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吃着土豆,什么感觉

2019-10-26 04:58栏目:中小学教育
TAG: 必威

图片 1 学校食堂墙根堆放的土豆,这是孩子们的主要食物

2011年5月20日CCTV《新闻1 1》节目播出《营养需要“脱贫”!》,以下为节目实录。

图片 2安徽免费营养餐覆盖学生超150万 刘军喜 摄

图片 3 学生们在吃饭

记者:

针对部分地区营养餐正变成“温饱餐”,一些非贫困县的贫困家庭孩子却无法享受到营养餐等问题,基层干部群众期盼,提高营养补助标准,鼓励各地加大政策实施的覆盖面,同时,还应重视调动家庭和社会多方参与,避免家长误认为营养餐是“免费午餐”。

  新华社昆明6月22日电题:网曝云南贫困县山区小学生“吃饭难” 记者调查:学生营养普遍不足 期待社会爱心帮助 

这是第一次吃?

物价上涨,营养餐购买力逐年消解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颜牛、伍晓阳 

马场乡中心学校学生:

天天吃着土豆,什么感觉。半月谈记者在广西大山深处的一所小学看到,当天营养餐是猪肉和青菜,孩子们碗里肉并不多。校长告诉记者,每名学生补助标准为每天4元钱,扣除青菜、大米等费用,分摊下来每个孩子一两多肉。每周二,为给孩子们改善伙食,食堂提供牛肉,但按照4元钱的标准,全校1100名学生平均吃不上半两牛肉。

  近日,一篇“云南贫困小学走访记”的帖子在网上流传。网帖说: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汤郎箐小学学生吃饭困难,一日只能吃两餐,天天吃着土豆,身体严重营养不良,羸弱的身躯让人看着心情沉重。很多学生没有见过牛奶,有个孩子最大的愿望是“吃个西瓜”,听了让人心酸。 

嗯。

多地教师和家长认为,随着物价持续上涨,营养餐正逐渐变成“温饱餐”,即便营养办给学校提供了食谱,但许多学校因购买力缺乏不敢实行。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近日赶到禄劝县就此事进行采访。据了解,汤郎箐小学学生吃饭困难的现象确实存在,一些偏远学校的伙食甚至更加简单,学生普遍营养不足。禄劝县是个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家庭困难学生多,学校经费捉襟见肘,当地教育部门盼望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给予帮助。 

记者:

半月谈记者在西部某省一所只有16名学生的农村小学了解到,营养餐食材采购金额最高一天53.6元,最低为38.8元,大多是芹菜、土豆、萝卜等市场上最廉价的蔬菜。

  (核心网事)贫困小学一日两餐,学生没有见过牛奶 

什么感觉?

“有些菜营养价值高,价格也高,怕超支不敢买。”该校校长表示,今年以来菜价上涨,资金有限,就只能买市面上最便宜的蔬菜了。

  6月13日以来,一篇“云南贫困小学走访记(图文直播连载)”的帖子在各大网络论坛广泛流传。网帖以图文互动的形式,讲述了昆明市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翠华镇汤郎箐小学等贫困小学“吃饭难”的困境。 

马场乡中心学校学生:

多地农村教师反映,营养补助标准已连续多年没有调整,实际购买力已下降了不少。一些山区学校校长和教师认为,按照目前实际情况,补助标准宜相应提高,且补助标准应该建立与CPI指数相适应的调节机制,以确保营养补助的科学性。

  这篇帖子写道:云南这些偏远山区交通不便,海拔高,土地贫瘠,多数地方不能种水稻,只能种玉米和土豆等,经济发展自然滞后,多数家庭领着国家救济金。走访了多所学校,不少学生连牛奶都没见过,没有见到一个要减肥的胖学生。帖子列举了多名学生的家庭情况,有的家庭人均年收入仅约500元。 

