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农村孩子来说,追求城乡教育均衡发展

2019-10-20 15:29栏目:中小学教育
TAG: 必威

  新华网杭州3月27日电(记者余靖静)一道时政题,“2010年亚运会在哪里举行?”他教的整个8年级,无人答对——从教后的第一次测试情况,让来到浙江省青田县万阜乡任教的“80后”老师任泓旭意识到,适应素质教育,是摆在山里娃和他面前的一道槛。

每逢新学期开始,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凤凰镇寄宿制小学的学生曹元总会结交一些新朋友,而他们都是刚刚从城里返乡读书的小学生。

相比城市的补课热、超纲学,农村学校的问题是课开不齐、上不好

繁重的课后作业、上不完的辅导班……这是城里娃的常态。相较之下,农村娃的课后生活更简单:帮家长煮饭洗碗做家务,或三五成群一起玩耍。如何实现农村学校学生课业减负、素质提升?记者近日走访了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右所镇吉花小学。

  在这个海拔500多米的贫困乡,约万名村民散居在72平方公里内大大小小的山头上。唯一的公共交通工具是从乡里到县城的班车,每天只一趟。这位出生于辽宁的小伙子,没有农村生活经历,第一次坐车进山,85公里的盘山路,弯急、坡陡、道窄,一旁是百米多深的水库,两三个小时下来,他强忍着没吐。

在不少地方城乡教育差距越拉越大,农村学生进城读书蔚然成风的时候,平鲁区却出现了一股“逆流”——让进城的农村孩子回乡就读。

村小:我们必须奋力跑(解码·减负)

“对农村孩子来说,减负后几乎没什么课外负担”

  山乡很安静,“白天听鸡叫、晚上听猫叫”,孩子们特别单纯,他们会掏出番薯给任泓旭,“老师,吃吃看,里面是红的,很甜很甜。”但另一面,孩子们的视野窄。任泓旭来山里前曾在城里中学实习过,他做了对比:农村孩子身上有股韧劲,背书快,几百字能很利索地背出来,可理解题就成了“克星”。

这绝不只是简单的“上山下乡”,其背后蕴含了政府精雕细刻般的运作。在实现了义务教育全免费之后,平鲁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无差别教育的打造上。

杨文明 李发兴

坐落在抚仙湖北岸的吉花小学,是一所坝区半寄宿制农村小学,有355名在校生。

  “现在的改革方向是提倡素质教育,这是好事。譬如中考(微博)的一些科目中,书上内容只占30%,大部分是理解题。这对农村教育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任泓旭说。

追求城乡教育均衡发展,摒弃教育不公之痼疾,平鲁政府成为完全责任人。

繁重的课后作业、上不完的辅导班……这是城里娃的常态。相较之下,农村娃的课后生活更简单:帮家长煮饭洗碗做家务,或三五成群一起玩耍。如何实现农村学校学生课业减负、素质提升?记者近日走访了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右所镇吉花小学。

吉花小学校长孙文娇说:“对农村孩子来说,减负后几乎没有什么课外负担,要想确保孩子学业水平不下降,学校必须主动‘增负’。而开齐各门课程、开足课时,就是最好的减负。”她认为,减负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该加的加、该减的减。

  大学里,他的专业是历史,现在他主要教“社会”,“师资紧张,农村老师本来就要求‘全能’,专业不对口很正常。我要做的是,至少在这个科目上,不让孩子跑输给城里娃。”

也正因此,2009年底平鲁成为“全国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先进地区”,这一殊荣在全国仅有92个地区获得。正如教育部长袁贵仁所言:义务教育是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中之重,而均衡发展则是义务教育的重中之重。

“对农村孩子来说,减负后几乎没什么课外负担”

