目前,美国有200多万个家庭的孩子选择在家上学。对于在家上学,各州法律规定父母必须一方或者双方取得教师资格,在家上学也必须给孩子完整的义务教育课程教学,对在家上学的质量,要由专业机构进行评估,如果评估不合格,要求必须送孩子进公立学校或私立学校学习。在家上学就是把家庭作为一所“小微学校”,只是办学的主体是单个家庭,主要师资是父母,在家上学的学生可以随时进入公立或私立学校,而且可以申请进大学。

“在家上学的学生家长有一些共性特征。”王佳佳的调查显示,80%以上的家长接受过高等教育,多数都是城市居民,58.21%居住在大城市,有出国半年以上经历的占20%以上,还有一半的家长具有教学经验。

四、中国式“在家上学”,违反义务教育法吗?

中国现在的教育,自从有学校,已经走过了将近一百的历程。 可以这样说,我们整三代人,接受的都是学校教育,因此,生活在现代的人已经没有人能够切身地将在家教育与学校教育进行真实的对比,谈出一些切身的感受。因为,现在的人只见过学校教育。 所以,一提出在家上学,许多的人无法想像。

其实,我们的眼光放得远一些,回到一百年前,那个时候,没有学校,所有的都是家庭教育,顶多,就是私塾,那也可以算作家庭教育的一种。四五千年的文明,依靠的就是家庭教育,才将我们的文化代代相传。

在家教育是非常遍的模式。全国都在这样做。有钱的孩子进私塾,没有钱的孩子在家学,父母就是老师,还有一些,只要买得起书,自己在家学就好了。不用老师,也不用父母教,就在这样的教育模式下,无数的人才就产生了。在古代,有很多父母,也就是认字的水平,就能教出状元之才。

现在我们总是担心,孩子在家教育,没有同伴。其实,并非如此,孩子需要同伴,但是,孩子是否一定会觉得同伴多才好呢。不见得,我开私塾,就那么四五个小孩子在读书,孩子读得很开心,玩得也很开心。在我看来,孩子喜欢和熟悉的人一起玩,人多,并不见得是好事。

必威,也有人说,幼儿园是小社会,孩子将来要在社会上生活,那么,就应当在幼儿园中锻炼。 事实上,是这样吗?

幼儿园人多,不假。人多,就代表着是小社会吗。

试想,有多少学生,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毕业,之后进入社会了,在小社会中锻炼了十多年,仍然不适应社会的人不是很多吗。

这难道不值得我们 思考吗?

 实际上,过去孩子“在家上学”并不新鲜,“私塾”是最经典的“在家上学”;毛泽东的在他的儿童时期、青少年时期,就有过3次所谓的“在家上学”的教育故事;民国时期诞生的大师们,很多也是“在家上学”度过了蒙学阶段,这些在鲁迅先生笔下的“三味书屋”,对此亦有过细致入微的描写。

现在孩子“在家上学”,毫无疑问,表明了家长对目前教育体制的极度不满,但是,他们的行为也是对“教育多元化”的一种有益尝试和探索,目的是为了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可是,专家分析,“在家上学”违反《义务教育法》”。

 中国式“在家上学”,违反义务教育法吗?

 中国式“在家上学”“在家上学”,是美丽的童话吗?

 中国式“在家上学”“在家上学”,能否走出灰色地带?

 中国式“在家上学”“在家上学”,如何走出“桃花源”?

中国式“在家上学”“在家上学”,应如何走向规范化道路?

 中国式“在家上学”“在家上学”,是国家管这个孩子?

还是家长管这个孩子?

“在家上学”这一教育模式违反了《义务教育法》,在中国大陆约有1.8万学生“叛逃”学校,这些听起来有点不好听!

事实上,“在家上学”,并没有违反义务教育法,只是孩子的教育形式发生了变化,家长亲自“操刀”当起了老师教育自己的孩子,为国家教育孩子;实际上,这是一种在“因材施教”的教育方式,只是没有像美国那样将其“规范化、制度化、合法化”。

那么,如何将其规范化、制度化,帮助其消除潜在风险,让这些行走在“因材施教”途中的孩子们能够健康成长,是更值得教育部门关注的一个问题。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日前教育部,只是表态称不得擅自“在家学习”,但是对于家长执意让孩子离开学校在家教育的行为,教育部并没有明确说明要介入“制止或动用法律手段”。 现在的问题是孩子“在家上学”如何界定呢?

是单个孩子“在家上学”?

还是多个孩子集体“在家上学”?

 “在家上学”的孩子如何与现行的学校教育制度接轨?

 “在家上学”按什么标准来衡量教育是否合格?