温暖的感觉。

部分非贫困县

  帖子还配发了一些图片,展现了破旧的学校宿舍和食堂、堆满土豆的墙角、学生围成一圈蹲在操场上吃饭、狭窄的羊肠小道、一贫如洗的学生家庭、墙体开裂的民房、学生在艰苦条件下写作业等画面。 

记者:

贫困孩子期盼营养餐覆盖

  这篇帖子被大量网站和论坛转载。记者21日百度搜索“云南贫困小学走访记”,可以找到8万多条记录。百度贴吧、天涯论坛和强国论坛等知名论坛中都发布了这篇帖子并引起热议。许多网友表示“心酸”和“震惊”,网友“jerryjiang”跟帖说:“祖国的花朵需要灌溉,他们健康成长所需的营养,需要得到每个好心人的帮助。” 

这个饼干准备怎么分配,今天发了这么多好吃的?

一些非国家贫困县未被纳入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但一些孩子营养缺乏,也期盼能吃到营养餐。

  (记者调查)贫困县山区小学生营养普遍不足,汤郎箐小学并非孤例 

学生:

半月谈记者在辽宁某省级扶贫开发重点县(非国家贫困县未纳入营养餐计划)一所农村小学看到,这里87名学生多数是留守儿童,一位村民负责做饭,每天收取学生5元餐费。当日午餐是炒豆芽,西红柿炒蛋,鸡蛋很少。一些贫困学生交不上午餐钱,只能靠带饭。“能吃饱就不错了,营养谈不上。”

  20日,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赶到禄劝县,对网帖中反映的情况进行实地调查。经采访证实,汤郎箐小学学生“吃饭难”的现象确实存在,学生普遍营养不足,而这样的情况在禄劝县贫困山区学校比较普遍。 

准备给奶奶带上。

在广西一所农村小学,全校150多名孩子,其中贫困户子女达数十人。“许多孩子个子很小,明显营养不良,但学校没有营养餐,一些家庭很贫困,每天有20多个孩子中午饿着肚子上课。还有许多孩子,父母只给他们1至2元钱,他们在学校周边买辣条、面包或方便面吃。”校长表示,看着孩子们饿着肚子,营养不良,老师们都很心疼。

  从禄劝县城出发,经过20多公里的崎岖山路,记者来到了翠华镇汤郎箐小学。学校有一栋很旧的两层教学楼,还有两排砖瓦房作为办公室和宿舍,一间十分简陋的食堂,没有学生集中吃饭的餐桌和凳子。 

马场乡中心学校学生:

半月谈记者在这所小学周边村庄走访时,许多家长说,他们最期盼的政策就是学校能有营养餐。

  校长赵金富介绍,学校现有学生141人,98%是苗族,有学前班到四年级共5个班。目前每天有82名学生在学校寄宿和吃饭,由于学校经费和炊事员精力所限,每天只能在11点左右和16点30分左右提供两顿饭。而学生自带的主食主要是土豆。 

以前都没有吃过大米饭,还有没有菜,就是没有鸡蛋这种,现在已经有了。

政府包办模式宜转为多方参与

  赵金富说,汤郎箐是一个贫困村,学生家庭贫困的比例高,尽管教育部门在贫困寄宿生补助名额上予以倾斜,但只有50名学生享受每人每年750元的国家补助。现在82人的伙食就是靠这50名指标的补助来维持,而炊事员每个月500元的工资甚至靠每个老师凑50元、学校出100元来维持。 

白义红 岷峰九年制学校学生:

营养餐只是对学生营养改善起到补助作用,但不少家长将营养餐误认为是“免费午餐”,这让不少学校校长和教师深感困惑。

  记者在学校看到,学生身体普遍比较瘦弱。记者采访了多名学生,他们都表示没有见过牛奶。赵金富表示,学生没有做过体检,但个头偏小看起来比较明显。四年级的王红燕家离学校有几公里,她和妹妹一起在学校寄宿,她告诉记者,学校的伙食勉强能填饱肚子,但油水比较少,经常感到身体没力气。 