“加的是素质类课程,减的是盲目的作业和占课现象。”孙文娇介绍,在农村学校,以往普遍存在不能在规定的课时内完成教学任务的情况,不少老师为了完成教学任务,占用其他不参与期末统考科目的教学时间来补课,甚至牺牲了学生的课外活动时间。“这样做的效果其实并不理想。”孙文娇说,看似在语数外等考试科目上投入的时间多了,但学生们心里会有抱怨,“体育课音乐课怎么又被占用了?”学生产生抵触情绪,学习效果难免打折扣。

  除了学习,任泓旭更担心山里娃“一片空白”的家庭教育。学校的孩子绝大部分是留守儿童,据他观察,到了六年级,无论男女,都会自己烧饭炒菜。有些孩子的父母离异后,两边都撒手不管,孩子只能跟着老一辈过。曾有一个女孩,爷爷生病,办低保、去县城代为求诊、取药,往来都是她一个人。

执政者有责任让“山里娃”与“城里娃”享受到同样的优质教育,不能让农村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坐落在抚仙湖北岸的吉花小学,是一所坝区半寄宿制农村小学,有355名在校生。

2016年9月,云南省下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实施意见》,要求将美育实践活动纳入教学计划,实施课程化管理。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在开设音乐、美术课程的基础上,有条件的要增设舞蹈、戏剧、戏曲等课程。从去年开始,吉花小学根据玉溪市教育局的统一安排,严格按照要求开设课程,除了统考的科目外,德智体美方面的课程一科不少,老师不得以任何理由和方式擅自调整课程计划。

  每逢周五,孩子都会围过来问:“老师,你下不下(山)去?”听到答案是“不下山”,他们总是很雀跃,这意味着周末能找老师聊天,有时还能一起看看老师电脑上存着的电影。“妈妈不在,爸爸不管,老师就成了半个父母。”孩子们的依赖,令他感动,又令他担忧。

教育不公平,最突出体现为城乡教育的不公平。这一纠缠中国教育良久的顽疾,在平鲁也曾典型存在。

吉花小学校长孙文娇说:“对农村孩子来说,减负后几乎没有什么课外负担,要想确保孩子学业水平不下降,学校必须主动‘增负’。而开齐各门课程、开足课时,就是最好的减负。”她认为,减负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该加的加、该减的减。

孙文娇说,现在吉花小学不会再发生占课现象了,只要课程表上安排的科目,到了期末都需要考核,教育主管部门也随时会到校抽查。

  “小小年纪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这是农村娃‘硬气’的地方,可是他们在心理上是缺失的,尤其是父母的爱。心理健康是素质教育的既有内容,而农村娃的‘缺爱’,已经不是单靠老师和学校就能做好的。”任泓旭说。

2008年之前,全区的沟沟峁峁里散落着300多所农村小学,其中只有一个老师的学校就有173所,10个学生以下的学校83所,农村学校全部是复式教学。为维持教学正常运转,平鲁只能对教育工作人员实行低职高用、低能高用。2007年底,全区农村共有小学教师700名,达到学历要求的不足一半。

“加的是素质类课程,减的是盲目的作业和占课现象。”孙文娇介绍,在农村学校,以往普遍存在不能在规定的课时内完成教学任务的情况,不少老师为了完成教学任务,占用其他不参与期末统考科目的教学时间来补课,甚至牺牲了学生的课外活动时间。“这样做的效果其实并不理想。”孙文娇说,看似在语数外等考试科目上投入的时间多了,但学生们心里会有抱怨,“体育课音乐课怎么又被占用了?”学生产生抵触情绪,学习效果难免打折扣。

吉花小学六年级班学生方吉彤告诉记者,尽管五六年级的作业相对以前多一些,但当天老师布置的作业大部分在学校内就可以完成,回家最多再花半个小时就能做好,有时候自己在家还会复习功课。孙文娇说,农村学校课外作业要是布置多了,一方面学生很难完成,另一方面家长也没有精力来辅导孩子的作业。所以还是要遵循“量力而行”的原则,做到少而精,她说,“把作业的难易度和完成时间控制好了,学生就自然减负了。”

分享到:

曹元的家在凤凰镇周边的村子里,原先他在村里的小学上学,可后来,娃娃越来越少,教师越来越老,村里小学难以为继。为了让孩子们能得到更好的教育,父母不得不把他转到离家甚远的城里的一所小学就读。“漂”在城里的日子不好过,住校一学期得花800元,如果不住校要花400元,但得租房子,房租也要1000元。

2016年9月,云南省下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实施意见》,要求将美育实践活动纳入教学计划,实施课程化管理。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在开设音乐、美术课程的基础上,有条件的要增设舞蹈、戏剧、戏曲等课程。从去年开始,吉花小学根据玉溪市教育局的统一安排,严格按照要求开设课程,除了统考的科目外,德智体美方面的课程一科不少,老师不得以任何理由和方式擅自调整课程计划。

“想要开齐音体美课、配齐老师并不容易,而且老师的专业素质也不高”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农村学生进城就读潮,拖垮了农村,挤垮了县城,原有的乡村学校大的变小,小的更小,城里学校却人满为患,一个班的学生人数一控再控也超过80人。孩子们挤在逼仄的空间里,很难说是在接受良好的教育。

孙文娇说,现在吉花小学不会再发生占课现象了,只要课程表上安排的科目,到了期末都需要考核,教育主管部门也随时会到校抽查。

“老师既要在有限时间内完成课时,也不能借减负之名减少教学内容,怎么上好课?减负其实给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孙文娇说,农村学校要减负,核心是要强化内功,提高教学质量,减负不减质。而其关键在于提升课堂教学效率。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与此同时,数量多、规模小的农村学校占用了大量的财政经费,尽管平鲁的教育经费以每年31%的速度递增,全区近一半的可用财力花在了教育事业上,但巨额投资与取得的效益极不相称。

吉花小学六年级(2)班学生方吉彤告诉记者,尽管五六年级的作业相对以前多一些,但当天老师布置的作业大部分在学校内就可以完成,回家最多再花半个小时就能做好,有时候自己在家还会复习功课。孙文娇说,农村学校课外作业要是布置多了,一方面学生很难完成,另一方面家长也没有精力来辅导孩子的作业。所以还是要遵循“量力而行”的原则,做到少而精,她说,“把作业的难易度和完成时间控制好了,学生就自然减负了。”

孙文娇告诉记者,推行减负之初,有老师提出“课上不完”的情况,有的家长也表示担忧和反对,“会不会影响孩子的学习成绩?”“课要是上不完,肯定得从老师自身找原因。”孙文娇说,农村学校老师的综合能力确实还有待提高,需要不断加强自身专业素养,这也需要学校管理者主动作为。

凤凰城镇寄宿制小学有着37年教龄的生活老师卢文杰对记者回忆说:“我过去在屯军沟小学任教,三个年级加起来凑不到8个人。我既是校长,又是班主任、语文老师兼数学老师,放学后还当‘厨师’,其他科目根本没时间开。”

“想要开齐音体美课、配齐老师并不容易,而且老师的专业素质也不高”

如何高效利用40分钟的课堂?去年以来,吉花小学经常组织老师围绕如何改变教学策略、如何提高课堂教学效率等话题进行课题研讨。比如,以前语文老师会利用上自习的时间让学生集中背书,现在改变了方法,不再统一时间背书,而是提前布置好哪些课文需要背诵。这样学生就可以根据自身的情况,随时找老师背诵,可以是课间休息的时候,也可以是吃饭的时候。

“教育,特别是义务教育不仅是社会发展的助推器,更是社会发展的均衡器,是改变社会分层、促进社会公平的重要手段。执政者有责任让‘山里娃’与‘城里娃’享受到同样的优质教育,不能让农村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委书记、区长李俊对记者说。

“老师既要在有限时间内完成课时,也不能借减负之名减少教学内容,怎么上好课?减负其实给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孙文娇说,农村学校要减负,核心是要强化内功,提高教学质量,减负不减质。而其关键在于提升课堂教学效率。