 是什么原因让孩子选择“在家上学”?

叩问,缘何“在家上学”被叫停?

 孩子"在家上学”到底行吗?

请看——

第二章 孩子"在家上学”到底行吗?

  2009年,浙江义乌商人徐雪金放弃自己打拼的公司,在家办起“学堂”,专职教育儿女。他创办的“在家上学联盟”网站已成为国内在家上学者最大的聚集交流地。记者留意到,河南省内郑州、新乡、南阳、信阳等地,都有在家上学的践行者。一个“郑州在家上学”群,有70多人。目前在家上学主要有三种形式:一是完全由家长担任老师带自己或亲友的孩子;二是由家长发起,租赁场地,聘请符合自己理念的老师来教孩子;三是由认同在家上学理念的人士投资组建,收费较高。而无论哪一种形式,在办学资质上都有硬伤——无证。教育方式上,大致分为三种情况:一是不脱离学校教材,重视其他方面投入与教育,投入较低;二是自创教材,门类齐全,投入较大,还进行开销很大的游学等;三是以读经为主,主要学习古文经典和西文经典。

也就是说,在家上学不是父母随心所欲地给孩子进行父母想给的教育(哪怕这些教育内容没有经过科学论证,甚至反科学、反教育),在家上学只是一个小学校,也必须给孩子完整的义务教育,其教学内容要由专业机构评估。我国目前的“国学班”、“读经班”,就是父母自认为给孩子最好的教育,但不少教育内容是封建糟粕,而且不成体系,有的不上数学课、科学课,这会影响国家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也会给接受“国学班”、“读经班”教育的孩子的未来成长产生严重负面影响。

为什么要让孩子“在家上学”?王佳佳说,“不认同学校的教育理念”“不认同学校的教学方式”两项占比最高。

《中国式“在家上学”路在何方?》

  在家上学热也引起了教育领域关注。网上最近就在进行一项有关在家上学的网络调查,截至2月24日,调查显示,有77%的家长曾想过“在家上学”,但条件有限未能实施,7%的家长已经在实施,仅有16%的家长认为学校的教育模式最适合孩子。

但只有行政规定,尚难杜绝这类问题,尤其是个体家庭的在家上学,把孩子当父母的教育试验品。要规范在家上学,需要将其纳入立法,明确在家上学的形式,在家上学父母需要拥有的教师资质(在家上学必须是父母单方或者双方以自己为主教育,有的课程可请家庭教师教育),在家上学的教育内容,对在家上学教育质量的评估,在家上学学生的学业成绩和学籍管理等。这样,就可以杜绝在家上学导致的辍学、学生不能接受完整义务教育问题,而“国学班”、“读经班”则可为在家上学提供补充性的课程服务,由此形成更丰富的多元办学局面。

王佳佳发现,在课程内容上,半数接受调查的家长选择直接引进国际教材,44.78%的家长选择自主开发教材,38.06%的家长仍然选择采用学校的教材。与学校教学相比,69.4%“在家上学”的学生家长在教学内容上做改变,另有81.34%选择了不同的教学方式。

        目录

第一章 何谓孩子“在家上学”?

 第二章 孩子“在家上学”行吗?

第三章 孩子为什么选择“在家上学”?

 第四章 孩子“在家上学”:利大于弊吗?

第五章 孩子“在家上学”:是美丽的童话吗?

第六章 孩子“在家上学”:需要什么样的条件?

 第七章 孩子“在家上学”:教与学理念是什么?

第八章 孩子“在家上学”:到底能上多长时间?

 第九章 孩子“在家上学”:学籍问题如何解决?

 第十章 孩子“在家上学”:教育之路在何方?

  2

熊丙奇

家长自己教学,能否给孩子提供好的教育?王佳佳说,接受调查的家长中,87.31%表示对孩子在家上学的学习效果感到满意,80.6%的家长认为孩子的社会交际能力“非常好”和“比较好”。

  低调,再低调

目前,“在家上学”的合法性尚无定论。《义务教育法》规定:“凡年满6周岁的儿童,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送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 育。”但《义务教育法》第十四条中“自行实施义务教育的,应当经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批准”的规定,又给予了“在家上学”一定的法律空间。

  与网上的热络交流氛围相比,现实中,在家上学的践行者却多很低调。

值得注意的是,教育部日前只是表态称不得擅自在家学习,但是对于家长执意让孩子离开学校在家教育的行为,并没有明确说明要介入制止或采取法律手段。

  今年年初,郑州市10位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在郊区农村租下了一块场地,办起了自己的幼儿园。这些孩子基本同龄,家长则多是在职教师,因此,这些孩子将比外面那些“集中营”里的普通孩子幸福得多。不过,他们并不愿意为外界所知。