每天都是热的,没有隔了夜以后的。

采访中,一所小学的校长告诉半月谈记者,单靠国家每生每天4元的营养补助,孩子们营养改善程度不够,几年前,学校计划向三至六年级学生每人每学期收取100元,以进一步改善孩子们的营养,但家长们质疑并形成很大的舆论影响,学校只能作罢。

  禄劝县教育局副局长杨文慈介绍,禄劝县是一个贫困县,像汤郎箐小学这样学生营养欠缺的学校比较普遍,一些偏远山区的学校条件更差,有的学校甚至需要学生背着柴上学,吃的主要是土豆。 

李景年:

半月谈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个别地方、学校和学生家长将营养膳食补助理解为“免费午餐”。有些地方自试点以来,所有费用由政府负担,家长原来伙食费支出完全退出,影响营养改善效果。

  (延伸阅读)贫困县财政捉襟见肘,补助“学生餐”力不从心 

体重增加。

相关专家指出,每天4元只是补助标准,而非供餐标准,不能使其完全替代家庭最基本的膳食营养,应该在以家庭膳食营养为主的基础上,让在校学生的营养得到进一步的提高。

  网帖发布后,有网友回帖认为政府对教育投入不足,还有人建议“把孩子们上学的所有费用都免了”。杨文慈对此表示,禄劝县一直重视优先发展教育,对教育的投入力度不断加大,近年来的投入重点是D级危房改造和校园标准化建设,以及落实国家“两免一补”政策,目前中小学生的学杂费和教科书费都免了,寄宿也不要交钱,只要从家里带一点粮食。 

记者:

许多基层学校教师认为,营养餐宜从政府包办转向多方参与,共同做好“加法”。有条件的地方要动员家长缴纳一部分费用,鼓励社会捐资、具备资格的公益组织参与,多方筹措资金提升营养改善计划的供餐水平。比如贵州全省推行营养餐提质升级,不少学校实行“4 1”,即国家每餐每生补助4元不变,家长每学期给孩子交100元,以提高营养,形成良性循环。

  杨文慈介绍,自2001年以来,禄劝县累计排除中小学D级危房13万余平方米,全县义务教育基础设施有了明显改善。由于经费不足,许多学校没有建设专门的学生食堂,同时缺少师生宿舍等配套设施。寄宿学生的伙食开支,主要依靠“两免一补”中的寄宿生贫困补助。由于名额有限,学生贫困面比较大,目前还不能实现对每个贫困生进行补助。这些补助被摊平之后,伙食标准就很难提上去。 

增了多少呀?

  杨文慈估算,以汤郎箐学校为例,如果让每个学生每天吃上肉,每天需要增加伙食开支约160元,一个月下来就要4000多元,全年需要大约5万元,这对一个学校来说显然难以承受。杨文慈说,禄劝县去年财政自给率仅约27%,目前像汤郎箐这样的小学全县还有100所左右,依靠县里的财力难以解决学生营养问题。 

李景年:

  “云南贫困小学学生吃饭难”的问题引起网民强烈关注。网民“学生爱”说:“孩子天真的笑容和困境中相互携手的精神非常感人,我们都应该伸出双手,尽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们。作为个人,我们可以和孩子组成长期帮扶关系,资助他们完成学业。行动起来!”许多网民呼吁社会各界伸出援手,为贫困小学生的营养健康献一份爱心;有的云南企业开始组织员工开展募捐行动,将捐献的资金和物品赠送给禄劝县贫困小学。 

五斤吧。

  杨文慈说,教育部门将通过多种渠道为贫困学生争取更多援助,同时盼望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给予帮助。教育部门将在尊重捐助人意愿的基础上,对捐助财物进行合理分配;如果希望“一对一”结对帮扶,爱心人士可以通过教育部门统计的贫困学生信息,对特定学生进行结对帮扶。(完)

杨永朋 汤郎箐小学学生: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夹肉。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赵金富 汤郎箐小学校长:

能够让大家公平地吃到一块肉,这是孩子们自己想出来的,真的挺心酸的。能够像城市孩子一样,把心全部用在学习上,然后有一个强壮的身体、充沛的精力去搞好学习,这是我们最大的愿望。

解说:

今天是中国学生营养日,再访西部小餐桌,《新闻1 1》今日关注:营养需要“脱贫”!