在澄江农村,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吉花小学于是利用中午时间安排各班老师组织上自习,同时辅导学生做作业,既有助于确保学生在校安全,也保证了时间的充分利用。“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孙文娇说,教会学生正确的学习方法,孩子们在课堂和作业上就会都高效起来。

面对义务教育,政府有免费与公平的双重责任。实现教育均衡发展,政府不能缺位,平鲁抓住重点环节实施重点作为

孙文娇告诉记者,推行减负之初,有老师提出“课上不完”的情况,有的家长也表示担忧和反对,“会不会影响孩子的学习成绩?”“课要是上不完,肯定得从老师自身找原因。”孙文娇说,农村学校老师的综合能力确实还有待提高,需要不断加强自身专业素养,这也需要学校管理者主动作为。

不过,在西部农村偏远地区、特别是规模较小的村小,不少老师同时任教多个科目。孙文娇表示,“想要开齐音体美课、配齐专业老师并不容易,而且老师的专业素质也不高。”有基层教育工作者指出,部分学校为了排课方便,简化程序,甚至存在由两位老师主要负责一个班全部教学的“包班制”情况。一位基层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说:“数学课是体育老师教的虽然夸张了点,但体育课是数学老师教的可挺普遍。”

教育不公是最大的不公平,而义务教育的不公又是最大的教育不公。面对义务教育,政府有免费与公平的双重责任。实现教育均衡发展,政府不能缺位,平鲁抓住重点环节实施重点作为。

如何高效利用40分钟的课堂?去年以来,吉花小学经常组织老师围绕如何改变教学策略、如何提高课堂教学效率等话题进行课题研讨。比如,以前语文老师会利用上自习的时间让学生集中背书,现在改变了方法,不再统一时间背书,而是提前布置好哪些课文需要背诵。这样学生就可以根据自身的情况,随时找老师背诵,可以是课间休息的时候,也可以是吃饭的时候。

“对于城里的孩子,家长也是老师;但对于农村孩子,老师也是家长”

首先是教育版图的划定与变革。2007年,平鲁提出了“高中、初中在城区,农村小学在乡镇”的学校布局思路。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对这种布局很感兴趣,他对记者说,一个乡镇一个小学,中学都集中到县城,这种做法比较独特,是一个亮点。过去那种藏在沟沟壑壑里的小学校很难吸引好教师,学校集中在县城、乡镇,好教师就能安心地工作了,如此,教育质量过几年一定会非常好。

在澄江农村,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吉花小学于是利用中午时间安排各班老师组织上自习,同时辅导学生做作业,既有助于确保学生在校安全,也保证了时间的充分利用。“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孙文娇说,教会学生正确的学习方法,孩子们在课堂和作业上就会都高效起来。

下午3点半后的吉花小学校园,并不是静悄悄的。

办学思路既定,随之是平鲁政府大手笔的教育经费投入,仅仅一年多的时间,3.2亿元财政资金投向教育。

不过,在西部农村偏远地区、特别是规模较小的村小,不少老师同时任教多个科目。孙文娇表示,“想要开齐音体美课、配齐专业老师并不容易,而且老师的专业素质也不高。”有基层教育工作者指出,部分学校为了排课方便,简化程序,甚至存在由两位老师主要负责一个班全部教学的“包班制”情况。一位基层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说:“数学课是体育老师教的虽然夸张了点,但体育课是数学老师教的可挺普遍。”

“3点半,正是农村下地干活的黄金时间,如果这个时候就放学,家长哪有时间来接孩子,孩子在路上的安全谁来保证?”孙文娇说,学校根据实际情况,把下午3点半到4点半的这段时间定为社团活动时间,学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

宽敞明亮的教室,舒适的宿舍,干净卫生的食堂餐厅,齐全的专用教室和后勤服务室,标准的运动场,微机室、语音室、多媒体远程教育室,每个教室安装有电视机、DVD……2008年秋季开学,投资5000万元建设的12所美丽典雅的园林式小学出现在平鲁的山庄窝铺。每个乡镇一所高标准寄宿制小学,替代了农村原来所有的小学和教学点。