  郑州市区另一家奉行华德福教育理念、在圈内小有名气的幼儿园颇受家长追捧,不过,其人数始终控制在几十人。其负责人在几经权衡后,婉拒了记者造访的请求。据他透露,学校并没有注册,饱受邻居投诉苦恼,“有关部门已经来查过几次了”。

  低调,再低调,已经成为诸多践行者奉行的准则。不少在家教育机构的创办者,也在有意控制着规模。目前,记者了解到的郑州市三家由家长出于教育自己孩子而创办的幼教机构,所带孩子多未超过12个,少的只有几个。

  今年28岁的小曾,2009年在深圳打工时,接触到了在家上学理念。年少时曾有厌学经历的他,不仅为这种新的教学方式和理念所震撼,也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投入的事业。去年下半年起,他在郑州集合了几位志同道合的老师,准备开办一所有别于学校教育的小学堂。最近低调地开张了,宣传多在网上进行。创办伊始,小曾就感受到了体制外办学的困难,政府的办学条件对规模、场地、教师资格有严格的要求,学堂很难达标,而如果追求达标,获得学校资质,教学内容和方式基本上还得回到体制教育上来。这也正是目前国内私人学堂创办者所面临的操作悖论。

  3

  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家带孩子

  在家上学热,至少给很多家长带来了思路上的转变,不少家长跃跃欲试。从事多年幼教工作的艾华,最近的经历颇像是一位“准孟母”,孩子虽然只有4岁,但她已经开始四处为孩子物色小学。对在家上学的长期关注,使得她对学校格外挑剔。艾华坦言,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

  “在家带孩子不是光有一腔热血就可以的。”艾华认为,家长想脱离学校在家教孩子,至少要具备六个条件:一,关于孩子成长,要有清晰的计划,要有条理;二,要有很好的耐心和情绪控制能力,因为孩子一定会有不听话的时候;三,要有专业背景,具有课程教学能力;四,要有较好的社交能力,在家上学的孩子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父母成为其处理社会事务能力唯一的老师,很多影响是无形的;五,能给孩子找到固定的玩伴;六,有执行能力,空有理念而无法落实也不行。

  艾华这里,并不缺少失败的例子。

  采访中,在谈及是否后悔当初脱离学校的决定时,南阳市一家读经机构的创办人亦坦言,当初为了送孩子到外地读经,疏远了亲情,孩子与父亲的关系一度闹得很僵。“孩子在变化,我们没有跟着变化。”

  此外,在家上学也意味着在精力和金钱上远比学校高得多的投入。圈内知名的云南大理苍山学堂,学费暂定为走读每年4万元,住校5万元,深圳的在家学堂价位也大致如此。在郑州,记者采访的几家学堂,虽然走的是“平民路线”,收费也均在每月1800元以上。

  4

  学者认为应尝试立法许可与规范

  今年1月上旬,第二届在家上学自助教育交流会在苍山学堂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位家长和教育界人士参会,一些教育研究机构也给予跟踪关注。搜狐教育频道的调查显示,对于能否接受在家上学现象这一问题,80.61%的参与者表示能接受,认为这是一种新教育模式的探讨。

  面对持续升温的在家上学话题,教育部门其实很尴尬。一位基层教育官员告诉记者,一方面多数学堂没有办学手续,属于违法办学,另一方面却拦不住学堂的不断出现,给予热捧的家长也不在少数。

  尴尬的不只是他们,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教师反而是践行在家上学的最大人群。

  此背景下,一些学者提出参考国外做法,应当考虑立法许可与规范在家上学。

  众所周知,国外一些地方比如美国就允许在家教育,但其为家庭教学建有标准,诸如家长应采用认可的教材,重视学生在基本学科的表现,应定期向有关机构汇报学生情况,学生必须参加一定的公共教育课程等。

  著名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认为,我国应启动《义务教育法》的修订,允许学生在学校教育之外,接受家庭教育,当然也必须对这种在家教育进行明确界定,同时对父母的教学资格、在家上学的质量监督等进行明确,避免由此催生非法办学和适龄儿童辍学。“没有立法保障的在家上学,是不可能得到发展的,只能在灰色地带游走,处境尴尬”。

  2月23日,记者致电国家教育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教育部也很关注在家上学现象,不过2006年义务教育法刚刚修订过,重启修订不会这么快,而且重启需要一定程序。另外,国外允许在家上学的国家只是一部分,而且规定了很多苛刻的条件。因此,在家上学立法比较复杂。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中小学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职工们的4个孩子在家上学,在家上学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