主持人 李小萌:

欢迎来到《新闻1 1》。

今天是5月20日,“520”我爱你,因为谐音的关系,今天被称作是充满爱的日子,但同时今天还是另外一个日子,您却并不一定了解,今天是中国学生营养日。这在提醒我们,一份更大的爱,或者一份好的制度安排,应该投向西部贫困地区那些缺乏营养,甚至还在和饥饿抗争的孩子们。

马场乡中心学校学生:

以前都没有吃过大米饭,还有没有菜,就是没有鸡蛋这种,现在已经有了。

杨永朋:

夹肉。

白义红:

每天都是热的,没有什么隔了夜以后的。

解说:

今天中国学生营养日,“全面均衡适量—培养健康的饮食行为”是今年的主题。在这样的日子,西部孩子的“小餐桌”,无疑再度让人牵挂,我们的记者也再次走近了这些孩子。

2011年3月25日

李红春 六合小学校长:

洋芋煮酸菜。

记者:

洋芋煮酸菜就是土豆。

李红春:

土豆。

解说:

一个多月前,云南禄劝县孩子们的就餐让人揪心,一周连续五顿饭吃土豆腌菜汤,半截甘蔗留在床头不舍得吃。

而如今北京仁爱慈善基金会为这里三所学校送来了首批一年的捐赠,包括261名学生的营养餐包,保证孩子们每天都可以吃到一个鸡蛋、一盒牛奶。

2011年3月27日

王享修 班仁乡中心校一年级学生:

我读一年级,七岁了。

记者:

读一年级是吧?这里面煮的什么?是不是快糊了?看看。

解说:

一个多月前,自带柴火,王享美和王享修俩姐妹从上学开始,就在露天厨房自己做饭。

而如今在乡政府办公楼改造的临时食堂,她们的午餐和晚餐有专门请来的厨师烹饪。

记者:

现在的话,你们那些小炉子、那些锅碗瓢盆放到哪里去了?

王享美:

放到家里去了,没有了。

沙先贵 贵州省罗甸县县委书记:

在两个月之内,这24个食堂要全部建成,这样就使这九千名学生有地方吃饭。总共我们算了一下,连食堂、宿舍大致要1.6个亿。

2011年3月28日

记者:

中午就干吃这个馍了?

李景年 中坝乡中心学校学生:

嗯。

记者:

干不干呀?

李景年:

不干。

记者:

学校有地方打点热水吗?

李景年:

没有。

解说:

顿顿土豆、干馍,一周发两个鸡蛋,还舍不得吃,偷偷带回家,这是一个多月前记者在青海省乐都县一些小学了解到的情况。

而如今,乐都市政府筹集拨发了全县财政的十分之一,530万元,来解决全县学生的餐桌问题,其中330万用于填补“一补”经费的缺口。

周永善 乐都县教育局局长:

我们毕竟还是一个国家级贫困重点县,县上财政也很有限,那就是现有的其它资金,来把这块先让学生吃饭,后面由今年县上新增的财政收入到下半年补回去。

李景年:

体重增加。

记者:

增了多少呀?

李景年:

五斤。

解说:

从冷馍到热饭,从背柴做饭到爱心厨房,短短两个月时间里,在社会的聚焦之下,这些孩子的餐桌正在发生变化。虽然他们还需要更进一步的帮助。

云南汤郎箐小学现有82名寄宿学生,学校如今提供一日两餐,早午饭合成一顿,晚饭一荤、一素、一个汤,为了公平分肉,四年级的杨永朋不时发号施令,轮流夹菜。

杨永朋:

夹肉。

以前是他们乱抢乱抢地抢,小的抢不到。

记者:

大家都自愿遵守这个规则吗?