“对于城里的孩子,家长也是老师;但对于农村孩子,老师也是家长”

如今,吉花小学共设立荷文化主题研讨、篮球、足球、百灵鸟合唱等多个校级社团,不少老师也根据自己的特长分别成立巧手之家、小主持人、小话剧团等近20个社团小组。学校在每学期初统一制定“社团活动安排表”,努力实现每一位教师都能带团,每一个学生都能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

在榆林乡寄宿制小学一位叫周雄的小学生记忆中,过去的学校是这个样子的:校舍又破又烂,有的还是危房;校园里道路坑坑洼洼,晴天一堆土,雨天一地泥;教室里稀稀拉拉的几个学生,老师忙活着同时上几个年级的课。而如今,他在日记里写道:“我们美丽的校园景色迥然不同,不仅安了灯,而且教室、宿舍,哪儿哪儿都变了,愿学校永远充满生机和活力……”

下午3点半后的吉花小学校园,并不是静悄悄的。

如果有学生对这些社团小组都不感兴趣咋办?孙文娇介绍:“要么组织到图书室看书,要么就由老师带着学生制作玩具,滚铁环、打陀螺、做游戏。”“放假时间长了,还会想回学校呢。”六年级的郭芊妤喜欢足球、篮球和十字绣,每天的课外活动非常丰富。“开展形式多样的活动是为了促进教学,更是尊重孩子的成长规律,这样也才能让孩子们更喜欢校园。”孙文娇说,“学校不仅仅是校园,更是家园。对于城里的孩子,家长也是老师。但对于农村孩子,老师也是家长。”学校每周都安排3名老师在校值守,与住校的学生同吃同住同玩,都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管教。

如今,曹元返回了凤凰镇寄宿制小学上学。他高兴地对记者说,这儿的学校条件比城里的还好,老师教得好,吃得也很好,而且每周还能洗一次澡。每个学期只需要给学校交面粉10斤、油10斤、莜面30斤等食用物品,而这些都是自家种的,父母的负担大大减轻了。

“3点半,正是农村下地干活的黄金时间,如果这个时候就放学,家长哪有时间来接孩子,孩子在路上的安全谁来保证?”孙文娇说,学校根据实际情况,把下午3点半到4点半的这段时间定为社团活动时间,学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

虽然现在农村山区学校的硬件设施和城区小学已无明显差异,但整体来说,农村学生在书本知识和考试成绩上依然明显弱于城区学生。“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家庭教育的缺位。”孙文娇坦言,父母都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态,但是在农村地区,家长一天到晚要么外出务工,要么忙于农活,再加上部分家长本身的知识水平也不高,不少家长对孩子的学习不闻不问。

记者了解到,有的寄宿制小学每月只收50元的伙食费,除此之外,学校不再收取任何费用,就连孩子们的被褥、校服、洗澡用品都是学校统一配发。

如今,吉花小学共设立荷文化主题研讨、篮球、足球、百灵鸟合唱等多个校级社团,不少老师也根据自己的特长分别成立巧手之家、小主持人、小话剧团等近20个社团小组。学校在每学期初统一制定“社团活动安排表”,努力实现每一位教师都能带团,每一个学生都能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

“减负仅靠学校单方面的努力很难达到目的,还需要家长的支持与积极配合。”孙文娇说,下一步要不断探索和家长的沟通、联动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平鲁追求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不是“削峰填谷”的“低水平均衡”。李俊对记者说,均衡发展不是平均主义,而是缩小差距,均衡发展不是搞一刀切,把高的拉下来,而是要保证所有的学校办好。