学生:

对。

赵金富:

这些是孩子们自己想出来的,真的挺心酸的,像这样的伙食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

解说:

为了让孩子们改善饮食,学校和老师已经尽力而为。因为干旱,学校的两口水窖也快见底了,而买水几乎要花去一个学期公用经费的一半。炊事员每月500元的酬劳,也是八位老师自掏腰包。

赵金富:

一元钱能不能卖?

商户:

不能再少了。

赵金富:

没有办法少了。

解说:

为了一颗小白菜,这已经是校长赵金富第七次跟摊主讨价了,自带土称,每买一样都认真核对斤两,超过百元的价格还必须要记下摊主电话,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学校寄宿生82人,能够享受一补经费的名额却只有50个。赵校长希望说服家长们能把50孩子的钱,平摊给 82个学生共同享用,然而说服家长并不轻松。

赵金富:

不同意,坚决不同意,既然他的名额,他要全额享受。我们这个地方比较偏僻,很多孩子到这里上学要走五千米的山路,非常的劳累。其实他们的贫困也差不多。最后给他们多次讲,做他们的工作,还是大家拿来共用,大家支配,接受家长监督和村委会的监督。

主持人:

看到一些地方的孩子们吃饭的问题有所改善,我们感到欣慰的同时,看到他们彼此的谦让,还是会感到心酸。

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先生,欢迎您。同时卢先生还有一个身份,我们也介绍一下,他是贫困地区寄宿制学校儿童营养改善项目组的组长。通过您这个身份,其实带来一个问题,为什么贫困地区寄宿制的孩子们是营养缺乏的比较重的一个人群?

卢迈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

首先非常感谢中央电视台对这个问题持续的关注,今年是中国学生营养日第十年,但是今年才是第一年我们来认真地考虑西部贫困学生的营养。现在我们的口号叫“全面均衡适量”,而今天我们面对着这些孩子,应该说是要首先一步做到全面、均衡、足量,要让他们吃饱。

西部地区的孩子,到底有多少是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做过12个学校的调查,刚才你说的课题组,就是基金会的一个课题。那么在4个省区所做的情况结果是这个热量在三个省区,只能够满足他们的60%几,70%多的孩子上课有饥饿感,这种情况不是个别。

主持人:

这还仅仅是热量方面缺乏的问题,更多还有其他细分的营养?

卢迈:

维生素、各种微量元素都是极其缺乏的。首先第一步先让他吃饱,第二步让他营养均衡、全面。现在我看,经过了地方政府,经过了非政府组织,各方面的共同努力,现在在电视台报道过的地方,已经有了可喜的变化,我们期待着更大的变化。

主持人:

但您这个强调很重要,有报道的地方变化是比较显着的。

卢迈:

是,我们也有信息,有些地方,我们调查的地方营养没有解决,但是因为没有报道,所以没有说到他。

主持人:

通常我们说孩子的营养问题应该在家庭内部解决的,为什么在这个贫困地区,很多家庭除了经济上不能够承担之外,我们也特别强调,这不仅仅是一个家庭要解决的问题,为什么?

卢迈:

对,我们大家的观念一般都说,家里生活条件好了,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但是情况上是这样的,就是在贫困的家庭,他们很难说,拿出很多钱来给孩子,让他去吃饭。如果吃饭,要像现在交钱,一个孩子要八百、一千块钱,在这些贫困地区人均收入就是一两千块钱现金,占它一半,根本做不到。

我们说这个问题应该从这个角度看,第一关系孩子的健康成长,营养不够,身高、体重各方面生长迟缓,以后没有足够的劳动能力,学习成绩赶不上,上学的兴趣不足。

第二,营养的问题突出地显示了我们国家地区之间的差别,这个社会不同收入阶层的差别。现在在大城市,根据疾控中心的研究,大城市营养不良导致生长迟缓的比例低于1%,这是发达国家的水平,欧洲发达国家水平。而在西部贫困的农村,尤其是西南,40%的孩子是属于生长迟缓,那么这是什么水平呢?这是低收入发展中国家水平,老挝、柬埔寨。在我们一个国家中同时存在着这样明显的城乡差别、地区差别,在吃饭这个问题上是集中体现了。

主持人:

从短期来看的话,一个孩子的营养不足可能是一个孩子的健康,或者是一个家庭的问题,而如果是更大面积、更大群体的孩子营养不足,关系到又是一个什么样的长远问题?

卢迈:

你提到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国家的未来的发展总是要从低技术、简单劳动,要向产业链的上端去转移,那么在这个过程里头,要求劳动力素质必须不断提高,才能满足这个需要。那么我们现在是50%的孩子是在农村,他们在未来十年的就业岗位上,将要承担起他们的责任。中国的孩子现在的数量已经降到了16%,未来这个比例还会降低。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整个社会就有赖于每一个孩子他们的身体素质。中国未来的希望,不只是在城市孩子,而且是在这些农村孩子身上,在每一个孩子身上。

那么我们就觉得现在的认识必须把儿童营养问题,今天是学生营养日,把这个问题上升到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水平上来认识,把它放在像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这个水平上来认识。保证每一个孩子的营养,这才是我们国家未来希望所在。

主持人:

所以这也真切地告诉我们,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意味着我们要做一些什么。找到问题之后,稍候我们要来探讨解决之道在哪儿。

字幕提示:

贵州罗甸县

他们,第一次吃到了由学校厨师做的饭菜,从而结束了由自己生火做饭的历史。

记者:

学校做的饭好不好吃?

王享美:

好吃。

记者:

这里面有没有肉,今天吃到肉没有?

王享美:

吃到了。

字幕提示:

青海乐都县

他们,第一次在新建成的学校食堂里,吃到了热腾腾的米饭。

记者:

在食堂里吃饭好不好?

马场乡中心学校学生:

好。

记者:

好不好吃?

马场乡中心学校学生:

好吃。

记者:

以前在学校吃到米饭了吗?

马场乡中心学校学生:

没有。

记者:

这是第一次吃?

马场乡中心学校学生:

嗯。

记者:

什么感觉?

马场乡中心学校学生:

温暖的感觉。

解说:

一碗米饭,一顿带肉的饭菜,一个新建的食堂,这些变化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感到了温暖,而变化源自于今年3月份媒体对西部“小餐桌”困境的报道,报道引发了社会的关注,也受到了地方政府的重视。因此,三个月后的今天,我们看到了一些变化。

唐以存 马场乡中心学校校长:

现在是我们学生伙食标准提高了,原来我们主要就是土豆炒肉,现在我们蔬菜的花样也多了,有些价格比较高的蔬菜,绿菜也上了。

解说:

学生们吃的好了,是因为学校得到的补助增加了。以青年乐都县为例,在青海省委省政府的重视下,乐都县政府筹集拨发了530万元,来解决全县学生的吃饭问题,使得乐都县在校寄宿的中学生,每人每月补助50元增加到100元,小学生由40元增加到了80元,这让乐都县持续了三年多的一补经费不足情况得到缓解,但这样的改善对于乐都县来说实属不易。

莫玉玲 乐都县副县长:

还是比较困难的,咱就暂时停拨了教育上基础设施建设补助资金这一块,经费暂拨,就是等到下半年,转移支付经费增拨的话,咱们把这个空缺给填补起来。

解说:

除了贫困,各地农村开始的撤点并校,也是学校食宿问题集中凸显问题之一。2008年,乐都县开始大规模的撤点并校,寄宿学生一下子比原来增加了一倍,但是上级的一补经费,却是按照撤点并校之前的人数来拨发。这就造成了乐都县两个学生吃一个学生补助的情况,激增的人数,钱从哪里来?