如果有学生对这些社团小组都不感兴趣咋办?孙文娇介绍:“要么组织到图书室看书,要么就由老师带着学生制作玩具,滚铁环、打陀螺、做游戏。”“放假时间长了,还会想回学校呢。”六年级的郭芊妤喜欢足球、篮球和十字绣,每天的课外活动非常丰富。“开展形式多样的活动是为了促进教学,更是尊重孩子的成长规律,这样也才能让孩子们更喜欢校园。”孙文娇说,“学校不仅仅是校园,更是家园。对于城里的孩子,家长也是老师。但对于农村孩子,老师也是家长。”学校每周都安排3名老师在校值守,与住校的学生同吃同住同玩,都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管教。

农村的学校修好了,平鲁城区的学校也整饬一新:投资2亿元可容纳5000多名学生的李林中学新校园拔地而起,其旧校址则改建为全区最大的寄宿制初中;此外,投资7000万元可容纳4000名学生的区直高标准寄宿制小学也已于2009年10月正式开课。到2011年秋季,城区所有学校改造任务将全部完成。

虽然现在农村山区学校的硬件设施和城区小学已无明显差异,但整体来说,农村学生在书本知识和考试成绩上依然明显弱于城区学生。“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家庭教育的缺位。”孙文娇坦言,父母都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态,但是在农村地区,家长一天到晚要么外出务工,要么忙于农活,再加上部分家长本身的知识水平也不高,不少家长对孩子的学习不闻不问。

公平性、均衡性、免费性,平鲁谋划着将这种真正意义上的义务教育延长,试行12年义务教育

“减负仅靠学校单方面的努力很难达到目的,还需要家长的支持与积极配合。”孙文娇说,下一步要不断探索和家长的沟通、联动机制。

这些寄宿制学校如今成了平鲁的“宝”。独具特色的一个做法是,由各乡镇党委书记亲自兼任乡镇寄宿制学校校长,常务副校长则由乡镇党委、政府提名,教育局考核,由乡镇聘用,学校安全、经费保障由乡镇负责,业务考核、师资培训等由教育局负责。

从上到下的“一把手”体制,使学校的所有事务在第一时间都能得到解决。中央党校原副教育长王瑞璞评价说,乡镇党委书记兼校长,这种做法很有特点,反映了平鲁对教育的高度重视,更反映了领导者的执政理念。

让学生们生活得好还远远不是全部,学得好更为重要。

寄宿制学校的生活老师,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都是由代课老师转正的、年龄大一点的老师,而他们中的大部分是达不到学历要求的。因此,在这次推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中,平鲁区因势利导,让这部分老师干起了力所能及的工作。

如此一来,原来的教学岗位腾挪出来,近两年,平鲁通过向全国公开招聘,累计从师资类院校毕业生中招聘教师500多名,每年还从各级各类学校选拔名师,给予每月200元特殊津贴待遇。

平鲁区教育局局长张汉卿对记者说,高标准寄宿制小学带来了学生回流效应,许多学生都从外地返回农村上学,2008年返乡人数为468人,2009年为680人。

这些变化的背后,是平鲁区教育资源的合理、有效利用,城乡教育的均衡发展——校园环境一样美,教学设施一样全,公用经费一样多,教师素质一样好,管理水平一样高,老百姓一样满意。

正如中央党校原副教育长王瑞璞在平鲁进行调研后所言,这里的农村教育实实在在做到了公平性、均衡性、免费性,是真正意义上的义务教育。

而为了让更多的孩子享受到这种义务教育的福祉,平鲁又在山西省先行一步,决定从今年秋季新学期起,全区试行12年义务教育,即把原先的九年制义务教育向上延伸到高中阶段,在全区实现小学——初中——高中的全部免费义务教育。此举每年将为每个高中生免去近2000元的费用。

目前,世界发达国家大多普及了12年免费义务教育。我国个别地方也在分步骤地试行12年义务教育。在近年来的全国“两会”上,12年义务教育更是屡屡被写进代表和委员们的议案和提案,成为热议的话题。

李俊对记者说,教育关乎国计民生,不论经济条件如何,我们将努力让每个平鲁学生至少都能受到高中学历教育。把义务教育延长到12年,是最大的民生。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中小学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对农村孩子来说,追求城乡教育均衡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