强卫 青海省委书记:

省财政都拿出专门的资金,给寄宿制学校燃煤补贴,这样来解决这两年燃料价格上涨,给学校食堂带来的压力。也就是通过采取这些措施,以及在“十二五”期间,我们继续加大这方面的投入,目的就是一个让我们的孩子能够健康地成长,让青海各族中小学生不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

解说:

五年内解决问题,这也是贵州省做出的承诺。这样的时间跨度,也足见解决这一问题,并非易事。与此同时,教育部等相关部门也做出表态。

续梅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

比如说去年,也就是2010年9月份,对于家庭经济困难的寄宿生生活补助标准,也就是两免、一补当中的一补的标准,去年是国家进行了提高,也就是对小学生来说提高到了三块钱,初中生是提高到了四块钱,每年小学生可以得到750块钱的补助,那么中学生是达到了1000元钱。

解说:

根据教育部发言人的数据,2010年中央和地方政府已投入一百亿元财政资金,用于中西部农村1200万义务教育阶段寄宿生,但是吃饭难的问题依然存在。毋庸置疑,人们期待着各级政府部门能够加大投入,让孩子们的小餐桌温暖、丰富,这样的期望另外一种表现则是社会各界的爱心。一个名为“爱心套餐”的公益计划已经在贵州启动,而截至4月18日,已经有11家基金会参与到了西部“小餐桌”的项目之中。

主持人:

要能够持久地解决西部小餐桌的问题的话,那么卢先生,钱是不是唯一的一个问题?

卢迈:

首先应该解决认识问题,但是没有钱确实是不行。现在这些公益组织,他们现在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媒体人动员起来,通过微博,然后筹集了资金,很伟大,但是能够解决多少人?几千个人,几万个人。需要解决多少人?西部地区有2600万现在生活在农村的九年义务制教育的学生,所以这件事情必须要靠国家的力量来解决。

主持人:

通过国家力量、政府力量,钱的筹措现在难的问题在哪个层面上?

卢迈:

首先,政府在这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2001年,西部地区的补助是一个亿,去年是一百多亿,翻了一百倍。这里头有几个问题没有解决:

第一,设计上有一点偏差,这个项目叫做“寄宿制学校贫困学生生活补助”,没有说吃饭,另外是一部分学生,寄宿制。我们当时做研究、提建议的时候,也仍然沿着这个思路说要增加钱。世界上70多个国家实行学校共餐,没有说在一个学校里分两种,给一部分人管饭,给一部分人不管饭。

主持人:

不管走读或住宿,应该不去区分它。

卢迈:

起码在午餐上不能做这种区分,小孩非常敏感,当他们吃到饭的时候,他说很温暖,他感到社会的帮助。当有一部分吃,有一部分不吃的时候,那部分不吃的会感觉什么,他可能说不出来,但是这样一个烙印对他终生会是很大影响。

主持人:

所以不仅仅是提高每一个人补贴标准问题,还有一个覆盖范围扩大的问题?

卢迈:

现在教育部正在认真地考虑,给所有的西部地区学生,提供一个免费午餐的问题。如果要是做这件事情,要做的就是2600万西部地区农村的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学生。需要的钱是多少呢?如果是按照250天,一天四块钱算,一个孩子应该是一千块,需要260亿。公益基金大家能做到一个亿很不简单,但是国家有这个能力。

我非常高兴地看到,像青海、重庆、广西的一些地区,他们都在做,自己从自己有限的财力里来做这件事情,他们叫做小财政大民生。中央的方针已经定了,所有的地方政府,将来的竞赛不是GDP,而是你在民生方面,你做了多大努力。现在看得见的就是中央拨了钱,所有的地方是不是都做到位了呢?这是一个考验。还有一个考验就是,无论教育部门、财政部门等等,各个部门要尽快地达到一致的解决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发布于中小学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天吃着土豆,什么感觉